阿甘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三皇吾弟 » 正文
| 繁體版

第0229章 戰史阿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秦玉深吸了一口氣,大步朝史阿走去,同時雙臂平伸,任由八面漢劍與亮銀槍落入掌中。

  史阿看到這一幕忍不住眼睛微微瞇起,冷聲道:“師父傳你無雙劍術,是希冀你能通過劍術走上一條從未有過的領域之路,而不是為了讓你學童淵一樣,選擇這種投機取巧的方式,成為強者。”

  秦玉看了看掌中劍,又看了看另一只手中的亮銀槍,搖了搖頭道:“師兄,你想錯了,成為強者必定要付出相應的努力,很來投機取巧一說?”

  “哼,是不是投機取巧,一試便知!”

  史阿說完這句話,直接舉劍一劍刺來。

  很快!

  無雙劍術本就是極盡簡潔利落的法門,史阿涌出來時,毫不拖泥帶水,整個人都如同一股風般,一劍襲來。

  秦玉下意識舉槍迎上,百鳥朝鳳抬手使出。

  “叮叮……”

  槍尖密集的撞在劍身上,發出一陣叮叮當當的聲響,史阿轉手一劍刺出。

  “御車格!”

  史阿劍身直接壓著槍尖,身形一轉,直接貼到了秦玉面前。

  隨后不等秦玉反應,史阿直接一拳左手一拳轟出,反手錘在了秦玉的胸膛上。

  滂沱的氣勁撞擊在胸膛上,讓秦玉胸腔陣陣憋悶,腳下接連倒退著踉蹌幾步。

  “豹頭擊!”

  史阿手腕一抬,劍鋒劃過一趟弧線,直接朝著秦玉脖頸斬去。

  秦玉下意識豎起八面漢劍擋在側面,而史阿看出了秦玉應對的倉促之意,于是沒有變招,而是用盡全身力氣的,一劍掃出。

  “當!”

  劇烈的聲音響起,秦玉身形晃動,掌中八面漢劍,險些脫手飛出。

  而史阿又怎么可能會放過這種機會,八面漢劍順勢接連揮舞,劍光閃耀就如同鵝毛大雪從天而降,讓人避無可避。

  直到此時,秦玉方才清晰的感覺到,他跟王越史阿這一批頂級的用劍高手,差距究竟何其之大!

  一連串的劍招,就如同密不透風的鐵壁,讓秦玉根本無法喘息,閃爍的劍芒就好像吞吐著信子的毒蛇,隨時都打算一擊致命。

  只能退,不斷的退!

  秦玉腳下連連倒退,手中八面漢劍倉促抵擋,但他越是抵擋,招來的卻是更多的攻擊。

  左腿,右肋,右臂……

  就如同凌遲的酷刑一般,傷口一寸寸的爬滿了秦玉的肌膚,他身上的運動裝很快便被撕成了爛布,潔白的運動服染上了大片猩紅。

  “秦玉,若你技止與此,那便乖乖受死吧!”

  一聲斷喝作罷,史阿反手一劍刺出!

  秦玉右手八面漢劍被彈飛到一邊,根本來不及擋在胸前。

  “死!”史阿沒有留手,劍尖朝著秦玉的心口急速直刺!

  就在這千鈞一發的關頭,秦玉左手突然動了動,亮銀槍的透甲錐抵在地面上,身形急速向下墜去,接著亮銀槍的支撐,一個鐵板橋式的下腰,讓過了這足以奪命的一劍。

  的確,若只論劍術,一百個秦玉也不是史阿的對手,但他秦玉又不是只有劍術!

  槍法與劍法糅雜一處,這才能被稱為“槍劍雙絕”!

  “鳳凰涅槃!”秦玉斷喝一聲,透甲錐用力一頂地面,整個人瞬間繃直了身子,手中槍借著起身的這股力道,直接一槍猛然刺出!

  急速彈起的槍尖擦破空氣,發出尖銳的啼鳴聲,就好像真的有一只鳳凰浴火重生,振翅高飛而起,劃破長空!

  即便是史阿這種頂級的劍術大師,此時見到這招眼中都不由得閃過一抹驚詫。

  顯然,他也沒料到百鳥朝鳳槍中,竟然還藏了這么一招。

  “墜!”

  隨著秦玉一聲斷喝,手中槍就如同一道驚雷般,急速墜落!

  槍尖就好似鳳凰尖銳的喙,借著從高空急速下墜的威勢,朝著史阿疾馳啄去。

  史阿舉鼎格上擋,槍尖撞在劍身上,高高彈起,緊跟著不等史阿乘勝追擊,秦玉已經率先變招,反手疊浪揮出!

  “鐺!”

  槍尖再度撞在史阿遞來的劍尖上,這次史阿的應對略顯倉促,反而主動后退一步尋求調整。

  可正如他對秦玉步步緊逼一般,秦玉眼看著有了機會,有怎么可能會放任,亮銀槍平舉一槍追星趕月般,飛速直刺。

  “飛龍逐日!”

  輕斥一聲,亮銀槍破風而至,史阿只能皺著眉頭舉劍抵擋。

  “坦腹刺、翼左擊、逆鱗刺……”

  秦玉占據了上風,直接揮舞起八面漢劍,一連串的劍招猶如瓢潑大雨,傾瀉而下。

  在這如同狂風驟雨般的攻勢中,即便是史阿也難以找到反擊的機會,只是腳下不住的向后倒退,同時接連橫劍抵擋。

  眼看著史阿即將退到了八面漢劍覆蓋的范圍以外,秦玉突然左手亮銀槍抬起,口中斷喝一聲:“百鳥朝鳳!”

  無數槍尖的殘影頃刻浮現,就如同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般,已經適應了秦玉劍招攻擊節奏的史阿,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一擊,已經來不及做出回應。

  “叮叮叮……”

  一連串的金屬碰撞聲響,史阿護住了要害,但卻護不住那些不致命的地方。

  而秦玉恰好也看出了這一點,刺向要害的槍尖只是充當牽制,真正的注意力全部放在攻擊手腕,腳踝這種關節點上!

  “噗!”

  第一朵微小的血花炸開,就如同一個引子般,一連串的血花接連在史阿的周身綻放開來。

  很快百鳥朝鳳的槍式已經瀕臨盡頭,渾身浴血的史阿屏息凝神,已經隨時準備好進行反擊。

  然而秦玉此時突然將槍猛然超前一推,伸手抓在了尾部的透甲錐前,按照依稀的記憶,左臂竭盡全力的揮舞起來。

  “亂舞!”

  又是一招類似于馬超那般形似神不似的招數,只不過這一次秦玉是在模仿三國第一武將,呂布的拿手招式!

  如果說呂布的亂舞是亂中有序,那秦玉的亂舞就是真的亂七八糟。

  面對這種猶如稚童胡鬧般的招式,史阿皺起了眉頭,先是避過兩招,待等發現了秦玉下意識舞槍的習慣后,直接甩手一劍揮出!

  “胡鬧已經結束了,死!”史阿斷喝一聲,用劍尖蕩開秦玉的亮銀槍,隨后身形如若鬼魅,腳下兩步連踏,直接撞進了秦玉的懷中!

  只見史阿劍尖猛然下壓,冰冷的劍鋒直接貼在了秦玉脖子上。

  兩人同時止住了動作,已經把劍鋒夾在秦玉脖子上的史阿,卻突然輕笑一聲。

  “槍劍雙絕么?看來還真不是投機取巧。”

  “再怎么說我也每天都在埋頭苦戀,怎么可能算作投機取巧。”

  即便被冰冷的劍鋒架在脖子上,但秦玉卻還在,輕笑著。

  “這場算是平局?”

  史阿低下了頭,八面漢劍抵著他的心口,只要秦玉微微用力,那必然是一劍穿心的下場。

  然而秦玉卻搖了搖頭,目光灼灼的道:“不,應該是算我贏了。”

  “為什么?”史阿詫異的道。

  “因為我能開啟領域,但你肯定不行。”秦玉眨了眨眼睛,笑容燦爛。
江西快3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