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我奪舍了魔皇 » 正文
| 繁體版

351.你,不行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明亮的劍光,照徹周邊幽暗,仿佛宇宙鴻蒙中,綻放開來的第一抹光輝。

  這耀眼奪目的光輝,攔截在陳洛陽身后,同那抹灰色的刀氣正面碰撞在一起。

  明亮的劍光破碎。

  而那抹灰色的刀氣也停頓于原地,拆解為一黑一白兩道氣息,交織盤旋個不停。

  應青青略微悶哼一聲。

  與之交手的天華晨則微微蹙眉。

  眼前這個看似單薄的少女,不簡單呢。

  方才一招雖然是他占了便宜,但問題在于,他可是第十六境的武圣之身,壓制對方第十五境的武帝。

  這種情況下,方才那一刀的戰果實在談不上多么輝煌。

  而且對方那劍道,似天河非天河,到底什么來歷?

  如果說是天河一脈,那她跟樂航立場完全相反,又是什么情況?

  如果不是天河一脈,紅塵里除了血河以及北冥劍主的北冥劍氣之外,還有能跟天河相抗衡的劍術嗎?

  不。

  好像,還不僅僅只是相抗衡……

  天華晨面色不改,生死輪回刀再出,一刀快過一刀,生死連番逆轉,次第不停,攻向面前的白衣少女。

  應青青沉著應對,咬牙堅持。

  對手境界壓人,除了方才替陳洛陽接下的那一刀外,她接下來盡量不與之正面硬碰硬,盡力周旋。

  雖然記憶有所缺失,但在武學一道上,她似乎并未受限于經驗上的問題,一招一式間,身體運轉自如,很多時候劍在意先,不至于因為搏殺經驗應變反應而吃虧。

  唯有修為境界上,眼下還是第十五境的她,終究還是要盡量避免同天華晨硬碰。

  陳洛陽遙遙一拳,擊向先天宮長老成鶴,同時也在關注應青青出手。

  其他人或許無法清楚感應到,但陳洛陽不同。

  掌握地底幽暗世界的他,對這片世界籠罩下的許多情況,感知格外清晰。

  他本人就是依托這方地底幽暗世界,所以確保自身力量超出一定界限后,仍然能停留在神州浩土,不至于被魔尊設下的藩籬排斥出去。

  因此對這方面,也就分外敏感。

  先前的李衍凈、楊玄乃至于高南齋、善空大師等人,能以第十五境圣地嫡傳的境界實力,降臨紅塵之下,都是借助乾坤令、降天石又或者空明紗等寶物的幫助。

  上次的林巖,以及現在自己面前的成鶴、樂恒、天華晨他們,能以第十六境的武圣境界降臨神州浩土,也都借助比乾坤令更上乘的寶物來幫助自己,方才有機會。

  可眼下,在應青青身上,陳洛陽感覺不到類似寶物的存在。

  是你的寶物太高端,我借助這地底幽暗世界看不出來?

  還是說,你不用那些東西,就能降臨神州浩土?

  對照你之前修為境界不正常的變化……眼下第十五境,是你的極限了嗎?

  陳洛陽雙瞳中暗金色的光芒微微閃動。

  天華晨的生死輪回刀試了幾招之后,雖然穩穩壓制應青青,但其眉頭反而越蹙越緊。

  他也感覺眼前這個白衣少女不正常。

  不過,他關注的重點是另一方面。

  生死輪回刀,能動蕩對方神魂,使之如墜輪回。

  他第十六境的武圣施展此刀,便是陳洛陽,心神都微微動蕩,眼前幻象叢生。

  但眼前這個白衣少女,同為第十五境,竟然不受影響?

  天華晨感覺并非他刀意不純,倒更像是對方先天豁免這方面的問題,完全不吃他這套。

  他之所以使用生死輪回刀,是為了避免受到這方地底幽暗世界中大地幽冥真意的影響。

  某種程度上,生死輪回刀在這里甚至也能算身處半個主場,得到一點加持。

  但眼下對上應青青,卻像是碰到克星,作用反而打了個折扣。

  察覺這一點后,天華晨刀勢頓時一變。

  生死輪回之意境撤去。

  一輪金色的大日,冉冉升起,同應青青的劍光一起照亮這方幽暗世界。

  大日內部,黑色的三足金烏振翅高飛,鳴叫聲嘹亮。

  天華晨本人氣勢,更進一步增長!

  他號“九翅金烏”。

  扶桑島三大秘傳之中,大日金烏刀才是他最擅長的絕學。

  煌煌大日金烏,兇狠沖向應青青的劍光。

  雙方當前修為境界,畢竟隔著武帝到武圣的一道天塹。

  狂暴的金光烈焰,頓時將明亮劍光轟碎。

  不過天華晨目光一閃,刀光倒轉。

  大日金烏張開雙翼籠罩四方,將他背后突然現出的陳初華擋住。

  刀氣所化熊熊太陽真火,瘋狂焚燒陳初華身體周圍的黑霧,但也被黑霧大肆吞沒。

  得陳初華相助,應青青有了重組攻勢的機會。

  在陳初華面色蒼白至極,漸漸泛青之際,應青青連忙一劍斬落,替她分擔天華晨的刀光。

  樂航同陳洛陽交鋒,手下出劍不停,但也在關注應青青那邊的情況,皺眉不已。

  天河傳承劍道源自絕學寶典天劍書。

  弟子觀覽天劍書悟道,各有不同。

  但總體來講,大多仍有相似之處,是以分為“星河”、“日輪”、“幻月”等分支。

  便是陶忘機的徒弟司懷飛、石鏡等人,其實也可大致歸于這幾類中。

  司懷飛的中天正劍,石鏡的明心慧劍,都可歸入“蒼穹”一脈。

  昔日“無形劍”項平的無形幻劍,乃“幻月”一脈。

  “飛劍”聶華的驚鴻飛劍,乃“流星”或“飛星”,入“星河”一脈,解星芒的絕劍沒有踏破那最后的底線之前,同樣源于這一脈。

  不過他們幾人的劍道,都跟自家師父陶忘機的“日輪”不同。

  而眼前白衣少女的劍道,看似與陶忘機的昊天神劍相似,但其劍道,同天劍書傳承相比,似是而非,其實已經不是一路。

  天穹星河,并非其劍意中最重要的一點。

  純粹的光明才是。

  那么,眼前女子同陶忘機師徒所說的神秘少女,是不同的兩個人?

  但不管怎么說,這劍道一派正氣,同血河劍術、幽冥劍術那樣的魔道之劍迥異。

  樂航向陳洛陽遞出一劍,趁成鶴攻向陳洛陽之際,他朝應青青喝道:“劍照人心,姑娘出手堂皇正大,非奸邪之人,為何與滿手血腥的魔頭同流合污?

  若是這魔頭花言巧語誆騙,還望姑娘及時警醒,莫要自誤!”

  再次出手,自幽暗中現身從后攻擊先天宮長老成鶴的陳初華,不禁莞爾:“反面例子就是我了?”

  她每次現身,基本都是偷襲暗算。

  而應青青出手,往往只是從正面為陳洛陽和她攔截對手攻擊,雖也有攻有守,但都光明正大,不施冷箭。

  對應青青出手的習慣,陳初華不做評價。

  倒是跟陳洛陽一樣,她更關心對方修為境界上突兀的變化。

  籠罩在黑霧中的黑衣女子,望著那無量光明下的白衣少女,目光中隱隱流露出幾分了然之色,望著對方的視線里充滿玩味。

  聞聽樂航之言,應青青手下出劍,未見遲緩,只嘆息一聲,默然不語。

  樂航還待再說什么,面前陳洛陽已經又是一拳打來。

  “你這魔頭,拖人淪入魔道,玷污正劍,合該碎尸萬段!”

  天河出身的劍圣面現暴怒之色,無明怒火壓都壓不住。

  他厲喝聲中,身與劍合,直刺陳洛陽。

  一條浩瀚星河,在這一刻,橫貫整個地底幽暗世界。

  明晃晃的劍光,竟似是要一劍將整個世界都劈開。

  天河一脈嫡傳,“星河劍”樂航,幾乎堪稱第十六境中的第一高手。

  這一刻全力出手,力量爆發之下,屬實驚天動地。

  直面其鋒芒的陳洛陽感觸最為明顯。

  對方這一劍之威,絕對超越正常第十六境的極限。

  紅塵古神教青龍殿首座林巖的偷天換日大法雖然詭異霸道,但論純粹攻擊的威勢,怎么都不可能比得過樂航這一式萬古星河劍。

  面對樂航這全力一劍,林巖都未必敢用偷天換日大法去正面扭轉吸納對方劍氣,避其鋒芒才是上策。

  陳洛陽的“后土”,得地底幽暗世界加持,力量堪比第十六境的武圣,但不可能比第十六境的層次更強。

  此刻厚重如大地的拳意,頓時被樂航這超出極限的一劍斬破,貫穿,劈裂!

  狂暴星河,仿佛自九天之上倒卷而下,強勢破碎大地幽冥。

  陳洛陽面色沉靜面對對方這一劍。

  樂航攻擊如此凌厲,瞬間就分生死,對付林巖的辦法,不可能用在他身上。

  陳洛陽身體周圍暗金色的光輝閃動,瞬間構成神魔相,以神魔不滅身抵擋樂航這一劍。

  樂航劍勢決絕,浩瀚星河凝結成一線劍光,筆直劈向陳洛陽!

  你神魔不滅身防御確實強,你如果跟我一樣是第十六境,我還真沒把握一定能破開。

  但如果比攻擊,我天河之劍縱橫紅塵從未怕過誰!

  第十五境的神魔不滅身如果能擋我武圣之劍,你古神教早就能橫掃紅塵了。

  璀璨至極的劍光,悍然將陳洛陽的神魔不滅身破開!

  劍光雖然變緩,但沒有任何停止的意思,一點一點繼續向下,直指陳洛陽本人。

  但樂航瞳孔陡然收縮。

  與之對視的那雙暗金眸子,冷靜如恒。

  陳洛陽右手中,多出一枚形狀不規則的晶石,忽的閃爍五光十色的光芒。

  絢爛霞光如流水般散開,侵染陳洛陽的神魔不滅身,同時也將刺入神魔相的樂航之劍染上一層流光溢彩

  樂航瞬間感覺,他和他的劍,都變得萎靡。

  一身力量,迅速衰減,難以抑制!

  隨著樂航衰弱,他的劍鋒,終于再難破開陳洛陽的神魔不滅身,差之毫厘,停在距離陳洛陽眉心不足一寸之地。

  暗金色的神魔相重新凝聚,將樂航的劍固定在原地,形同琥珀里的昆蟲一樣再難動彈。

  陳洛陽看著對方,輕輕搖頭。

  不緊不慢抬起手,伸出一根手指。

  將停滯在自己面前的劍鋒,隨意的朝側面撥楞開一點距離,使劍尖偏離,指向一邊的空氣。

  與此同時,另外一只手則握拳。

  直接將樂航打飛出去!
江西快3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