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正文
| 繁體版

第四七一章 奇怪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她默了默道:“林淵,我再說一遍,現在承認了沒什么事,就是年輕人之間的糊涂事,拒不承認查出了性質就變了。我如此苦口婆心,是不希望看到你出事,明白嗎?”

  林淵嘆道:“先生,學生真的是冤枉啊!學生真的什么都沒干吶。學生的出身您知道,百里家族的人,學生真的不敢得罪,可那兩個家伙的事,你們偏偏要和我掛鉤,我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他們兩個是一直跟在我身邊沒錯,可也僅僅是因為當年進入靈山考核的時候我幫助過他們,此后他們就一直跟著我,我真是有理都說不清了。”

  游雅君狐疑,“真不是你干的?”

  林淵求饒道:“先生,真的和我無關。”

  游雅君問:“是他們兩個干的嗎?”

  林淵嘆道:“他們要干什么,從不會跟我說,我是真的不知道啊!您總不能讓學生故意栽贓陷害他們倆吧?”

  游雅君頷首:“什么都不知道最好。你聽好了,萬一查出是他們干的,我也希望能如你所說,他們能把一切都給扛下來,不牽連到你。沒把握就主動交代,有把握便當我什么都沒說,明白嗎?”這是在暗示對方把一切都給打點好咯。

  換句話說,真要出了事的話,王、甘二人她可以放棄,但不希望林淵出事。

  “我…”林淵實在是無語,敢情解釋了半天,還在懷疑是他。

  游雅君:“好了,這事我心中有數了,回去吧。”說罷,她自己先閃身飛離了。

  你心中有數了?林淵怔怔目送飛離的人影,神情抽搐,那叫一個憋屈,這叫什么事?

  他亦匆匆離去,想找甘、王二人算賬,很想問問那兩個家伙,就不能消停消停嗎?以前和百里蘭斗來斗去把他給連累了也就罷了,這次居然玩這么大,事情搞大了是要被逐出靈山的,那兩個混蛋這次實在是玩過頭了。

  等趕到駐地,發現百里蘭已經攔住了甘、王二人,攔著二人在那當眾吵架。

  一群學員分別拉著兩邊勸個不停,百里蘭眼淚汪汪的,哭了,這次真的被搞哭了,當眾哭著罵。

  勸架的同學們其實還不太清楚出了什么事,總之就是感覺林淵三人組這次肯定沒干什么好事,實在是百里蘭遭的罪太過私密,靈山這邊也沒幫她鬧得人盡皆知,顧及姑娘家的名譽。

  本想找甘、王二人質問的林淵,看這情形,想了想,算了,身正不怕影子斜,都被冤枉那么多次了,也不在乎被多冤枉一回。

  他決心保持原來的態度,不聞不問,繼續什么都不知道,否則問出了真相的話,自己是舉報還是不舉報?

  他悶頭悶腦的從人群邊上走了過去,抹著眼淚的百里蘭卻發現了他,在人群中指著嘶吼一聲,“林淵,我百里蘭跟你誓不兩立!”

  林淵停步回頭看了眼,再瞅瞅吵架的另兩位,回頭,依舊是默默而去。

  甘、王二人小汗一把,被林淵那眼神搞的有些心虛,相視一眼,心想,聽百里蘭這語氣,似乎又讓林兄背了大黑鍋。

  兩人其實也納悶,為什么他們兩個干的壞事,總要被人誤會到林淵頭上去,是因為走的太近了嗎?

  林淵回到洞府內沒多久,一名學員跑來,“林淵,你的信。”一封信遞予。

  林淵接了信,點頭道:“謝謝。”

  那學員看了看外面,低聲問了句,“你們這回對百里蘭干什么了?百里蘭那傲嬌女人,能被弄哭了,可真不容易啊!”

  林淵臉一沉,漠然道:“和我無關,我什么都不知道。”

  那學員嘿嘿一笑,聳聳肩,一副我就知道的樣子,哪次你不是置身事外,拱了拱手告辭離去。

  對方那反應,讓林淵那叫一個憋屈,算了,也算是憋屈習慣了,他打開了信看,發現竟然是宋小美寫給他的信,信里居然約他今天下午去城內某地碰面。

  林淵不禁奇怪了,宋小美第一次寫信給他不說了,居然還主動約他出去玩,這似乎不像是小美的風格。

  難道是容尚告訴了小美他送那二十萬珠的事?

  想到容尚,想到容尚那天恣意放縱的風情,他心頭不禁一熱。

  思緒回來,他估摸著是因為錢的事,否則小美的為人好好的應該不會讓他出靈山,難道是要表達什么感謝么?

  感謝什么的完全沒必要,可小美已經說了在那等他,他現在又沒辦法告訴小美讓其回去。

  無奈之下,他只好出了洞府,去找助教老師請假,本來是應該找百里蘭打招呼的,可百里蘭那樣子能打招呼嗎?

  那邊還在爭吵,林淵不理會,離開住地找到助教老師請假后便直接離開了靈山。

  出了靈山,招來一只紅翅飛蟻,坐上而去。

  他身上如今還有一些錢,支撐這種腳力錢已經沒了問題。

  趕到城中小美指定的地點后,林淵環顧四周,有些奇怪,并未看到小美的人影,覺得不應該啊,不是說好了在這里等的嗎?

  估摸了下時間,可能是來的慢,遂耐下了心等著。

  不時看看四周的環境,心里還是有些奇怪,不知小美為何會約他來此,這里的環境挺偏僻的,沒什么人。

  倒是道路對面的樹下,站了幾個人在那,不知在嘀嘀咕咕什么。

  林淵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總感覺那些人在盯著自己看。

  就在他心中狐疑之際,對面那些人突然朝這邊走了過來。

  就在那些人將要接近之際,突然一群紅翅飛蟻飛來,從天而降,竟落在了他的左右。

  林淵左右偏頭看了看這些人。

  “就在這里等吧,等客人來。”

  “要真是長期包的話,那還真是能小賺一筆。”

  駕馭紅翅飛蟻跑腳力的人在那嘻嘻哈哈聊天。

  對面走來的一群人有些遲疑地看了看這群腳力,不過還是走到了這邊,也站在了邊上等著。

  林淵也安靜等著,等了好一陣,還是不見小美來,心中越發奇怪。

  而旁聽到邊上一群腳力的聊天,似乎有什么大主顧,要長期包用這些人的坐騎,因而在此等待。

  至于另幾個對面過來的人,則不知等在這要干什么。

  等啊等的,等了足足一個多時辰還是不見小美來。

  而那群腳力,和那幾個不時朝他看的人也一直干耗在這里。

  又一個時辰漸漸過去了,還是不見小美來,林淵納悶了,看這樣子似乎很難再等到了。

  回靈山?萬一小美又來了怎么辦?他擔心小美途中會不會出什么事了。

  想了想,他還是決定去一趟容尚齋,看看小美究竟來沒來,若是已經出發了,他再返回這里看看。

  想到容尚齋,自然就想到了容尚,也就想到了容尚的風情,心頭再次一熱。

  容尚不讓他再去容尚齋,小美這次似乎給了他一個理由。

  心生此念后,林淵立刻問身邊的腳力,“諸位,有沒有人愿去東城區仙霞路的容尚齋?”

  腳力們紛紛看來,有人笑道:“東城區仙霞路啊,路可不短,兩百珠,愿意的話,我就跑一趟。”

  林淵看了看四周,這里確實偏僻,暫無其它腳力,遂點頭道:“好。”之后跳上了對方的坐騎。

  駕馭者朝其他人笑道:“反正等著也是等,我順便跑一趟,若是大主顧來了,別忘了算上我這一份。”

  其他腳力嗤聲一片,駕馭者在嘲諷聲中駕馭坐騎升空而去。

  眼見林淵走了,之前從對面過來的幾個漢子面面相覷,其中一人迅速轉身而去,鉆進了附近的巷子里……

  容尚齋,辦公室內,端坐案后面無表情的樊衛爵沐浴在案上飄出的裊裊青煙中。

  端茶過來的容尚,茶盞放在他跟前,溫溫笑道:“今天這個點怎么有空過來了?”

  樊衛爵安安靜靜道:“想你了,過來看看。”

  容尚微微一笑,“倒是難得,要我撫琴嗎?”

  樊衛爵輕輕吁出一口氣,“不用了,想靜靜。”

  于是容尚就在對面捋裙坐下了,盯著他問:“你好像有心事。”

  樊衛爵露出難得的淡淡笑意,“在一起這么多年了,果然還是你最了解我。”

  頓了頓又道:“人生不在乎歲月多久,能得一紅顏知己不容易,人都有失控犯錯的時候,過往的事情,我不計較,希望你也不要計較。上次那一巴掌攪了你的清凈,不管我有什么理由,都是我錯在先,這些年也的確是委屈了你,我今天許諾你,容你犯錯三次,但希望你不要犯同樣的錯誤,好嗎?”

  容尚被他這話說的有些心驚肉跳,不知是不是做賊心虛,感覺對方的話里似有所指,不太自在地微微點頭“嗯”了聲。

  正這時,外面傳來敲門聲,樊衛爵給了聲,“進。”

  一名漢子推門而入,走到了他身邊,不過卻看了看容尚,有些欲言又止。

  容尚立刻起身回避,往里間去了,知道樊衛爵有些事情是她不便聽的。

  待容尚消失后,那漢子才俯身在樊衛爵耳邊低聲道:“大人,事情出了點意外,那小子人到了,但卻冒出了一伙腳力在那等活,人太多,眼睛太多,又是仙都本地的一群愣子,不好打發,沒辦法下手。”

  
江西快3app 捕鸟达人电脑版 雅尚彩票安卓 知乎什么项目赚钱 速报棒球比分直播 二元期权赚钱不 给排水什么证件赚钱 南京麻将规则图解 河北20选5 火山小视频能不能赚钱 孩子赚钱方式 中国足彩网足球比分直播 养殖蟋蟀赚钱吗 奥讯球探网 南京地铁赚钱么 兴动哈尔滨麻将漏技巧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