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正文
| 繁體版

第四六六章 許諾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那六位助教,卻因游雅君這番話齊刷刷盯向了她,各有心思。

  一個將來能有所預期的天才學員,一個可能注定了要成就非凡的學員,一個搞不好要成為仙庭大員的學員,誰不愿在其微末時示好?誰不想讓人以為是自己一手調教出來的?

  一旦掛上了這份恩情,只怕將來成就非凡的學員自己都不能否認,尊師重道畢竟還是普世的價值觀,越是位高權重越不能否認。

  六位助教的心思便是如此這般種種。

  游雅君觀察了一下林淵的反應,發現寵榮不驚,不由暗暗點頭,越發欣賞。

  殊不知,林淵是因為修行了毛臉猩猩傳授的東西,修煉了反賊教的東西,不敢得意忘形。

  他身上已經被人種下了‘城府’的種子,必須得小心謹慎,怕暴露什么。

  “林淵留一下,其他人散了吧。”

  游雅君一聲吩咐后,眾人紛紛散去,百里蘭一步三回頭,不知道游雅君留林淵干什么,羨慕嫉妒恨。

  現場沒了其他人后,游雅君對身邊的林淵道:“陪我走走吧。”

  “是。”林淵跟在漫步的她身邊。

  稍作溜達后,游雅君道:“你的修行進度最佳,沒讓你做山長,你心里不會有什么不滿吧?”

  林淵忙道:“沒有,我只嫌修行時間不夠,實在無心龐雜之事。”

  游雅君聽后頷首,“能如此想,很好。山長在考核的時候雖有加分,卻不如你自己的修行學業重要,自己長了真本事才是頂要緊的,我也不希望你因雜事耽誤了修行。這人吶,尤其是年輕人,都容易有嫉妒心的,你現在露了鋒芒,再做那山長不合適,一旦面對的人多了,是非就多,有人故意給你制造障礙的話,反倒不利于你。

  同學幾年,百里蘭的身份背景想必你也知道了,她做那山長其實就是錦上添花,她離開了靈山后,有家族關照,前途是有保障的,加不加分對她來說其實并不重要,所以你也沒必要多想。讓她做山長的效果你也看到了,不說服眾吧,家族背景畢竟在那,能維護秩序。

  我也是女人,女人家的心眼可能沒那么大,之前她是山長,突然給了你的話,她顏面無光,必然怨恨你。說這些是想讓你知道,盡量和她緩和關系吧,不然將來畢業后,她的家族力量足以給你制造阻力,對你將來的發展是不利的,懂我的意思嗎?”

  林淵道:“學生明白了。”

  游雅君點了點頭,“三年期滿了,你們可以自行選修了,我單獨留你下來是因為看好你,也是想叮囑一下你,既然現在的修行方向適合你,最好還是不要輕易變更修行功法。適合你的,才是最好的,保持修行進度,先打好基礎,有了基礎再學什么不是事半功倍?”

  林淵:“是,學生一定謹遵叮囑。”

  游雅君上下打量了一下他,又慢悠悠道:“有件事不知你是怎么想的。靈山學員,修行期滿三十年后,修為達到了神仙境且是主課老師級別以上的,會從學員中招收親傳弟子,不知你可有中意的老師?”

  這個林淵知道,這是龍師當年從各地招攬教學精英前來時許諾的,不過設置了條件,就是要等學員在靈山修行期滿三十年。這段時間,既是為了讓老師進行深刻觀察,也是想讓學員自己想清楚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但林淵不知道她突然問這個是什么意思,如今才三年,離三十年還早,當即回道:“時間還早,還未想過。”

  游雅君笑道:“現在可以想想,若是有什么中意的老師,我可以幫忙牽線搭橋,早做聯系定下來不是什么壞事。你想啊,萬一你中意的老師不中意你,有這時間是可以稍作經營打動的。”

  林淵:“好,聽先生的,我回去好好想想。”

  游雅君忽嘆道:“唉,我在靈山多年,其實也想擇一親傳弟子,奈何呀,我談不上什么德高望重,大多學員只怕都盯著諸老院里的老先生,怕是看不上我這個老師。”

  諸老院里的一幫老家伙,涉及修行方方面面,都算是各方面比較頂級的人物,都是創建靈山時龍師親自出面一個個拉進來的。拉來這些人,就是給學員遇到修行不解處,方便向合適的人請教的。

  這幫老家伙不會當什么主課老師天天露面教什么課,但可謂是靈山的鎮山之寶。

  也是外界對靈山不敢輕舉妄動的保障之一。

  大多學員的確是想拜這樣的人為師,但偏偏這樣的人看中傳承,不會輕易收徒。

  林淵一怔,小廝出身的他,看懂一些眼色不難,頓時明白了這女人為何突然提這個,心中略作利弊權衡,忽出聲道:“學生倒是想拜先生為師,就怕高攀不上。”

  毛臉猩猩那邊既然說了不管他,既然說了以后不是一路人,他也無所謂了。

  游雅君頓時止步轉身,兩眼略顯異樣光彩,盯著他問道:“此話當真?”

  林淵也停步了,拱手道:“肺腑之言。”

  游雅君伸一手把了他胳膊,“那我可就把這話當真了?”

  林淵:“只要先生不悔,學生絕不反悔。”

  “好!”游雅君眼中閃過興奮,“那你記住了,將來若是有人想收你為徒,你也不必說你拜了何人為師,只需說已有師承,來人自會知難而退。”

  林淵遲疑道:“這樣說合適嗎?萬一對方追問師承何人怎么辦?”

  游雅君笑道:“多慮了。這世上強行拜師和強行收徒最是勉強不了,你那樣說了,人家便知你無心向往,這靈山學風自由,也不是勉強人的地方。”

  林淵:“學生知道了,定遵先生的話去做。”

  游雅君露出滿意且欣慰的笑容,抬了抬手,示意繼續走走,聲音都溫柔了不少,“你我的這層關系,暫不要讓人知道,免得有事的時候其他學員說我偏心,這不好。有什么事啊,你可以直接來諸子山找我,隨時可以過來,避開了外人,什么事我們都能攤開了說。”

  林淵:“學生明白。”

  游雅君:“今后你就在靈山安心修行,有什么麻煩告訴我,我心里有數處置,會幫你的。我在靈山多年,手下也算是出過幾個比較有出息的學生,等到你畢業了,我會舍下臉面去找他們,想必要點關照不難,定給你搏個好的前程安排……”

  這是已經開始噼里啪啦一堆許愿了,林淵暗暗哭笑不得,不過這正是他想要的。

  不過又有擔憂,自己的修行進度是不是太快了?

  雖然他自己還是覺得慢。

  太快了好嗎?他心中猶豫不已,難道真的要修煉毛臉猩猩傳授的那部《神藏》不成?

  “你出身不太好,我是有所了解的,不要做什么違法亂紀的事,錢不夠用了,你開口跟我說,明白嗎?”

  “學生明白了。”

  兩人一堆體己話后,算是愉快話別了,至少游雅君是帶著愉快心情離開的。

  林淵回到住的地方時,被甘滿華和王贊豐堵了個正著。

  一番羨慕話后,王贊豐拿出了一只信封,“又是你的信,我們幫你收了,嘿嘿,先幫你看過了,不出所料,又是錢。”

  林淵接手打開信封一看,果然,又是一萬珠。

  拿著信封慢慢走進了洞府內,皺著眉頭,不知這錢究竟是誰寄來的。

  三年期間從未斷過,每個月都有錢準時寄來給他,一年十來萬,三年下來,他手上已經攢下了有三十萬珠。

  實在是這三年他沒什么需要開銷的,畢竟關在靈山出不去,只讓人代買過一些東西。

  在此之前,他真的從未有過這么多錢。

  他一開始想的是秦儀,因為秦儀有那財力,可后來一想又覺得不太肯能,憑他對秦儀的了解,寄錢這么多年沒道理連封信都不給他。

  一流館的辰叔?念頭一起就排除了,那老摳怎么可能,何況是這么大一筆錢。

  許雄和關小白他都排除了,首先是兩人可能并不知道他在哪,知道的話肯定會聯系他,兩人也拿不出這么多錢。

  他把所有認識的人都給梳理了一遍,最有可能的便是毛臉猩猩了,反賊嘛,這點錢應該能拿的出吧?

  還有個有可能的,容尚齋的那位老板娘。

  容尚?似乎沒道理,可他心存某種幻想,也許有可能呢?

  這念頭再起,他忍不住想去容尚齋了,現在可以外出靈山了,受惠于容尚齋也不知宋小美怎么樣了。

  洞外的甘滿華和王贊豐又湊在了一塊嘀咕,盯著山腳下的百里蘭。

  “從林兄過來,她便一直盯著這邊,這女人想干嘛?”甘滿華不解。

  王贊豐:“娘的,還能干嘛,肯定是沒安好心唄,指不定又在琢磨什么壞水。”他扯了一下甘滿華的衣袖,低聲道:“這女人我實在是受不了她了,真的是忍無可忍了,如今三年期滿,我們少了許多約束,她好多事情管不上咱們了,正是下手的時候。以前不痛不癢的事難消我心頭之恨,這次咱們非給她點肉體傷害不可。”

  甘滿華遲疑道:“差不多就行了,這女人的背景我們惹不起,真把事搞大了,咱們怕是吃不消。”

  王贊豐瞪眼道:“兄弟,你別天真了,都這樣了,你認為我們忍氣吞聲她能放過咱們嗎?畢業后十有八九要被她們家族給搞死,左右是死,不能憋屈死。”

  “誒,我也就隨便一說,怕你不敢做而已,我倒是有個辦法……”甘滿華附嘴在他耳邊一陣嘀嘀咕咕。

  
江西快3app gpk钱龙捕鱼技巧 河北时时彩 梦三国2挂脚本赚钱吗 20120820足球直播预告 福彩3d 梦幻单开现在还能赚钱吗 酷知网可以赚钱 广东快乐10分 x4 基石 赚钱 普仁大药房赚钱吗 麻将怎么算赢 福建31选7 51678金蟾捕鱼手机版官方下载 斗鱼直播唱歌怎么赚钱吗 哪里下载湖北麻将 网红店加盟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