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正文
| 繁體版

第四五六章 他是誰?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考完了。

  靈山的三場考核徹底考完了,剩下的就是等最后的結果。

  對每個參與了最后一場考核的學員來說,猶如等待最后的審判,就是等待審判的感覺。

  林淵再次破衣爛衫宛若乞丐,還渾身是血是傷,這次的染血面積比上次的看著還可怕。

  三個人一起晃晃悠悠在夕陽下走回來的。

  迎接的人們紛紛讓路,紛紛左右看著林淵三人。

  王贊豐的一條腿半拖著,是一瘸一拐回來的,腿被撞傷了,靈山人員檢查后說問題不大,讓滾。

  對王贊豐來說,這一場考核只有一個詞能形容,考的轟轟烈烈。

  看到考冊的那一刻,他還琢磨著怎么拿分,后來發現一切都白琢磨了,莫名其妙的就一路打了過去,莫名其妙就打到了最后。

  他們三個是第一個摘到了目標地果子的,應該是最高分值的一項。

  可大部分的分數,似乎都錯過了。

  王贊豐感覺這回真的是玩砸了,一瘸一拐地問了聲,“林兄,咱們這樣能行嗎?”

  林淵:“不知道。”

  王贊豐神情抽搐道:“不知道你就這樣一路打過去?”

  林淵:“考冊上的東西,我一項都不懂,我只想拿到最高的一項分值,其它的我沒有做指望。”

  王贊豐悲憤道:“不是還有我們兩個嗎?你倒是跟我們商量商量啊,我們一起想辦法啊,帶著我們一路殺過去算怎么回事?”

  殊不知林淵的這次考核中,壓根沒有兩人存在的選項,完全是看到兩人跟著一起了,才順帶著帶了帶,也算是一片好心吧。他默了默回道:“我一開始只想一個人沖的,我沒想到你們兩個也會跟著一起沖。”

  “我…”王贊豐無語,想想還真是這樣,人家還真沒招呼他們一起,是他們兩個主動跟著沖的,一路上林淵往哪跑,他們兩個也嗷嗷叫的跟著往哪跑,就這樣毫無章法地硬捅到了最后。

  甘滿華嘆了聲,“王兄,算了,已經這樣了,聽天由命吧。好在林兄的反應機敏,我們也算是跟著闖到了最后,我們好歹拿到了最后的分數。”說話間還捏了捏自己另一只胳膊。

  另一只顫抖個不停的胳膊,虎口都裂開了。

  三人那只胳膊都在顫抖個不停,虎口都裂開了,劍綁在手上一路上拼命砍殺的結果。

  用力過度,無法遏制的顫抖。

  很快,王贊豐的眼睛又亮了,看到了前來迎接的容尚。

  他正想讓林淵介紹一下,林淵已經轉身面對二人,“二位,都累了,早點回去休息吧。”顫抖著胳膊拱了拱手,便轉身去了。

  王贊豐欲言又止,因為小美已經跑了過來,有些話不好當女人面說。

  小美攙扶了林淵,一臉的擔憂,感覺林淵比上次傷的還重。

  裙袂飄飄的容尚靜靜站立在紅翅飛蟻的身邊,靜靜看著疲憊不堪一身是血的林淵慢慢走回來。

  近前后也過去伸手扶了林淵,和小美一起推著,用力著把沒了什么力氣的林淵給推了上去。

  容尚從另一邊登上了座艙,小美上了駕駛位,駕馭坐騎騰空而去。

  空中拐彎時,林淵身不由己地倒向了容尚,側壓在了容尚的身上。

  有點尷尬,本想坐正了,然卻鬼使神差地假裝起不來。

  容尚扶了下,嘗試著推了一下,沒推開,猶豫了一下,也就算了,還伸了只手扶著他。

  林淵的腦袋枕在了她的肩頭,嗅著她的體香,沒敢睜開眼,佯裝太累了的樣子。

  “考的怎么樣?”容尚問了聲。

  林淵有氣無力道:“不知道。”

  容尚:“那就等最后結果吧,相對來說,靈山還是比較公允的地方。”目光落在了林淵的那只手上,見他那只手一直在顫抖個不停,遂伸手試著幫他摁住。

  見似乎是脫力的自然反應,她才抬手拿開,誰知林淵那只顫抖的手掌一翻,竟快速抓住了她的柔荑。

  容尚抽了抽,沒抽回來,見一用力拽,他的虎口又開始滲血,遂沒再動了,任由抓著,只是她卻慢慢偏頭看向了另一邊,神情有些莫名復雜。

  靠在她肩頭的林淵心跳不止,他也不知自己哪來的勇氣干出這種事。

  不過沒一會兒,他那顫抖的手又輕輕松開了,他想起了秦儀,有點羞愧。

  接觸到眼前的這個女人后,他才知道秦儀還很青澀,而這個女人卻充滿了熟透了的撩人風情,就像熟透了的果子誘惑人想咬一口。

  容尚回頭看了他一眼,見他閉目沉默著,于是又扭頭看向了艙外。

  兩人靠在一起,靜默在不時吹進艙內的風中……

  回到容尚齋樓頂后,這次沒讓再喊人來,在兩人幫扶下林淵就自己跳下了坐騎,被扶者慢慢回到了自己房間。

  “容姐,您幫他上藥吧。”宋小美弄好了洗漱的熱水后,扔下話尷尬離去,帶上了門。

  容尚也沒客氣,直接上手幫林淵解除了身上的破衣爛衫,之后洗了熱毛巾幫他擦拭身子。

  赤條條站那的林淵有點害羞,容尚卻從容而坦然面對。

  上藥,纏繃帶。

  林淵看著她在身前身后悉心忙碌,目光大多時候追隨著她的身影。

  到他背后上藥時,容尚忽問了句,“你喜歡我?”

  林淵默了默,“是。”

  容尚:“喜歡我什么?”

  林淵沉默了,他自己也說不清楚。

  容尚:“是吧,你自己都不知道喜歡什么,也許僅僅是男女之間的欲望使然。”

  林淵強行辯解了一句,“不是的。”

  容尚:“是不是不重要。你我年紀相差太大了,不合適的。我說過,不管你這次能不能進靈山,你走到了這一步,都會有一份前途的。你現在的喜歡,僅僅是因為簡單吸引的喜歡,是經不起風吹雨打的,你經歷的太少了,根本不知道自己真正喜歡的是什么。當你經歷的多了,你會明白的,在你漫長的修行生涯中,我注定是你歲月中的一個過客,回頭看,我最多只是你記憶中的一片浪花。放下吧,隨著時間,隨著你眼界的增長,都會過去的。”

  林淵:“放不下怎么辦?”

  容尚:“沒有天長地久,會放下的。你這個年紀的喜歡,我能理解,若覺得放不下,放在心里想想就好,不要妄想,也不要逾越,否則對你對我都沒有好處。你能走到今天不容易,不要做自己承擔不起的事情,就算你成了靈山學員,我身后的男人若想殺你,也能如同捏死一只螞蟻般簡單。”

  林淵:“你怕他?”

  容尚走去拿了繃帶來,幫他纏身,“不是怕不怕的事。你根本不知道我經歷過什么,我經歷過的男人不止一個,最后我選擇了一個有權有勢的,年輕人,我的余生只想歲月靜好,明白嗎?”

  林淵:“他是誰?”

  容尚:“需要知道的那么清楚嗎?能在仙都隨便送我一座這么大酒店的人,你覺得是你能抵擋的人嗎?我一個長的還算好看的女人,能不受騷擾,又沒什么能力,還能孤零零一人在仙都守住這么大一份產業,你以為憑的是什么?”

  林淵被她說的心頭動容,再次追問:“究竟是誰?”

  容尚走到了他正面,搖頭微微一笑,似感到好笑,“掌管仙都刑緝的提司,在掌控仙都秩序的都務司內,他的權力足以排進前五位,跺一跺腳,整個都務司都要震三震,在仙都是一個足以破家滅門的存在。對你我來說,他在仙都是個呼風喚雨的人物。

  他能放手給我的,就能揮手收回去。你打聽的這么清楚還想做什么不成?就算你進了靈山,你一個沒有勢力背景的靈山學員在他面前什么都不是。你以為他不知道你在容尚齋?都知道你是小美照顧的人而已,我也是因小美而關照,否則你以為你還能安安穩穩呆在這?”

  是個大人物!林淵心頭略震,但又不解,“他沒家眷嗎?”

  容尚懂他的意思,無非是不怕人家家眷找你麻煩的意思,“的確沒有正式的家眷,用他自己的話說,身在這形勢復雜的仙都,不想有太多的羈絆。但像我這樣的女人他應該不少,也許只是他想品嘗時的一道菜而已吧。”

  她無所謂的樣子,林淵卻因此而憤憤不平,“也就是說,他若不垮,你永遠不得自由,永遠都要被他的淫威所籠罩?”

  容尚離開了他身前,端詳著他身上的繃帶纏繞,平平靜靜道:“我不自由嗎?只要我不跨過他的底線,只要我聽話,眼前的這些都是我的,對他來說這些東西不算什么,給就給了。為什么要他垮?他若垮了,你以為這里的能不受牽連?這些自然也要被人給沒收掉,我怎么辦?難道還要我再次以色娛人,再次去攀附不成?我年紀大了,不會有更好的下家。年輕人,你不明白的,我的下半生已經和他牢牢綁在了一塊,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你是小美的驕傲,聽我的,有什么想法放在心里,會過去的。”

  林淵神情悲憤地看著她,憤青心態,無法接受她如此直白的話。

  “好了,差不多了,綁著做做樣子,安心等靈山的結果吧。”容尚笑著轉身而去,身姿步伐款款依舊。

  林淵卻因她一番話如同斗敗的公雞,頹然而坐……
江西快3app 自己飞韩国的代购赚钱 雪缘园比分直播 加盟芭比宝贝赚钱 北单比分过滤软件 银河彩票游戏 马真人任务赚钱吗 苹果可以下载的赚钱软件 7星彩 那个大型网游赚钱 中国竞彩比分足球比分直播 体球绪 qq捕鱼大亨 cdkey 腾讯qq麻将能开挂嘛 甘肃快3 现在玩油车能赚钱吗 山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