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正文
| 繁體版

第四二二章 作繭自縛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還打?夏凝禪見到洛淼應戰登場,也閃身回來了。

  看現場人太多,不好站人,又不好浮在空中影響對戰雙方天地間縱橫,遂干脆站近了,直接落在了洛淼后方那處飛瀑傾瀉的山崖頂上,可謂近距離觀戰。

  他這一回來,又立刻引起了一些躁動,又立馬有十幾名女子飛去,落在了夏凝禪的身邊,包括黎裳在內。

  有些女子其實也想過來,也想親近夏凝禪,但是做不到太過明顯,畢竟這么多人看著呢。盡管內心蠢蠢欲動欲過去示好,可表面上還是比較矜持的,想與眾不同,實際上是最多的大同,那些敢直接跳出來親近的反而是少數。

  見到黎裳也去了,簡上章一臉的錯愕無語,心內那叫一個不是滋味,兩眼要冒火似的盯著夏凝禪,暗地里的牙齒咬的咯吱響,只恨林淵未能把夏凝禪給廢了。

  “夏師兄,你的傷怎么樣了吧?”

  “夏師兄,快回去養傷吧。”

  “夏師兄,我這里有療傷靈藥,我給你用上吧。”

  見到夏凝禪背后血染衣衫的劍傷,一群女學員表示關切和心疼,黎裳已經是直接拿出了傷藥。

  夏凝禪左看右看這些女人,眾目睽睽之下,他那叫一個尷尬,人家一片好意,又不好說什么,只能是推辭,“不用不用,沒事,一點皮肉傷。你們回去吧,這里很危險,快回去吧。”

  離打斗中心太近,他有自保的能力,這些女人什么情況他也不清楚,怕因為他出什么事惹來風言風語,遂好言奉勸。

  可是沒用,這些個女人不肯走,既然來了,都覺得站這里看挺好的。

  夏凝禪很無語,然而這又不是他家的地方,他也沒資格趕人家走。

  這幫姑娘們的心思他大概懂,可是他對這些人卻沒那個意思,是真的沒有,而不是表面矜持。

  當然,哪個年輕人的心中能無情?他是個很正常的人,也少不了。

  然而如同大多數人一樣,這些女人喜歡優秀的男人,他又何嘗不是喜歡優秀的女人,他亦暗暗憧憬美好。

  他心中有個暗暗關注的女子,一個騎鶴凌空的女子。只是他從小接受的良好教養令他身上沒有那些紈绔子弟的風氣,沒有那種想要的就要得到,得不到就不高興就要亂來的事。

  何況他的身份要注意影響,何況也不知那個女子是什么想法,加上那個女子的身份地位也不是他能勉強的,所以從來只能是默默看著,不敢吐露心扉。

  他的修行天賦是不錯,可之所以還更努力的原因,是因為知道那個女人很優秀,他不想讓自己顯得落后太遠。

  年輕的一顆心里面有了人,何況還是那么優秀的人,哪看得上身邊這些庸脂俗粉。

  相對于比試來說,他們這里只是稍引起了關注,眾人的注意力很快又回到了比試場。

  見提劍而來的林淵越走越近,洛淼笑了,雙袖輕飄飄一掃。

  站在山頂的夏凝禪等人立刻偏頭看向一側飛流直下的瀑布,只見瀑布傾瀉的角度突然抬起,如一道滑梯般連接在了洛淼的身后。

  傾瀉的水流急劇在洛淼身后匯集,積水面積迅速擴張。

  洛淼面帶淡淡笑意著又揮袖輕輕那么一擺,身后水流立刻快速旋轉,漸成一口洶涌的漩渦,如同張開了一張大口。

  漩渦扭動了整道傾瀉而下的水柱,呼呼甩動著水汽。

  隨著傾瀉而下的流水越來越多,扭動的水柱聲勢也越來越浩大,宛若一道傾斜的龍卷風,掀起了呼呼而起的風勢。

  那漩渦口子似乎產生了吸力,令站在口子前的洛淼衣袂后飄。

  不疾不徐走來的林淵,衣衫亦在跟著吸力飄忽,可見未施法抵御。

  不過他依然保持著平穩的步伐,神色不為所動,依然是面無表情地走去。

  眼見靠近,洛淼的身子忽輕飄飄而起,慢慢向后飄去,被吸入了漩渦中。

  漩渦的口子驟然封閉,水柱頓時瘋狂扭動,甩出了茫茫霧氣,漸將水柱給淹沒。

  “吼……”一聲驚天咆哮聲起,震的水霧跌宕。

  突然,一條龐然大物沖破水霧,搖頭擺尾升空而起。

  那條水柱已然化作了一條水龍,如巨龍出云海一般,聲勢沖天而起,令圍觀學員為之驚嘩。

  站在山崖上的夏凝禪等人眼睜睜看著巨龍從眼前近距離飛上去。

  瀑布再次自由傾瀉。

  林淵止步,抬頭看著已在空中翻騰的巨龍。

  栩栩如生的一條水龍在空中暢快翱翔,蜿蜒周游,好不痛快的樣子,陽光下熠熠生輝宛若水晶活物,煞是壯觀。

  在五行比試場上空一陣盤旋后,張牙舞爪的巨龍飛回到了林淵的上空,突張口一噴,磅礴霧氣噴涌而出,很快便見霧海遮天,巨龍在霧海中若隱若現。

  “林淵,可敢上來一戰?”云海中傳來洛淼不屑的聲音。

  他在空中吞云吐霧的目的,就是想遮掩,想趁機對林淵下殺手。

  畢竟,被人看到的情況下,若林淵若已敗,再惡毒不放的話,會不好看,也會有故意殺人的嫌疑,那就不叫比試了。

  哪怕是實戰比試,終究也還是比試,沒有故意殺人的道理。

  眾人正要看林淵反應,目光剛往林淵身上回,便見林淵驟然彈身而起,揮劍直上,轉瞬沒入了云海中。

  這是干凈利落、毫不猶豫地應戰了。

  站在蒼松上凝視的沈立當忽沉聲道:“不好,以洛淼為人,這是想痛下殺手!”

  “怎么辦?”牧雪擔憂而問。

  沈立當皺眉,比試已經開始,口說無憑,誰能證明洛淼是想故意殺人?

  遠觀的陸紅嫣眉頭略挑,朱唇嘀咕了一句,“還真是找死!”

  轟!空中傳來劇烈碰撞聲,令濃郁云海跌宕起伏。

  一聽動靜,眾人便知,已經開始交手。

  看不清交手過程,山崖上觀戰的夏凝禪頗感可惜。

  云海中,突然掃出一條龍尾,在那急劇搖擺,復又抽了回去,眾人不知怎么回事。

  身在其中的洛淼卻太清楚是怎么回事了,一交手就發現了有些不對勁。

  他想駕巨龍下撲鉆出云海,卻被林淵一把掰住了龍頭,硬生生將巨龍給拖了回去。

  將巨龍一把掀回,林淵一個閃身,轟一聲,竟直接破了巨龍的防御,硬生生沖進了龍頭內。

  龍頭內駕馭巨龍的洛淼大驚失色,施法怒喝:“你不…”

  話音戛然而止,身體想動,卻發現被一股強大的法力給壓制住了。

  閃來的人影,信手抹過一道寒光,寒光從他脖子上一閃而過。

  此時林淵的人影才在他跟前現形停頓了,似笑非笑地看著他。

  洛淼脖子上冒出淡淡血霧,很快又消失了,他以水流封住脖子上的傷口,拼命以法力穩住腦袋和脖子的連接,生怕斷開,生怕腦袋跑了。

  他瞪大著眼睛看著眼前的林淵,眼中的驚恐難以掩飾,身子看似完整,卻已經說不出話來。

  他很清楚自己遭遇了什么。

  他之前那聲本想說,你不是上仙境!

  但是林淵出手的速度太快了,壓根沒給他吐露實情的機會。

  尤其是剛才,自己整個人被對方的恐怖法力給壓制的無法動彈時,他更是清晰感受到了,這分明是神仙境的高手!

  他很清楚,憑他金仙境界的修為,只有神仙境高手才能那般壓制住他。

  金仙境界和神仙境最低級的大羅境界,也許只有一步之差,可這一步之差卻是天差地別,卻是許多人一輩子都無法跨過的鴻溝,他就算把之前的所有修煉時間加在一起,深知也未必能突破到大羅境界。

  這就是差距,越往上,想跨邁過去的門檻越高,越遙遠,也越艱難。

  他知道接下來自己會面對什么,內心滿是惶恐和害怕,他不想死。

  為什么會這樣?一向只有自己殺人,難以想象自己會被人殺。

  他沒想到會有人這么大膽,竟敢當眾將他給殺了。

  他知道自己為何會被殺,因為得罪了羅康安,因為羅康安要跟他算當年的賬,因為林淵之前已經跟他說的很清楚很明白,賭他活不過今年,沒想到連今天這一關都過不了!

  所謂的比試,其實就是為了殺他!

  后悔了!這輩子從未這般后悔過,后悔當年不該那樣去坑害羅康安,否則焉能遭遇此劫。

  他想跟林淵說點什么,可是不敢開口,拼命施法想維持住四周的一切不變,生怕給自己造成任何影響。

  林淵瞅了瞅他,略感奇怪,怎么還活的好好的?提掌略推水波。

  水波一動蕩,洛淼眼中立刻冒出驚恐,脖子上又滲出淡淡血霧。

  林淵當即明白了,為了阻止對方說出真相,自己那一劍下手太快了。

  洛淼也想他跟自己說些什么,或者說告訴自己點什么。

  然而對林淵來說,他不配,就是一個殺來給人看的人渣而已,只淡淡給了一句,“作繭自縛!”

  說罷一個閃身而去,沖破龍頭走了。

  可不是作繭自縛么,洛淼要不是居心不良,要不是弄出這遮掩的場面來,林淵想殺的低調點恐怕還要費點手腳,誰知洛淼居然倒幫了他的忙,令他可以放心下手。

  從云海中閃身而出的林淵,直接飛向了簡上章,飄在了他身邊,順手一劍,干凈利索地插進了簡上章手上的劍鞘內,給了句,“你的劍不錯。”

  簡上章看看空中的云海,再看看歸還的寶劍,錯愕道:“林師兄,這是?比完了?”

  林淵搖頭,嘆道:“還以為是什么高手,誰知是個花架子,全力之下鬧了個失手,唉,失手了!”說罷又閃身走了,招呼上了陸紅嫣,一起聯袂飛離了五行比試場。

  PS:感謝新盟主“空白大大大”捧場支持。

  
江西快3app 七乐彩 梦幻西游现在好赚钱不 007足球比分 dnf大转移强化什么赚钱 上海时时乐 铁板炒面能赚钱不 四川快乐12 海西点点赢能赚钱吗 体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塘沽 被打赚钱 体球比分网指定 jbd1688财神捕鱼 北京麻将馆 球探体育比分iphone版不能下载 地下城勇士与魔女 北单比分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