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正文
| 繁體版

第三九六章 大婚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這哪是什么做選擇,分明是逼婚,羅康安很想再問他一次,你是不是劉星兒的親戚?

  但這位神監似乎也有些暴脾氣,廢話無益,羅康安還是盡量找了個理由,“娶不娶不能您說的算啊,也得劉家愿意啊!”

  楚鳴皇:“劉家若是不愿意,劉浩陽跑來不闕城找諸葛曼作甚?這也是劉家的意思。”

  堂堂監天神宮的掌令,嘴里能接連提起諸葛曼這個人,這只怕是諸葛曼做夢也想不到的事情。

  “……”羅康安凝噎無語,想起了林淵的話,答應劉家的條件。

  他整個人漸漸蔫了……

  秦氏搞不清橫濤的報復力度,始終在想辦法營救羅康安。

  面對方方面面的關系施壓,橫濤似乎也有些扛不住了,最終將羅康安釋放……

  羅副會長的喜訊傳來之際,秦氏資料處的年終獎,最終還是豐厚的落實了下來,一片歡喜聲中也有雜音,笑話諸葛曼的雜音,說猜中了,羅副會長花心的很,果然找了別人,諸葛曼果然被甩掉了。

  當然,也有人因此而唏噓,之前羅康安在資料處還摟著諸葛曼向大家保證年終獎來著,才過去多久的事。

  這個年終之前,蕓蕓眾生各有際遇,一年下來或好或壞。

  在一個寒冷城市,不像不闕城四季如春,正值寒冬。

  一個剛來到雪天小酒屋打雜的女人,似乎獲得了一份幸運,年老的老板夫婦決定養老不干了,決定把這小小酒屋送給那女人。女人驚訝推辭,說他們可以把酒屋給賣掉,至少能獲取一筆養老錢。

  年老夫婦說,這是他們一輩子的營生,不忍心賣掉,希望能繼續經營下去。

  在年老夫婦的勸說下,女人接手了小酒屋的經營,每月定期給年老夫婦一筆養老費用便可,年老夫婦一片好心,只肯象征性地收取一點費用。

  剛好要找地方謀生的女人自然是很感激。

  當她第一天打開門經營時,是個清晨,外面飄著紛紛揚揚的雪花,周圍樹木被積雪覆蓋,裹著圍巾的她站在門外呵著熱氣,張開雙臂迎接新的開始,雖帶著寒意,卻透著清新,是個新的開始,給人美好。

  而在此同時的羅康安似乎也進入了一個新的開始,徹底終結了單身的身份,大婚了,另一半正是未海城城主的女兒劉星兒。

  婚禮是在未海城舉行的,羅康安明顯有些不太情愿,這點劉家知道,任由他當甩手掌柜,只要他人來就行,一切婚事自有人操辦。

  大婚前幾天,丁蘭被特批,從幻境回來了,畢竟是女兒的婚事,仙庭不至于如此不近情理。

  大婚當天,被羅康安打過的劉浩陽似乎已是盡棄前嫌,一臉笑的拉著羅康安,向朋友介紹自己的妹夫,酒宴上更是積極幫忙招呼客人。

  婚禮舉辦的很隆重,劉玉森的“朋友”很多,所以來客也很多。

  新娘子也打扮的很漂亮,劉星兒內心和臉上都是充滿甜蜜的,得償所愿。

  一片喜慶中的羅康安面對數不清的道喜聲,笑的有些牽強,眾人歡喜,他內心似乎獨寂寞,看著一張張笑臉,他在內心告訴自己,我是反賊!

  有點眾人皆醉我獨醒的味道。

  秦氏沒什么人來參加婚禮,因為后面還要在不闕城補辦一場,秦儀也沒來,只有秦道邊和柳君君代表秦氏那邊來了。

  當然,身為羅康安助手的林淵和燕鶯在哪都不能缺席,劉家人多,兩人在未海城人生地不熟的也用不著他們干什么,旁觀便可。

  只是燕鶯不時會關注笑的合不攏嘴的丁蘭,內心頗為唏噓感慨。

  發現羅康安情緒不高時,燕鶯還趁機交代了羅康安一句,“既然已經娶了人家,以后對劉星兒好點。”

  看著她,羅康安眨了眨眼,心知肚明,但被林淵警告過,不能說。

  洞房的時候,看著人比花嬌的女人,羅康安的心情好了些,對他來說,沒有什么不高興是一場洞房不能解決的……

  “羅康安怎么會娶了劉星兒?”

  幻境內的大軍駐地,獲悉丁蘭嫁女離開后,高浦和殷耀明很郁悶,差點喝醉,這是兩人意想不到的結果。

  陪同的姚先功終于吐露了真相,事到如今也沒什么不能說的。

  獲悉羅康安在幻境的時候,短短幾天內就搞定了劉星兒,自己還充當了放風的角色,高浦和殷耀明當場臭罵不止。

  當然,姚先功已經高升了……

  而此時同有一個家世背景不錯的年輕人喝醉了,有些事情他可能是最后一個知情的,家人一直瞞著他,還是聽到朋友在背后議論笑話,他才知道自己要訂婚的女人是被人橫插一足給搶了。

  有些事情本就是紙包不住火,何況他的朋友大多家世背景不一般,比較容易知道一些大多人不知道的消息。

  虧他之前看到羅康安的那段話還當著朋友們的面大贊過,此時方知朋友們一些陰陽怪氣的話是怎么回事。

  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發現自己成了朋友們暗地里的笑話,引以為恥,酗酒大醉……

  婚禮主場在未海城,轉到不闕城補辦時,秦氏早已把一切都準備好了,同樣辦的很隆重,同樣用不著羅康安操心什么,由副會長黃均成親自來操辦,為此還對秦氏每一名員工發了一千珠的喜錢,也算是讓秦氏上下都沾點喜,畢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到場的。

  秦氏上下數萬員工,累計下來發出的喜錢也不少。

  不過對秦氏來說,這點錢不算什么,羅康安為秦氏節約了三十億的賞錢,加之拿到了公虎家族和相羅家族共計一百億珠的合伙投入,此時的秦氏資金充裕,一切向好,一場喜事似乎寓意著什么。

  相對于羅康安挽救了秦氏的壯舉,秦氏的這點投入真的不算什么,也是應該的,更何況羅康安娶的還是未海城城主的女兒,秦氏高層都很重視,都知道這將是秦氏的另一層關系。

  秦氏還直接給出了一億珠的紅包,秦氏高層各自獻上大大的紅包自然是免不了。

  監天神宮掌令神監楚鳴皇也以媒人的身份派人送來了一份賀禮。

  坐鎮秦氏煉制場的魏平公也看在相識的份上差人送來了薄禮。

  秦氏是邀請了魏平公的,但是魏平公并未來,楚鳴皇也沒來。

  連琳瑯商會的會長金眉眉也派人送來了賀禮,她出手較重。

  城主洛天河倒是親自光臨了,不是沖秦氏和羅康安的面子,是沖劉玉森的面子。

  公虎家族和相羅家族也派了人來意思意思。

  南棲家族也來人了,南棲如安找著恭喜的借口來了,不出義父所料,秦儀依然客氣待見,沒有得罪的意思。

  只不過對三個家族來說,都心存隱憂,派去幻境潛伏的人都失去了聯系,卻又不敢有任何聲張……

  一片喧囂熱鬧的喜慶氣氛中,秦氏上下都絕口不提諸葛曼的事,只是看著甜甜笑意的新娘,免不了有人心中唏噓。

  不久前還親密同進同出的一對男女,如今轉眼換了新人,舊人轉眼消失的無影無蹤,新人轉瞬卻成了新娘子。

  “只見新人笑,哪聞舊人哭。”

  林淵和燕鶯聞聲回頭,看到了走來的朱莉和晉驍,說話的是朱莉。

  林淵略皺眉頭,“朱莉小姐在這種日子里說這種話,不覺得不合適嗎?”

  朱莉嬉笑,“我又沒指誰。”

  話雖如此,心中卻有不平,為了了解羅康安,諸葛曼她也是接觸過的,身為女人為諸葛曼感到不平。

  在這場喜宴中,諸葛曼似乎成了許多人心頭揮之不去的絲縷,但身為新娘的劉星兒認為那都是過去的事,落落大方談笑著應付客人。

  與林淵并肩而立后,朱莉似乎又調侃道:“娶了未海城城主的女兒,林生不羨慕嗎?”話中意味深長,又在試探。

  她對羅康安嚇得抱她大腿和眼前這位冷冷靜靜的對比一幕很是印象深刻,雖然晉驍已經再三向她解釋了,甚至告訴了這些人可能都是龍師遺留的勢力,可她心頭的那絲直覺依然纏繞。

  聞聽此言,晉驍忍不住頓著眉頭看向她,心里怪她多事,有些真相觸碰的太多未必是好事,很有可能會惹來性命之憂,他對一流館出手的那晚招來的恐怖高手出手很是忌憚。

  對他來說,既然已經知道了是什么人,有些事情是誰做的已經不重要了。

  林淵淡淡瞥了她一眼,未說什么。

  未得到回應,朱莉感覺無趣,看著眼前的熱鬧,又忍不住嘆了聲,“可惜不能播報,不然憑羅副會長的名聲,想必能造成一定的轟動。”

  她是想播報的,但是劉玉森事先動用了關系,讓監訊司出手壓下了媒體方面,避免鬧得仙界人盡皆知。加之是仙庭促成的婚事,監訊司那邊還是比較配合的。

  之所以如此,還是因為羅康安的一些臭名聲,和雪蘭的事當初鬧得太轟動了,婚事扯出來免不了要惹來各種負面議論,也是怕對女兒造成困擾。對劉城主來說,這場婚事,該知道的人自然會知道,沒必要讓蕓蕓眾生去笑話什么,那些庸俗之輩懂什么?

  一場婚事所帶來的眾生相,就這樣漸漸過去了。

  熱鬧歸于平靜,旁觀或參與熱鬧的人也漸漸忙各自的去了,只不過對羅康安來說,這場婚姻卻給他帶來了一定的困擾。

  那般隆重的婚禮,不闕城誰不知道羅康安娶了未海城城主的女兒,羅康安故病復發,又想去沾花惹草,然而一般人誰敢去得罪未海城城主的女兒?

  羅康安算是領教了落花有意流水無情的滋味,過起了枯燥已婚男人的生活,不得不潔身自好。

  更潔身自好的是某個在晶瑩雪地里經常用腳來丈量,獨自在雪地里留下走過的腳印的女子……

  
江西快3app 山西十一选五 球探体育比分网 竞彩篮球大小分 微信怎么用广告赚钱吗 便利店能赚钱与否 名人娱乐群 斗鱼主播爆水晶能赚钱吗 农机机油商店赚钱吗 天下足球直播 湖北快三 快手怎么卖东西赚钱吗 爱玛特净水器代理赚钱 阿里巴巴拉人赚钱app 2000年开什么赚钱 山东麻将在哪里玩 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