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正文
| 繁體版

第三九零章 橫濤之怒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什么鬼?林淵聽懂了,這是把人給得罪了,怕被報復,想要惡人先告狀自保,但監天神宮那邊也不是什么人隨便告狀都行,真要這樣的話,偌大個仙界,紛紛擾擾多少?監天神宮根本忙不過來。

  這是怕監天神宮不受理,又把龍師的招牌給搬了出來。

  秦儀有點聽懵了,待羅康安掛了電話,急道:“羅副會長,你在告橫總官?”

  橫濤那邊和秦氏的關系一向不錯,這樣弄人家,怕是要給搞僵了。

  她來晚了些,還不知道羅康安硬懟橫濤,搞的橫濤當眾丟了不小的面子。

  羅康安道:“我不告他,他怕是要搞我。”

  秦儀:“你想多了,他不至于為劉浩陽在不闕城跟你過不去,秦氏的面子他多少會給一些。”

  林淵補了一句,“橫總官剛才被他給趕走了,當眾丟盡了面子。”

  原來是這樣,秦儀立道:“橫總官那邊我去協調溝通,羅副會長,你立刻再聯系你的朋友,取消對橫總官的狀告。”

  羅康安猶豫了一下,“會長,你若是能讓橫濤作罷,我再取消也不遲。”

  秦儀凝視著他,沒再多說什么,轉身快步而去。

  廳內沒了外人,羅康安又往林淵跟前湊,小心翼翼道:“林兄,這事,你看怎么辦好?”

  林淵淡然道:“現在知道怕了?我讓你冷靜,你不聽,你既然敢鬧,那就自己想辦法收場好了。”

  羅康安看了看四周,小聲嘀咕道:“其實我怕的是橫濤那邊,劉家那邊反倒容易解決,若是會長能擺平橫濤那邊,劉家那邊只要林兄愿意,就鬧不起來。”

  林淵立馬上下看他,“你想說什么?”

  羅康安低聲道:“丁蘭,咱們知道她的身份,拿這事要挾她,她自然要抹平這事。”

  林淵驟然瞇眼盯著他,終于明白了這廝為何敢對劉浩陽大打出手,原來是自以為拿住了人家的把柄。

  羅康安頓被他盯的渾身不自在。

  林淵緩緩道:“看來你的確不適合知道的太多。丁蘭的事,不許你往外吐露半個字,否則后果自負。劉家的事,你自己想辦法解決。”

  羅康安急了,“林兄,我就算告倒了劉浩陽,劉玉森還好好的,怕是不會放過我啊。”

  林淵:“想讓我幫你?可以,只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你之前放肆的事,我也可以不追究,眼前的事我也可以幫你抹平!”之前放任,基本上等的就是這個。

  羅康安狐疑:“什么條件?”

  林淵:“不管劉家后面提出什么條件,你都答應他們。”

  “啊?”羅康安吃驚不小,“林兄,他們明顯是為劉星兒的事來的。”

  “你既然走上了這條路,諸葛曼跟你確實不合適,不要再害人家了。”林淵意味深長地拍了拍他肩膀,轉身而去,并扔下一句話,“洛天河是仙后的人,監天神宮掌握在仙后的手里,有洛天河在,向監天神宮告狀是動不了橫濤的,別自找麻煩,告狀的事取消吧。”

  羅康安怔怔在原地……

  數千城衛人馬,已將這片區域包圍,還出動了十尊巨靈神。

  橫濤一聲令下,以擾亂不闕城秩序的罪名,開始抓人,隋老大一群人遭了殃,皆乖乖束手就擒。而橫濤的怒火也的確有一部分撒到了隋老大的頭上,竟敢帶人圍他?隋老大被抓后當即被城衛人馬打了個半死,差點丟了性命。

  疏通現場秩序倒是廢了一番工夫。

  朱莉帶領的攝制組,也被橫濤派人干預了,不允許將不闕城出現混亂的情況對外播報……

  城主府,聽完稟報的洛天河有些意外,“羅康安把劉浩陽給打了?”

  橫濤:“是,傷的不輕,要不要立刻對羅康安進行抓捕?”

  洛天河斜睨道:“你想動羅康安?你忘了我的話,這人,能不招惹,盡量不要招惹。”

  橫濤:“襲擊仙庭命官,可是死罪。再說了,回頭劉家鬧起來,不闕城也得給人家一個交代。”

  洛天河:“劉家鬧什么?堂堂未海城城主的兒子,跑到這里來逼人分手,那般氣勢闖人家里去,結果被人給打了,不管事情真相如何,傳出去,在大眾的眼里,是誰沒理?劉玉森還有臉在這事上鬧?”

  橫濤:“難道就這樣不聞不問?”

  洛天河知他受辱,咽不下這口氣,默了默道:“這事你就不要摻和了,機會有的是,注意方式方法,不要把事情給搞大了。還是那句話,羅康安的背后有些什么人,誰也不知道,你沒必要給自己惹麻煩。劉浩陽的事,你沒必要急著出頭,跟你沒關系,看劉家那邊怎么弄吧。”

  橫濤懂了,允許他找機會收拾羅康安出口氣,只要不過分就行,當即拱手道:“是。”

  離開這邊后,立刻有人找到他,說秦儀求見。

  回到總務官府邸,秦儀和白玲瓏已經在那等他,秦儀當即為羅康安求情。

  橫濤聽后點頭,漠然道:“秦會長的意思,我知道了。”

  這態度不明確,明擺著不滿,秦儀當即客氣道:“總官,回頭我帶羅康安過來,向您賠禮道歉,也…”

  橫濤陡然厲聲道:“秦會長,我說了,你的意思我知道了!”

  “……”秦儀怔住,最終只能是面露牽強笑意,“是。秦儀告退。”

  離開總務官府邸后,秦儀和白玲瓏相視一眼,都看出來了,橫濤的確是被羅康安惹惱了,這次是不打算給秦氏面子了。

  鉆入車內后,秦儀道:“去城主府!”

  白玲瓏明白她的意思,橫濤這邊說情不通,便只能是去找洛天河了,不闕城也只有洛天河能管住橫濤了。

  車隊一路奔赴城主府,抵達后等候在門外等通報。

  然而洛天河并未見她,拒絕相見,還讓通報的人轉了一句話:“橫濤是不闕城總務官,秦氏想干什么?”

  多話沒有,其它的讓秦儀自己想去。

  秦儀面色凝重,返回的途中,又聯系了仙域那邊的中司座孫啟尚等人,希望能幫忙說情。

  孫啟尚等人皆答應了,然而一聯系上不闕城這邊,都被洛天河拿話擋下了,說橫濤是不闕城總務官,不會亂來,一切按規矩行事!

  弄清情況的孫啟尚等人也對這邊頗有不滿,也都提醒秦儀,讓秦儀搞清楚一件事,橫濤畢竟是不闕城總務官,哪有羅康安那樣做事的?

  一連串的人脈疏通下來,并無效果,頓令秦儀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

  她很清楚,一旦橫濤要找秦氏的麻煩,有的是辦法,針對羅康安也是同樣的道理。

  從白玲瓏這邊知道情況后,秦道邊亦是嘆聲連連,都怪羅康安太過胡鬧。

  如今也沒別的辦法,只能是見招拆招,看橫濤那邊究竟想怎樣,到時候再應對……

  酒店客房內,臉上傷痕明顯,略佝僂著身子的劉浩陽面對著光幕里的劉玉森,把情況講了一半后,被劉玉森出聲打斷了,“好了,情況我都知道了,你傷沒事吧?”

  他兒子還在昏迷救治時,下面就有人向他稟報了情況。

  劉浩陽有些憋屈道:“鼻梁骨還有三根肋骨被打斷了,受了點內傷。這羅康安也太混賬了,不問青紅皂白,上來就直接動手。”

  劉玉森冷笑,“怪誰呢?告訴了你,逼諸葛曼離開的事盡量回避羅康安,你倒好,目空一切的直接奔人家里去了。你大喇喇的什么意思?就是自大,就是目中無人!這種事,為什么要跑人家里去,把人喊出來不行嗎?”

  劉浩陽有些無語,他之前確實沒當回事,也懶得麻煩,就直接奔諸葛曼住的地方去了,誰也沒想到會鬧出這樣的事來,如今反倒成了他的不是了。嘀咕道:“父親,看羅康安的樣子,似乎很在乎那個諸葛曼。”

  劉玉森:“放屁!在乎諸葛曼,干嘛還招惹我女兒?”

  劉浩陽:“那個洛天河似乎也有意庇護羅康安,羅康安把我給打成這樣,襲擊仙庭命官,洛天河居然沒對羅康安做出任何反應。”

  劉玉森反問:“你想要什么反應?想報仇嗎?是你的面子重要,還是你妹妹的終身重要?”

  劉浩陽嘴唇嚅囁,心里感覺憋屈,實在是這次面子丟大了。

  劉玉森又道:“洛天河已經聯系了我,問我想怎么處理,是我說的算了。這事吧,若能成為一家人,自己人鬧點矛盾,過去了也就過去了,看你妹妹的面子,你就不要計較了,也是你自己沒做好自找的。你也要知道,若能借助到龍師的影響力,對你也是有好處的。”

  劉浩陽苦笑,“我可以看妹妹的面子忍了,關鍵是看他那樣子,事情怕是夠嗆。”

  劉玉森:“我正瞅找不到機會開口,如今是羅康安自己把機會送上了門,我今天準備準備,四處溝通一下,明天我就去仙庭求見陛下狀告龍師!還有,這事就不要讓你母親和妹妹知道了。”

  ……

  一流館,下班回來的林淵又和陸紅嫣鉆進了房間內。

  不再想著離開的燕鶯,狀態倒是穩定了許多,不再往房間里悶了,往張列辰身邊湊,主動搭話了。

  回到屋內的林淵問了句,“橫濤那邊什么態度?”

  陸紅嫣:“問了下,橫濤準備找機會狠狠收拾羅康安一頓。洛天河那邊也默許了,只要不把事情鬧大,允許橫濤出這口氣。”

  林淵微微點頭,“一點反應都沒有,也確實不合適。你知會橫濤一聲,差不多就行了,找個借口把羅康安關個十天,就這樣吧。”

  “好。”陸紅嫣應下。

  正這時,院子外面傳來了敲門聲,燕鶯主動過去開了門,門一開,只見門外出現了一個出乎意料的人,諸葛曼!

  
江西快3app ff14 70采集靠什么赚钱 老11选5 主播流量赚钱怎么计算 全民欢乐捕鱼下载 襄阳卡五星2元微信群 彩金捕鱼季最新下载 梦见赚钱 鼎汇彩票群 然后可以赚钱买子弹 然后 江西快三 钢材业务员赚钱 体彩20选5 直播间做任务赚钱的吗 上海快三 洗bb赚钱吗 极速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