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正文
| 繁體版

第三八二章 我不走了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婆婆,您怎么了?”阿香訝異,她能看出捧著自己鐲子的燕鶯正一臉恐懼,雙手甚至有些顫抖。

  “沒…沒什么。”燕鶯搖了搖頭,又看了看鐲子內側的名字,“丫頭,等著。”說罷又閃身遠了些,摸出了手機,猶豫不決,不知要不要撥通那個號碼。

  手指千鈞重,遲遲難以動彈。

  阿香一臉奇怪,遠遠看著婆婆的動靜,攏了攏松開的長發,也坐下了穿鞋子。

  最終,深吸了一口氣的燕鶯還是撥出了那個她不想撥出的號碼。

  然而撥通后,對方卻遲遲不接,讓她有些心焦……

  放在桌上的手機響了一陣,負手站在窗前的林淵才慢慢轉身走來,看了眼之前來過的陌生號碼,伸手一摁,直接掛斷了。

  不接?手機放在耳邊的燕鶯有些懵。

  這種被無視的感覺很不好,是代表對方真能找到她,還是不屑于挽留她,或是什么?

  總之,她現在的心里盡做一些不好的打算。

  最終,她又咬著牙再次播出了那個號碼,然后又是遲遲不接,搞的她內心極為忐忑,心里甚至在哀求,接呀,快接呀!

  看著再次響起的手機,站在桌前的林淵面無表情,稍等了一陣后,才伸手拿起,接通在耳邊,開口便道:“我說了,會多給你一天逃跑的時間,你應該抓緊時間逃。該說的都說了,沒完沒了的,還有什么事嗎?”

  燕鶯努力壓制住異樣情緒,故作輕松笑道:“沒別的意思,就是想感謝一下你送給阿香的鐲子。”她在試探。

  林淵當然知道她在試探,淡淡回道:“不客氣,只是給你留點念想,挑了個你我都認識的人,便于你識別,想提醒你背叛后的附帶代價而已,我以為你早看到了,沒想到現在才發現。燕鶯,看來你真不適合干逃跑的事。感謝的心意我領了,還有什么事嗎?”

  燕鶯神色瞬間不堪,是他,果然是他,心情瞬間亂七八糟了,卻依然故作輕松道:“聽不懂你在說什么。”

  林淵:“聽不懂沒關系,丁蘭知道她以前的主人是誰就好,你可以通知丁蘭也逃,看看她能不能逃掉,還可以讓丁蘭帶上兒子和女兒一起逃,未海城城主不知道會不會放棄多年心血跟著逃。你最好趕在我動他們之前通知到位,等到仙庭出手了,可就麻煩了。”

  一句‘丁蘭的主人’,便令燕鶯花容陷于狼狽,對方竟然知道丁蘭的底細,這怎么可能?

  她從未泄露過半個字,也不知是不是丁蘭以前不小心暴露過。

  總之,對方知道丁蘭是她的貼身侍女,對方竟連這般隱秘也早已掌握,究竟還知道些什么?

  她再次想起了那句話:我們對你了解之深,不是你能想象的!

  那份來自心底的恐懼感越發充斥她全身,令她手腳冰涼,越發體會到惹上前朝那些人的后果,也是她最怕的后果,如蛆附骨,甩不脫!

  燕鶯情急之下,厲聲警告道:“你最好不要亂來,我可是知道你們身份的,逼得我豁出去了,休怪我投靠仙庭向蕩魔宮舉報你們,我想你們也不希望我壞了不闕城那邊的事吧?”

  林淵:“不要小孩子氣,你以為仙庭動手后,我還會在這里?我在靈山多年,仙庭抓不到我,我在幻境進進出出,同樣抓不到我,我在不闕城好好的,能奈我何?就憑你嗎?你信不信只要仙庭一準備,我人就已經消失了?你知道的,對于叛徒,我們向來是不惜代價鏟除的。只要能除掉叛徒,區區不闕城的利益,可以忽略,反正該到手的東西,我們已經拿到手了。燕鶯,你沒資格威脅我!”

  燕鶯心頭的悲憤難以言表,面對這群惡魔,她亦無能為力,只能是恨聲道:“放過他們,我的事和他們無關,有什么本事,有什么能耐,盡管對我使,不要連累他人!”

  而這就是林淵對她欣賞的地方,重情義。

  從被一個阿香捆著了手腳后,他就看出來了,之后丁蘭那邊,他又拿羅康安試探,越發證明了。

  也正因為這樣,他才沒有對燕鶯上其它手段來控制,因為有把握控制住。

  同時,這也是林淵對燕鶯不滿的地方,走上了他們這條路的人,不配有感情,是不能感情用事的,這也就是他為什么會對秦儀說,我誰都不會娶的原因。

  “你跑了,我們則不得不放棄不闕城這邊的利益,這是你造成的代價,也必然要付出代價,對叛徒不存在什么心慈手軟,不但是丁蘭一家我不會放過,我會讓你親眼看到你一手帶大的阿香生不如死的樣子。”

  燕鶯悲鳴而斥,“畜牲!你們是一群魔鬼!”

  林淵平靜道:“既然想跑,那就跑吧,我說了讓你再多跑一天!我說話算話,給你的兩條路選擇依然算數。要么老老實實回來,我可以既往不咎,當做什么都沒發生過。要么你繼續逃,我們把你給抓回來。我說到做到,五天內,我們會再見的,所有后果,由你承擔,怪不得別人!好了,言盡于此。”

  燕鶯急喊,“等等。”

  “等什么?”林淵淡淡一句后,忽然厲聲而斥,“你當我這里是什么地方?由得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給你自由,你以為你想跑就能跑掉?放出去的人,若是連收回的本事都沒有,你當我們都是草包嗎?”語氣繼而放緩,“該說的,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路由你自己選!”

  燕鶯哭了,泣聲道:“我…不走了,回去!”這幾個字吐的異常艱難,說罷已是泣不成聲。

  她真的怕了,丁蘭的事情也許是其次,但被拎出丁蘭敲打了一下,她真心沒了任何逃脫的把握。

  林淵:“好,我聽到了。這是你離開的第二天,期間我沒打過你電話,也沒用傳訊符聯系過你,讓你跑。現在你迷途知返,我同樣不會干擾你什么,就當你是出去散心了,說了既往不咎便既往不咎。你走了兩天,現在我再給你兩天的時間,兩天內,你必須帶回阿香。兩天內,我要看到你站在我眼前,能做到嗎?”

  燕鶯悲泣道:“知…道。”

  林淵漠然道:“能回來就好。記住,要對你說的話負責任,逾期后果自負!”說罷直接掛了電話。

  聽著電話里的忙音,燕鶯無力地蹲下了,埋頭在膝上而泣。

  這么多年,她一直躲著,就怕惹上那些人難以脫身,誰知還是被纏上了,滿心的無助感。

  換好衣裳等著的阿香詫異,不知道婆婆怎么了,閃身而去,見婆婆哭了,忙蹲下問:“婆婆,怎么了?”

  燕鶯抬頭抹了把淚,看著她,看著這個由襁褓中一手帶大的丫頭,擠出笑意,“沒什么,高興,沒事了,我們可以回不闕城了。”

  “回不闕城?”阿香不解,去哪,對她來說,都一樣,某種程上霧市游俠坊才是她的家。

  燕鶯牽了她的手,拉著向曠野盡頭走去……

  酒宴,秦氏、琳瑯商會、公虎家族、相羅家族四家簽訂了合作契約后,舉辦了一場盛宴。

  酒宴舉辦的很隆重,因秦氏自身的需要,需要這么一場穩定人心的盛宴,對外宣示昭告的意味很濃。

  聽說琳瑯商會的會長也在,受邀的不闕城上下名流不勝榮幸而來,還有許多秦氏的客商,亦紛至沓來。

  秦儀身為女主人,一襲黑色的得體長裙,落落大方,光彩照人,成為了宴會的目光焦點。

  各方名流的女眷們,珠寶環佩,熠熠生輝,在此爭芳斗艷。

  諸葛曼也來了,今天打扮的格外高貴華麗,陪同在羅康安的身邊招呼客人,這是她有生以來最風光的一次,有生以來參與的最高級的一場應酬活動。

  對女人,羅康安也是真舍得花錢,一擲千金,為諸葛曼花了上千萬珠,置辦了一套不遜色于其他女人的行頭。

  諸葛曼是高興的,華燈璀璨下的臉上笑容就沒有消失過,明眸流波,盡量讓自己表現的得體。

  如今的羅康安名聲在外不說,在秦氏的份量也相當重,賓客們對諸葛曼也很熱情,極給面子,令她在這種高級場合體會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風光。當然,初次參與這樣的應酬多少也有些緊張,怕說錯做錯,盡量緊跟著羅康安。

  反觀身邊的羅康安,似乎天生就適合這樣風光的場合,談笑風生,侃侃而談,應對八方賓朋揮灑自如。挽著他胳膊的諸葛曼與有榮焉,不時將目光投向他,真正的脈脈含情。

  林淵躲在角落里的陰暗處坐著,守著一杯幾乎未動過的酒。

  他是不想來的,但羅康安都來參加了,他身為助手理應在場。

  一襲金縷長裙的金眉眉從偏廳內出現,手上拿著酒杯,環顧華麗現場,有躲熱鬧的嫌疑。

  確切的說,是懶得應付那些蝦兵蟹將,這種小地方的什么名流,她壓根看不上眼,需知她在仙都來往的那才真叫做非富即貴。她有心回避,導致想對她攀附一二的人連她的面都沒見到,只能是跟她推出的代表蘇長匯攀談。

  目光鎖定林淵后,嘴角含笑觀察了一陣,順著陰暗角落款款而行,在林淵邊上坐下了。

  林淵回頭看著她,裝作很意外的樣子,趕緊站起,就要行禮。

  金眉眉手中酒杯一送,抵近在他胸前,阻止了他行禮,“林生,這種場合不必太拘謹,坐。”

  待林淵坐下后,她酒杯又朝另一處的陰暗角落示意了一下,“那個安靜在角落,不與其他人來往,穿白色衣裳的青年,似乎在一直盯著羅康安和諸葛曼打量的那位,是未海城城主劉玉森的兒子劉浩陽。奇怪了,他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PS:感謝“嘴哥0”的小紅花捧場支持。

  
江西快3app 伊利冠名跑男赚钱吗 91y千炮捕鱼游戏下载 体球比分网指定 网络捕鱼大圣闹海 锡厂为什么赚钱 福彩3d 绿化创业赚钱吗 东方6+1 爱奇艺视频怎么赚钱之道 90ko比分即时指数 永恒娱乐群 如何在旅游业赚钱 内蒙古十一选五 欧盘足球即时赔率500 足球比分直播吧 99彩票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