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正文
| 繁體版

第三七四章 擄人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或者說,兩人有種被惡心了一把的感覺,現在真有點為自己之前的眼淚感到不值。

  秦儀:“不送了。”

  “不用送,不用送。”羅康安后退著一臉賠笑。

  誰知剛轉身,秦儀又想起什么似的,冒出一句,“羅副會長,不要教唆林淵干這種事。”

  “我教唆他?我哪有資格教唆他…”又回頭的羅康安話出一半,發現有些不妥,又改口道:“不會不會,他對會長您還是忠貞不二的…”話出口后,又感覺不對。

  忠貞不二個屁,姓林的比老子過分好不好,公然腳踏兩條船,一流館明目張膽占著一個大美人,你也不管管?

  總之,他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現在也有點搞不清了秦儀和林淵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實別說他,就算是林淵和秦儀自己都搞不清了。

  秦儀伸手拿了桌上文件看,羅康安立刻識趣地退下了。

  等羅康安走了,秦儀又隨手把文件扔回了桌上,沒好氣道:“惡心!有時候我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難道這就是所謂的‘英雄難過美人關’?”

  說實話,她有時候真的是被羅康安的壯舉給感動了,要不是羅康安老是干出這種讓人難以接受的臭不要臉的事來,繼續保持英雄姿態的話,她都要懷疑自己會不會仰慕上這么一位。

  白玲瓏哭笑不得:“英雄難過美人關?我怎么感覺用在他身上不合適?他這算什么英雄難過美人關,分明就是好色!諸葛曼碰上這種人,怕是有的受了。”

  秦儀嘆道:“自己不要臉也就罷了…龍師的一世英名,怕是遲早要葬送在他的手里!”又搖了搖頭,“下面的人,交代下去,不要亂傳。”

  下面人,不可能什么人寄來東西,都會直接往這里送,肯定是檢查過的。

  正因為檢查過,所以已經先這邊一步知道了是什么東西。

  白玲瓏:“這點事下面還是懂的,放心,我已經交代過了。”

  秦儀手指桌上的播音東西,“這個女人也不是什么好東西,以為自己是仙都視訊的就能怎樣不成?也不看看這是什么地方,這里不是仙都,膽子不小,敢跑到我秦氏來撒野,這事你聯系白爺爺,讓白爺爺去處理吧,他有經驗。”

  若是羅康安用強了,她反倒同情,錄音里清楚明白著,是圖謀不軌主動跑來勾引的,同為女人尤其是她這種心性的女人,很厭惡,非常反感。

  白玲瓏明白了,要動用非正常手段,點頭,“好。”

  她其實也反感。

  只是兩人有所不知的是,除了主動勾引的程薇兒,還有遭受逼迫屈從的邵彩云。當然,兩人不知的不止這些,還有劉星兒,若是知道羅康安在幻境內還不忘亂來,也不知會作何感想。

  秦儀皺了下眉頭,又松口了,“算了,讓白爺爺不要做的太過了,這個時間點上,不宜節外生枝,把事情處理干凈了就行,不要留下什么隱患。”說罷繼續伏案批閱文件。

  白玲瓏略點頭,拿了桌上的東西,轉身出去了。

  兩人都有點惡心,羅康安干這種破事,居然還要她們來幫忙擦屁股,這叫什么事……

  回到了林淵的辦公室,羅康安樂呵呵揮手道:“走,吃飯去,燕鶯,我帶你看看秦氏總部的伙食。”

  起身的林淵問道:“會長找你什么事?”

  羅康安下意識抬手摸了摸脖子,呵呵道:“沒什么事,還是仙都視訊要專訪的事,她過問了一下。”

  林淵冷眼斜睨著他摸脖子的動作,在一起這么久了,已經清楚了羅康安的一些習慣,譬如想掩飾什么的動作。

  但他也沒說什么,有點冷眼旁觀的味道。

  不過他那眼神,已經是讓羅康安心里直突突,有點做賊心虛,幻境被掰了指頭的事他可謂記憶猶新。

  然而他敢做也是篤定了一點,這個和劉星兒的事不是一個性質啊,不至于連一點送上門的快活也管吧?

  ……

  秦府,秦家渡過了最危險的時刻,白山豹算是略有閑暇,花圃邊拿了把剪刀慢條斯理地修剪花枝。

  電話響起,放下剪刀拿出一看,發現是孫女打來的,接通樂呵道:“玲瓏。”

  白玲瓏聲音傳來,“爺爺,羅康安這邊惹出了點事,需要您處理一下。”

  白山豹意外,“羅康安才剛回來,行蹤來去都清楚著,人現在應該在商會,能惹出什么事來?”

  “有個仙都視訊來的女記者,居心不良……”白玲瓏把情況講了一下,“會長的意思是,這種時候不要節外生枝,事情處理干凈了不留隱患就行。”

  白山豹神情略肅,“好,你轉告會長,就說我知道了,馬上處理,不會讓事情擴大。”

  掛了通話后,他立刻快步去了餐廳。

  他是修士,不用餐餐進食,可秦道邊不行,一頓不吃餓得慌。

  柳君君正陪著,白山豹進去把情況先向兩人做了通報。

  聞聽這種破事,秦道邊和柳君君可謂面面相覷,秦道邊最終苦笑道:“咱們這位羅副會長,還真是葷素不忌,有的吃就行,怎么能在辦公室干這種事?”

  柳君君忍不住瞄了他一眼,這種事,他以前和她在辦公室貌似也干過,遂也不表態什么。

  白山豹略欠身道:“老爺,那您看?”

  秦道邊擺了擺手,無奈道:“算了,雖然羅副會長已經是臭名遠揚,但也沒必要雪上加霜,這個時候就別添油加醋了,按儀兒的意思去辦吧。”

  就憑羅康安如今的功勞,還真是不幫忙擦屁股都不行,功勞就不說了,人家身邊還綁著一個神仙境的高手一起為秦氏效力,還能按規矩處理了不成?

  這事不抹不好,傳出去了,讓秦氏的規矩何在?羅康安未婚,發生點男女的事,雖算不上什么大事,加上又是別人主動勾引居心叵測,但副會長帶頭不守規矩,以后秦氏的規矩怎么管下面人?

  羅康安還有個諸葛曼,幫忙顧及點影響吧。

  “是。”白山豹欠了欠身,轉身快步而去,安排處理去了。

  重新提了筷子的秦道邊再次搖頭,唉聲嘆氣,“本還想今晚補上家宴款待的,現在弄出這么個事,把他叫來他也尷尬,算了,再改天吧。這家伙也真是的,毫無顧忌,我算是服了他。”

  一旁的柳君君嗤了聲,“記得當年,我說在辦公室不好,你不也非要拉著我…哼哼,你也不是什么好東西。”

  秦道邊立馬左右看了看,小聲道:“你小聲點行不行?再說了,我們之間的關系和他那種的,能一樣嗎?”

  柳君君嘀咕,“一路貨色,能好哪去?”

  秦道邊敗降,不敢再辯,“吃飯,吃飯。”

  ……

  秦氏總部,羅康安的辦公室內,一路攝制組已經到了,強顏歡笑的邵彩云已經展開了對羅康安的專訪,羅康安像個沒事人一樣,又在那侃侃而談。

  而此時的程薇兒卻在街頭流竄,已經搬了地方住,還換了衣裳,一頂遮陽帽壓低著帽檐,讓人看不清了臉。

  不愧是做記者的,心里也知道厲害,知道秦氏在這里樹大根深,多了小心,提高了警惕。

  在一間餐館吃過東西付了帳后,又壓低了帽檐看了看四周,摸了摸自己挎包里的東西,又往城衛駐地方向而去。

  一份東西寄給了秦氏會長還怕施壓不夠,也擔心秦氏遮掩,又打算扔一份給城衛,想讓城衛找到秦氏,令秦氏或者說是羅康安感到壓力進而妥協。

  然而剛走到偏僻點的地方,一輛經過的車突然停在了邊上,車門一開,有人伸手一把抓了她的帽子,連同她頭發一揪。

  她剛想大呼救命,已被人順勢捂住了嘴,瞬間給拖入了車內。

  車門一關,迅速駛離而去。

  被摁在車內的程薇兒還沒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就已經被當街抓走了。

  她以為往人多的地方走,就能安全,有點想多了。

  此時只見幾張戴著假面的臉,身上的挎包被第一時間扯走了,并被人在身上亂摸,確切地說是在搜身。來人不是羅康安,對她的姿色和身材不感興趣。

  見到搜身,她大概知道了來人是誰派來的,心中很是惶恐,沒想到這么快就被找到了。

  被找到很正常,不被快速找到才不正常,這里是秦氏的地盤,在這里,秦氏橫跨黑白兩道,就她這點躲躲藏藏的水準,又是孤身行事,白山豹想找到她簡直是易如反掌。更何況,她在秦氏門口堵羅康安的車隊時,就已經被白山豹注意到了,以為換個住的地方遮頭蓋臉的低調行事就能躲過?

  ……

  城主府,金眉眉坐在山亭內獨自賞景,偶爾想到什么,便翻翻桌上有關秦氏的情況。

  她的婢女快步走來,快步進入亭內,俯身在她耳邊道:“會長,昨天早上在秦氏門口堵羅康安的那個女記者,剛剛被人給拖進了一輛路過的車里,給擄走了。”

  金眉眉正在留心秦氏的一舉一動,為此還特意調集了不少的人手來,秦氏門口堵車的動靜瞞不過她,程薇兒已經被她的人給盯上了,也可以說是秦氏此時的任何異常都在她的關注中。

  更何況現在的程薇兒舉動又鬼鬼祟祟的,焉能不關注。

  “哦!”金眉眉放下了茶盞,明眸流波,俯瞰不闕城,笑了,“有點意思,看來這個女人身上有點名堂,我倒要看看演的是哪一出。去,派人去把人給搶來。記住,盡量不要弄出人命,咱們住這里再碰了洛天河的底線,不好交代,派高手去!”

  
江西快3app 玩游戏的同时赚钱论文 评论帝app真的可以赚钱吗 企业在天猫开店怎么赚钱 微信捕鱼达人玩法与技巧 虎扑nba比分直播 赚钱不如男人 在家就不能做主吗 福州麻将清一色什么牌 软件编程怎么赚钱 极速快3 靠贷款怎么赚钱 辽宁35选7 别克君越滴滴赚钱吗 福建11选5 魔兽世界里好赚钱吗 qq手游赚钱排行 河南22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