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正文
| 繁體版

第三五六章 答應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秦儀有點被搞懵了,試著問道:“羅副會長,你的意思是,佯裝答應金眉眉,并不會真的簽約?”

  羅康安笑道:“會長就是聰明,一聽就懂,沒錯。會長,金眉眉那人可不好惹,她既然親自露面了,心中就必然有打算,她開口了不會是兒戲,你的打算怕是已經在她的預料之中,她已經開始出招了,你以這種借口未必拖的住她。”

  秦儀再次意外了一把,沒想到羅康安對金眉眉也有所了解,說實話,她前面就被金眉眉的突兀報價給打了個措手不及,對金眉眉強拗拒絕時,心里也沒底。

  “大勢皆在金眉眉的背后,她可利用的方方面面太多了,她也很擅長駕馭這種談判局面,這恐怕也是她親自來到坐鎮的原因。這人的來到,容易出現變數,一旦被她給牽住了鼻子,會長你搞不好會被她給搞的下不了臺。跟這種人過招,絕不能被她給牽著鼻子走,必須打亂她的節奏,所以答應她,不過,假戲得真做。”

  聽了這席話,秦儀略感驚艷,發現這位羅副會長遠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么“二”,竟是個審時度勢的人物,難怪能從容進出幻境,當即請教:“如何個假戲真做法?”

  羅康安:“不用說,金眉眉現在和寂澎烈肯定是穿一條褲子的,必須要搞出真簽約的樣子,混淆視聽,制造他們兩方之間的矛盾。不管他們相不相信,總之讓他們自己猜去。會長,我的意思你懂吧?”

  秦儀:“大概明白了。”

  羅康安:“這個對你來說,不難吧?若有什么問題,咱們還可以再商量商量。”

  秦儀:“沒事,這個簡單,我能處理好。”

  兩人又談了一下細節后,方終止了通話。

  車內后排座上的羅康安往前伸了伸頭,“會長那邊搞定了。”

  駕車的林淵嗯了聲,副駕駛位的燕鶯則在東張西望,初來乍到,觀望這座不闕城。

  三人一進城,已經有準備好的車輛給他們用,某個停車點直接上車便是。

  也沒打算回家,就在城里走走逛逛,想吃就吃,想喝就喝,沒什么大不了的。

  其實只要幻眼帶回來了,任務基本上就完成了,交給秦氏壓根沒任何問題,有燕鶯在,辦法有的是。

  這就是為什么林淵覺得此行能得到燕鶯是撿到了寶的原因。

  然而事情不好這般簡單直接,不然一些問題不好解釋,有些事情該掩飾的還得掩飾,繞來繞去只是給各方一個看似合理的交代而已。

  羅康安雙手交叉往后腦勺一枕,靠坐著東張西望,嘴里哼哼著小曲,輕松愜意,幻想等待著自己的高光時刻到來……

  “什么?答應了簽約?”

  城主府,亭臺樓閣中的金眉眉驟然轉身,一臉錯愕。

  蘇長匯恭敬道:“是。秦氏那邊通知,讓我們這邊準備準備,明開始聯合磋商契約細節,也好盡快把契約給簽訂了,好早日讓秦氏煉制場內的中毒人員從煎熬中解脫。”

  具體的方面,秦儀有著更精細的操作,既然知道了羅康安的目的是要拖三天,她不會告訴這邊具體時間,而是以磋商契約細節來解決時間問題。

  也可以說是秦儀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把金眉眉當做了一個強大對手來對待。

  “……”金眉眉一臉無語。

  她還準備了一系列的攻勢,只要秦儀那邊的拖延答復一來,她就立刻發動媒體攻勢,準備以鋪天蓋地之勢攻擊,指責秦氏不顧上萬人的死活,在琳瑯商會再三讓步愿意出價兩千億的情況下,秦氏再次反悔。

  先把秦氏置于輿論的不利一面,再把中毒者的家眷給弄來搞事,徹底搞臭秦氏,令輿論和情理完全站在琳瑯商會這邊后,再強行下手直接逼秦氏就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火速解決此事,那樣的負面影響最小。

  而她是有這個能量的。

  現在,秦氏答應了,她有種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的感覺,后力無繼。

  一旁的洛天河瞅著她。

  沉默了一陣后,金眉眉略揮手,示意退下,“先按她說的準備吧。”

  “是。”蘇長匯拱手領命而去,心里卻在嘀咕,這下好了吧,多付出了不少的代價。

  沒了外人,洛天河嘆了聲,“這事能早點解決也是好事。”

  金眉眉挽袖沉吟,“難道是我的判斷有誤,秦氏真的只是想多爭取點錢?”

  洛天河:“也許是知道大勢難回,真的只是想給下面員工多爭取一點安家費,這份公德心,我相信秦氏是有的。說實話,寂澎烈這次掐斷幻眼歸路的手段,是仙庭做的不厚道。”

  他就不信仙庭能不知道寂澎烈干的好事,也不可能不知道,知道卻在冷眼旁觀,不出手阻止,反而在那坐視,是幾個意思?事是寂澎烈辦的,能成最好,不能成,反正最后有寂澎烈出來背所有的黑鍋,這是寂澎烈自找的。

  金眉眉:“我還是不信秦儀拖這么久,不到最后能輕易答應。”

  洛天河:“現在答應能多要點錢,拖到最后,你真能給她兩千億不成?孰輕孰重,她不知道掂量嗎?那丫頭可不傻。”

  金眉眉冷眼斜睨遠方,“且看她在契約條款磋商的過程中會不會拖延,便知真假。”

  洛天河嘆道:“這事,反正我不插手,我只在邊上看著,你自己看著辦吧。”

  就這時,金眉眉的隨身手機響起,拿起一看,略皺眉,“是寂澎烈。難不成和秦氏的決定有關?”與洛天河相視一眼。

  洛天河懂她的意思,莫非是寂澎烈那邊得手了,因而促成了秦氏的松口。

  若真是這樣的話,洛天河不禁為秦氏暗道糟糕,兩千億秦氏怕是別想了。

  金眉眉接聽在耳邊,“神君。”

  寂澎烈冷冷聲音傳來,“金會長,我怎么聽到秦氏那邊有消息說,秦氏答應了你的兩千億收購價,正在擬定出售契約?”

  金眉眉一聽就明白,這位神君已經把手伸長了,在秦氏那邊設置了觀察情況的耳目。

  她默了默道:“是有這回事。”

  寂澎烈頓時大怒,“我不是告訴過你,讓你拖延拖延時間嗎?為何匆忙答應?”

  不怒都不行,這么高的價錢,超出估價幾百億,到時候這份損失的責任他寂澎烈難辭其咎,若不是他放跑了羅康安,讓羅康安帶走了幻眼,仙庭焉能遭受如此巨大的損失。

  金眉眉冷冷道:“你要想清楚了,你確定拖延時間是在幫你拖延嗎?恐怕最想拖延時間的是秦氏吧?”

  寂澎烈:“那秦氏為何會答應這個收購價,你解釋給我聽。”

  金眉眉:“我估計,他們在以退為進,實則還是想拖延,我不信秦儀拖了這么久,沒到最后能輕易松口。”

  寂澎烈怒道:“事情明擺著的,幻眼若有路子抵達不闕城,早就到了,現在還沒到,就說明我掐斷路線的方法奏效了,幻眼沒辦法在限期內回到不闕城,故而你答應報價后,秦氏立馬答應了。”

  金眉眉:“神君既有如此把握,不妨把布置在不闕城的人手給撤了。”

  寂澎烈梗了一下,“什么不闕城的人手,我聽不懂你在說什么。”

  金眉眉橫眉冷眼道:“聽不懂沒關系,心里清楚就行。你把人手撤了,免得落人話柄出什么意外,我這里再給你拖著,如何?”

  寂澎烈:“胡說八道!金眉眉,我告訴你,這價是你出的,這個損失的責任,你自己擔著!”

  金眉眉:“這恐怕才是神君想說的吧?”

  “你最好期盼你的判斷是對的。”寂澎烈一聲冷哼,掛斷了通話。

  見她收了手機,徘徊中的洛天河問道:“話里帶著火星,怎么了?”

  金眉眉:“他不想承擔高額報價的責任,想往我身上推責任。”

  洛天河:“是他的責任,他就跑不了。”

  ……

  次日大早,白玲瓏領了一個年級頗大的男人進了秦儀的辦公室,秦氏的副會長之一,也是秦氏的老臣,黃均成。

  秦儀抱臂站在落地窗前,沐浴著明媚陽光,背影帶著幾分夢幻色彩。

  “會長,黃副會長來了。”白玲瓏提醒了一聲。

  秦儀轉身看來,黃均成客氣道:“會長。”

  秦儀略笑,伸手請坐,“黃叔,這里沒有外人,不用客氣,坐。”

  雙雙落座后,白玲瓏給上了茶,秦儀請用茶后,問道:“黃叔,玲瓏都給你交代清楚了吧?”

  黃均成面色凝重,“知道了,我去負責和琳瑯商會那邊的契約條款擬定。”

  秦儀:“價錢已經談妥,接下來的問題應該不大。”

  黃均成略點頭,試著問道:“會長,秦氏真的就這樣出售了嗎?”

  秦儀慢慢點頭。

  黃均成又問:“老會長知道這事嗎?”

  秦儀再次點頭,“商量過的。”

  黃均成頓時面露遺憾,“還有個幾十年,我就要退休了,我這大半輩子都在秦氏,沒想到秦氏會是這樣收場,真的沒想到啊!”

  秦儀道:“秦氏能一步步走來,黃叔功不可沒。琳瑯商會的錢到位后,黃叔這邊不會虧待,就當是早點退休頤養天年,不用再勞累了。這次磋商,黃叔多費心,條款上能含糊的就含糊過去吧,不要太計較了,推進擬定速度,盡快讓簽約落實下來,免得出現什么不利的反復。”

  黃均成頷首:“我知道了,會長放心,我會把握分寸的。”
江西快3app 福建快3 英雄联盟转区系统 下载新浪体育 2019年西府面馆卖什么面赚钱 竞彩网群 雅虎日本棒球比分 嘎子村棋牌捕鱼平台 有没有散户炒股赚钱的 妖精的尾巴手游赚钱攻略 江苏11选5 手机玩地下城怎么赚钱 宁夏十一选五 大连干烧烤赚钱吗 最快最准的北单比分直播 湖北快3 中哈尔滨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