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正文
| 繁體版

第三四四章 十一顆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寂澎烈眼睛一亮,急問:“可是發現了羅康安的蹤跡?”

  羽千重:“不是。天霞城那邊發現有廝殺,城衛人馬介入后,抓到了幾個傷者,審問之下,才知是一伙散修起了內訌。”

  寂澎烈皺眉:“和幻眼有什么關系?”

  羽千重發現這位真的是著急了,竟不等把話說完,“神君勿急,這伙散修之所以起內訌的原因,是有人送了一顆幻眼給他們。他們拿到幻眼自然是想趕去秦氏領賞,但一伙人內部分了派系,彼此都懷疑對方起了貪心想獨吞,拿了幻眼的那邊想跑,被發現了,于是打了起來,驚動了城衛人馬,因而被擒。”

  寂澎烈再次:“幻眼呢?”

  羽千重:“因為城衛的介入,一伙人一哄而散逃跑,據被抓者交代,幻眼在其中兩個跑掉的人身上,現在城衛正在抓捕這兩人。”

  “跑了?”寂澎烈呲了呲牙,哼哼道:“羅康安這廝,果真是狡詐,兩顆幻眼,給了顆別人,這是想分散我們追查的力量。為了保秦氏,這廝還真是用盡了手段,媽的,在仙都神衛營不肯賣命,去了秦氏倒是吃了補藥一身的精神,秦氏是他老子還是他祖宗?”

  他想想都火大。

  羽千重安慰道:“至少有一顆幻眼暴露了出來,天霞城以緝拿殺人兇手的名義緝拿,逃逸者有了幻眼怕也不敢輕易拿去秦氏做交易了。何況,前往秦氏的主要通道都被神君切斷了,這顆幻眼目前應該算是被控制住了。”

  寂澎烈微微頷首,“代我向天霞城轉達謝意,拜托他們務必把那顆幻眼找到。”

  “是。”羽千重領命,心中卻是一聲暗嘆,神君這次到處欠的人情可謂欠大了,人情欠下容易,還起來怕是就沒那么容易了。

  ……

  不闕城,城主府,客廳內,洛天河伸手請來客坐。

  金眉眉來了,經由傳送陣一到,就直接來了城主府,傳送陣畢竟就在城主府邊上。

  兩人都是仙后娘娘身邊的老人,可謂非同一般的熟悉,兩人都沒讓其他人伺候,屏退了所有人,難得一見,要說些私下的話。

  一張茶案,賓主相對落座,洛天河親自為客斟茶,金眉眉也不跟他客氣,笑道:“仙宮那邊,你可是有些年沒回去了,上回見到娘娘,還聽娘娘說起過你。”

  洛天河放下茶壺,伸手請用,嘆道:“未得召見,不好回去。”

  金眉眉微微一笑,端茶謝過,心里明白他的苦衷,頂撞了陛下,而陛下就住在仙宮,主動湊過去是有點尷尬。

  洛天河也端茶品過后,“和秦氏談判,還用得著你親自跑來?”

  金眉眉:“涉及的起伏金額太大,下面人怕是不敢輕易做主,我過來盯著,得視情況而定,娘娘把事交到我手上,我總不能盡大手大腳花錢吧?說到底,還不是你這里的那個羅康安鬧的,這廝以前也沒把他當回事,現在看來,還真是小看了他,能耐不小哇。”

  洛天河:“敢冒險跑去幻境,如今看來,去的時候他是有些把握的。我也沒想到你竟然會有一天是因為他來不闕城,說到他,我想起你跟他的老師了,看來還真是緣分吶。我還記得,你當年求娘娘,希望娘娘能出面撮合的事。”

  想起往事,金眉眉為之莞爾,“你就別笑我了,連娘娘出面都沒用,可見人家的確是挑花了眼,壓根就看不上我,唉,都過去了,如今想來,一廂情愿的確是有些荒唐。”

  洛天河:“是不是挑花眼不知道,興許是河灘上撿石頭,總覺得后面還有更好的,因而錯過了。”

  金眉眉嘆道:“算了,人都死了,再說那些個沒意義。”頗有些意興闌珊。

  洛天河:“怎么,你也相信當年的事是真的?”

  金眉眉:“不知道,鬼知道他和聶虹是怎么回事,他既然不申辯默默受了,那也是死有余辜,不說這個了,都過去了。”

  洛天河笑了笑,又為她添茶,“準備見秦儀了?”

  金眉眉:“不急著露面,先看看情況再說。”

  外面突然傳來橫濤的大聲喊話,“城主。”

  洛天河對金眉眉道:“怕是有什么要緊事,不然不會打擾。”回頭大聲道:“進來。”

  橫濤快步而入,先拱手對金眉眉行禮,而后才對洛天河道:“城主,秦府那邊有些新的情況…”看了看金眉眉,有些欲言又止。

  洛天河:“不用避諱,有什么直接說。”可見對金眉眉的信任。

  “是。”橫濤應下,這才說道:“據安插在秦府的密探報,探知了柳君君和白山豹的談話,掌握了一些有關幻眼的動向。羅康安與秦家這邊聯系了,羅康安弄出了十一顆幻眼,其中只有兩顆真的,除了自己持有一顆真的,另一顆真的連同九顆假的,分別送給了十人……”

  所言詳情正是羅康安通知秦家那邊的話。

  聽完后,洛天河和金眉眉驚疑不定。

  稍作遲疑,洛天河揮了揮手,讓橫濤退下了,慢慢端茶慢品道:“沒想到那小子還真是手段層出不窮。”

  “十一顆,分成了十一路!”手撫茶盞的金眉眉冷笑,“有人愿意拿著假的賣命?”

  洛天河:“你可能有所不知,我上次見了郎藥師,聽其言,這幻眼應該沒什么人見過,得手的怕是分不出真假。當時羅康安也在場,顯然是利用了這一點。”

  金眉眉略蹙眉,“也就是說,只要辯不出真假,哪怕持有者聽到風聲,也有可能懷疑是有人故意放出的假消息?”

  洛天河:“很顯然,這羅康安是想盡了辦法要把幻眼幫秦氏給弄回來,就算他自己不能把真的帶回來,也要為秦氏留下其它可能。十一路,搞不清哪路是真是假,連持有人自己都不知道,要防就要連這十一路統統防備。僅憑羅康安一路,就讓寂澎烈頭疼,現在冒出了十一路各顯神通,這下寂澎烈怕是要頭大了。寂澎烈再膽大,也不可能調集人馬把秦氏給圍了吧?他也沒那么大的面子。”

  金眉眉端茶在鼻翼前輕嗅著,“一個圍追堵截,一個四面八方,看來這個羅康安還真是和寂澎烈較量上了。寂澎烈輕敵了,這次是真的碰上了對手,只怕他之前做夢也想不到。一堆神仙境高手,都未必比得上一個羅康安,秦氏這次是派出了真正的殺手锏和寂澎烈過招。”

  洛天河:“之前大家都小看了他,不過想想也是,畢竟是龍師一手調教出來的,沒點特長,龍師怕是也看不上。”

  金眉眉嘆道:“這寂澎烈,也不知該如何說他,能輕易找到兩顆幻眼的人,居然還能不做準備的給放出來。”

  洛天河:“你這是事后明判,換你,你怕是也要栽,這羅康安某種程度來說,是個極具欺騙性的人。”

  金眉眉哦了聲,“怎講?”

  洛天河:“他和未海城城主劉玉森女兒的事,你不知道嗎?”

  金眉眉意外:“他們怎么了?”

  洛天河:“羅康安在幻境偷偷把劉玉森的女兒給睡了,情況弄的很是尷尬,劉家和慈家退親就是因為這個,寂澎烈是知情的,我也是因為之前冒出個羅康安成了反賊的事向仙宮那邊打聽了一下才知道。”

  金眉眉啞了啞,“他跑去幻境還有心思干這事?”

  洛天河:“你以為呢?再加上羅康安以前干的破事,任誰都覺得是個不靠譜的人。這種人,寂澎烈那種層次的人能把他當回事才怪了,卻不知羅康安是兩個極端的人,亂起來是真亂,正經起來也是個能辦正經事的人。不了解其人,你說的沒錯,寂澎烈是輕敵了,這次估計是領教了。”

  “……”金眉眉無語了好一陣,最終冒出一句,“瑕不掩瑜!這秦氏也是,怎么就把羅康安給招攬進了囊中,還能讓羅康安死心塌地的為之賣命,據我所知,羅康安在仙都神衛營可就是混日子過的。”

  洛天河:“怎么,想招攬進你的琳瑯閣不成?”

  金眉眉:“我倒是想,怕就怕…他在仙都晦暗沉吟至今,到了秦氏方肯引吭高歌,這種人怕是不容易易主啊!”

  洛天河笑了,“早年盯上人家的師傅,如今又盯上了師傅的徒弟。”

  “兩碼事好不好?”金眉眉白了他一眼,放下茶盞,“算了,這事我還是跟寂澎烈通個氣吧。”

  洛天河:“你和寂澎烈關系很好嗎?”

  金眉眉嘆道:“我跟你不一樣,既然被娘娘派了這活,就得圓滑些,方方面面的關系總得打點好,不能什么事都讓娘娘出面吧?這都是其次的,關鍵大總管親自發話了,提醒我的就兩個字:顏面!”

  “顏面…”洛天河略琢磨,點了點頭。

  金眉眉摸出手機撥通了寂澎烈,“神君,我已到了不闕城,你那邊情況怎么樣了?”

  寂澎烈竟發出了笑聲,“略有收獲,已經掌握了一顆幻眼的線索……”他把大概情況說了下后,再次提醒道:“你那邊盡量拖住,再給我點時間。”

  現在兩邊算是在配合了,他這里的進度,關系到琳瑯商會的壓價程度。

  “一顆?還只是線索?”金眉眉挑了挑眉,忍不住發出了冷笑,“你恐怕高興的太早了些,我這里通過洛天河掌握了一些新的情況,有十一顆幻眼的線索提供給你……”大概情況這么一講,補了句,“你發現的那顆線索是真是假還未必,不用太高興。”

  拿著電話在耳邊的寂澎烈明顯懵了,兩只眼都瞪圓了,懵懵道:“十…十一顆?”

  
江西快3app 什么紫卡升级了赚钱 足球比分开奖结果 e球彩 富人的赚钱 江西快三 有什么发布文章可以赚钱的平台 护士去那种医院赚钱多 生肖时时彩 美女双人麻将小游戏 快赢彩票游戏 qq麻将国标规则 爱乐彩苹果 2015不花钱的赚钱热门 大发彩票苹果 网上所谓的微信赚钱月入过万 青海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