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正文
| 繁體版

第三四二章 走私船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好。”三人毫不猶豫應下,意思懂了,不用多叮囑什么,都知道該怎么去辦。

  秦儀又對柳君君道:“柳姨,諸葛曼那邊,您多上點心,千萬不能讓她出事。”

  秦道邊接話:“這個你放心,羅康安沖殺在前面,為秦氏赴湯蹈火拼命,這邊不會讓他的女人出事,否則羅康安回來了我秦家還有何面目向他交代?”

  柳君君亦點頭,“儀兒,放心,我知道的。”

  正這時,白山豹又到一旁接了個電話,瞬間臉色變了,掛了電話走回,“老爺、夫人、小姐,事情有點不妙,我接到消息,不闕城的傳送陣禁用了,以不闕城為中心的二十八城的傳送陣全部禁用了,還有鯤船,全部禁飛了。”

  眾人一怔,旋即一個個的全部臉色大變,都意識到了什么,這個時候出現這種事情,分明就是要阻止幻眼落在秦氏手上。

  秦儀臉頰緊繃,神情異常凝重,沒想到仙庭竟敢這樣做。

  秦道邊一拳砸在桌面上,悲聲道:“仙庭欺人太甚,既如此,干脆明搶好了!搞火了我秦氏,我干脆掀桌子,把幻眼難以回來的事情給直接捅破,廣告于整個仙界,看他仙庭如何收場,看他仙庭要不要派人護送回來!”

  沒人吭聲,都知道他說的是氣話,有些事情只能說,是不能做的,說白了就是不能徹底撕破臉。

  真要把臉給撕破了,是,仙庭迫于輿論壓力是不得不幫忙把幻眼給護送回來,而且一定會平安送到。

  可那樣做的后果,秦氏是承擔不起的,仙庭要讓你秦氏垮太容易了。

  不說別的,秦氏的煉制場煉制出的東西是供應給誰的?就是供應給仙庭的,總不能供給反賊吧?

  仙庭真要收拾秦氏的話,以后找你麻煩的地方有的是,秦氏拿到了幻眼就能不垮嗎?得到了幻眼照樣能讓你垮掉,而且下場會更慘。

  就好比仙庭不能明搶,你秦氏也得知道底線在哪,雙方只能暗斗,是不能公開明爭的。

  都不顧底線了,秦氏和仙庭是一個量級的競爭對手嗎?秦氏連還手的資格都沒有,用不著仙庭出手,一個不闕城就能把秦氏給收拾了。

  秦儀深吸了一口氣后,說道:“玲瓏,把情況傳給羅副會長。”

  “是。”白玲瓏立刻摸出傳訊符傳達。

  完后,秦儀不再多言,大步而去,上班去了,今天已經是遲到了,不過她身上不存在這方面的問題。

  ……

  接到傳訊,羅康安把情況講了下后,也罵開了,“帝君是不可能下這令的,仙庭誰下的令啊,還真有夠不要臉的。”

  林淵平靜道:“沒事。回復會長,就說沒關系,我們另有辦法。”

  羅康安不得不提醒,“林兄,傳送陣和鯤船都禁飛了,我們根本沒辦法在煉制場毒發的最后期限前趕回啊!”

  林淵:“照做便是,你馬上會看到回去的辦法。”

  既然這樣說了,羅康安還能說什么,只能是摸出傳訊符照辦。

  待他完事后,林淵閃身站在了峰頂最高處的一塊石頭上,翻手就是三張烈焰符,嗡聲同時點燃,手掌一抬,化作三顆火球懸在了上空熊熊燃燒,火光在風中搖曳不定。

  羅康安和燕鶯再傻也看出了,這是在發出信號。

  果然,稍候,遠處一個人影快速飛掠而來,落在了三人邊上,同樣是個蒙在黑斗篷里的人。

  看不出來人是什么人,明顯隱藏了身份,來者打量了一下三人,沙啞著嗓音道:“恭候多時了。”

  林淵揮手收了三團火球,亦沙啞著嗓音道:“盡快。”

  來者點頭,斗篷里伸出手來,拿出了一只玉符,咔嚓,直接施法捏碎了,一道毫光攸地閃出,轉瞬消失在虛空中。

  很快,虛空中幽幽傳來“哞哞”聲,宛若牛叫。

  燕鶯和羅康安忍不住面面相覷,明顯都有些驚訝。

  虛空中泛起陣陣漣漪,緊接著上空的霧海蕩動,一個龐然大物從上空霧海鉆出,赫然是一只鯤。

  霧海中的鯤,慢慢漂浮著沉下,嘴慢慢對在了山頂。

  來者沙啞著嗓音道:“送他們三個一程,地方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你自己問他們。”

  鯤體內傳出嗡嗡人聲,“老規矩,先付錢,要現錢。”

  來者亮出了一枚儲物戒,施法驅使下,翻涌出大量的愿力珠,云集在了上方懸浮著,數量怕是要以千萬計。

  鯤的一雙大眼盯著云集的錢財凝視了一陣,忽張開了大嘴,一陣鯨吞,將云集的愿力珠給吸入了腹中,轉眼消失的無影無蹤,而張開的大嘴卻沒合上,等著。

  來者轉身面對三人,“請吧,只負責送行,不負責安全,途中若出了什么意外,概不負責。”

  林淵點了點頭,閃身進了鯤口中,大步而入,燕鶯和羅康安自然是跟上了。

  三人入內后,還不待尋到座位,巨大鯤口已經合上了,龐大身軀已向上方霧海浮去。

  通過鯤的透明體軀,三人能看到山頂的那個蒙面人快速閃身走了。

  隱入茫茫霧海后,鯤體內的四壁同時回蕩出了嗡嗡人聲,“說吧,去哪?”

  林淵:“昆廣仙域的不闕城。”

  鯤扇動著翅膀,在霧海中調整了方向,突嗖一下沖出,幾乎是瞬間從上空沖出了霧海,一路高飛,一路遠去,越來越快。

  從起飛的突然性上可以看出,服務態度明顯不如正常的鯤船好,有點不顧顧客的死活。

  盯著下面看的羅康安忽然道:“這好像不是去不闕城的方向。”

  嗡嗡聲響起,“哪來的白癡?你傻了吧,能從人多眼雜的路線走嗎?我把你們送到就行,該怎么走,不用你們操心。”

  “……”對方說的有理,羅康安竟無言以對。

  不過看了看四周,羅康安還是感覺挺新奇的,還是頭回嘗試這種包下一整條鯤船的做派,也能從之前的給錢過程中看出,價錢是遠超正常包船的價。

  忍不住問林淵,“仙庭和鯤族簽訂了契約,只能是接受仙庭官方的召喚,每一只的飛行路線都在掌控中,這不會被仙庭發現吧?”

  林淵給了句,“人有不安分的,鯤族中也有不安分的,你以為諸界的各種走私怎么來的?”

  羅康安啊了聲,“這是走私船?”

  嗡嗡聲傳來,“別說的那么難聽,賺點跑腿的辛苦錢而已。”

  羅康安眼睛眨了眨,目露興奮神色,發現這個好,以前倒是聽說過,但還是頭回見到,今天算是長見識了,難怪姓林的有把握離開,敢情是動用了秘密的走私渠道,當即躍躍欲試道:“那個鯤兄,要不咱們兩個留個聯系方式,下次有賺錢的機會,我再找你?”

  他也是頭回直接和鯤溝通,以前坐過鯤船,但是從未和鯤說過話,今個感覺到了做反賊的新鮮和爽感。

  嗡嗡聲道:“你以為我們要錢不要命誰的單都能接?你這白癡,不懂事就閉嘴。”

  “……”羅康安啞口無言,關鍵人家說的也有道理,不可能什么人的單都接。

  不過轉念一想,覺得也沒關系,姓林的肯定能和走私渠道聯系上。

  就在他想入非非之際,林淵出聲道:“少說多看,留心四周,發現異常及時提醒。”

  羅康安哦了聲,當即打起了精神觀察外面的情況,只見外面的景致不斷急速后退。

  其實鯤船的飛行速度比不上神仙境修士的飛行速度,但勝在持久,更重要的是,鯤船能抄近路。

  但凡是諸界中沒有設下特殊禁制的地方,鯤都能直接穿梭諸界來往。

  從天霞城到不闕城的距離,普通的神仙境修士哪怕飛一個月不停,恐怕也到不了,而鯤則不一樣,這也是大多人要靠鯤船在浩大仙界通行的原因。

  當然,最快的還是傳送陣。

  而此時的琳瑯商會會長金眉眉就被卡在了傳送陣那一關。

  “傳送不了?”坐在車內的金眉眉一臉意外,“什么意思?你沒給他們看通行令牌嗎?”

  車窗外的婢女道:“給了,也報了您的名號,可這邊也不知什么情況,只說不闕城那邊的傳送陣不肯接收。”

  “不接收?”金眉眉奇了怪了,推開車門,牽動著裙擺下了車,走向了負責大陣的守衛。

  守衛見是她,立馬都恭恭敬敬的,人的名,樹的影,琳瑯商會的會長是什么人,仙都這邊大多有所耳聞,據說是仙后身邊最早的貼身侍女,如今掌控著整個仙界的官商。

  換句話說,仙界的官商就掌控在仙后的手中,阻礙了這位的行事,就是阻礙了仙后的人。

  金眉眉也不客氣,問守衛,“該付的錢,我一個不少,該守的規矩我們敬著,不闕城為何不接收?”

  為首的守衛忙恭敬道:“金會長,我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闕城那邊不肯,我們也不能把您亂傳送出去不是?”

  金眉眉:“是你們這座陣不行,還是整個仙都一百零八座傳送陣都不行?”

  為首守衛略欠身,“金會長,這事我們真不清楚。”

  金眉眉轉身對婢女道:“給我聯系監陣司主筆圖巍。”

  “是。”婢女立刻拿出手機執行。

  旁站的數名守衛暗暗咋舌,聽這口氣就知道,一司主筆那也是能隨時聯系的主。
江西快3app 网球比分怎么算 注册软件推广赚钱软件 打码怎样赚钱是真的吗 雷速体育里怎么买 18年有什么赚钱的好项目 一万元怎样赚钱 我爱山西麻将外挂 18选7 太子彩票安卓 地下城与勇士代刷赚钱 滴滴打车长途赚钱吗 nba即时指数 快速赛车 金辉彩票网址 自媒体从哪里赚钱 波浪理论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