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正文
| 繁體版

第三三八章 混戰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是。”齊鐵錚拱手領命,當即轉身布置去了。

  現在想也能想到,羅康安遲遲不出,肯定就是為了躲在霧里做這手腳。

  齊鐵錚不得不承認,那廝耍起狠來,的確是有夠狡詐的,居然能想到這一手,居然想把水攪渾了逃跑,也不得不承認是個有點本事的人。

  出口守軍已經在進行嚴格排查,對爆炸沖進來的石頭進行檢查,也有些搞不清哪些才是爆炸沖進來的,總之是任何一塊石頭都不肯放過,防止有人趁機做什么手腳,防守之嚴密可想而知……

  電話響起,沉浸在黑暗中等待的陸紅嫣一看來電是誰,立刻接通在耳邊,“老大,情況怎樣?”

  老大是男子沉穩的聲音,“放心,這點小事不至于出漏子,已經炸了。”

  陸紅嫣:“好!繼續把局勢給搞亂,越亂越好。”

  老大嗯了聲,“放心,已經布置好了。”

  結束通話后,陸紅嫣立刻拿出一張傳訊符施法傳訊:一切順利!

  靜默中的林淵睜開了雙眼,一眼盯向了燕鶯,問:“你的幻術一次性可以幻化出多少人不被人看破?”

  燕鶯默了默,“三四十個吧。”

  林淵:“好,那就連同我們一起,幻化成一隊三十來人的仙庭人馬掩飾,完成最后的路程,以最快速度離開鐵犀境。”

  燕鶯皺眉:“用這辦法,為何不早用?”

  這點羅康安倒是反應比她快,拍手道:“我說姑奶奶,入口那邊那么多人,仙庭怎么可能不派耳目盯著,這辦法一用很快就會露餡的。”

  林淵略點頭,“出來的時候的確不便使用,太惹眼了,假冒仙庭人馬是死罪。現在不同了,幻境入口出事了,仙庭必然讓各地人馬搜尋,我們可以大大方方的走,有人看到了也不會多想,還能排除途中干擾。”

  燕鶯若有所思,懂了。

  羅康安好奇,“入口出事了?出什么事了?”

  “回頭你會聽到消息的。”林淵一句話撇過,對燕鶯道:“出發吧。”

  燕鶯點頭,雙臂一揮一合,現場頓時出現了一隊三十來人的身穿戰甲的仙庭人馬,包括三人在內,法眼難辨。

  這一幕再次令林淵暗暗稱奇,再次感慨確實撿到寶了。

  燕鶯檢查了一下,施術對幻化出的人做了樣貌上調整后,才對林淵道:“好了。”

  “走!”林淵一聲招呼,一群仙庭人馬沖出,橫空而去。

  ……

  幻境入口,噴薄涌動的大范圍煙塵遲遲難以散去,有點不知是霧氣還是灰塵,不少人沖進去揮袖攪動,尋找可疑。

  這人進人出的,突然有人指著一出來的人,喊道:“此人可疑!”

  不少人順勢看去,當即有人嗖嗖圍了過去,而指認者卻悄悄退開了。

  “放屁,我不是。”

  “把你的假面摘下來。”

  “有人跑了。”

  “摘下你的假面。”

  來此發財的人,就算得手了也是財不外露,沒人會以真面目見人。

  借了這個漏洞,在有心人的挑撥下,現場很快亂成了一團,最終不可避免的動上手了。

  這打殺動靜一起,遠處的人也被驚動,不少紛紛趕來,以為羅康安暴露了,見誰被圍攻,以為是寶,有高手強沖進去搶奪。

  人影凌亂,結果是導致人人可疑,導致的可疑越來越多,矛盾也越來越多,竟混戰了起來,現場打了個轟轟烈烈。

  也不知其中是不是有真的羅康安在,但頭腦靈光些的人卻是急得暗咬牙,亂成這個樣子,羅康安想要趁機混走的話,太容易了。

  這也就是林淵說的,我要走,攔不住我!

  由此亂象,就可見一斑……

  副將匆匆閃身進堂內,大聲疾報:“大統領,外面廝殺開了,打了起來!”

  齊鐵錚還沒說話,光幕那頭的寂澎烈卻急問道:“可是發現了羅康安之故?”

  副將忙拱手道:“神君,不知道,是一場混戰,人人戴著假面,混戰起來后人人可疑,彼此都想對方摘下假面,外面已經廝殺成了一團,還有更遠處守株待兔的人被驚動后緊急趕來參戰,太亂了,根本不知道哪個是羅康安。”

  回頭又對齊鐵錚拱手道:“現在連我們布置在外面的不少暗樁都給卷了進去,又不好暴露自己的身份,不得不還手,不得不跟著打了起來,已有一些死傷,再搞下去弟兄們的死傷會太大。大統領,要不要派人馬出去鎮壓?”

  齊鐵錚沉聲道:“仙庭發話了,不管外面發生什么,都不會管,豈能食言?難道要公然派大軍出去參與搞死羅康安的事嗎?那還有必要繞這么多彎子嗎?直接在里面把羅康安宰了便是。你難道不知道幻境內的任何人出去都要接受嚴格檢查嗎?檢查完一支人馬再出去,還鎮壓個屁!立刻傳令,命我們的人抱團,且戰且退,退回幻境來。”

  “是!”副將領命而去。

  寂澎烈已是雙目欲裂,以拳擊掌道:“混賬!好一個狡猾的小賊!”有句話沒說出來,早知就不放羅康安出去了,就以羅康安辱罵仙庭大員的罪名給扣下。

  他真有點急了,他是不想落下個殺龍師弟子的名聲,可這已經出手了,倘若還讓羅康安給跑了,被羅康安隨便搞搞就捅出這么大的漏洞,傳出去便成了笑話,他丟不起那個人。

  尤其是眼前,已經被輕易搞成了一場大笑話,傳出去已經足夠貽笑大方了,改天回了朝堂,只怕要有一堆人找他打趣。

  若再被羅康安趁機把幻眼給帶了回去的話,不但是笑話,過來坐鎮連這點事都辦不好,讓上面怎么看他?事辦砸了,定會惹來不滿。

  齊鐵錚回頭拱手道:“神君,眼下該如何定奪?”

  他也是真服了羅康安,居然能搞出這事來,還真夠能耐的。

  寂澎烈惡狠狠道:“亂成這樣,必然有人挑撥,外面必然有人在配合羅康安行事,不是秦氏就是南棲家族,能有這手段,南棲家族十分可疑!南棲日月,你們南棲家膽子不小,竟敢砸我的場子,竟敢從仙庭的口中奪食!”

  回頭轉身,摸出了手機,找到了一個號碼播出,電話接通后,當場喝道:“南棲老兒,你們想干什么,想造反嗎?”

  電話里傳來一個老沉沉的聲音,“寂神君,何出此言?”

  寂澎烈:“少跟我裝糊涂!有些事情大家心里都清楚,廢話不多說,立刻把羅康安交出來,人交給了我,我可以當做什么事情都沒發生過,否則后果自負!”

  老沉沉的聲音也怒了,“寂澎烈,老夫跟陛下打天下的時候,你還不知在哪蹲著,少在這里嚇唬老夫,老夫不是嚇大的,南棲家族不是軟柿子,由不得你隨意拿捏,想搞到老夫頭上,你得先拿出證據來,否則老夫必告你誹謗!”

  寂澎烈怒道:“南棲老兒,你自己看著辦!”

  電話一收,來回走動,南棲家族的確很可疑,至于是不是他不能肯定,但不管是不是,他先打上一耙再說,說不定能敲出三瓜兩棗的也說不定。

  萬一真是南棲家族做的,南棲家族既然在協助羅康安撤離,就必定知道羅康安的回歸方式,他這一詐,南棲家族以為這邊掌握了什么,則必然心虛,交代出了羅康安的蹤跡妥協,漏子也就堵上了。

  光幕里,齊鐵錚再次發話,“神君,眼下如何定奪,還請示下!”

  定奪?寂澎烈呲了呲牙,外面已經徹底被攪渾了,正是趁機溜之大吉的良機,還定奪個屁,但不可能坐視,沉聲道:“傳令鐵犀境內所有暗樁全部行動起來找!”

  除此外,那些個準備打獵的亂七八糟的人已經亂了套,是指望不上了。

  “是。”齊鐵錚領命。

  寂澎烈回頭又招了面色凝重的羽千重近前,低聲道:“立刻聯系鐵犀境出入口就近的人馬,拜托深淵城的人馬,便裝打扮趕往鐵犀境出入口蟄伏,發現任何進出人員都不得放跑,務必盯死了!從時間上算,羅康安應該還沒出鐵犀境,肯定還來得及,快去!”

  “好!”羽千重領命后趕緊執行,也深知情況緊急,這一次不但事關神君顏面,還要面臨如何對上交差。

  ……

  鐵犀境出入口,一隊仙庭人馬遁入偏僻地,幻術消失,林淵三人現形。

  燕鶯再展隱身術,拉扯了兩人飛身而起,輕悄悄的遁入了兩界通道迷霧中。

  再從迷霧中出,已是光天化日,繼續隱身而行,悄然遠去。

  遠遁后,三人才在一座山中改頭換面再出發。

  途中,見所去方向不對,羅康安好奇,“不去深淵城嗎?”

  林淵:“去深淵城找死嗎?不要低估了仙庭對仙界的掌控能力,深淵城的所有通行方式都要回避。”

  羅康安啊了聲,“那這長途漫漫的,得什么時候才能趕回去?”

  林淵:“自有辦法。”

  ……

  仙都,琳瑯閣,瓊樓玉宇樓閣內,一體態嫵媚婦人,一身華麗金縷衣,跪坐在地,對著鏡子描眉,貌美雍容中帶著幾許冷艷的高貴感。

  琳瑯閣正是仙界最大的官商,而這婦人正是琳瑯商會的會長金眉眉。

  推拉門開,一婢女快步進來,跪坐在旁,雙手奉上電話,“會長,大總管。”

  一聽是大總管,金眉眉趕緊放下眉筆,接了電話在耳邊,語氣恭敬道:“大總管。”

  一個語氣和藹的男人聲音傳來,“眉眉,對秦氏的收購談判進行的怎么樣了?”

  金眉眉訝異,不知這位貴人為何會特意來電話關心這種事,有點不正常,回道:“還在價格上拉扯談著。”

  和藹男人聲音道:“盡快促成吧。”

  金眉眉訝異,“盡快?大總管,是不是太急了些?”

  和藹男人聲音:“寂澎烈那邊捅出了點漏子,羅康安從幻境帶出了兩顆幻眼,跑了,暫無蹤跡可循!”

  “啊,跑了?”金眉眉驚訝不已。
江西快3app 双路2680做什么赚钱 奥讯足球指数 茅台股票赚钱了 实况nba比分预测 足球直播网 王者荣耀s15 唐县什么行业是赚钱 山西泳坛夺金 129跑宝宝环赚钱么 踢踢球者足球即时指数 2018什么事最赚钱 花店宝怎样赚钱吗 天津11选5 二级家具最赚钱的 红中赖子麻将技巧 竞彩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