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正文
| 繁體版

第三三六章 臭不要臉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羅康安:“不說我老師,我出生入死幫仙庭剿滅四批反賊是真吧?有沒有功勞?該不該…”

  寂澎烈一口打斷:“投靠反賊怎么說?我告訴你,僅此一條,足以抹殺一切!秦氏的事輪不到你來操心,也輪不到你來擺大道理,大道理仙庭比你更懂,那上萬條人命仙庭自然會救,也絕不會見死不救。

  我也沒時間跟你啰嗦,給你三個選擇:一,我答應過的事說話算話,你可以留在大軍駐地,待風波過去后再平安離去;二,你若非要出去,我開啟幻境讓你出去,但你聽好了,此地大軍職責所在,不可能幫你跑腿;三,你若非要胡攪蠻纏,那我便只能治你投靠反賊的罪。三選其一,你看著辦!”

  羅康安怒道:“那你干脆直接殺了我好了,你有種就殺了我!”

  這叫一個硬杠,令所有人為之側目,齊鐵錚倒真有些對羅康安另眼相看了,發現這個龍師的弟子好剛烈,頗有點不畏權貴的味道。

  林淵和燕鶯相當無語地瞅著羅康安,暗忖,讓你演像一點,不至于這么剛烈吧?

  說來也怪林淵,林淵把他推出來前為了讓他放心,跟他說過,幻眼便是最好的護身符,只要你這個秦氏副會長找到了幻眼,仙庭人馬是絕不可能明著動你的,你可以放開了演。

  理解其中深意后,羅康安想想也是,不然哪敢跑到這里亂罵一通。

  當然,林淵也確實需要羅康安演的像一些,外面的情況擺在那,輕易就這樣出去,毫無保護的,容易惹人懷疑。

  寂澎烈眼中真正是冒出了殺機,可最終還是忍了,突然喝道:“齊鐵錚,照這三條執行!”

  “是!”齊鐵錚當即拱手領命。

  現場的光幕一閃,呈現一片黑暗,寂澎烈那邊的情景徹底消失了,不跟羅康安啰嗦了。

  “你…”羅康安指著變黑的光幕,一副氣呼呼的樣子。

  堂內稍安靜了一陣后,齊鐵錚慢慢踱步到他跟前,漠然道:“三條選擇,神君說的清清楚楚,你自己選擇吧。”

  羅康安大手一甩,扭頭就走,背對著揮手亂吼,“想殺我的人多的是,四波反賊都沒能弄死老子,我就不信離了他寂澎烈我就活不了,我們走!”義憤填膺氣壞了的樣子。

  林淵和燕鶯自然是轉身跟了他去。

  負手屹立的齊鐵錚皺了眉頭,沒想到這家伙的性子如此之烈,既然是對方自己的選擇,他也只能是一聲嘆,“開啟兩界通道,放他們出去!”

  “是。”有人領命而去。

  齊鐵錚又略招手,一旁副將立刻近前,他小聲低語道:“通知我們在外面的暗樁,就說羅康安找到了幻眼要出去……”

  轟隆,山谷中一陣雷動,有撕裂虛空的吱吱裂紋出現,裂紋中噴薄出濃郁霧氣,漩渦似的快速擴散,很快便充斥籠罩了整個山谷。

  待跌宕迷霧安寧后,兩邊大量守衛盯著線外的羅康安三人,兩邊不斷有人走來看著,稍遠處鎮守的巨靈神亦慢慢扭頭看著,皆默默看著。

  大概都知道羅康安此去要面臨什么,萬眾矚目,很安靜。

  山崖上負手而立的齊鐵錚居高臨下看著,忽又偏頭嘀咕了一聲。

  一旁副將領命,閃身而去,輕飄飄落下,揮手喝道:“放行!”

  一排攔著的守衛立刻分向兩邊讓路。

  “走!”羅康安一聲招呼,帶著林淵和燕鶯大步前行,并左顧右盼,心里有些嘚瑟,今天讓你們看看什么叫做好漢。

  他頗有些顧盼自雄的味道,他就喜歡這種風光,本性招搖。

  站在路中間的副將沒有讓路,待羅康安從身邊過時,突然伸手攔路。

  羅康安心里咯噔一下,表面卻瞪眼嚷嚷:“干嘛?又反悔了不成?”

  副將沉聲道:“羅康安,現在后悔還來得及,現在后退也還來得及,我勸你三思而行,否則這世上可沒有后悔藥吃!”

  原來是這樣,羅康安暗暗松口氣,差點嚇一跳,差點以為是最后關頭露了什么馬腳。

  放心后,他左右看了看都看著他的人,突慷慨激昂道:“大丈夫在世,有所為,有所不為,秦氏待羅某不薄,羅某豈能茍且!秦氏傾恩相待,我必剜心相報,焉能坐視秦氏毀于一旦?此去,無非一死耳,死得其所,有何可懼?就算前方殺機四伏,葬盡神魔,羅某也要闖它一闖,絕不畏退半步,我倒要看看誰能擋我!”

  副將怔怔看著他,嘴唇嚅囁,似被一番豪言壯語所感染,情緒似有些激動。

  四周更是一片寂靜,卻無一不動容。

  聽那郎朗之聲,山崖上的齊鐵錚臉頰緊繃,心中悲意冉冉,不明白仙都神衛那邊當初為何會說此人是貪生怕死之輩,看來是有人虧待了,令其覺得不值得賣命,誤了一條真漢子!

  盡管聽說過羅康安的一些劣跡,但此時卻是深深感到,瑕不掩瑜啊!

  這家伙還能不能要點臉?林淵和燕鶯暗暗嘀咕,忍不住互相看了眼,實在是被惡心的夠嗆。

  啪!羅康安忽抬手,拍在那副將肩頭,“我此番若能逃出生天,來日有機會定找將軍喝酒,以謝將軍為我送行!”

  副將嘴唇繃了繃,聲音略抖,“好。魏懷山靜候佳訊。”他自報了姓名。

  “讓開!”羅康安一把推開了他,大步前行,直闖迷霧,林淵和燕鶯跟上。

  副將被推的一晃,并不以為意,反而拱手鞠躬相送,“羅兄一路保重!”

  羅康安背對著揮了揮手,再見。

  目送三人身影消失在迷霧中,副將自言自語道:“死得其所…不愧是龍師弟子!”

  兩旁密密麻麻站著看的人馬,皆寂靜目送了三人消失,一個個靜默著一動不動,一個個依然沉浸在那一番豪言壯語中難以自拔。

  山崖上的齊鐵錚仰天望,一聲喟嘆……

  迷霧中,三人行走了一段距離后,林淵見羅康安身形挺拔依然龍行虎步的樣子,似乎還沒出戲,當即出聲道:“羅康安,演的有點過了。”

  “啊?”羅康安回過神來,知他在說什么,又在那點頭哈腰了,連連陪笑道:“演戲嘛,自然要演像一點,再說了,不是你讓我演像一點嘛。”

  “呵。”燕鶯譏諷道:“沒讓你不要命的往自己臉上貼金吧?”

  羅康安嘖了聲,“你看看,你看看,看你這話說的,說點好聽話怎么了?咱們這次能不能活著回去還不知道,萬一死了,也不算白死,也能撈個好名聲,也能讓人念個好不是?若是能活著回去,有個好名聲,秦氏那邊聽了必然受用,以后在秦氏那邊我為林兄辦事也方便,林兄你說是不是?”看著林淵,一臉討好模樣。

  燕鶯送了他四個字,“臭不要臉。”

  羅康安不樂意了,“這你就不懂了吧?我是仙都神衛出來的,太了解剛才那些人了,那幫家伙,骨子里就喜歡這調調,我這是結點好人緣,方便以后辦事。你沒看到嗎?那魏懷山就差點跟我拜把子了。我這是深思熟慮的講法啊,可不能冤枉我。”

  林淵斜他一眼,明明是謊話隨口就來,哪來的什么深思熟慮,能信這鬼話才怪了。

  現在也不是計較這個的時候,他也懶得多說什么。

  燕鶯卻嗤了聲,譏諷道:“你還真是幾頭討好,哪邊都不少。”

  得,羅康安也不多解釋了,再說下去要被這女人給搞的受刺激,只要林淵不惱怒就行,大手一擺,“成大事者不拘小節,說了你也不懂。”

  四周霧茫茫,霧氣濃重,稍遠幾步就看不清東西。

  行走了一段距離,見到光線變暗了,林淵止步,“差不多了,應該出來了,燕鶯,現在就看你的隱身術了。”

  他這次出來,是計算好了外面時間的,正值外面的夜晚,更加容易掩護脫身。

  燕鶯遲疑道:“你可要計算想好了,隱身術做遮掩還行,可若是外面人太多,我們飛來飛去的,怕是難掩法力波動,肯定會被外面人察覺到。總不能步行吧?步行踩動地面也容易被發現,施法輕身而行也有法力波動。”

  林淵抬頭看向上方,“從上空走,直上高空,到了高空再橫渡也不遲。”

  燕鶯:“這邊若遲遲不見我們出去,定會生疑,會不會惹得在鐵犀境出入口做手腳?”

  林淵:“放心,我自有辦法拖延應對,我們不是孤軍行事,外面有人接應。走吧。”

  見他已經全面考慮妥當,燕鶯點頭,提醒道:“隱匿范圍有限,離我近些。”

  林淵:“你直接拉上我們就行。”

  “嗯。”燕鶯左右伸手,各拉一人胳膊,帶著緩緩升空而去。

  明月當空,四周繁星點點,山間濃霧因風輕輕蕩動著,卻是聚而不散。

  山上許多人盯著,四周也有許多人盯著,對許多人來說,若能有所獲,那將是改變一生命運的事。

  這出入口再次開啟,本就驚動了所有伺機而動的人,再上駐軍暗中通氣,知道是羅康安帶了幻眼要出來了,一個個都打起了精神。

  觀察霧海是否有人出來之時,許多人也在觀察其他人,暗暗盤算著爭奪之策。
江西快3app 马云赚钱励志语 安徽时时彩 情怀南京麻将微信群20 种荔枝赚钱 菠萝彩票群 北京麻将有没有作弊器有 易富彩娱乐游戏 89赚钱还是109 凉皮会员代理怎么赚钱 球探比分即时足球比分网 江西快三 画上颜色赚钱 3d试机号 股票很赚钱么 上海快3 梦幻西游老区买什么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