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正文
| 繁體版

第二八九章 他還沒死?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內傷加外傷,內外皆重傷,那滋味生不如死。

  燕鶯今天算是體驗了一把什么叫做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這份凄慘令她回頭看向了一旁。

  殺人不過頭點地,讓她殺人都沒什么,這樣折磨人她不太習慣。

  林淵一手掰著羅康安的手指,一手扶劍,半蹲在了羅康安跟前,“知不知道你錯在了哪?”

  羅康安手指送在人家手上,如同被牽著了牛鼻子一般,林淵放手他就跟著放低,林淵抬手他就跟著抬高,不敢有絲毫不順,否則那十指連心的牽連之痛再拉扯一下能讓他痛暈過去。

  他大口喘著粗氣,已是冷汗直淌,“知錯了,我知錯了,我不該去招惹劉星兒。”

  林淵:“錯了,區區一個劉星兒不算什么,睡就睡了,沒什么大不了的。你錯在不知輕重,不知克制自己的欲望,你很清楚我們現在是什么處境,你在這個時候亂來,還不知會惹出什么不可預料的事來,把我們所有人推向了不可知的結果。羅康安,這次我饒過你,再有下次,就不是掰掉你一根手指。”

  松手了,拍了拍他腦袋,“掰掉你的腦袋!”

  羅康安痛颼颼的抖動著,還努力擠出一絲笑,“記…記下了,不敢再犯了,謝林兄饒命。”

  林淵扶劍站起后,順手收了寶劍,轉身向車旁走去。

  羅康安慢慢收回自己那折斷手指的手,痛的不知所以,伸手去扶正那根彎到掌背的手指,一觸碰便疼的閉眼咧嘴直哆嗦,根本不敢將那手指給扶正。

  然不扶正也不行,不歸位的話,這根手指怕是要廢掉了,現在不扶,之后扶只怕會更痛苦。

  最終把心一橫,咬著嘴唇發出悶聲哀嚎,硬是猛一下掰了回去。

  就這一下,已是疼的側倒在地,一手緊握受傷的手掌,腦袋死死抵在地面,身子急劇顫抖著,猛一下猛一下的喘氣,氣喘如牛,雙眼不時無力翻白,一股由劇烈痛疼導致的強烈眩暈感襲來。

  臉更是白的沒了絲毫血色,哆嗦的嘴唇呼著帶血的唾沫,痛的嘔嘔的喘,劇烈疼痛導致的嘔吐感,胸口心窩部位的劍傷口子也還在滲血。

  燕鶯多看了兩眼,有點看不下去,扔下一句,“活該!”轉身快步朝林淵去了。

  走到車旁,站在了林淵邊上,問:“劉星兒怎么辦?”

  林淵冷眼斜睨,“你似乎很關心劉星兒?”

  燕鶯目光略有飄忽躲閃,看向了一旁道:“我是怕惹出事來。”

  “事情已經出了,就只能是面對。”林淵一句話后,翻手亮出一張傳訊符,彈指而出。

  傳訊符一陣翻飛,漂浮懸空在了他的身前,林淵施法驅指一點,傳訊符一陣劇烈抖動,突如煙塵般裊裊飄散。

  燕鶯不知他在傳訊聯系誰。

  對林淵來說,有些事情本就打算好了今天離開大軍駐地后要做的……

  不闕城,街頭,晉驍駕車而行,后面兩個女人嬉笑而談,正是朱莉和陸紅嫣。

  那次在秦氏總部有意接近陸紅嫣后,朱莉果如其言,真的主動去了一流館找陸紅嫣玩。

  這已經是兩人第二次出來逛街,相談甚歡很合得來的樣子。

  駕車的晉驍面無表情,他勸過朱莉,不希望朱莉和陸紅嫣走的近,可是沒用,只好跟著。

  “連出來逛街也陪著你,還一路幫你拿東西,是不是喜歡你呀?”陸紅嫣悄悄跟朱莉咬耳朵。

  朱莉略害臊,低聲否認道:“沒有的事,只是助手而已。”

  陸紅嫣竊笑:“是嗎?聽說這個助手可是和你住在一塊的。”

  朱莉:“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們之間清清白白的。”

  兩人低聲閑聊之際,陸紅嫣忽神情一怔,轉而閉目凝神了。

  駕車的晉驍看了眼后視鏡里的陸紅嫣。

  稍候,陸紅嫣睜眼道:“前面找個安靜的路邊停一下。”

  朱莉問:“怎么了?”

  陸紅嫣:“家里有事找我,我電話聯系回復一下。”

  “哦。”朱莉立馬道:“晉驍,前面停一下。”

  晉驍點了點頭,依言在前面找了個安靜的地方停車了。

  陸紅嫣開門,拎著裙子下了車,款款走遠了一些才停步,摸出了手機撥出號碼放在耳邊。

  手扶方向盤的晉驍冷冷盯著陸紅嫣手中的手機,根據幾次接觸的觀察,他可以肯定,陸紅嫣現在用的那只手機并非她平常用的那只。

  手持電話的陸紅嫣也不時往停車的地方看上兩眼,電話通后,低聲道:“老大,是我。”

  一個男子的聲音傳來,“什么事?”

  陸紅嫣:“王爺有令,讓你聯系梅老板,要求聯系‘衛道’和‘刺客’那邊的人手,在幻境展開合作。”

  男子道:“需要派人手進去嗎?”

  陸紅嫣:“不用,與那兩家約定在幻境的碰頭方式便可,其他的王爺會安排。記住,不要讓梅老板知道是王爺的意思。”

  男子:“好,知道了。”

  “就這樣。”陸紅嫣說罷掛斷了通話,又笑著向車輛走去,那優雅款款而行的身段,令偶爾經過的車輛車內人為之側目回頭,恨不能多看兩眼。

  ……

  仙都,青園,高閣之上,白貴人憑欄而立,眺望著青園入口方向,靜靜等待著。

  等了好長一陣時間后,進入深庭的道上出現了手挽拂塵的人影,待人進了這邊園子往高閣上看來時,白貴人笑著揮了揮手中的手絹。

  直到聽到上樓的動靜,白貴人才轉身撩開垂紗入內,在樓梯口迎了上來的梅青崖。

  上來掃了眼四周,梅青崖朝坐榻走去,邊走邊問道:“什么事急著見我?”

  白貴人:“十三爺那邊主動發了消息過來,知道你極為關注那邊,因此緊急聯系了你。”

  “哦?”梅青崖驟然停步轉身,未入座,問:“什么事?”

  知道他的確是很關心這個十三爺,白貴人這次也沒拖拖拉拉什么,直接告知,“幻境的事,那邊要求和五爺、九爺在幻境那邊聯手行動。”

  梅青崖頓時精神一振,“也就是說,這是十三爺的意思,他還沒死?”

  白貴人:“這個就不知道了,我問了,是不是十三爺的意思,那邊說他自己就能做決定。”

  梅青崖:“他自己的決定,不是十三爺的意思,什么意思?”

  白貴人:“不知道啊!按理說,這樣的事情不太可能越過十三爺,說出這樣的話來,難道十三爺真的不在了?”

  梅青崖轉身踱步,一臉沉思意味,手中拂塵不時來回甩動著。

  等了一陣,白貴人問:“要向五爺和九爺那邊傳話嗎?”

  梅青崖停步在垂紗旁,任由蕩動的白紗拂身,徐徐道:“就怕他們不現身,只要現身了,就有機會摸清是什么人。既然要碰頭,那就肯定是要現身的,這次的機會很好,所有進入幻境的人,身份都是事先得到了確認的,隱瞞不了,只要辨認出了,就有機會順藤摸瓜。通知我們的人,一定要盯緊了!”

  “好!”白貴人點頭,懂了他的意思,既然是讓那些人碰頭,自然是要通知五爺和九爺那邊的。

  她知道的,一直以來,這位一直很想弄清十三爺那邊的人馬都是些什么身份,然而那邊的謹慎小心程度非同一般,但凡暴露過的人,都會切斷一切聯系,讓人查無可查。

  “會是他的意思嗎?”梅青崖探出手中拂塵,撥開垂紗,似要撥開迷霧一般,呢喃自語著,“仙都一戰,蕩魔宮那位二爺親自出馬,對他格外關照,緊咬著他不放,不惜代價要置他于死地,可還是給他跑了,這人厲害的很,有那么容易死嗎?”

  ……

  夜深沉,朱莉的住所,客廳內漆黑一片。

  樓上過道,朱莉房間的門縫里有燈光透出,晉驍靠在門旁的墻壁而站,能隱約聽到里面的流水聲。

  根據朱莉的作息習慣,他知道的,這個時候正是朱莉沐浴的時候。

  黑暗中的他,忽目光一動,閉目凝神一陣后,閃身而出,跨欄而過,輕飄飄落在了客廳,輕步回了自己房間。

  關門后,他摸出了一只手機,撥號主動聯系上了一人,道:“是我。”

  對方:“大人,梅老板那邊傳來消息,霸王希望能和咱們這邊還有‘衛道’那邊在幻境展開聯手行動。”

  晉驍顯然有些意外,“霸王那邊有動靜了?”

  對方:“是。”

  晉驍:“幻境里面的情況怎么樣?”

  對方:“按您的吩咐,我們只派了十個人進去觀察,沒做任何動作,對幻境內的情況掌握目前還沒什么進展。”

  晉驍沉默了一陣,“霸王那邊行事雖犀利,但也一向謹慎,仙都一戰,我若非緊盯他的去向,只怕也難以脫身,既然他覺得這次可行,想必是有所把握的。答應梅老板那邊,我們這邊再增派一百名可靠的人手進幻境。”

  對方:“只一百人,夠嗎?是不是太少了點?”

  晉驍:“幻境駐扎了仙庭的五十萬大軍,且高手如云,更有巨靈神云集,而我們的巨靈神根本沒辦法帶進去,就算我們把人手全部派進去也夠嗆,這不是靠人多力敵能解決的事情。一旦幻境內部出現變故,仙庭隨時可增派大軍,只需將幻境出入口扼守,我們便成了甕中之鱉,再難脫身。何況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了什么人再進幻境,突然出現大量人員闖入,必然正中仙庭下懷。一百人,分散零星進入。”

  對方:“好的,明白了,大人若無其他吩咐,我這就傳話給梅老板。”

  晉驍嗯了聲,掛斷了通話,又獨自靜默在黑暗中。
江西快3app 北京赛车pk10 麻将单机版 7星彩 卖bim软件赚钱吗 正规的游戏赚钱平台 新浪体育新闻 新疆时时彩 什么行业猎头赚钱 太平洋保险 赚钱吗 微乐江苏麻将下载 魔兽世界传家宝 dnf黄龙大会赚钱 微乐贵州麻将ios 内蒙古11选5 天空彩票网址 用手机如何兼职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