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正文
| 繁體版

第二八一章 有這樣的燒烤嗎?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會長?”

  屋內接到電話的羅康安很意外,沒想到秦儀會突然打來電話,關鍵來幻境久了不能通話習慣了,也沒意識到這里能通話。

  一聽是秦儀來的電話,一旁的林淵也驟然偏頭看來,羅康安會意,打開了擴音。

  秦儀的聲音傳來:“羅副會長,你們現在怎樣?”

  羅康安:“還好還好,勞會長牽掛。”

  秦儀:“我聽魏帥說,火神君已經答應了讓你們留在駐軍當地,是不是這樣?”

  羅康安撓了撓臉頰,“是有這回事。”

  秦儀:“那樣很好。羅副會長,你聽著,我知道你們已經盡力了,不用再冒險,就聽火神君的安排,等到事情結束了再出來。秦氏這邊你們不用擔心,就算垮了也沒關系,大不了重新開始,只要人還在,我們就輸的起,你們自己顧好自己的安全是最重要的,明白嗎?”話中可謂情真意切,聽不出絲毫虛偽。

  說實話,羅康安也有些感動了,看向林淵反應,見林淵微微搖頭,頓時干笑道:“好的,會長,您的話,我記下了。”

  秦儀也不知他是不是真的記下了,略猶豫后,問:“林淵在嗎?”

  羅康安:“在的。”

  秦儀:“讓他接電話。”

  “好。”羅康安應下,手機遞給向林淵。

  林淵默了默,拿了手機到手,關掉了擴音,走到了露臺上,“是我。”

  秦儀:“你還好嗎?”

  林淵:“我沒事。”

  秦儀:“沒事就好。你記得勸羅康安,不要再去冒險了,就留在大軍駐地等事情結束。你…我不需要你拿命還我什么…活著回來,恩怨兩消,再也不欠我什么。”

  林淵明白這話是什么意思,當日在秦氏總部的天臺上,他說過拿這條命還她之類的話。

  他安靜著回道:“知道了。”

  兩人都似有千言萬語要告訴對方,這種感覺是秦儀對其他男人沒有的感覺,也是林淵對其他女人所沒有的感覺,可當正式交談時,心中想要說的真正能表達自己心意的話,卻一句都說不出來。

  那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以男人的外貌來說,南棲如安顯然比林淵更好。

  以女人的外貌來說,陸紅嫣顯然比秦儀更漂亮。

  可是那種感覺卻無關乎外貌,是一種突然想不顧一切只與對方緊緊相擁在一起的感覺。

  兩人隔著電話安靜了好一陣,秦儀給了句“你多保重”便迅速結束了通話,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現在的情形下她必須堅強,否則怕自己崩潰,怕自己扛不住。

  手機握在手里,林淵在露臺上安靜了許久,下面突然傳來吶喊聲,“羅康安。”

  林淵回過神來,往下看去,只見劉星兒在下面招手,“羅康安在嗎?”

  不用回答,羅康安已經跑了出來,也笑著朝下面揮了揮手,就要閃身跳下去。

  林淵伸手一擋,手機抵還給他,問:“干什么去?”

  差點忘了,羅康安一把拿回自己的手機,笑道:“我說我燒烤手藝不錯,她想嘗嘗,我答應了她。”

  林淵瞥了眼屋內,低聲道:“差不多就行了,沒讓你真的追她,我只是當著里面那位的面說說,想看看她的反應做些確認。”

  “呃…”羅康安無語,很想問候他大爺,老子把火燒到這個地步了,你說你是開玩笑的,這不是玩弄老子的感情么?

  然而他很清楚,這種道理沒辦法跟這種人溝通,他干咳一聲道:“行,我心里有數了,我繼續接近接近,看能不能從她那打聽到一些這邊的情況。”

  林淵略默,考慮到丁蘭和駐軍這邊的協作關系,倒不失為一個辦法,遲疑道:“那你小心點,不要露出什么馬腳,千萬不能讓人看出你在故意打聽什么,一旦被注意到,事后一些事很難擺脫嫌疑,你聽好了,我沒跟你開玩笑。”

  羅康安:“你放心,機會不合適的話,我寧愿不開口,也一定保證萬無一失。”

  他這樣說了,林淵稍微放心了些,微微點頭。

  羅康安這才一個閃身而下,落在了下面,和劉星兒說笑著離去了。

  款款而出的燕鶯也走到了露臺上,目送著下面離開的兩人,淡淡說道:“你們兩個又背著我嘀咕些什么?”

  林淵:“沒什么,交代了他,別假戲真做,找機會從劉星兒那打聽一些這邊的情況便可。”

  聽他這么一說,燕鶯懸著的一顆心稍稍放下了一些,話鋒一變,“看來那個秦會長人還不錯。”

  她也聽到了之前秦儀在電話里說的那番話,寧愿秦氏垮掉,也不想這邊出什么事。

  林淵沒吭聲。

  燕鶯:“秦氏和我們這邊是一伙的?”

  林淵:“以后你會知道的。”

  兩人閑聊了一陣,又在露臺上安靜了許久,各懷心思。

  忽有客來打破了安靜,姚先功、高浦和殷耀明三個來了,不走正路,也是一飛而上,落在了露臺上。

  各自一聲招呼后,姚先功朝屋里喊了聲,“羅康安,我們來了,滾出來接駕,喝酒去。”

  邊喊著,三人邊闖了進去,還真不把自己當外人。

  找了圈,發現屋內沒人,林淵也進來了,解釋道:“人不在,剛出去了。”

  高浦:“去哪了?”

  林淵:“剛才劉星兒來了,說是約了一起去燒烤。”

  “燒烤?”三人同時一愣,殷耀明狐疑道:“他們兩個怎么會湊到了一塊?”

  姚先功突道:“不好,羅康安那廝可不是什么好鳥。”

  在仙都神衛營同袍多年,誰還能不知道誰一點嗜好,三人臉色同時一變,竟有種引狼入室的感覺,連聲告辭的話都沒有,就一個個嗖嗖閃身而去,飛出露臺找去了……

  幽靜山谷里,溪水畔,羅康安和劉星兒的確在燒烤,說說笑笑的。

  談笑氣氛差不多了,目的不純的羅康安忽打量著四周,“若是再有歌舞助興就好了。”

  劉星兒呵呵道:“想的美,這哪來的歌舞給你助興。”

  羅康安突施法將炭火做了處理,保持一定的火溫不讓將東西烤焦了就行,之后轉身走開了。

  劉星兒好奇,不知他要干什么。

  羅康安摸出了手機,調整出了一首音樂播放,手機放在了石頭上,又轉身施法平整了場地,然后風度翩翩的走到了劉星兒跟前伸手邀請。

  劉星兒有些不知所以然,“干嘛?”

  羅康安:“歌舞助興啊!沒別人給我們助興,我們自己助興,不辜負這風雅環境。劉星兒,羅康安能否有幸邀您共舞一曲?”

  劉星兒方知是要玩人間的那種雙人舞,這東西據說在人間比較流行,可仙界畢竟還是比較傳統的地方,男男女女摟摟抱抱的不合適。也不是沒人玩,玩的人也不少,可她的家世背景不一樣,男男女女隨便摟摟抱抱的行為是不能接受的。

  在外界的時候,她看似已經比較獨立了,可畢竟還是籠罩在父親的陰影下,劉玉森不可能讓亂七八糟的人打自己女兒的主意,可以說劉星兒身邊一直有人盯著,或者說是保護,男男女女之間胡亂在一起摟摟抱抱的事情是不可能發生的。

  對自己的兒女,到了劉玉森這個地步是有一定的規劃的,以后肯定是要讓女兒嫁個門當戶對的正經人家的,是不容許在男女關系上亂來的,否則以后讓婆家那邊怎么看?

  何況劉家的身份背景,明面上是要抵御人間歪風邪氣的,哪能帶頭而為。

  她有些尷尬的擺手道:“不行不行,我不行,我不會。”

  “不會沒關系,我教你。”羅康安已經主動伸手抓了她的柔荑在手,順勢跟她貼在了一起,教她雙手怎么擺放。

  稍作抗拒的劉星兒呼吸有些紊亂,感覺還是頭次用手摸在一個男人的身上,清晰感覺到了對方的體溫,而對方摸在她腰上的手讓她身子有些顫抖,但很快又因近距離感受到雄性的氣息而有些意亂情迷,如同一個木偶似的任由羅康安擺弄,笨拙的跟著學了起來,臉頰紅紅的。

  這方面,羅康安是高手,在羅大高手的教導下,劉星兒的步伐和動作很快進入了節奏,兩人沉浸在音樂中翩翩起舞。

  隨著動作的自如,劉星兒的緊張情緒也漸漸消散了,也漸漸享受起了那種男女相攜游蕩自如的美好感覺。

  跳著跳著,羅康安扶著她腰肢的手一用力,又將她摟入了懷中,兩人身子緊貼在了一起。

  劉星兒頓感不適,也很尷尬,當即反抗,要推開他,誰知羅康安又適時的在她耳邊道:“我如果死在了這里,你還會記得有過我這個朋友嗎?”

  劉星兒一怔,忙道:“不要瞎說,沒事的。”

  “其實你我都知道,我活不了多久了。”羅康安在她耳畔惆悵而嘆,“不過很榮幸,臨終前還能認識你,就算是死,我也無憾了。”

  “不會的……”劉星兒不斷寬慰他。

  反正兩人就這樣貼著摟著了,近乎耳鬢廝磨在一起,劉星兒與之溫存相擁,互相呢喃著,兩人腳步漸慢,慢慢在音樂中晃悠著。

  遠處,找到此地山谷的姚先功、高浦、殷耀明,一個個瞪大了眼睛看著那對摟在一起的狗男女。

  天吶!三人真正是一個個目瞪口呆,有這樣的燒烤嗎?

  三人都在追求的女子,好多人都在追求的女子,他們平常別說肢體接觸,連話都不敢對劉星兒說過分了,除了殷勤討好,真正是不敢有絲毫冒犯的女人。
江西快3app 山西泳坛夺金 可以赚钱的阅读资讯 博悦彩票苹果 麻将群主一天赚多少钱? 美美咖靠什么赚钱 3元赖子麻将 英雄杀赵飞燕 安徽无为麻将作弊器 银河彩票网址 赚钱的时代变化 甘肃快三 可以赚钱旅游公众号 体彩p5 3d游戏赚钱吗 北京十一选五 女主一心只想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