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正文
| 繁體版

第二六七章 遇險昏迷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是火蟻,退!”燕鶯一聲招呼,三人迅速后退,撤到一拐彎處,驚得后方洞頂的婆婆蛛迅速縮身不敢動,一動不動的倒貼在洞頂上。

  燕鶯揮手扯下一塊墻皮,一掌摁出一洞,三人又快速躲了進去,手持墻皮的燕鶯依然在最前面,墻皮迅速堵住了洞口,倒是掩飾的渾然天成。

  洞頂的婆婆蛛松開了身體,黑溜溜的眼睛盯著三人藏身的地方。

  密密麻麻的動靜已滾滾而至,如滾滾洪流般充斥而來,一只只兔子般大小的褐色螞蟻組成的螞蟻大軍來了,口中開合間皆冒著火星子。

  遇見洞頂的婆婆蛛,沖擊而來的火蟻居然繞開一波道。

  婆婆蛛頓時發出“吱吱”叫喚聲,沖動的火蟻大軍竟陸續停下了,洞內密密麻麻的動靜如漣漪般停歇了下來,火星子仍在在它們咀嚼的口中冒不停。

  婆婆蛛從火蟻群中爬了過去,爬到了林淵三人藏身地方的上部,揮動著節肢指示著藏人之地。

  就近的火蟻立刻爬到跟前,觸角在藏身地的墻皮縫隙中打探,很快發現了異常,蟻群頓時躁動了起來,噴火的噴火,啃咬的啃咬,瘋狂進攻的態勢。

  躲在里面的人不知婆婆蛛作怪,燕鶯回頭道:“看來是我們的氣味把我們暴露了,看來是避不開這些纏人的東西了,只能是硬來。”示意另兩人做好心理準備。

  林淵和羅康安點了點頭。

  砰!燕鶯一掌轟出,墻皮碎裂,附著在外面的一群火蟻崩飛,當場死傷一片。

  洞頂受驚的婆婆蛛快速后退,藏入了一群火蟻的深處,沒了蹤影。

  攀附在洞口的火蟻立刻口噴燃燒的唾液,如同火油一般。

  火雨般的唾液被燕鶯揮袖掃飛出來,閃身而出的燕鶯雙袖甩出澎湃法力向通道兩邊而去。

  強勁法力如兩道翻滾的蛟龍而去,絞殺的通道兩頭一路火星四射,宛如絞肉機般的攻勢下,靠近這一帶的火蟻群無一幸存。

  火蟻體內爆出的液體遇上了火性,現場頓時一片火海,還冒著黑煙。

  “煙里有毒,不要吸入。”燕鶯緊急提醒一聲,手摁在對面石壁上,確認了幻蟲的路線,繼續領著兩人快速在火海中前掠而去。

  對面,又是一群火蟻沖來,燕鶯揮袖一掃,嗡隆翻騰聲中,如碾豆腐一般的死傷一片。

  火蟻對上這種修士,完全是不堪一擊。

  三人很快從火蟻群中沖了出來,一路殺出來的,后方還有火蟻追來。

  “火蟻可以說是地下最龐大的群體,從現在開始,它們會發動同伴到處搜尋我們,一旦發現我們的蹤跡,立刻會召集群體來糾纏。這些火蟻不可怕,麻煩的是一路打殺容易驚動其它東西,所以途中只要發現了就殺,不要留活口去通風報信。”前行帶路的燕鶯不忘提醒一聲。

  火蟻跟不上三人的速度,三人擺脫跟蹤后,燕鶯再次提醒,“暫時施法封住氣息外泄,避免它們循著氣味追來。”

  林、羅二人自然是照做,一路上各種岔路口不管,只盯幻蟲的路線去向。

  繼續前行一段距離,只見通道前路近乎直線下滑,三人頓時止步不前。

  因除了下滑,前面沒路了,而洞壁深處的幻蟲路線卻能感覺到在一直向前,可平行的正前卻是不知多厚的石層。

  若不順著通道下滑,就只能是在前面厚實的地層中重新打出一條通道來。

  燕鶯手摁石壁查探一陣后,招呼一聲,“走。”率先跳入了下滑的通道。

  林、羅跟隨而下,這一滑下去就是三十多丈深,才又到平地。

  腳下一踏實,羅康安遲疑道:“這一分道,豈不是偏離了幻蟲的路線?”

  燕鶯給了句,“偏離不了,前面有更大的空間,應該還可以繼續追尋。”

  林、羅二人相視一眼,很顯然,憑燕鶯的修為,其法力查探的滲透力更遠,查探到了二人查探不到的距離。

  快速掠行一段路程后,通道陡然變得有些詭異起來,四周皆凹凸不平,卻是那種有規律的凹凸不平。

  更詭異的是,四周隱隱有“咚咚”聲傳來,像是心跳的動靜,空氣中的氣味更是難以形容,三人皆不敢過多呼吸,屏住了氣息,避免著道。

  通道越發寬敞,而似乎“咚咚”心跳的聲音也越發清晰了。

  三人也陸續止步了,只見已到道路的盡頭,前方封閉的盡頭,石壁紋路很詭異。

  嗡!洞窟中陡然出現急劇的氣流,地面震顫,三人猛回頭看去,只見后方來路陡然閉合上了。

  緊接著,天翻地覆般,地面如波蕩動,封閉的盡頭似乎機關,驟然開啟,一股強勁氣流將站立不穩的三人一下帶進了前方。氣流停歇,機關似乎又閉合上了,三人已身處在一處翻江倒海的空間內。

  漿糊般翻騰的空間內,惡臭襲人,三人卻不敢聞,護體罡氣抵御漿糊般的東西近身。

  四周開始擠壓,如磨盤般碾壓而來,燕鶯一掌上挺,撐住了由上而下的碾壓,這一觸手,立刻沉聲道:“我們進了什么東西的肚子里,應該是在對方的胃里。”

  羅康安驚叫:“什么東西?”

  燕鶯:“不知道。地下世界神秘,有些什么東西誰也說不清,這東西我以前也沒見過,跟我走!”一聲招呼,雙掌翻飛如雷霆,強勁掌力摧枯拉朽一般,轟爆了那碾擠的強韌胃壁。

  三人橫穿過翻江倒海的漿糊,前方開路的燕鶯一路殺的血肉橫飛,林、羅二人跟著橫沖直撞。

  “嗚嗚…”沉悶的悲鳴聲從外界傳來,看四周動靜,龐然大物顯然是在劇烈翻騰。

  燕鶯不管不顧,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氣勢開路,砰一聲,前方爆開,出現了紅光。

  三人從缺口一閃而出,身處在了一處熱氣騰騰的巨大空間內,下方火光融融,赫然是一片巨大的熔漿湖。

  浮空的三人亦看清了是從什么東西的體內出來的,一只膚色如巖石的體型如鯨的龐然大物從一處洞口后退了出來,濺起著澎湃熔漿,快速鉆入了熔漿湖中。

  羅康安吃驚道:“什么鬼?”

  “沒想到下面還有這東西。能在熔漿里游梭,就叫它火鯨吧。”燕鶯又給一新鮮物取了名字,待到下面翻滾熔漿平靜后,抬頭看向上空道:“看來幻蟲的路線在穹頂上面…”之后無聲了,緊盯上空。

  林、羅二人抬頭看去,只見上方穹頂倒掛著密密麻麻的有點像是蝙蝠的東西,長著錐形腦袋的紅色蝙蝠,眼中閃爍著紅光。

  羅康安:“這又是什么?”

  燕鶯道:“沒見過。我找蟲母時去的地下,不在這里,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怪物不少。”

  羅康安看了看四周幻境,樂了,“那這是不是應該叫火蝠?”

  很快便笑不出來了,倒掛的火蝠都開始扇動翅膀了,張嘴露出了森森尖牙,嘴唇似乎在快速的抖動。

  地下空間內似有急劇的“嗡嗡”聲響起。

  三人第一時間施法封住了自己的聽識,然發現沒用,不像是有形的聲音,封住了聽識也沒用,這古怪嗡嗡聲似乎在腦海里回蕩,直接蕩滌整個人的意識。

  三人很快感受到了一股頭疼欲裂感,還有一股強烈的眩暈感。

  “走!”燕鶯驚呼一聲,扭頭看向了來路,也就是火鯨讓出的那個洞口,喊話另兩位聽不見,她大手快揮。

  然已經晚了,羅康安已是兩眼翻白,無力著墜向了熔漿火海。

  燕鶯隔空一把抓去,剛提了羅康安的胳膊,還沒帶上人一起飛走,她亦雙目無力一翻,連同著羅康安一起墜向了熔漿火海。

  叮!上空一聲脆響。

  就在熱浪沖的昏迷中的燕鶯和羅康安衣衫翻飛之際。

  就在兩人即將落入熔漿火海的剎那。

  兩人的身形頓住,又在徐徐上浮。

  上方,林淵的一只胳膊上吊著,被手腕上的古拙手鐲給吊著,鐲子上的箭頭物已經彈射了出去,釘入了穹頂,無形絲線吊住了他,而他周身虛浮一道黑金色的烈焰,本命真法護體。

  他一手向下,五指虛抓,施法強行將下墜的兩人給慢慢攝回,本人亦用力搖晃著頭疼感未消的腦袋,真正是在不太清醒的情況下臨危救人。

  穹頂上的火蝠見獵殺對象沒有落入熔漿火海,紅呼呼一片降下,快速振翅飛舞,繞著獵物快速盤旋。

  林淵抬頭上看,發現這些鬼東西竟能避開上面懸掛的無妄絲。

  眼見火蝠要展開進攻,稍加清醒了些的林淵驟然施法加力,瞬間將下面兩人給拉吸了上來,一手攔腰抱了一人浮空。

  手腕上的鐲子已在快速旋轉,無形絲線快速抽出,宛如一只燈籠骨架一般,將三人護在了中心。

  就在他駕馭“燈籠骨架”在周身開始旋轉的同時,盤旋的火蝠群果然發動了進攻,如密密麻麻利矢般射向了目標。

  尖銳吱吱聲響起,沖向目標的火蝠不斷撞上無形之物,身敗體裂,墜落火海。

  一只漏網火蝠闖入,射向了昏迷中的燕鶯,林淵一心幾用,措手不及之下,緊急調整了方向,將羅康安偏了過去。

  噗一聲,那只火蝠一腦袋扎入了羅康安的大腿,之后便爪牙并用啃咬,似乎要硬往羅康安的身體里鉆。

  而羅康安竟無絲毫反應。
江西快3app 手机号码 唯一赚钱图片 华夏娱乐游戏 像天天头条一样可以赚钱的软件 真实海钓赚钱吗 麒麟彩票安卓 做不锈钢能赚钱吗 当下零元的快速赚钱门路 雪缘棒球比分直播 工程变更如何赚钱 个人陌陌变现赚钱 体球即时比分网手机版 dnf2017利用拍卖行赚钱 如何写同人文赚钱 打牌的技巧麻将 安徽十一选五 金六福彩票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