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正文
| 繁體版

第二四一章 跟蹤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弄完這些,林淵回了自己的鋪子,見羅康安還沒回來,自己又把鋪子給檢查了一遍。

  之后等了不少的時間,還沒見羅康安回來。

  定制個東西需要這么久嗎?擔心是不是出事了,林淵摸出手機撥了羅康安的號,通了,問:“怎么還沒回來?”

  兩人都已經換了新的聯系號碼。

  羅康安語氣有點弱弱的說道:“那個,我好像迷路了。”之后又理直氣壯道:“這鬼地方繞的人頭暈,哪哪看起來都一樣,又哪哪看起來又都不一樣,環境又看不清楚,我也不熟悉…”

  林淵打斷:“你不知道問路嗎?”

  羅康安尷尬道:“那個,我們鋪子沒招牌,我想問也不知道自己該回哪啊!”

  林淵:“你出去的時候沒注意我們附近有什么鋪子?”

  羅康安嘆道:“這個,你也不能怪我啊,你態度有點惡劣,我情緒一激動,就忘了注意。”

  林淵算是服了他,發現這廝要學的東西還很多,當即道:“別廢話了,看看你周圍,有沒有顯眼點的鋪子。”

  “哦哦,你等等。”羅康安撂了話,暫無了回應,稍一陣后,才又來聲響,“有,有個‘霧海客棧’,應該是個吃喝住宿的地方,規模似乎還不小。”

  林淵:“你就在那門口等著,我去找你。”

  羅康安當即陪笑,“好好好,我等你。”

  林淵當即出門找人,不找也不行,總不能扔下不管,直奔‘霧海客棧’門口時,果然見到了東張西望不停的羅康安。

  把人領回的途中,羅康安也算是長了個教訓,形勢所迫下,不得不一路強記途徑的商鋪招牌,總不能再次出門再走丟了吧,說出去自己都感覺丟人。

  也幸好是在林淵面前丟人丟慣了,也無所謂了,否則還不知要找多少借口來掩飾自己的無能。

  林淵也覺得這廝很有必要在霧市這種環境下呆上一段時間,有助于養成觀察環境記住來去路線的習慣。

  回到鋪子,兩人都離開過,沒人看家,林淵又要求再次把鋪子給仔細檢查了一遍。

  確認正常后,鋪子關了門,兩人就窩在鋪子里干耗著。

  羅康安覺得無聊,他是個不喜歡寂寞的人,想出去逛逛,但想到剛迷了路,有點不好意思再開口,只好暫忍著。

  天色漸暗之際,屋內盤膝打坐的林淵睜開了雙眼,摸出了手機一看,是陸紅嫣打來的電話,當即接聽了,“是我。”

  陸紅嫣:“你要的東西已經到了,去‘霧海客棧’丙字間接頭,對方說要下雨了,你回三天后下。錢已經有人付了,你拿東西走人就行。”

  林淵沒想到才去過霧海客棧不久,又要去一趟,記下了內容,但略有疑惑,“東西這么快就到了?”

  陸紅嫣:“香料這種東西,女人都喜歡,只要是好賣的,人家走趟人間也不容易,能備的都會備上,不怕賣不出去。”

  林淵:“就這樣吧。”

  陸紅嫣語氣溫柔道:“保持聯系。”

  林淵嗯了聲,掛斷了電話,回頭出了自己房間,來到樓下,對鋪子里孤零零守著的羅康安道:“你就在這守著,我出去一趟。”

  羅康安立馬站了起來,“別呀,一起啊,帶我一起出去逛逛。”

  林淵提醒:“沒人看家,回來又要讓你把這里再檢查一遍。”

  羅康安下意識看了看四周,覺得這位未免也太小心了。

  “我去去就回。”林淵扔下話也扔下了羅康安,門開一道縫,出去順手關了門,就這樣離開了。

  守著空蕩蕩的鋪子,羅康安退回到搖椅上坐下,也再次躺下了,哀聲嘆氣著……

  霧海酒樓,林淵再次來到,這次是直接進入,迎客的伙計過來招呼,林淵給了句,“丙字間有預定。”

  “您跟我來。”伙計立刻熱情引路。

  把人帶入丙字間后,伙計也不問吃喝點什么,知趣的關門退下了。

  單間里沒有人,林淵坐下了等待,不想隔壁傳來咚咚敲墻的聲音,他回頭看去,只聽有人出聲道:“要下雨了。”

  林淵當即回話,“三天后下。”

  隔壁人這才換了語氣道:“東西在茶壺里,驗貨吧。”

  林淵回頭看向桌上茶壺,伸手拎來揭開蓋子一看,只見里面茶水中沉沒著一只儲物戒。

  撈出戒指施法注入檢查后,回了句,“東西是有,就是不知道質量怎么樣?”

  隔壁:“價錢是事先談好的,給了多大的價,便給你等值的東西,這點信譽我們還是有的。你若非要說東西不好,那我也沒話說,你放下東西走人,我們這邊會退錢。若是覺得可取,給搭橋的人回個信,便錢貨兩清,你看著辦吧,我們不會強買強賣,和氣生財。”

  林淵摸出手機給了陸紅嫣一個電話,“東西拿到了。”

  “好。”陸紅嫣應了聲,便掛斷了通話。

  稍候,隔壁又傳來聲音,“有什么需要還可以再找我們。”之后隔壁便沒了聲音,顯然是確認錢貨兩清了。

  林淵扔了張錢票放桌上,也起身離開了。

  樓梯口等著的伙計立刻過來點頭微笑,與林淵擦身而過,去了房間,拿到了桌上的錢票后,又趕緊出來對樓下大堂內的人點了點頭。

  大堂內回應的伙計當即一臉笑意的走到林淵跟前,點頭哈腰的送客,“貴客慢走。”

  走到門口的林淵遇見一伙人來到,為首的是個西裝革履雙手插褲子口袋里的魁梧漢子,身后還跟了五六個人。

  林淵快速打量那魁梧漢子一眼,溜動的目光陡然定格在了對方插在褲子口袋里那只手的手腕上露出的一條手鏈上,之后目光又迅速恢復了平靜,未露任何異常的與一行擦肩而過。

  出了酒樓后,林淵并未遠去,就守在酒樓門口附近盯著,等著。

  許久以后,天色已經大暗,羅康安的電話打來了,林淵接通問:“什么事?”

  羅康安:“你不是說去去就回嗎?怎么還沒回來?”

  林淵:“臨時有點事,可能要晚點回去。”

  羅康安:“干嘛呀,有什么好玩的帶上我一起玩啊!”

  “就在鋪子里呆著,哪也不許去。”林淵不跟他廢話,直接掛斷了通話,也動身了,因為看到了之前的魁梧漢子一行又出來了,他跟了上去。

  并沒有直接跟在后面,借助對這里還算熟悉的地形,借著地形掩飾,一路采取側后方跟蹤的方式。

  結果發現人家一路上都挺光明正大的,直接到了霧市最高峰的飛行法器搭乘地。

  見魁梧漢子身邊一人去窗口買票,林淵沒有再盯著魁梧漢子,而是也走向了購票柜臺。

  待前面買票的一走,他立刻過去,慢條斯理的摸出錢給錢,確認離去人聽不到說話后,才對售票員道:“一起的,再來一張。”

  售票員看看他,又看看離去的人,眼中略有疑色,但身在此地也知道規矩,不該說的不說,不該問的不問,直接收錢找錢給票就完事了。

  拿了票的林淵離魁梧漢子等人的等候席遠了點,至少雙方是不容易互相看見了,背對而坐,閉目養神。

  沒等多久,這班起飛的飛行法器時間到了,林淵動身而去,找到那班飛行法器,入內找了自己的位置坐下。

  稍候,魁梧漢子一行也來了,票位是連著的,可以說是和林淵坐在了一塊。

  飛行法器起飛,一路疾馳。

  經過長途飛行再降落時,已經抵達了深淵城,乘客們陸續下了飛行法器,各奔東西。

  魁梧漢子一行有座駕來接。

  林淵直奔停車區域,目光在來往人群中一搜,鎖定了一個獨自走到停車位打開駕駛位車門的合適對象,立刻快步走去,就在對方關門的瞬間,一把拉住車門,一只手先伸了進去,之后也迅速擠進了駕駛位。

  待他坐好關好了車門,還不清楚怎么回事只見到一只手就被弄暈了過去的車的主人已經被扔在了后排座。

  林淵駕車而出,混在來往的車輛中,跟著目標車輛。

  不是他想劫車省這點錢,而是不想任何人知道他跟蹤過目標。

  一路上來來往往的車輛很多,各地仙城和不闕城的規矩都是一樣的,未經允許不得在車內飛行。

  跟蹤目標跟到了一條岔路口,林淵便不敢再跟了,憑他的跟蹤技術雖然是有一定把握不被發現的,但他還是比較謹慎,何況目標似乎已經抵達了目的地,已是人車稀少。

  他放慢了車速,注意到目標車輛開進了山崖頂上的一座豪宅大院內,這才加速而去。

  尋了個適合停車的地方,林淵扔下車而去,車中昏迷的人到了一定時間自然會醒來。

  遠離棄車點后,他又順路上了一輛出租車而去。

  途中又隨便找了個地方下車,步行到了一個安靜的地方,林淵摸出原來在不闕城用的手機,聯系上了關小白,“是我。”

  關小白現在已經是有點害怕接到他的電話了,問:“什么事?”

  林淵問:“你那里有許雄的照片嗎?”

  “許雄?”關小白愕然,“你怎么突然想到問他了?”

  林淵:“有沒有?”

  關小白苦笑道:“我怎么會有他的照片,當年不管是你離開,還是他離開,那時都沒有現在這么普遍的所謂拍照,咱們當時的條件也沒機會留下什么影像留念。他可能回來過的那一次,也沒露面見我,我怎么可能會有他照片。你問這個,不會是見到他了吧?”

  林淵:“沒有,只是忽然想到以前的事,想起了他,想托人找找,有個照片也方便尋找。”
江西快3app 电竞比分网直播 爱乐彩网址 怎么开淘宝比较赚钱 黑龙江11选5 安置房开发商赚钱吗 篮球比分直播118 大唐棋牌麻将最新版本 现在那种直播 比较赚钱 spbo即时比分 2018魔兽世界萌新怎样赚钱 手机上打麻将平台 竞彩足球比分 抖音 快手点关注 赚钱 下载新浪体育 888彩票苹果 怎么做汽车销售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