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正文
| 繁體版

第二三六章 我意已決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不過這事他不好出面,他跑出去對秦儀說要為秦氏找幻眼,算怎么回事?

  只能是繼續把羅康安給推到前面去當出頭鳥,不過這次算是騙了羅康安去冒險。

  見羅康安被誘惑,躍躍欲試的樣子,林淵趁熱打鐵道:“去吧,去找會長說吧。”

  羅康安又坐下了,擺手道:“不急,等南棲家族和仙庭交涉的結果出來了,再去也不遲。”

  林淵不同意,“現在就去。我們的時間有限,要給行動預留充足的時間,要盡快動起來,做好前期準備。”

  “呃…”羅康安愣住,需要這么急么?想了想,又問:“那我們要帶多少人去?”

  林淵:“這不是人多的事,仙庭派出的人應該也不少,結果又如何?人多了也未必是好事,不了解的人多了反而是累贅,先期就我們兩個,讓秦氏這邊做好等我們消息隨時支援的準備便可。”

  他一旦親自動手,他的一些行為是不好見光的,不想身邊有不可靠的人旁觀。

  反正他怎么說怎么算,羅康安也沒辦法,一番商議之后,羅康安只好再次起身了。

  出了辦公室,又直奔秦儀的辦公室,憑他如今的身份要見秦儀不難。

  通報一聲,得了允許后,羅康安進秦儀辦公室一看,發現人還挺齊的。

  秦道邊和柳君君也在,正在與秦儀私下商議接下來的應對,開會時的會商有些事情是未必能完全吐露心扉的。

  靠坐在沙發上的秦儀手中夾著一支煙,手上青煙裊裊,煙灰缸里已有好幾支煙蒂。

  眼前的事情不但是秦儀壓力大,秦道邊亦是愁眉不展,見到羅康安進來了,他才強展笑顏,“康安來了,坐。”伸手示意請坐。

  柳君君亦對羅康安展露笑意。

  羅康安也不客氣,選了一方會客的沙發落座。

  掐了手中煙,秦儀直接問他:“羅副會長有事?”眉宇間略有皺意,懷疑這廝又是為什么廣告處和闕城視訊的事來的,最近為了這點破事,這位已經是屢次主動登門,懷疑這次也不例外。

  羅康安端坐好了身形,臉上神情變得嚴肅起來,目光逐個掃過在場人的面容,突擲地有聲道:“我決定了,親自去趟幻境,為秦氏尋找幻眼!”

  此話一出,在場諸位被震了一把,一個個面面相覷,有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的感覺。

  秦道邊收了收神,試著問道:“康安吶,你要去幻境找幻眼?”

  羅康安嗯了聲,點頭道:“會長和老會長待羅某不薄,如今秦氏到了這個地步,我不能坐視不理,我決定了,親自去幻境走一趟。”

  他就這樣的人,既然決定了要去,肯定要往自己臉上貼金,漂亮話不說怕是對不住自己,出力了就一定要落個好。

  眾人再次面面相覷,有點聽夢話的感覺,神情明顯在質疑,就憑你?

  秦儀認真審視了他一陣,確定不是在說夢話后,遲疑道:“羅副會長,你想清楚了,這可不是兒戲。”

  羅康安摸了摸小胡子,自認為很有風度的說道:“我想的很清楚了,我意已決!”

  秦儀略琢磨后,提醒道:“秦氏即將發出懸賞,讓有能力的各顯神通比你親自去跑一趟更合適,你的心意我們領了,但是也沒必要讓你親自去冒這個險。”

  羅康安:“懸賞再高,去的人再多,不管用的話,去再多人也沒用。我不一樣,我去的話,找到幻眼的希望也許會大一點。”

  眾人相視一眼,秦道邊頓時來了興趣,“康安,此話怎講?”

  羅康安神叨叨道:“有關幻蟲之母的事,我老師曾和我聊到過一些,讀萬卷書行萬里路,這次就當我是去踐行吧。”

  找借口這種事,他的確是很擅長的,類似這種事情交給他去辦,林淵已經習慣了放心,甚至都不用交代什么。

  眾人目中皆有異彩,秦道邊精神一振,又問:“聽說你的老師是靈山曾經的三大院正之一的龍師?”

  最近他一直想問這事,奈何一直沒找到合適的機會,昨天秦府的家宴上,本是一次機會,誰知又出了事又被攪了,如今終于是當面問了出來。

  羅康安滿臉無奈的樣子,嘆了聲,“我是龍師弟子的事,本不想對任何人提及,可樹欲靜而風不止,競標場上的被逼無奈,令自己的底細被人查了個底朝天,如今看來,似乎已經不是什么秘密。沒錯,龍師正是我在靈山的老師。”

  秦道邊當即兩手搓著大腿,頗為興奮道:“既是龍師提及過幻蟲之母,憑龍師之見識,想必所言定是金玉良言,想必你愿意主動前往是有所把握的。”

  羅康安淡定搖頭道:“老會長,話不能這么說,有沒有把握要等做到了再說,我也不敢說自己有什么把握,只能說是為秦氏盡力而為吧,但愿結果能不負秦氏。”話里忽又是滿滿的謙虛,反正話都由他自己給正著反著說了,只要能彰顯自己就行。

  秦道邊跟他沒什么接觸,不太了解他的為人,至于羅康安跟一些女人之間的破事,男人嘛,秦道邊不認為是什么大事,只要是有用之才就行,所以突然多冒出一絲希望來,的確是有些興奮的,看向秦儀,“既是如此…”現在秦氏畢竟不是他當家,拍板的話還得是女兒來說。

  秦儀則比較現實,問道:“羅副會長,如若你去的話,都需要些什么,人手方面有什么特別要求嗎?”

  羅康安:“需求方面,我現在一時間也說不清,容我回去后好好想想。至于人手方面就不用了,我帶一個助手就行。”

  秦儀:“需要什么樣的助手?”

  羅康安:“就林淵吧,他跟了我這么久,與我已有默契,我使他使的順手。”

  “林淵…”秦儀愣住,還以為他起碼要帶個什么高手去,只帶個林淵?要把林淵給帶進幻境?

  這倒是把她給難住了,很猶豫。

  雖說因為陸紅嫣的事,把她惡心的夠嗆,甚至是不想再見到林淵了,可是沒有徹底了斷之前,一段情擺在那,哪是說忘就能忘的。讓林淵去幻境的話,很有可能會遭遇危險,不比在秦氏,情況她隨時能掌控,可隨時伺機進行調整,去了幻境可就鞭長莫及了。更何況是讓林淵為了秦氏去冒生命危險。

  羅康安打量著她的反應,心中鄙夷,要個林淵怎么了?其他人能給,林淵就不行嗎?兩人之間果然是有一腿。

  一看她反應,秦道邊的臉色就陰沉了下來,很想朝這女兒吼一聲,人家已經和別的女人住一塊了,已經有了別的伴侶,你還想怎樣?都這個時候了,秦氏都要垮了,還分不清輕重嗎?

  陸紅嫣出現在一流館,和林淵雙宿雙棲的事,瞞不過他的耳目。

  柳君君察言觀色,亦暗暗嘆了聲,也不知這丫頭和林淵究竟是什么樣的孽緣,竟如此糾纏不清。

  沉吟一陣后,秦儀遲疑道:“羅副會長,這樣的事,憑林淵的修為怕是不足以勝任你的助手,還是挑個高手吧,秦氏這邊的人,你看中了隨便挑。若覺得這邊的不合適,可以再找南棲家族商量商量,南棲家族應該會盡力協助。”

  “不不不。”羅康安搖頭,擺了擺手,“這事和修為高低沒關系,仙庭修為高的很多,結果又怎樣?我只是要個順手的人,要個和我有默契的人,在幻境那種地方,有默契很重要,否則是害人害己。會長,時間有限,我也沒時間再和其他人慢慢磨合建立默契了,就林淵,他是我此行最合適的人選。”

  秦儀欲言又止,真的很難做出決定,掌控秦氏殺伐決斷的人偏偏在感情上猶猶豫豫。

  她如此,晉驍如此,林淵又何嘗不是如此。

  秦道邊沉聲道:“小儀,事關重大,為了穩妥起見,這事肯定還是要依照羅副會長的需求來辦,我看就這樣定了吧。”

  柳君君和白玲瓏在這事上都沒吭聲,尤其是當著羅康安這個外人的面。

  秦儀沒理父親,又問羅康安,“這事,林淵能答應嗎?他若是不愿去,誰又能勉強他去不成?”

  羅康安微笑道:“這點會長盡管放心,他跟我怎么久,還是很信任我的,我開口了他不會拒絕。我過來之前已經問過他了,他已經同意跟我去了。”

  秦儀又伸手去摸煙,只是摸煙的手指顯得有些無措和凌亂,最終抽出一根叼在紅唇上,點燃深吸了一口,偏頭看著窗外吐出一口長長的煙氣,連續吞吐幾口后,終于嗯了聲,“他若是愿意去,就按羅副會長的意思辦吧。”

  “好。”羅康安站了起來,如同換了個人一般,一派辦事的干凈利落勁,“那就這樣說定了,我回去好好想想還需要什么,有需求隨時聯系商會,有了定意后便擇日出發。會長,老會長,我就不打擾了,先告退了。”

  秦儀手指間夾著煙,看向窗外的眼神有些迷茫,微微點頭。

  秦道邊已笑著站了起來送行。

  不等白玲瓏說話,柳君君已搶著邁步伸手,要親自送送羅康安。

  羅康安表示不用,但還是盛情難卻,柳君君硬是把他送出了助理室才作罷。

  助理室內幾個坐班的女人見到這一幕后,都暗暗驚訝,沒想到羅副會長這么大的面子,需知柳君君和白玲瓏不一樣,柳君君以前雖然也是會長助理,但如今已是讓其他女人羨慕的另一個層次。
江西快3app 在新疆做什么才能赚钱 烤什么赚钱 往后余生买菜钱你给赚钱是你 内蒙古11选5 比特币机怎么赚钱吗 ti体球网 在深圳开滴滴现在赚钱吗 辽宁麻将玩法技巧 668彩票首页 深圳有什么赚钱的业务 重庆快乐10分 掌门一对一赚钱吗 球探体育比分苹果下载 种植游戏赚钱游戏 竞彩篮球大小分 能赚钱不封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