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正文
| 繁體版

第二三一章 火爆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青園,高閣,白貴人又費力地爬了上來,見到挽著拂塵來回踱步的梅青崖,倒是有些意外。

  笑嘻嘻的表情也收斂了幾分,因為每次來到不是見這位坐著就是站在外面看風景,當這樣來回徘徊時就說明有事,當即上前問道:“聽說蕩魔宮大軍集結,聲勢不小,情況怎樣?”

  梅青崖停步,反問她,“五爺那邊動靜如何?”

  白貴人:“暫時還未有動靜。”

  梅青崖哼了聲,“沒動靜?暗底下的動靜可真不小。”

  白貴人遲疑:“我這邊收到的消息確實沒動靜啊,不但沒動靜,聽他們的意思,似乎準備罷手了,不過不闕城那邊倒是風聲鶴唳的,連蕩魔宮的人馬都趕去了。”

  梅青崖:“把蕩魔宮都給驚動了,你說沒動靜?”

  “這…”白貴人驚疑不定,“到底怎么回事?”

  梅青崖冷冷給了句,“傳言五爺手上有‘瘟神’,這次證實了,他手上的確有那東西。”

  “啊!”白貴人吃驚不小,“動用了瘟神?確定了?”

  梅青崖拂塵一甩,換了手挽著,“確定了!算他有自知之明,只針對秦氏煉制場下了手,沒對不闕城下手,否則的話,蕩魔宮必然要想盡辦法不惜代價將其給誅殺,否則不足以對仙庭、不足以給整個仙界一個交代。我現在也在納悶,事都辦到這個地步了,居然卡住了不動手,以致于錯失良機,五爺究竟是幾個意思?還有,你剛才說什么,他們還想罷手?”

  白貴人:“是,是要罷手,說了定金的事,事不辦了,但是定金,他也不打算吐出來。”

  梅青崖面容略顯扭曲,“定金不吐?混賬!他這是連起碼的規矩都不想守了嗎?沒了底線,壞了名聲,以后誰還敢拿著錢上門做買賣?就憑他們那點以卵擊石的勢力,還真以為自己能推翻當朝不成?蚍蜉撼樹,不自量力!壞了規矩,當我收拾不了他不成,他的底細全捏在我手上,我要讓他今天死,他就活不過明天!”

  白貴人:“你消消氣,他倒是有說法,他覺得背后出錢的人就是巫氏、曲氏和裴氏,這次罷手后,曲氏、巫氏和裴氏估計也要被背后的三大家族給吞并了,把錢還回去送給三大家族是在干傻事。至于定金嘛,他不會獨吞,他拿他的那份,屬于我們的抽成也不會少我們的。”

  梅青崖情緒略平靜了下來,沉思一陣后,徐徐道:“說的似乎也有些道理,是不是那三家商會干的,一試便知。”

  白貴人:“怎么試?”

  梅青崖:“動用了‘瘟神’,也不能說沒動手,這一關秦氏怕是很難過去了,因此說到底還是把秦氏給弄垮了。”

  白貴人:“這不還沒垮么,不好給賣主交代啊!”

  梅青崖:“若真是那三家商會干的,這次他們是在劫難逃了,三家商會垮了后,自然也就沒了人讓我們交出定金。若不是他們,等到秦氏垮了,剩下的錢,中間人自然也要把錢莊提錢的憑證交給我們。”

  聽著有點繞,白貴人若有所思……

  靜室內,裴氏會長裴元濟面對兩道光幕里的曲山居和巫擎天揮舞雙臂叫囂,“瘋了,真是瘋了,居然動用‘瘟神’,想害死我們嗎?還讓我們等秦氏垮,等到秦氏垮了,我們也完了!”

  曲山居和巫擎天的臉色也異常難看。

  曲山居繃著臉道:“理在他們那邊,也算不上他們食言,我們找不出指責的理由來。誰也沒想到他們居然會動用這東西,誰也沒想到他們居然是采取這種匪夷所思的手段弄垮秦氏。”

  三人真的是沒想到,那些前朝余孽為達目的還真是不擇手段,不擇手段到超乎他們的想象,瘟神!居然動用了‘瘟神’,這一下真是搞的他們沒了退路。

  他們原本的目的,是前朝余孽出手轟轟烈烈的一場打殺,自然而然就成了前朝余孽自身針對秦氏而去。

  如今那些人搞出這一手后就算完事了,沒有沖秦氏的煉制秘方去,擺明了只是想搞垮秦氏而已。

  誰想搞垮秦氏?只怕仙庭想不懷疑他們三家都難。

  不說什么懷疑他們和前朝余孽有勾結,僅憑動用‘瘟神’玩過界了,便足以激怒仙庭!

  就算秦氏垮了又怎樣?仙庭也不會再給他們玩的機會,就算沒證據,仙庭只怕也要收拾他們!

  這次真正是玩火自焚,玩砸了!

  巫擎天仰天喟嘆一聲,“我就說了,找這些人是與虎謀皮,果不其然,不幸言中,悔不該呀!”

  ……

  山崖洞口露臺上,魏平公面對天際的魚肚白緊繃著面頰。

  天快亮了,這邊上奏仙庭的情況也有了回復,回復居然是郎藥師所說的那份解藥沒了,居然是另派用場給用掉了!

  這意味著什么?下面還有那么多人咳嗽不止,咳的吐血,他都不知該如何去面對。

  一道人影閃來,康煞飛落在他身邊,問:“魏兄何事找我?”

  魏平公問:“上報的情況,你那邊有回復嗎?”

  康煞略有沉吟,“回了,沒有解藥,用掉了。”

  魏平公:“那郎藥師鬼扯個什么東西?走,找他問問去,看他那邊得到的仙宮回復如何。”

  “魏兄!”康煞欲伸手阻攔,晚了點,眼睜睜看著魏平公閃身而去,不由搖頭。

  一間室內,郎藥師正在調藥,雖不能幫所有人解毒,但他至少能調制藥物減緩大家的痛苦。

  洛天河在室內陪著,陪著郎藥師說說話,離開仙宮后,的確是許久未見了。

  門外,秦儀在微涼的晨風中仰望星晨,在苦等仙庭那邊的消息。

  羅康安倒是緩過來了,悠哉著東逛逛,西逛逛,有點感覺到自己今非昔比了,手上來來回回的東西動輒價值千萬。

  林淵坐在不遠處的一塊石頭上,不時看看秦儀的背影,知道這女人現在的壓力很大,解藥的事情不落實下來,怕是也無法安心休息。

  至少從競標開始,他就親眼目睹了這女人遭遇了不少事,這一樁樁的事情下來,有點不知當年的那個羞澀女子是怎么一步步扛下來走到今天的。

  魏平公閃身而至,直闖郎藥師所在的屋內,守衛攔不住,也不敢攔,閃開慢了點,還被他喝斥一聲,“滾開!”之后大步入內。

  眾人回頭看去,秦儀第一個快步跟了去,余者隨后。

  入內一見與洛天河笑談中制藥的郎藥師,魏平公先背個手笑瞇瞇走近了問,“忙呢?”

  郎藥師也笑著點了點頭。

  魏平公又笑問:“解藥的事,不知仙宮回復如何?”

  進來的秦儀等人也豎起了耳朵,這正是秦儀等人所關注和等待的。

  提到這個,郎藥師頓時有些尷尬,他不久前還被仙宮那邊給訓斥了一頓,責怪他不該亂說話。

  “魏帥,借一步說話。”郎藥師放下了手中活,伸手請去里間。

  魏平公一看就知道這老家伙心虛了,不知想遮遮掩掩什么東西,牽涉到這么多人命,居然還來這套,頓時火冒三丈,砰一聲拍掌案上,拍的桌上東西跳三跳,“別玩那鬼鬼祟祟的,老子在冥界看膩了,說,怎么回事?”

  郎藥師一副仙風道骨模樣,此時愣是被搞的有點下不了臺。

  洛天河出聲道:“魏帥,有什么話好好說。”

  魏平公指著他鼻子便罵,“少在這里做老好人,知道你是仙宮出來的,跟他穿一條褲子的,明明選邊站了,還裝什么諍臣出言頂撞陛下,老子最看不慣你這種偽君子。黑什么臉?你只要能把我這些弟兄給救活了,我給你跪下都行,沒那本事就給我閉嘴,現在這里是我的地盤,輪不到你指手畫腳!”

  揮手又一指郎藥師,“老東西,我告訴你,你之前說出的有解藥的話,我已經傳達了下去安撫軍心,你若是敢謊言欺騙,那便是謊報軍情,是意圖動搖軍心,我立馬下令把你給宰了,我倒要看仙宮能說我什么!”

  砰!桌子又是一拍,“說,到底有沒有解藥!我警告你,你敢說出一個‘不’字,立馬綁了你推出去,敢騙他們,看看那些沒了活路的弟兄們會不會把你給活撕了!”

  旁觀的羅康安咧了咧嘴,發現這位曾經的冥界大佬有夠火爆的,這是硬逼人家說有解藥,不準說沒有啊!

  他再看看洛天河和郎藥師的臉色,那叫一個難看,面子可謂被掃的一干二凈。

  他也不知自己是什么心態,就喜歡看那些高高在上的人吃癟。

  秦儀一臉焦慮,魏平公突然發這么大的脾氣,她看出了情況不妙,解藥的事似乎出了變故。

  那兩個男女童子瞪著圓鼓鼓的眼睛看著要吃人似的魏平公,有點被嚇到了的樣子。

  郎藥師一張難堪的臉緩過來后,突又坐了下來,慢吞吞說道:“收藏在仙宮的解藥用掉了,是我疏忽了,是我忘記了,若有錯,任由魏帥處置便是。”兩只眼睛閉上了,一副隨便你怎么辦的樣子。

  平常的風度,碰上這種人,也真正是蕩然無存了。

  “耶,老不死的,居然敢跟我玩橫的!”魏平公怒極反笑,兩手袖子一擼,呵呵道:“這種事也能記錯了?好!今天若是讓你死的痛快了,老子跟你姓了!”大步上前就要動手。
江西快3app 北京快三 青海快3 7980主题餐厅赚钱吗 极速十一选五 赚钱任务软件app 麻将作弊手势暗语 大唐娱乐彩票群 90直播比分网 足彩进球彩 太原 开厂赚钱吗 网球比分直播雪缘 大学赚钱创意点子 竞彩比分500没有人聊天了吗 国标麻将 胡牌规则 大小 脱衣麻将 秒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