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正文
| 繁體版

第二零六章 就是你,過來!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晉驍只能作罷,繃著臉站那,內心極為擔憂,因為他知道可能會發生什么,他認為現在的朱莉在他身邊才是最安全的,卻又不好強闖,這種場合下真正是滿心的無奈。

  待朱莉回頭走到,白玲瓏立刻微笑著做了個伸手請進的手勢。

  朱莉當即彎腰鉆入,羅康安跟上,趴在車門口朝車內的秦儀道:“會長,典禮拍攝的事,您有什么不清楚的,可以問朱莉小姐。”

  秦儀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

  羅康安又對朱莉道:“拍攝方案的事,你清楚,會長有什么問題,勞煩詳細解說一下。”

  如此諄諄叮囑,旁人不清楚的,還以為是多大的事。

  朱莉自然是連連點頭應下,“好的。”

  “羅副會長,時間不早了。”白玲瓏提醒一聲,伸手做了個請他讓開不要妨礙關門的動作。

  羅康安點頭哈腰的退開了,還朝車內揮了揮手。

  白玲瓏一關車門,又對羅康安做了個請回的手勢,自己則快步走到副駕駛位拉開車門鉆了進去。

  羅康安轉身離去,內心忐忑的而去,不知道秦儀和朱莉的談話會不會露餡。

  萬一秦儀說出,聽說羅副會長說你要過來跟我同乘一輛車,或者朱莉問秦儀招我過來有什么吩咐,那就尷尬了。

  他現在有點賭的味道,賭兩人不會這樣說。

  就算暴露了,應該也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事,何況他已經想好了退路,萬一露餡了,秦儀真要算賬的話,他就搬出林淵來,說是林淵跟他這樣說的。

  他早就認為林淵和秦儀有一腿,這種事一旦有個萬一,他只能把林淵給扯出來做擋箭牌。

  他也是被林淵給逼得沒了辦法,要達到林淵的目的,實在沒轍了,他又不是無所不能,只能出個一旦有變能找補的辦法來。

  “走吧。”羅康安走回招呼林淵登車。

  林淵也挺好奇的,本想問問他究竟用了什么辦法搞定的,然見到一步三回頭也走了回來的晉驍,暫停了那個念頭,待到晉驍近前,他出聲道:“此行途中,我們副會長的車離朱莉小姐近,你要是沒什么不方便的話,可以和我們同乘一輛。”

  剛要鉆入車內的羅康安一愣回頭,很想問問林淵,多這事干嘛,有必要讓這跟屁蟲鉆我們車上嗎?

  他其實早就看晉驍不順眼了,之前就擋手礙腳的,但被林淵的眼神制止了,只好痛快鉆入車內穩穩當當一坐。

  晉驍略默,林淵伸手示意副駕駛位,晉驍臉頰繃了繃,回頭看了看朱莉座駕,也就拉開副駕駛位車門鉆了進去。

  林淵進了后排座,與羅康安坐了一排。

  所有要參加開業典禮的人員基本各就各位后,一溜車隊底下掀起強風,吹的灰塵時期,在領頭車輛的帶領下,紛紛啟動飛行模式升空了。

  一般車輛無法飛行,這是高級車輛才有的模式,憑秦氏的財力自然是不缺。

  正常情況下,也不允許在城內來這套,可今天不一樣,城衛允許了,城主洛天河親自出行,肯定同意的。

  二十多輛車升空了,在領頭車輛的帶領下一條長龍似的朝城門方向飛去。

  更多的人是在直接飛行,許多城衛,還有秦氏這邊的護衛,都施法飛行在車隊的左右。

  地面上的橫濤目送著,他沒有去,只是前來送行的,城主不在,他要在城內坐鎮……

  秦府,柳君君放下電話后,對秦道邊道:“那邊已經出發了。”

  秦道邊默默點了點頭,他其實也想去完工的煉制場看一看,不過想想還是忍住了,以后有的是機會,他現在跑去不合適,他畢竟是秦儀的父親,又是一手創建秦氏的人,他去了讓秦儀怎么站位?有喧賓奪主的嫌疑。

  另外就是考慮到安全因素,這個時候心懷不軌的人最有可能下手,父女兩個不能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里。

  白山豹出聲道:“老爺,夫人,按照布置,會長那邊一動身,我們就要潛藏回避一陣了。”

  護衛高手,基本上都跟了秦儀離去,這邊擔心有人趁虛而入,做好了密地躲藏的準備。

  “走吧。”秦道邊嘆了聲,普通人有普通人的煩惱,到了他這個地步的人也有他這個層次的身不由己。

  三人一起出了門……

  一行隊伍從城門位置飛出了天擎大陣,一個俯沖之后,再次升空。

  待平穩飛行后,車內的秦儀開口了,問:“朱莉,有什么事要說嗎?”

  朱莉忙道:“有關典禮拍攝方面,會長有什么想知道的,我會詳細解釋。”

  就為這個嗎?秦儀默了默,“相信你們會處理好的。”這個話題就到此為止,換了話題,“新招了個助手?”

  朱莉:“是的,名叫晉驍,有點孩子氣,不懂事,讓您見笑了,回頭我會說他的。”

  她還是有點擔心之前晉驍的冒失會讓這位不高興。

  如今的秦氏,或者說是如今的秦儀,和之前已經有所不一樣了,現在和軍方來往密切,有什么事甚至能直達仙庭中樞,只怕洛天河都不好隨意管教了。

  秦儀聽懂了,微微一笑,“一點小事不用多想。對了,我聽說那個晉驍和你住一塊了?”

  副駕駛位的白玲瓏聞言笑著回頭看了看。

  朱莉略有尷尬,這已經不是第一個人問這事了,橫濤問過,洛天河也問過,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的,的確容易讓人多想。她也考慮過趕晉驍出去,可心里有那么些拖拉,遲遲未做決定。

  她也看出了晉驍喜歡自己,其實她也在等一個兩人名正言順住一起的理由,她在等晉驍表白,可晉驍就是不開口,令她有時頗為惱火。

  “找到了合適的住的地方,他會搬出去。”朱莉敷衍著回了句。

  秦儀微笑,“如果覺得合適,就在一起吧,不要錯過了,有些人一旦錯過了…不好!”笑容中漸有苦澀,慢慢回頭看向了窗外。

  她想到了一流館,有些情況也瞞不過她,知道了陸紅嫣與林淵每天夜宿在一起。

  孤男寡女的晚上睡在一塊還能是什么事?

  她的性格是不會輕易放棄的人,但面對這種情況,開始是憤怒,感覺自己遭到了背叛,可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事情忙碌沒有及時處理,也漸漸冷靜了不少,實事求是的說,憑什么說林淵背叛了?

  是她當初沒有去爭取,是她自己當初放棄了,一棄三百年,從未聯系過,她有什么資格要求林淵為她守身如玉三百年?陸紅嫣沒出現前,她覺得林淵理所當然就是她的人,就是那么強勢。

  待陸紅嫣這個人真的出現了,她有嗆水后爬上案的喘息感,才發現在感情上,自己并沒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強大。

  漸漸的,莫名的有些心灰意冷,已經有些不愿再看到林淵了,一見到就膈應的慌,甚至是覺得惡心,目光觸及都是一瞥而過,視若不見,后悔不該熱臉貼冷屁股在昆廣城神衛營對林淵表白出心跡。

  她最難以接受的時候,甚至有隨便找個男人回敬林淵的沖動……

  一行已飛上云霄,坐在副駕駛位的晉驍一直在高度警惕四周,并緊密關注朱莉所在車輛。

  所幸一路平安順利,途中偶有猛禽出現攻擊,都被隨行護衛人馬給輕易打發了,并未干擾到行進速度。

  秦氏巨靈神陣法煉制場,可謂到處披紅掛彩。

  整個煉制場已經被仙庭人馬布下了防御大陣,一行落地在陣門前,有人出來接應,核實了一行的身份后才準予放行。

  一行人馬進入了大陣內,車內的一群人陸續下車。

  施工人員已經提前一天被清離了這里,在場云集的大量人員都是秦氏招募的煉制修士,或一些勤雜人員。

  至于駐軍,沒有任何迎接的架勢,各在其位,各司其職,有那么點不湊熱鬧的意思。

  駐軍的統領是魏平公,一看駐軍的架勢,就知道是誰的意思,洛天河也不好說什么。

  冥界殿帥,論品級曾是一品大員,雖然被貶到這里來了,洛天河還是主動過去拜訪了,憑他的背景倒不是怕了對方,而是一些該有的禮節。

  魏平公正在山崖上的山洞里喝酒,洛天河飛到山崖,有部將對魏平公稟報,“魏帥,洛城主來了。”

  魏平公看到了,故意裝作沒看見而已,聞言才抬眼看了看,慢條斯理道:“洛城主大駕光臨,有失遠迎,還請恕罪!”

  “不敢。”洛天河拱手,略躬身,“見過魏帥。”

  魏平公:“還有你不敢的事?沒有你同意,我的人馬連進城買點東西都不許,是我不敢才對,沒去迎接你,你不會不高興吧?”明顯在表達不滿。

  洛天河道:“魏帥是明白人,想必魏帥心里也清楚,天河此舉乃為劃清職責權限,以免混淆,屆時反而會有諸多不便,并非有意針對您,換了誰來主持這里都一樣。”

  魏平公放下酒壺,吐著酒氣道:“行啦,兩個倒霉蛋,都被貶到了這里,再比高低有意思嗎?我們職責所在,就是駐守看門的,不用管我們,你們忙你們的去吧。”

  洛天河遲疑道:“魏帥,今天是秦氏煉制場開業大吉的日子,您守在這里,若是不露個面的話,他們怕是也不敢大張旗鼓,您看下面都靜悄悄的,是不是出面稍微打個招呼,讓他們盡快完事,也省的拖拖拉拉攪了您的酒興。”

  魏平公往山崖下瞅了眼,起身了,“走吧。”

  一群人從山崖上飛下來,落在了秦氏等人跟前,秦儀當即率人拜見。

  魏平公敷衍了幾句,讓他們忙自己的不用管他,正準備轉身走人時,目光忽落在了羅康安身上,背負身后的手松出一只,朝他招了招手。

  羅康安愣了一下,左看右看,貌似疑惑,是在叫我嗎?

  魏平公干脆直接指了他,“賊頭賊腦東張西望的那個家伙,就是你,過來!”
江西快3app 电脑上做违法赚钱的事 500万彩票网即时比分 新疆十一选五 威海滴滴赚钱吗 广西快乐双彩 语音普通话赚钱 内蒙古11选5 闲鱼专业捡漏赚钱吗 雪缘园app下载 不用投资就可赚钱的应用 世界杯足球比分 我想赚钱视频 比分直播500万彩票网 苹果手机4捕鸟达人 湖北麻将卡五星怎么打 手机捕鱼大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