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正文
| 繁體版

第一九五章 剩下的我來處理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而且這女人一買就是打包好幾件,也不會跟你討價還價,一看就是不差錢的主。

  若是能多來一些這樣的客人就好了,奈何兩人的目的不在賣衣裳。

  低頭繼續撥弄算盤的閻浮突然沉默了,提筆在賬本上寫下了結果,盯著賬本上的數字久久不語。

  “老大,怎么了?”項德成留心到后問了句。

  閻浮沒說什么,依然盯著賬本不說話。

  項德成忍不住了,伸手扒拉了賬本過來,賬本倒轉過來查看,沒看出有什么異常,也不知道閻浮在看什么,然而待他看到整月結余時,也愣住了。

  他抬頭盯著閻浮問,“五萬多?我們這鋪子一個月賺了五萬多珠?沒搞錯吧?就這樣隨便搞搞就能賺這些?”

  閻浮:“沒錯,我算了兩遍,不過…這種生意有淡的時候,有旺的時候,很正常。”找了個自我開解的理由。

  項德成悶了聲,有點出乎意料。

  說實話,兩人壓根沒打算好好經營這個成衣鋪子,純粹是為了演的像一點,才不得不敷衍。

  兩人也不想客人太多,所以衣服價錢有點偏高,但個人有個人的眼光,閻浮進貨的喜好,挑選后進來的貨物,似乎挺有女人緣,回頭客很多。

  誰想就這么敷衍下來,還沒花什么心思,一個月居然掙了五萬多珠,的確讓人意外。

  項德成不禁在想,這若是用心去做的話,一個月能賺多少?

  兩人從來就沒有什么穩定收入,屬于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的那種,算不上有錢人,開個鋪子突然賺來這些合法收入,破天荒頭一回,兩人都有些不習慣了。

  換衣間內,一堆衣裳就扔在邊上,陸紅嫣在里面壓根就沒有換穿,此時人在換衣間的頂上,雙腿劈叉成一字馬,撐住了墻壁左右將自己支在空中。

  她不敢在這里過度使用法力,小心控制著,生怕法力波動被外面給察覺到。

  試衣間頂部出現了一個圓圈,她在小心控制著施法切割,加深圓圈的切割深度。

  這座鋪子是一座樹屋,也就是說,頂部也是木質結構,憑她的修為隨便能捅開。

  可她沒有那樣做,還是那句話,不敢在這里過度使用法力,只能是每次來買衣裳的時候搞上一點。

  她忽然收手,側耳聽了聽外面的動靜,又看了看腕表上的時間,繼而伸手輕輕頂起上面。

  看圓盤被頂起的動靜,很顯然,屋頂這次終于被她給打穿了。

  圓盤被頂開,發現有一層蒙布之類的東西罩著,將圓盤挪開到一旁,陸紅嫣伸手上探,鉤住了邊緣,整個人輕巧的鉆了上去,掀開蒙布時才發現,是一張鋪在地上的毯子。

  毯子和碗狀的木墩都棄了一旁,環顧四周,是一間空棄后稍放了些雜物的房間。

  也應該是如此,好幾間試衣間,她偏偏挑中了這一間不是沒原因的,肯定是經過了勘探的。

  她沒什么顧慮,輕輕開門走了出去,根據她一段時間的觀察,這里應該就只住了兩人。

  將樹屋內的空間一座座查看,根據現場情況判斷,確認哪個地方是兩人會經常且容易出現的地方后,迅速從儲物戒內掏出隱蔽監控設備,快速在合適的角落里安裝。

  她的時間不多,僅有的時間也是她之前慣常性前來大量買衣服打下的基礎,之前的準備就是為了這一刻,她動手的速度快而穩。

  在上上下下數間房內裝好監控后,又迅速回到了雜物間,翻出一盒膏狀物,在木墩碗口邊緣抹了一圈,之后悄然鉆了下去,探手將碗狀木墩拉回,吻合落回了窟窿中。

  輕輕施法之下,抹在木墩碗口的膏狀物自然抹平,和地面顏色一致,消除了圈狀痕跡,不仔細看應該看不出太大的區別。

  那張掀開到一旁的地毯,也在法力拉扯下悄無聲息的平復了,蓋在了原地。

  她手指又勾出早早調配好顏色的膏狀物,抹平在頂上的圓圈,將圓圈的縫隙給平掉了。

  做完這些才悄然落地,抬頭看了看頂上,微微一笑,又在鏡子前照了照自己觀察是否有什么痕跡,將一些異常給消除了,這才撿起扔一旁的衣裳,開門出去了。

  回到大堂,項德成立刻點頭哈腰迎來,問:“陸姑娘,怎樣,這次的還滿意嗎?”

  陸紅嫣將一堆衣裳扔在了柜臺上,扯出一件鮮紅的扔一邊,“這件太艷了,我不喜歡,其它的都給我打包。”

  “好嘞!”項德成應下,立刻按她說的辦,將選好的衣裳打包。

  付賬后,在兩人的恭送聲中,陸紅嫣提了東西出門上車。

  一流館就在斜對面,開車斜插過去就到了。

  拎著衣服下車,和張列辰打了個招呼,陸紅嫣回了房間。

  衣服扔在了邊上,她取出了一只光幕播放裝置,調節后打開了光幕,只見光幕出現了一座房間里的靜態畫面。

  在她手指調換下,靜態畫面不斷更換,正是之前安裝在成衣鋪樓上各房間監控所拍攝下的情形。

  確認各監控狀況正常,陸紅嫣舒展出淡淡笑意。

  心情不錯,今天走了一圈下來,解決了兩件想辦的事。

  客棧的人是她殺的,作案地點的客棧也是她根據橫濤提供的情況進行的挑選。

  橫濤那邊鎖定的嫌疑人就在客棧開了家鋪子,她自然要在附近作案,要能讓目標注意到。

  橫濤鎖定的理由排除其它方面不說,有一條引起了陸紅嫣的注意,那就是目標似乎在關注城衛的動向,陸紅嫣自然要投其所好,扮成能引起目標注意的動作異常的城衛。

  就在挑選下手對象時,一個該死的撞到了她的手上,似乎是個有點錢的,看上了陸紅嫣的美色,主動搭訕,拿錢試探,想引誘陸紅嫣獻身。陸紅嫣自然屈服,問了住哪個房間,約好了時間回頭去找他。

  之后把一切準備就緒了,她喬裝后找上了門,見面就直接把那男人給宰了,就這么簡單。

  驚動城衛后,又假扮成了城衛進出客棧,假扮的對象在城衛中確有其人,為了計劃的周密性也必須確有其人,她是讓橫濤提供了一批城衛的情況,選定了兩人進行比照易容的。

  不過這種易容對熟悉那兩個城衛的人來說,很容易暴露,不過有橫濤的配合自然不一樣,肯定不怕在城衛中暴露。

  并非另一個假冒的城衛說的演技有多好,這種事情,陸紅嫣豈會貿然將成功性寄托在一個臨時找來的演員身上。

  結果很順利,這邊關注的嫌疑人順利上鉤了。

  至于另一個假冒的城衛,膽子也算不小,當然本就是一個敢做這種事的混混角色,只是膽子放錯了地方,事后還想拿了錢走人,怎么可能?陸紅嫣不會讓這種事情走漏風聲,自然是直接滅口了。

  這一趟出門,她連殺兩人!

  成衣鋪這邊,她盯了這么長時間,親自出手竟然還搞不清兩人身份,這是她自己都不能接受的,自然要想辦法搞清。

  親自出手也是沒辦法,林淵目前的顧慮太多,不好調其他人手來,否則這種事情用不著她親自出手。

  憑她以往的經歷,干這些個也算是經驗豐富,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結果證明,一切順利……

  林淵下班歸來后,陸紅嫣陪他回了房間,讓他看她準備的這些小把戲。

  盯著光幕里的內容觀察了一陣,林淵問:“什么地方?”

  陸紅嫣:“斜對面的成衣鋪,我進去了一趟,做了這些手腳。”

  林淵:“不會打草驚蛇吧?”

  陸紅嫣:“我仔細考慮過,兩人當中,長期有一人守在鋪子里,應該不會擔心有人上樓做手腳,輕易檢查的可能性不大。就算發現了,又怎樣?老這樣被盯著也不是個事。”

  林淵微微頷首,也就不再多過問了,陸紅嫣跟了他這么多年,能力如何他很清楚,相信這種事陸紅嫣自己能處理好。

  陸紅嫣又道:“還有橫濤那邊提供的目標,我已經弄好了,那路人馬能不能上鉤,就要看羅康安那邊的情況了。”

  林淵嗯了聲,“剩下的我來處理,羅康安那邊我會盯著。”

  有個得力幫手在身邊,他發現事情好辦了許多,尤其是陸紅嫣這種讓他心里有底的……

  竹林,木舍,便是蕭氏商會在不闕城的落腳點。

  涼亭里,身形偉岸的蕭氏會長蕭雨檐,手捋胡須,盯著一張地圖琢磨著什么,不闕城的地圖。

  四周竹林深處,有護衛徘徊其中,總的來說是個雅致地方。

  頭發有些花白,上了年紀的助理曾英長快步來到,進涼亭內,遞上一份文本,“會長,昨日不闕城內的大致情況匯總報來了。”

  蕭雨檐嗯了聲,頭也不回,道:“放那吧。”

  曾英長道:“會長,有一個情況,我覺得您還是先過目的好。”

  蕭雨檐聞言慢慢回頭,也轉了身,“什么情況?”

  曾英長打開了文本,端給了他,要給對方看的情況就擺在首頁。

  蕭雨檐接手立看,越看眉頭越皺,嘀咕自語,“秦氏的最后保障,什么東西?”

  曾英長走到他邊上,伸手指了一行字,“會長你看這里,是遮無子親手交給羅康安的東西,秦氏有什么要緊的東西是要過遮無子手給羅康安的?”
江西快3app 明日之后卖无人机赚钱吗 新浪体育微博 dnf稀有卡片升级赚钱 188篮球比分 拉伽瑜伽赚钱吗 网易体育比分直播 民间现实二人麻将玩法 小摊生意赚钱吗 超级大乐透 嘉兴卖房子赚钱吗 黑龙江11选5 网上兼职有手机就能赚钱是真的吗 山东11选5 挂靠快递公司自己送货赚钱吗 腾讯nba比分 酒类加盟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