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正文
| 繁體版

第一五七章 立刻給我滾出不闕城!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這事比較急,相羅舍和公虎召馬上就要到了,白玲瓏應了聲好,立刻摸出手機聯系橫濤,聯系上后言語間自是十分客氣,講明情況,一陣好好好后,掛斷通話對秦儀說道:“橫濤說立刻派人過來保障秦氏正常經營秩序。”

  秦儀聞言頷首,繼續埋頭自己的工作……

  城衛抵達的速度比兩大家族的人快,不管是相羅還是公虎的背景怎樣,該守的規矩還是要守的,不能飛行,只能駕車一路趕來,而城衛人馬接到命令后卻是直接橫空飛至。

  相羅舍和公虎召不但是碰頭后聯袂趕到不闕城的,抵達不闕城后還是同乘的一輛車。

  “確定了,秦儀人還在秦氏總部上班,人就在秦氏總部。”副駕駛位的人放下手機后,回頭對二人通報確認了一聲。

  通報確認,自然是為了避免白跑一趟。

  相羅舍和公虎召聞言相視一眼,算是略松了口氣,兩人親自趕來,就是要聯袂施壓,務必促成這次的簽約。

  沒辦法,之前還能慢慢來,如今的周氏和潘氏被彭希和徐潛搞成了這樣,哪還能慢慢來。

  兩人親自跑來登門,不會給秦儀拖拉的余地。

  公虎召格外叮囑了一句,“秦氏在這邊樹大根深,耳目眾多,我們來到是瞞不過她的。讓人把秦氏那邊盯緊,防備秦儀偷偷溜走,只要發現秦儀離開,立刻告知。”

  “好。”副駕駛位的人立刻拿起手機遙控安排。

  一路得到的匯報表示,秦儀一直在秦氏,并未離開。

  待一行趕到秦氏總部大門口時,卻被一群門衛攔了下來,不讓進去。

  公虎召和相羅舍硬是有脾氣也不敢發作,秦氏總部外面守了一堆城衛人馬,若敢直接沖撞城衛挑戰仙庭的權威,他們背后的家族也保不了他們。

  一名城衛領隊,甚至揮手指揮,命令他們的車輛立刻靠邊停放,不得堵在門口妨礙進出。

  一行車輛也只好乖乖聽命,挪開到一旁停下了。

  碰上這種事,兩位大簿顏面無光,坐在車內未曾下車。

  公虎召臉上寫滿了不滿,“秦儀想干什么?立刻聯系秦儀,我要跟她通話。”

  “是。”手下立刻拿起手機照辦。

  辦公室內,白玲瓏拿著響動的手機,緊急提醒秦儀,“是公虎召那邊的來電,要不要接?”

  伏案批東西的秦儀默了默,放下了手中筆抬頭,“接!當然要接,不接豈不顯得沒有誠意,就說我不在。”

  “不在?”白玲瓏遲疑了一下,“他們既然敢直奔這里,恐怕已經掌握了你的動向,說不在可能糊弄不過去。”

  秦儀:“你就這樣回,我自有辦法應對。”

  既然這位心里有底了,白玲瓏也就不再遲疑了,在秦儀的示意下,她接通后打開了擴音,能讓秦儀也聽到通話過程,“您好,找哪位?”

  公虎召的聲音傳出,“白助理,你少來這套!我,公虎召,讓秦儀接電話。”

  白玲瓏忙笑道:“原來是您,不好意思,會長她現在不在。”

  公虎召怒了,“少在這里放屁!秦儀明明就在秦氏總部,告訴秦儀,我和相羅舍就在樓下,讓她立刻接電話,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

  別說秦儀,就連白玲瓏臉上也浮現一抹不屑,不客氣?這里可不是你公虎家族的地盤,不客氣你又敢怎樣,還敢光明正大硬闖不成?敢在這里放肆,信不信讓你回不去?

  不過這話不好回,白玲瓏看向秦儀。

  秦儀依然平靜,伸手了,招了招,接了白玲瓏遞來的手機,就擺在了跟前桌上,胳膊肘架在桌邊,十指交叉,頂著下巴,“是我,秦儀。公虎大簿的脾氣有點大,誰招惹您了?”

  公虎召:“秦儀,你終于肯接電話了。誰招惹我?我倒要問問你是什么意思,門口攔著不讓我們進去,是什么意思?”

  秦儀:“下面人有下面人的難處,未經允許,不讓進,規矩在哪都一樣。”

  公虎召:“門口一群城衛攔著是怎么回事,難道不闕城的城衛也是你秦氏的手下不成?”

  秦儀:“有城衛攔著么?還有這回事,我還真不清楚。”

  公虎召怒了,“少來這套,之前這里明明沒有,我們抵達前突然來了城衛,你敢說不是沖我們來的?”

  秦儀:“我確實不清楚,公虎大簿想多了。”

  公虎召:“好,既然是誤會,立刻讓人放行,我和相羅舍就在樓下。我們上去見你,或你下來見我們都行。”

  秦儀:“見面就沒必要了吧?”

  公虎召怒斥:“秦儀,你什么意思?說好的條件,想反悔不成?”

  秦儀:“我想反悔?我看是你們想反悔吧?現在離競標結果公布,已在最關鍵時刻,秦氏的競標由南棲家族全面代持,我這里正被南棲家族的人盯著,你們兩個突然在這個時候堂而皇之來找我,想干什么?當南棲家族是瞎子嗎?是想引起南棲家族警惕,還是想挑撥南棲家族讓我秦氏的這次競標雞飛蛋打,你們是何居心?”

  “……”公虎召瞬間凝噎無語,通話中說了什么相羅舍也要聽的,車內也是打開了擴音的。

  秦儀此話一出,公虎召和相羅舍真正是相視無語了,一副興師問罪的氣勢瞬間弱了不說,還有點理虧的樣子。

  二人皆有些無言以對,首先是秦儀說的絕對有道理,人家到了競標結果最關鍵的時刻,兩人這個時候親自跑來的確有些不合適,他們的身份太惹眼了,南棲家族只怕想不多想都難。

  真要讓競標的結果雞飛蛋打了,兩邊還合作個屁,到時候別說合作,南棲家族也不會放過秦氏,試問秦儀這個時候怎么會跟他們擺明來往。

  秦儀:“沒錯,我不妨直說了,門口的城衛人馬就是我請來的,目的就是攔住你們。我現在不可能跟你們見面,不但不會跟你們見面,還要擺出對你們兩家不客氣的態度給南棲家族看。你們兩個若非要搞事,若非要坑我秦氏,那秦氏別無選擇,只能對南棲家族表明誠意,也只能是和南棲家族合作!至于你們高不高興,悉聽尊便,那不是我考慮的事情!”

  一旁的白玲瓏見手機那頭的人啞巴了,可謂抿嘴竊笑。

  公虎召臉色難看,幾番欲言又止,當著手下的面,服軟的話又不好說出口。

  “咳咳!”還是相羅舍干咳兩聲,腦袋湊到了公虎召的手機前,好言安撫道:“秦儀,是我,相羅舍。你誤會了,我們不是這個意思。有好處的事,相羅家族和公虎家族怎么可能跟自己過不去,怎么可能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我們此來只是想把事情落實一下而已。”

  語氣柔和,說話的姿態也放的很低,沒辦法,現在某種程度是他們兩個有求于人。

  就因為他們的疏忽大意,令彭希和徐潛把周氏和潘氏給搞出了內亂,這邊再搞砸了的話,他們回頭真的沒辦法向兩大家族交代。

  秦儀:“有這樣落實的嗎?是要來落實,還是要來坑害我秦氏?你們若是真還有合作的誠意,就立刻給我滾!南棲家族不是瞎子,不闕城不是你們呆的地方,我現在也不可能跟你們見面,立刻給我滾出不闕城!”

  這一番話可謂怒氣沖沖,且不留情面,說罷直接掛了電話,將手機推向了桌子另一邊,還給了白玲瓏。

  嘴上的話不客氣,實則秦儀從頭到尾的神色很平靜,主動權已經運作到了她手上,她沒什么好慌的。

  拿起手機的白玲瓏卻是面帶莞爾神色,實在是有點忍不住笑,兩大家族坐鎮斗宿星域的大簿,竟然被秦儀像訓孫子似的,竟被秦儀罵的吱吱嗚嗚沒脾氣。

  這是她一開始怎么都沒想到的,沒想到秦儀居然會來這手打發那兩個老家伙,她真正是服了秦儀……

  聽著手機里傳來的中斷聯系的聲音,車內前排的駕駛員和副駕駛位上的漢子,悄悄相視一眼,也有點沒想到秦儀竟是這樣訓罵兩位大簿的。

  兩人有點不敢回頭去看兩位大簿的反應。

  “這女人看著挺年輕漂亮的,居然這么大的火氣。”公虎召冷哼哼地埋怨了一句。

  “唉!”相羅舍唉聲嘆氣道:“這事…怎么說呢?我們一開始可能的確是有些考慮不周,如此堂而皇之的來到,恐怕真的已經引起了南棲家族的警惕。南棲家族正在朝堂上與那些既得利益者撕扯,真要一松口的話,還真不知道會出什么事。”

  兩人都忍不住看了眼秦氏門口守著的城衛,不得不承認,秦儀緊急做出這樣的布置阻攔,還是合理的,起碼能讓南棲家族看到秦氏的態度。

  公虎召皺眉:“這女人讓我有些沒底,回頭她若是不答應怎么辦?”

  相羅舍:“你我疏忽之下,把周氏和潘氏內部搞成了這樣,就算這女人事后反悔,也只能是將錯就錯了,回頭周氏和潘氏再聯手找她算賬也不遲。總之,周滿超和潘慶是決不能活著回去了,一旦回去,遭遇如此背叛,兩人焉能善罷甘休,必然要和那兩個兔崽子分個你死我活,周氏和潘氏內部必然大亂,到時候我們可就真沒辦法交差了。”

  公虎召懂了他的意思,周氏和潘氏最后誰當家不重要,只要兩家商會的實力還在,無非就是換了個當家人而已,就算秦儀反悔,向家族那邊交代時責任也能推倒秦儀頭上,轉一圈再回到之前繼續讓周氏和潘氏聯手對付秦氏便可。

  公虎召頷首:“你我都要盯緊不闕城這邊,一旦周滿超和潘慶出獄,立刻下手,決不能讓活著回去!”
江西快3app 如意彩苹果 封神榜国际版赚钱快 湖北快三 赚钱靠自己的励志句子 海南4+1 汽贸公司赚钱吗 江苏十一选五 养400头猪赚钱吗 8波体育比分网 赛车牛牛游戏做兼职赚钱是真的吗 中体育比分直播 财神捕鱼网页版 湖南丫丫麻将微信群 河北20选5 流量精灵赚钱 p3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