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正文
| 繁體版

第九十六章 如遭雷擊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南如沉吟不語,在考慮他們的說法。

  中司座孫啟尚一瞅這三位是同樣的意見,立馬感覺不妙,雖然不知道三人意圖何在,但立馬道:“這事應該和各商會協商一下,征求一下各商會的意見。”

  他想爭取一下時間,和秦儀那邊商量一下,看看是怎么回事,他感覺到了其中肯定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內因。

  話剛落,南司座楚千秋立刻出聲反對,“協商來協商去,你確定他們能統一意見?他們肯定希望爭取對自己最有利的競標方式,得協商到什么時候?明天競標就要開始了。”

  中司座孫啟尚:“協商一下能要多久,不管他們同意還是不同意,肯定不能耽誤明天的競標開始。”

  東司座瀚沙反駁:“既然不管同意不同意都得這樣,那還有協商的必要嗎?”

  西司座昆來:“孫司座,你要搞清楚,競標是由我們來主持的,規則也是由我們來制定的,域主制定的規則肯定是不能讓他們滿意的,他們肯定希望更改規則有利于他們,這一點由不得他們,哪能由得他們人人滿意,哪有人人滿意的規則,必須遵照規則來執行!”

  北司座羌遙:“不錯!規則出來后,大家一律平等,人人需遵循同一競標規則執行。”

  面對四人的聯手攻訐,中司座孫啟尚不知問題在哪,講不出更好的理由來反駁,一時間不知該如何針鋒相對,但他肯定其中有什么問題,為此回頭看向了洛天河。

  秦氏能在昆廣仙域屹立不倒,有他和洛天河的功勞,一個保著秦氏的根本,一個保著秦氏的對外經營。

  兩人雖不是盟友,但秦氏在某種程度上都是他們的勢力,洛天河是域主南如的老師,對南如的影響力很大,只要洛天河開口了,他相信南如是會考慮一下的,比他在這里的蒼白無力辯解強的多。

  甚至可以說,到了這個時候,洛天河的態度很關鍵。

  高坐在上的南如也不動聲色地觀察著洛天河的反應。

  東南西北四位司座和中司座立場分明,他這個域主又不傻,自然察覺到了點什么。

  在場的其他各位城主也意識到了什么,按理說昆廣仙域是沒哪個商會有能力參與這次競標的,可這次針對整個仙界的競標,二十四家參與方里,昆廣仙域竟然就占了三家,比例非常之高,不得不說有些蹊蹺。

  那三家背后在昆廣仙域的背景是誰,大家都心知肚明。

  不融洽的矛盾一發生,大家立刻觀察相關方的反應。

  伏波城城主商澤瞄了眼天古城城主木清柔的反應,見到木清柔沒開口的意思,他也就保持了矜持。

  木清柔也在觀察洛天河的反應,潘氏那邊找過她,她也答應了只要情況合適會幫腔。

  放在以前,她可能就直接開口了,可目睹過洛天河對蕩魔宮六神將之一的郭騎尋的態度后,對洛天河不敢再輕視,有些忌憚。眼前四位司座已經表態了,她也就不輕易開口了。

  洛天河神色平靜,他也意識到了問題,但他并未開口。

  換了平常,他肯定是要站在秦氏這邊說話的,但這并非其他尋常事,他有他的考量。

  就因為秦氏介入巨靈神競標,一向平靜的不闕城已是云波詭譎,競標還沒開始就已經鬧成了那樣,連蕩魔宮六神將之一的郭騎尋都給惹來了,真要讓秦氏贏下了競標,在利益還未被秦氏消化之前,到時候還不知要給不闕城帶來什么。

  為了不闕城的眾生考慮,他不是沒勸過秦氏住手,可秦氏為一己之利不顧眾生,就是不聽。

  既然不聽,那他也只能是悉聽尊便,他不強行出手阻止已經是很客氣了,還想他引禍上門是不可能的。

  總之,這個忙,他是不會幫的。

  見洛天河也沒反應,域主南如不需要再溝通什么,知道這位老師心中已經有決斷了,當即問中司座,“孫啟尚,各商會參與競標的人和巨靈神是否已經全部到位?”

  孫啟尚見到洛天河不吭聲,也無可奈何,他一人獨木難支,拱手稟道:“回域主,都已全部到位。”

  南如:“諸位若沒其他意見,那就把這個漏洞堵上吧!”

  眾人沒有了其他意見,域主南如一語定乾坤!

  ……

  樹樓內,白玲瓏把喬裝后的江遇帶到了一間屋內,“會長。”

  站在窗前的秦儀回頭看了眼,順手拉上了窗簾,轉身對江遇伸手請坐。

  江遇搖了搖頭,沒坐,問:“什么事?”

  他不坐,秦儀也就沒坐,走到他跟前面對,“接到消息,域主南如剛剛召集了三十六城城主到位。明天競標就要開始了,不出意外的話,競標方式今天就會出來。”

  白玲瓏摸出了手機,出門接聽電話去了。

  江遇:“我怎么做?”

  秦儀:“我在等結果,也需要看到競標方式,如果方式一開始就很激烈,我對羅康安沒信心,恐怕一開始就要讓你上場。”

  江遇:“明白了。”

  秦儀:“你就在這住下,不要露面,其他的我會安排。”

  江遇:“好。”

  就這時,外面突然隱隱傳來白玲瓏驚詫不已的聲音,“什么?”

  屋內兩人齊齊看向門口方向,很快,白玲瓏匆忙開門而入,臉色很不好看地看著秦儀,似乎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秦儀:“怎么回事?”

  白玲瓏嚅囁,“會長,中司府那邊傳來消息,競標方式出來了。”

  秦儀看她反應不對,知道肯定出了問題,“競標難度很大嗎?”

  白玲瓏糾結著告知,“中司府那邊說,域主南如下旨,嚴格約束了參賽的人員和巨靈神,已經在神衛營到位的人員和巨靈神,各商會不得以任何理由更換!”

  “什么?”一向冷靜的秦儀如遭雷擊,瞪大了明眸雙眼,臉色瞬間慘白,整個人竟搖搖欲墜。

  腳下的高跟鞋越發令她站立不穩,幸好江遇反應快,伸了一手托住了她。

  “會長!”白玲瓏亦一聲驚呼,搶步過來扶住了,趕緊施法為秦儀理順氣息。

  如遭重創的秦儀緩過氣來后,用力推開了二人站穩,問:“怎么會出現這種不合理的規則?”

  白玲瓏:“具體怎么回事,那邊沒詳說。”

  秦儀:“準備車,立刻去中司府。”

  “好。”白玲瓏立刻拿起手機聯系,聯系好后,迅速與秦儀離去。

  江遇獨自在屋內,沉默著不語,秦儀現在也顧不上了他……

  樓閣內,潘慶與周滿超正在喝茶閑聊。

  外面忽有人跑上樓來報,“會長,接報,秦儀出了居住地,直奔中司府方向而去。”

  周滿超揮了揮手,讓人退下后,與潘慶相視一笑,又回頭看向一旁的彭希,“看來你所料不錯,秦儀暗中果然備了人手,咱們一擊命中了秦儀的要害,秦儀急了!”

  潘慶哈哈大笑:“痛快!我看那小賤人還如何猖狂,不答應我們的條件,只怕腸子都悔青了!”喪女之恨令他出口有些惡毒,“她若反過來求之,這女人姿色倒是不錯,我有興趣!”

  沒想到自己父親居然會當自己面說出這種話來,旁站的潘凌月略皺眉。

  彭希冷冷掃了潘慶一眼。

  周滿超:“不給她點顏色,的確是不知天高地厚。”

  彭希道:“洛天河居然沒開口,令事情這般順利,我有些擔心…不到最后,依然存在各種變數,在秦氏巨靈神內部做的手腳還是不能忽視。”

  感情上,他很欣賞秦儀,甚至可以說,已經有了喜歡之心。

  然而事情走到哪一步說哪一步的話,事情還得是一碼歸一碼。

  至少目前的秦儀是秦氏會長,論地位他這個周氏的外甥稍顯遜色,也許秦氏輸了后,他的一些想法更容易實現。

  起碼競標成功的秦儀,是他很難有機會進一步的。

  潘慶:“這個放心,之前剛接到消息,目前做的手腳還在。”

  樓內氣氛不錯,笑談不斷。

  彭希溜達到了外面,在憑欄處遠眺,他能想象到,此時的秦儀定然是遭受了沉重打擊,一定是痛苦萬分!

  ……

  中司府內,玉室內,秦儀在此見到了孫啟尚。

  孫啟尚知道她要來,也在這里等著她。

  待孫啟尚把競標規則詳細告知后,秦儀面帶悲憤,“司座,如此不合理的規則,為何不阻止?”

  “阻止什么?不合理?哪里不合理了?在你看來不合理,東南西北四司座卻言辭鑿鑿,句句在理……”孫啟尚把昆廣殿爭辯的過程說了一下,之后反問:“你自己說說,規則對所有人一律平等,他們說的,哪里不合理了?”

  秦儀:“司座豈能不知,他們四人這般強詞奪理,背后必是潘氏和周氏游說,于我秦氏大大不利!”

  孫啟尚:“不用你來提醒,都不是瞎子,誰不知道?我又能怎么辦?他們幫潘氏和周氏說話,我又在為誰說話?你的說辭能當理由擺出來嗎?”

  秦儀臉色很難看,她一向冷靜,很少這般失態,近乎哀鳴道:“洛城主一句話都沒說嗎?”

  孫啟尚:“殿上沒說,我也覺得奇怪,他若開口,起碼能給你爭取到喘息之機。我事后找了他,方知有些事他和我的立場不一樣,你在乎的是秦氏,他承擔的卻是整個不闕城,也怨不得他。”

  嘆了一聲,又盯著秦儀沉聲道:“一律平等的規則,卻讓你這般失態,到底是怎么回事?”
江西快3app 14场胜负 赚钱 风险 云南快乐10分 主播游戏赚钱吗 山东11选5 宁夏麻将划水作弊器 1000捕鱼游戏程序 下载一个微信赚钱的软件是什么 海南麻将怎么算番 详解 吉林十一选五 玩彩网安卓 水果捞怎么卖赚钱 淘宝网游赚钱 体球网即时比分直播 板房蒋阿姨赚钱 豆果科技网络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