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正文
| 繁體版

第八十一章 又見雪蘭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乘車一進入神衛營,林淵和羅康安便感受到了今天的神衛營和往日不一樣,明顯進入了更高戒備狀態。

  兩人一看便知,慰問演出要在這里舉行了。

  闕城視訊里已經發出了公告,巡演要在不闕城分兩場進行。

  首場針對城衛人馬的名曰慰問演出,慰問犒勞的對象首先便是神衛,演出放在神衛營就可見神衛比一般城衛地位更高,在仙都也是如此。

  能進入神衛營觀看演出的其他城衛人馬并不多,只能是象征性來一些人,不可能所有城衛都涌入神衛營觀看,何況正是需要城衛人馬高度戒備的時候,所以只會是一小部分,只要能滿足闕城視訊的拍攝需求就夠了。

  次日的才是針對民眾的,美其名曰安撫和鼓舞人心。

  分兩場來演也是迫于需要,將民眾和城衛混在一起怕不合適。

  第二場演出的時候,有條件的城衛人馬可以換上便裝與民同樂,一起觀看演出……

  秦氏巨靈神的磨合測試還在繼續,不過林淵明顯能察覺到羅康安今天有些心不在焉。

  下午的測試之后,兩人突然接到通知,說晚上演出期間,測試暫停,待演出結束后再繼續。

  這是神衛營內部有人向上面提出的建議,怕這個時候測試的動靜會干擾神衛營的內外戒備。

  出了事的確不好辦,為了以防萬一,橫濤那邊通知了秦氏暫停。

  雖是突然接到的通知,但秦氏不得不從,仙界雖然允許有條件的商會參與巨靈神的煉制,可都要在各地神衛的監控下進行,必須服從各地神衛的管制……

  亭臺樓閣內的彭希和潘凌月是神經緊繃的。

  一旁不斷接打電話的青琢放下電話后,快步到彭希身邊,稟報道:“公子,已經停了。”

  彭希略松了口氣,“讓那邊按計劃行事,務必讓羅康安出來觀看演出,務必讓雪蘭和羅康安見面。”

  “是。”青琢應下執行。

  旁聽的潘凌月知道,雖只是一句吩咐的話,可隱藏在這背后的前期準備,一點都不會比她潘氏這邊的準備少,在戒備森嚴的神衛營內做手腳,彭希之前所花的心血可想而知。

  不過有一點是肯定的,目前能把雪蘭帶進秦氏巨靈神內部的只有羅康安。

  秦氏在測試的巨靈神和神衛營真正作戰用的巨靈神還是有區別的,兩邊不會混在一起,神衛營的巨靈神也不會讓秦氏的人接觸到。秦氏只是借用了神衛營的場地,換句話說,秦氏巨靈神不在神衛營內部同等規格的保護方式內。

  在神衛營內部的一定區域范圍內,交給了秦氏自己支配,沒有上面的同意,神衛營內部的人也不能擅自闖入秦氏正在測試的區域。

  秦氏與神衛營之間定下這些規矩,自然有雙方各自的考慮。

  而羅康安在秦氏的使用區域范圍內是有進出權限的人。

  彭希回頭問:“確定雪蘭沒問題嗎?”

  潘凌月:“你放心,她沒得選擇。”

  彭希:“我問的是她進入巨靈神內部后,操作上的問題。”

  潘凌月:“事先已經特意為她準備了一尊巨靈神做特訓。只要神衛營內部的一整條線你能打通,能順利助她進入,便不會有問題。搞出這么大的動靜,把人給弄進神衛營,我潘氏已經做到了,剩下的就看你們周氏了。”

  彭希站了起來,走到憑欄處目眺遠方,“現在只能是把希望寄托在羅康安的身上了。”

  潘凌月立馬站起,走到他邊上,沉聲道:“你什么意思?”

  彭希:“看羅康安自己,若是羅康安不肯把雪蘭給帶進秦氏巨靈神內,便沒戲了。”

  潘凌月面露怒色,“這種事,你先前不做準備,竟然只做希望寄托,彭希,你在開玩笑嗎?”

  彭希回頭,“還不是你潘氏干的好事,秦氏暗中本就對他盯的緊,不容易下手,你們還非要弄出個什么巨額懸賞,羅康安報案請求保護,現在羅康安的身邊明里暗里的一堆城衛在保護,令我這邊一直找不到機會來引導他。”

  潘凌月:“你的意思是,我小妹失蹤了,我潘家要不聞不問?”

  彭希:“你自己也曾說她隕落了。其實你們心里都清楚,人到現在都沒蹤影,已經死了,回不來了。”

  潘凌月:“哪怕還有萬一的希望…”

  “好了。”彭希轉身抬手打住,“我不是跟你吵架的。外面雖然找不到機會,可神衛營內部,我已經做足了功夫,還可以針對他做導向。根據對這個羅康安之前情況的掌握,是個好色之徒,我們還是有一定機會的。”

  “但愿,有什么進展立刻通知我。”潘凌月扔下話轉身而去。

  彭希亦轉身,目送良久后,喃喃一句,“要我說,就不該跟潘氏合作。”

  在旁的青琢疑惑道:“這樣的事情,兩家聯手,各自出力協同,不是挺好嗎?”

  彭希:“這是什么事?掉腦袋的事,一旦走漏風聲,后果不堪設想,周氏將瞬間灰飛煙滅。”

  青琢:“潘氏不會不知道,這種事焉敢暴露?”

  彭希斜睨,“倘若潘氏哪天面臨崩盤,周氏救還是不救?”

  青琢明白了,潘氏隨時能拖周氏墊背,只是目前看來,潘氏還好好的,不知這位怎么就惦記上潘氏完蛋那天了?

  ……

  計劃比彭希想象的還順利,他這邊還未展開,羅康安自己便聯系了秦儀,反正暫時停止了測試,閑著也是閑著,不如讓順便去看看慰問演出。

  秦儀想想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在神衛營內部,只要神衛營自己沒意見就行。

  羅康安當即找上了神衛營的人商量,事情報上去后,就多一兩個人看戲而已,也同意了。

  林淵本沒興趣陪同的,但知道來事了,想看看某些人究竟想干什么,遂任由羅康安拉了他一起去。

  神衛那邊派了人過來接引,將二人帶到演出地時,演出已經開始了。

  兩山之間,一場露天的演出,臺上歌舞優美,臺下坐的一群人馬不時高聲叫好,氣氛相當不錯。

  蕭士長,神衛營的當值都尉,一直在關注臺上臺下還有四周的反應,見到羅康安和林淵被領來后,目光閃爍,偏頭對身邊部下嘀咕了兩句。

  部下當即離去,去迎了羅康安和林淵,將兩人帶進了一側的山體內,再出現已經是在山壁上的一座露臺上。

  到位的林淵和羅康安相視一眼,才發現這里沒他們的座位,讓他們站在這里看。

  來人抱歉一聲,“實在是抱歉,之前沒預設你們的位置。”

  羅康安忙道:“沒關系,沒關系,有得看就行。”

  來人笑道:“雖沒座位,不過這可是好地方,能居高臨下俯看,后面的通道,也是那些仙子表演前后進進出出的地方,都會經由這里過,可以近距離照面。”

  羅康安欣喜,連連叫好,表示感謝,有沒有座位什么的他倒是不在乎。

  仙子進進出出?一聽來人的話,林淵下意識略瞇眼,盯著對方打量,記住了對方的面貌。

  來人交代了一句,讓兩人別亂跑,便離開了。

  下方燈火璀璨,站在山壁上觀看倒也不賴。

  羅康安在東張西望。

  林淵也有點心不在焉,不時觀察著四周。

  幾輪仙子登臺后,那個雪蘭出現在了臺上表演,竟是一身男人裝扮在那翩翩起舞,掩飾了最引以為傲的身段,不知是不是因為場合原因。

  林淵瞥向一旁的羅康安,發現這位果然集中了精神盯著下方的舞臺。

  歌舞完畢,雪蘭下臺,經由臺后的通道進了這邊的山洞,羅康安頓時有些站立不安了,不時回頭看向身后通道。

  “怎么了?”林淵淡淡問了聲。

  “沒什么。這站著看果然是有些不自在。”羅康安找了個理由,背個手溜達了起來,不時晃到通達邊瞄上兩眼。

  林淵回頭瞥了兩眼,沒說什么。

  演出歸來的雪蘭在助手陪同下來了,這里有參演人員的化妝間,也是參演人員做準備的地方。

  經過露臺口子邊的兩人忽發現口子邊有人,扭頭一看,與羅康安對上了。

  雪蘭目光一怔,心跳略有加速,知道自己今晚的行動目標出現了。

  但她并未有什么表示,行動的有些步驟是必須嚴格按照計劃來的,若無其事的樣子跟助手一起離開了。

  羅康安站在露臺口子上目送,心緒萬千,也不知對方是不是不認識自己了。

  林淵扭頭看著。

  回到化妝間的雪蘭對著鏡子坐下了,看著鏡子里的自己也有些走神。

  初看到照片上的行動目標時,她只是覺得眼熟,好像在哪見過,畢竟幾百年未見過面,待獲悉目標的名字后,她想起來了,竟然是那個人。

  時隔幾百年還能有印象,是因為她對羅康安多少還是心懷愧疚的。

  她依稀記得那個人被一群人給戲耍的滿腔悲憤卻無可奈何的可憐樣子。

  她當初也不想那樣,可她當時要在仙都立足,那些人給的錢足夠多,而她也不敢拒絕那些人。

  她真的沒想到,如今又有人找到她,要對付的居然還是同一個人。

  “換衣服吧。”助手整理了她的衣裳拿來。

  醒過神的雪蘭搖頭。

  助手道:“你的演出已經結束了。”

  雪蘭:“我想靜一靜。”

  助手只好作罷,反正不急著離開,只是有點想不通,為什么要女扮男裝表演這樣的節目。
江西快3app 3d试机号 街机电玩捕鱼真千炮 新浪体育国内 男人赚钱的才艺 球探体育比分比分直播 nba比分火箭 欢乐捕鱼大战怎么更换炮台 湖南丫丫麻将微信群 王者捕鱼官网下载 剑3 95赚钱 6169彩票苹果 在温州摆什么地摊最赚钱 任选9场 哪款走路赚钱软件好 竞彩比分500网直播新浪 欧亚足球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