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正文
| 繁體版

第六十五章 不敢靠近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林淵目光挑了挑:“他還說了什么?”

  張列辰攪動鍋勺,“沒了,就這些。”

  林淵不語了,站在一旁看了陣,之后不聲不響地轉身回了屋內。

  關了門,徘徊在屋內,他大致猜到了買號的人是誰,應該就是那個彭希,對方住在蘊霞樓?

  蘊霞樓已經被他血洗了一遍,那些分布的守衛都被他給殺了,可謂剛剛才到處死過人,正常情況下誰會入住這種地方?對方入住蘊霞樓的原因,十有八九是要根據現場做調查。

  城衛已經針對現場做過偵查,那個彭希還要再查是什么意思,又能查出什么來?

  很正常的,彭希的異常行為觸發了他的警覺,這點警惕性他還是有的。

  現場?坐下的林淵靜默無聲,意識到自己是一時疏忽了,雁過留聲,人過留痕,難保不會被發現什么線索。

  對他來說,個人生死都是其次的,關鍵是他所牽涉到的一些人,不僅僅是不闕城眼前的一些人。

  他那不能亮明的身份一旦暴露了,一些公開和他明面上身份有過來往的某些人,都會被盯上,都有可能暴露,后果是不堪設想的。

  一個人靜靜沉默了許久,待到張列辰大聲吆喝才醒過神來,出門陪著張列辰在庭院里對坐,享用著滿桌的佳肴小酌了幾杯。

  席間,張列辰依然興奮在那十萬珠的事情中,林淵卻明顯沒什么談興。

  被掃了興的張列辰不忘提醒一千珠食宿費的事,讓林淵不要食言。

  餐后,林淵說了句回屋修煉,便將自己關在了房間。

  等到夜色深沉,臨近后半夜時,林淵輕聲開了房門出來,輕輕關門,輕飄飄翻過院墻而去,消失在了夜幕中。

  這次,他沒有騎著小驢子出門。

  屋內榻上盤膝打坐的張列辰略睜開了一下眼睛,又緩緩閉目了……

  蘊霞樓,燈火璀璨。

  風鈴聲偶爾叮當,清脆悅耳。

  屋檐下看著對面那座樓閣的潘凌云忽出聲道:“彭希他們還沒回來?”

  勾星道:“還沒有。”

  潘凌云:“查到了人在哪嗎?”

  勾星:“不知去了哪,只說是辦事去了。”

  潘凌云皺了眉頭,伸手摸出了手機,撥通了彭希,問:“你在哪?”

  彭希的聲音道:“有點事,不便說。”

  潘凌云:“你們的人好像都離開了蘊霞樓。”

  彭希:“是,稍晚些回去跟你碰面。”

  終止通話后,潘凌云看了看左右道:“我怎么感覺這個彭希有點奇奇怪怪。”

  勾星道:“已開啟了‘四象牽牛陣’,外人難以靠近我們的宅子,真要有什么意外的話,除非來者的實力達到了神仙境界,否則怎么的都能抵御上一陣,足以等到城衛來援。”

  一旁兩名男子,一個叫萬朝紫,一個叫廉效,聞言相視一眼。

  廉效笑道:“潘氏果然是財大氣粗,竟隨身攜帶著‘四象牽牛’的法陣,有我們兩個陪同,潘姑娘不必太過擔心。”

  兩人正是天古城這次派來陪同的,在天古城的級別僅次于天古城的總務官,屬于六品仙官,不闕城總務官橫濤也只是五品而已。

  能勞動這兩位前來陪同,潘氏會長潘慶也是花了心思去求了城主木清柔的,怕級別太低的人面對不闕城的官方難以護女兒周全。

  而讓女兒帶了“四象牽牛陣”來,自然也是為了女兒的完全,趙元辰的死不得不讓潘慶引以為戒,在不知兇險乃何人時,自然要多加防范。

  四象牽牛陣,已經算是高級別的防御陣法,有著強大的防御力,價值不菲。而啟動所消耗的能量靈石也非同小可,根本不是一般人用的起的,因而被夸財大氣粗。

  潘凌云瞟了勾星一眼,轉身面對二人,略欠身道:“二位仙官誤會了我的意思,我不是擔心安全,只是覺得彭希的舉動似乎有些蹊蹺。”這話也是對勾星說的。

  夜幕下,風云呼呼的高空之上,一只體型巨大的金翅大鵬急速掠空飛行,速度極快,宛若流星在空中劃過。

  金翅大鵬背后,一小塊區域內,站了十幾人,實則站個上百人沒問題。

  彭希放下了手中剛剛通過話的手機,“還能跟我聯系,看來潘凌云目前還安全著。”

  青琢多少覺得這位有點太多慮了,就算有那么個兇手,也未必敢再現身,但嘴上不會這樣說,“公子,要不了多久就要到了,一回到伏波城,我們離開了不闕城的消息恐怕就瞞不過去了,潘凌云肯定會覺得有問題,后面未必肯繼續呆在蘊霞樓。”

  彭希:“我們走了,她留下了,就已經成了餌,離不離開蘊霞樓已經不重要了。為什么入住蘊霞樓是個問題,兇手如果想極力隱瞞什么,就會想弄清楚是怎么回事,豈不聞做賊心虛?只要她還在不闕城,就有找她的可能。”

  青琢:“我若是兇手,作案后只怕會立刻離開不闕城。”

  彭希:“是有這可能,這份可能留給潘凌云去測試吧,我們回避。”

  他是希望兇手現身的,周氏折了一人,讓潘氏看了笑話,他希望扯平。

  正這時,前方朦朧黑暗的大地上豎起一個巨大的黑影,地面嗡隆起煙塵,黑影抱拔起一座山峰,猛的發力投擲向空中,正正地砸向了前飛的金翅大鵬,聲勢驚人。

  事發突然,一座山轟來,金翅大鵬驚慌亂翻,倉促間難逃大山砸來的覆蓋。

  穩穩釘在翻飛的大鵬后背的眾人吃驚之余,目光皆看向了車墨。

  只見車墨虛空提起一支手掌,一道青光凝聚,虛空中凝聚出了一支數丈大的青朦朦劍影。

  車墨揮手一掃,青朦劍影驟劃流光射出,轟隆沒入砸來的山體內。

  瞬間又見車墨身影移形換位,已站在大鵬頭頂,衣袂飄飄著雙臂一揮,負手于身后,長發飄飄。

  就在大山覆頂之際,就在他揮臂剎那,砸來的大山內射出成百上千道青光。

  咣!震天巨響,須臾間將整座山撕碎。

  站在大鵬頭頂的車墨身有罡氣在前,迸發出的氣罩為金翅大鵬抵御著紛飛碎裂的山體。

  轉眼,金翅大鵬從紛亂中鉆出,似心有余悸地加速振翅而去。

  迸發出的千百道青光,漸漸湮滅,迷離光幻消散于虛空。

  轉危為安,波瀾不驚的彭希看著前方屹立的背影,微笑道:“不愧是劍仙車墨。”

  “嗚……”下方地面的巨大黑影不知為何物,發出震懾飛禽走獸的憤怒咆哮,轉身看著到手的獵物遠去了。

  不管仙界如何變換名字,其根本依然是廣袤無際的洪荒,對大多數人來說,居住的城池有防護大陣可保安全,而只要離開聚集區的城池,外界便充滿了各種危險,各種兇獸橫行霸道……

  蘊霞樓附近的一座山體中,一方孔眼內,橫濤負手屹立其中,透過孔眼注視著燈火璀璨的蘊霞樓。

  在他身后,一條圓桌般粗壯的大蛇盤著,一身土黃色的鱗甲,吐著黑色的信子,一雙睛睛紅眼,頭上長有崢嶸獨角,體長怕是有百丈,名曰地龍。

  地龍盤著的巨大身軀,令負手而立的橫濤顯得有些渺小,橫濤左右各有上百名身穿戰甲的城衛人員。

  一甲士從黑暗中閃來,拱手稟報道:“蘊霞樓內看似一切正常,暫無異樣。”

  橫濤:“人員都布置妥當了嗎?”

  甲士回道:“人員全部到位,整裝齊全,十二條地龍也全部調集到位,神衛營巨靈神隨時待命,只要兇手敢來,休想輕易從地下逃脫。”

  橫濤微微點頭,“讓大家耐心等待。”

  “是。”甲士應下離去。

  凝視著外界的橫濤其實也不知兇手會不會出現,那封匿名信也不知真假,但這種事,目前的處境下,他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這也是城主洛天河聽聞后的意思……

  遠處的一棵大樹的樹冠邊緣處,一襲黑斗篷的林淵手扶樹枝,撥開著遮擋視線的樹葉,遠遠凝視著蘊霞樓。

  在他腳下的樹干中,透射著不少的燈光,鼎沸人聲起伏不停,有不少人在徹夜狂歡。

  這棵大樹雖遠不如秦氏的那棵大樹巨大,但內部也足以容納不少人。

  林淵對下面不時傳來的狂歡聲沒興趣,一雙法眼靜靜盯著遠方的蘊霞樓,觀察了好久。

  過去還是不過去,斟酌了一番,最終還是沒敢輕易靠近,原因很簡單,他并不清楚蘊霞樓內的情況,上次的事后城衛很有可能盯著。

  趙元辰死了,彭希再次來到入住,能沒些準備?

  “無妄”的威力只適合偷襲,他如今的修為大降,不清楚那邊都有些什么樣的人物,不能輕易冒險,何況這城中目前的確有一個令他忌憚的存在,洛天河!

  不敢輕易靠近蘊霞樓附近,他摸出了手機,聯系上了關小白,“是我。”

  關小白:“什么事?”

  林淵:“幫我準備一些東西……”

  放下手機后轉身,穿梭在樹冠中,輕飄飄落在了鄰近的樹冠上,一路借著掩護,在夜色下撤離了……

  廢品回收鋪內,一輛車開了出來,一路疾馳而去。

  途中突然拐入城內的荒野地帶,車停在了一處坑外,開門下車的關小白拎了一只包,四處張目觀望。

  突聽到腳步聲,轉身看去,只見星光下林淵慢慢從坑內走了出來。

  此地正是林淵上次收拾秦氏總務主理辛廣成的地方。
江西快3app 快乐12 雪缘园即时指数 中国最赚钱的大订单 马会彩票安卓 手机麻将软件价格 简朴美女捕鱼视频 体球网即使比分 渣打银行能赚钱的信用卡 北单比分现场直播 地下城勇士单机版 河南麻将怎么算赢 足球即时赔率即寸指数 竞彩足球不能赚钱 球探篮球比分即时比分APP 网络捕鱼游戏软件 创建一个网站流量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