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正文
| 繁體版

第六十二章 兇手很可能只有一個人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當然,還因為想來見一個人。

  彭希忙欠身道:“不敢鬧事,總官明鑒。”

  橫濤再次掃了眼室內,“趙元辰死在這里,尸骨未寒,兇手血跡仍在,你卻夜宿在此,是何居心?”

  彭希略默,不疾不徐道:“想找一找兇殺是否留有線索。”

  橫濤正為這案子發愁,聞聽此言,倒是希望能有些什么收獲,當即哦了聲,“可有找到什么線索?”

  彭希拱手道:“略有疑惑,若總官能提供些許助力,興許能找到一些線索。”

  橫濤盯著他,“你想要什么助力?”

  “請。”彭希略欠身伸手邀請,之后轉身走到了桌上地圖前,拿起一支筆在地圖上畫圈圈。

  橫濤不知他搞什么鬼,走近一看,發現是在不闕城的城內地圖上做什么標示。

  潘凌云有些畏懼橫濤,但實在是忍不住,也硬著頭皮湊了過去看。

  橫濤很快看出了彭希在標示什么,圈出的位置是曹路平和皮洪的老巢,還有此時眾人所在的蘊霞樓,偏頭看了眼彭希,不知這家伙是什么意思。

  潘凌云也不解,看不懂彭希在干什么。

  收筆的彭希指了指圈出的三個地方,“據說這三個地方是案發當晚被血洗之地,敢問總官,在下所標可有誤?”

  橫濤心里犯嘀咕,嘴上嗯了聲,“沒錯,是這三個地方。”

  彭希回頭看了看地上的血跡,“在下昨日方到,離案發時間已久,對現場的一些跡象已無法做出準確判斷,可城衛抵達三處案發現場可謂及時,當能根據現場血跡凝固程度,判斷出三地的案發次序如何,不知總官可愿告知?”

  橫濤略思索了一下,這事告知似乎也沒什么不妥,當即指點著三地將城衛勘驗現場的情況告知了。

  “也就是說,皮洪住地是第一現場,曹路平住地是第二現場,蘊霞樓是第三現場。”彭希根據對方的話,將三地分別標示出了一二三的次序。

  其實他根據案情資料,早就知道三地的順序,之前拿出地圖就已經是要做標識,只是被潘凌云的來到打斷了而已。

  此時問橫濤,原因之一是想掩飾自己知情而已。

  橫濤已進入了對方的提問狀態,“沒錯,是這樣。”

  彭希再請教:“據說皮洪夫婦死在了被血洗之地曹路平家的外圍?”

  橫濤嗯了聲,沒否認,心里嘀咕,這幫人消息靈通的很。

  “皮洪住處是第一現場,曹路平家是第二現場,皮洪夫婦死于曹家附近,根據兩地血洗間隔的時間判斷,可以假設兇手是皮洪夫婦帶到曹家去的。”彭希快語詢問。

  城衛那邊早有論斷,心知肚明的橫濤又嗯了聲。

  唰唰兩筆,彭希畫出了兩條直線,一條是皮洪家直達曹路平家,另一條是曹路平家到蘊霞樓,兩條線相連,卻又成長短不一的犄角狀。“兇手的行動路線及次序應該是如此。”

  橫濤嗯聲。

  彭希又在劃線的犄角兩頭快速標示出了虛線相連,指了指虛線,也是在指皮洪住處和蘊霞樓之間,“血洗終止在蘊霞樓,也就是說,兇手的最終目的地在蘊霞樓,但兇手沒有直奔蘊霞樓,而是舍近求遠先轉折去了曹路平家,反過來也證明了兇手的目的地就是蘊霞樓,也就是我表哥。

  皮洪夫婦把人帶往了曹家,兇手血洗曹家再奔蘊霞樓,說明什么?

  說明兇手不是本地勢力,也不是我周氏和潘氏的人,否則不可能兜這樣的圈子才找到最終目的地,案發是第三方勢力介入所造成。”

  他一副給出了最終定論的樣子。

  橫濤波瀾不驚,冷眼斜睨,心里不屑一句:屁話,這還用你來分析,當不闕城人馬是傻子不成?關鍵是第三方勢力是誰!

  這個結論在城衛掌握案情后,內部討論時就得出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城衛幾名頭目討論了許久才得到的結果,而這廝初來沒多久,他橫濤剛提供一些情況對方就能獨自一人這么快拿出結論,也算是頭腦不錯了。

  彭希察言觀色,意識到了,對方根據案情應該也分析到了這一步。

  潘凌云亦暗暗好笑,一副煞有其事的樣子,還當這個彭希能說出什么花來,敢情就這個?

  橫濤嗯道:“你提供的分析很有價值,若再發現什么線索,及時向城衛上報。”

  “是!”彭希拱手領命。

  橫濤不再逗留,轉身而去,沒走幾步,又突然止步,盯著角落里坐的那個披頭散發的灰衣人,問了句,“你是車墨?”

  灰衣人慢慢站了起來,平靜道:“是我。”

  游俠榜上赫赫有名的劍仙車墨?潘凌云和勾星暗暗吃驚,沒想到彭希身邊竟有這樣的高手做護衛。

  聽說這個車墨已是金仙境界巔峰的修為,邁入神仙境離長生的大羅也只有一步之遙。

  所謂的游俠,并非人人都不為錢財所動,人生在世總有所需,可到了車墨這等實力的人,自有幾分清高,大多都在潛心修煉欲登那令人羨慕的長生大道,怎會被彭希給招攬了?

  彭希亦暗暗一凜,仙庭對仙界的掌控也許無法細致入微,但大的在握方面果真是非同一般,車墨在他身邊并未對外聲張,橫濤卻已經知曉了。

  就憑橫濤那句問話就可以斷定,橫濤之前是不認識車墨的。

  他大概明白了橫濤突然過來的原因,不單單是警告那么簡單。

  橫濤盯著車墨,“不闕城雖不是什么禁忌之地,但也不是任人胡來之地,最好不要在這里搗亂。”

  車墨看著他,慢慢點了點頭。

  橫濤被他的眼神盯的有些不舒服,領著人大步而去,也沒有讓人送行的意思,出了樓閣直接飛天而去。

  畢恭畢敬將人送至樓閣出口的彭希和潘凌云相視一眼。

  潘凌云嘴角浮現一抹嘲諷意味,“但愿你提供的線索對他有用。”

  彭希淡然道:“兇手也許不是外部勢力。”

  潘凌云一怔,“什么意思?”

  彭希:“我之所以不告訴他,潘姑娘就沒點想法?”

  他的稱呼還算斯文,不像趙元辰直接喊男人婆。

  潘凌云略心驚道:“你懷疑是橫濤他們自己作案?”

  彭希:“你忘了你在他手上的遭遇?連你都知道自己上了秦儀的當,難道洛天河他們不知道?可洛天河還是懲罰了你,對女人來說,容顏至關重要,這個懲罰可不輕,一年后你就知道效果了。經由此事,洛天河對秦氏的袒護態度可想而知,怕你我兩家在這里對秦氏不利,或者說怕我們兩家再搞出什么事,再出手恐嚇也不是沒可能的事情。

  先收拾了你,又殺了我表哥,你覺得很意外嗎?你我都知道這事不是周氏和潘氏干的,秦氏也不會自找這麻煩,一夜血洗三地,做的神不知鬼不覺,還敢殺城衛,在不闕城內,你認為誰能有這能耐?”

  潘凌云頓時驚疑不定,難道真是洛天河他們干的?想想對方的分析,似乎有相當的合情合理之處。

  沉默一陣后,事情放在了心里,回頭說起了此來的正事,“聽說你去了一流館?”

  彭希頷首,“去了。”

  潘凌云:“一流館的林淵,跟秦氏之間似乎有些不正常,我上次走之前就交代了趙元辰去查那個一流館的林淵,你可查出什么?”

  彭希眉頭顫動了一下,問:“我表哥在查林淵?”

  潘凌云:“不知道他有沒有開始。你既然代表周氏來了,分工照舊,這邊的事就繼續交由你了,有什么事隨時聯系。”說罷告辭而去。

  “等等。”彭希喊住她。

  潘凌云停步轉身,看著他,等他后話。

  彭希道:“若兇手真是我剛才猜測的那般,你自己多加小心。”朝對面的亭臺樓閣那邊抬了抬下巴,“反正這里空閑的地方不少,我建議你還是搬過來,我們的人加在一起,互相也有個照應。”

  潘凌云表示懷疑,“你能有這好心?”

  彭希:“秦氏的事解決了,自然就沒了這好心。我也是為了自己著想,人多,對方也會忌憚一些。”

  潘凌云琢磨了一下,抬頭看了看將晚的天色,目光盯向了彭希后面站著的車墨,最終頷首道:“好,我那邊收拾一下就過來。”

  彭希:“房間我就不幫你們收拾了,你們來了后自便。”

  潘凌云嗤了聲,領著人走了。

  她一走,彭希也轉身回了樓閣之上,又站在地圖跟前盯著看。

  青琢輕步到他身邊,“公子之前似乎并未道盡真意。”

  跟了彭希多年,多少還是了解彭希的。

  “話不可太盡,過猶不及。”彭希輕輕搖頭著,手指敲了敲地圖,“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兇手很可能只有一個人!”

  “一個人?”青琢驚訝,才意識到公子剛才對潘凌云的話都是鬼話,也不知把潘凌云拉到蘊霞樓來是個什么意思。

  不但是他,就連又退到了角落里的車墨亦目光閃爍著盯來,似在懷疑彭希的判斷,一個人做下這么大的血案?

  青琢有些難以置信道:“一個人?接連血洗三地,三地都有重重守衛,一個人能悄無聲息殺了這么多人?趙公子身邊的護衛實力可不弱啊!”
江西快3app 现如今什么生意赚钱 今日头条号发视频赚钱吗 足球即时指数手机版 聊天主播一个月能赚钱 足球指数在哪找 手收废旧能赚钱吗 微商团队赚钱句子 小区丰巢快递赚钱吗 怎么使用拉卡拉赚钱 e球彩 捕鱼大师手机版 2016年9月 专车赚钱吗 e球彩 金满贯彩票游戏 化州牛腩粉赚钱吗 世界杯雪缘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