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正文
| 繁體版

第二十章 不要問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廢品回收鋪就在最下面的路邊,一處開鑿的寬敞洞門,上面招牌赫然寫著“關氏回收”四個大字。

  不看招牌也能看出這是什么地方,門口堆了一堆破爛東西。

  兩個小年輕正坐在門口吹牛,見到關小白來了,立刻起身打招呼,“關哥。”

  關小白揮了下手,表示不關他們的事,領著林淵進去了,進去后解釋了一下,“這兩個算是我雇的人,專門幫我晚上看著倉庫,我晚上也在這里睡。前些年,總有同行來找事,搞點破壞,偷搶東西之類的,為此還起過幾次沖突。

  后來小青進了秦氏,秦氏為了員工安心工作,有專門為員工解決一些麻煩的部門,只要是合情合理,都會幫忙解決。遇事后小青找了秦氏的人出面,秦氏跟城衛的人打了個招呼,那伙人被城衛收拾了一頓,受了警告后,也就不敢再找我麻煩了。之前小青辯解的多少也有點道理,說來她進秦氏,我多少還沾了點光。”

  林淵略默,對小青的事算是多了幾分重視,環顧四周那些破破爛爛,好奇道:“就為這點破爛東西,還有競爭對手不擇手段?”

  關小白呵呵,“一看你就沒接觸過,小看了吧?”走到一扇大鐵門門口,抓住門框,咣隆聲中推開了大鐵門。

  一間巨大的倉庫出現在了眼前,只見堆滿了數不清的破爛,甚至還有一些轎車。

  關小白伸手指了遍,問:“你覺得這里的東西值多少錢?”

  林淵目測之后,搖了搖頭,他沒經驗估不出來。

  關小白走到一旁,拎了一臺播放視訊的光影機,拎到場地中間的一張臺子上,操起工具,三下五除二就把那臺光影機給拆了,很快從里面撬出一顆指甲蓋大小的能量靈石,扔給了林淵,“看看成色怎么樣。”

  接到手的林淵看了看色度,淡紫色,“應該還有一半的能量。”

  “不是誰都能用新的,愿意省一點的大有人在。”關小白扔了工具,指向四周,“有些修修還能用,這些過手處理一下,轉出去都是錢。我估摸了一下,全部出去后,得有這個數。”向林淵比劃了個‘八’的手勢,擠眉弄眼道:“八百萬!”

  林淵笑了,“厲害。難怪同行要搞你,怪不得能給小青開八千的月薪。”

  關小白:“是啊,當初我一個新手,突然介入這行,等于是搶人家的生意,人家肯定不高興。之前被人擠兌,生意不怎么樣,還是前幾年小青進了秦氏后,那些個不敢找事了,我才慢慢搞到了這個規模。”

  林淵:“有錢了,不考慮把家搬出山洞?”

  關小白:“當然考慮過,樹屋不要,就要辰叔那樣的庭院,躺在自家院子里就能看到星星,還能在自己家里種些花花草草。”

  林淵能理解他的想法,畢竟在悶乎乎的山洞里住了那么多年。

  誰知關小白兩手一攤,“想是想,可手頭上其實也沒什么現錢,我也不知道小青能在秦氏呆多久,趁著這個機會,能多囤點貨就多囤點,錢基本上都壓在了貨上。就算變現了,許雄那兩百萬我得連本帶利準備好,回頭見了人好還給他。”

  林淵微笑,與他并排溜達在倉庫內,說了句,“只怕許雄未必會要。”

  關小白:“他要不要是他的事,我還不還是我的事。還掉錢之后…老爹不在了,小青將來嫁人的嫁妝錢我這個做哥哥的多少得給她預備一些吧。總之我努力,趕在老娘壽終正寢前,讓她也住進好房子里享享福。”

  林淵也抬手拍了拍他肩膀,“我們還小的時候,你就是我們三人當中最懂事的一個。”

  關小白:“都是逼出來的,我若像你跟許雄一樣,一人吃飽全家不餓,我也無所謂。唉,你們兩個呀,許雄走了,不再跟我聯系,你走了也不跟我聯系,我就奇怪了,許雄的情況我不知道,你在仙都靈山干嘛不跟我聯系,怕我這鄉下人跑去仙都給你丟臉。”

  林淵默了默,不知該如何回答,最終給了句,“也許,我和許雄有同樣的不得已。”

  關小白停步,靜靜看著他。

  林淵發現他沒跟上,轉身,面對著,報以微笑。

  關小白似乎此時才真正體會到了他身上的不一樣,從對方的淡定從容中,似乎明白了點什么,許雄敢在不闕城內悄無聲息地將一家人給滅門,就憑這能耐,肯定是走上了撈偏門的路,這位的話里好像在暗示什么。

  他忽然拉開了一旁的車門,坐進了駕駛位,啟動了車,突然前開。

  林淵正不解他用意,車忽然又倒了回來,停在了他邊上。

  關小白下車,關了車門,轉身趴在了車上,問:“那輛小驢子看著眼熟,是辰叔的吧?”

  林淵:“暫借來代步。”

  關小白揮手拋了件東西過去。

  林淵抓到手一看,是車鑰匙,目光盯向了那輛車。

  關小白拍了拍車,“收來的廢品,原本檔次應該還不錯,還有防爆陣法加持,能抵御一定的攻擊。修好后重新上了漆,還能看,也還能用,只是那防爆陣法廢了,我也沒那本事再修好,不過用來在城內代步還是沒問題的。辰叔那人小氣摳門,你一直用他的,他肯定很啰嗦,這輛車拿去用。”

  林淵揮手將鑰匙拋了回去,“不用,你自己留著用。”

  關小白指向一邊另一輛車,“我有。我也知道你可能看不上這種破爛,先用著,你換了新的再還給我。”

  見對方能繼續住在辰叔那老摳門那,估計對方手上也不太寬裕,有心幫一把。

  “小白。”林淵阻止了他再把鑰匙拋過來,“我這次來,其實是想告訴你,以后我們不要再來往了。”

  “……”關小白瞬間凝噎,怔怔看著他,眼中漸涌起慍怒,最終沉聲道:“你什么意思?嫌我是收破爛的,看不上?”

  林淵搖頭,“想多了。是為你好,也是為你一家好,這也是我離開后一直不跟你聯系的原因。我這次回來,本是做好了落葉歸根的準備,但出了些意外,目前看來是死不了了,活著的人充滿了不確定性。”

  關小白怒意散去,想到對方之前的暗示,沉聲道:“怎么回事?”

  林淵:“小白,不要問,問了我也不會說。”抬手,亮出之前那枚剛取出的能量晶石,兩指一捏,嘎嘣斷裂成了兩截。

  關小白嘴角抽了一下,發現不愧是修士,這么堅硬的東西,隨便就能捏破。

  林淵揮手拋了一半過去。

  關小白一把抓住,攤開在掌心看了看,有點不明所以地抬頭看去。

  林淵:“我也不知道會不會連累你們,做好以防萬一的打算吧。把它收好。若有一天,有人拿著另一半來找到你,不要管對方是什么人,相信我,什么都不要說,什么都不要問,立刻跟對方走,會有人把你們一家妥善安置的。我現在不愿說的,也許你以后會知道答案的。”

  關小白神情復雜,用力攥住了掌心的半截晶石,喉結聳動道:“小青的事,若真是為難,你就不要管了,免得給你添亂,家里我會安撫好的,你不用擔心。”

  林淵:“沒事,有事也不差這一點。重要的是,今天你我的談話,就不要再讓伯母和小青知道了。”

  關小白:“我明白,你放心,不會讓他們添亂的。”

  林淵微笑,“小白,走了。”后腦勺的一束馬尾跟著轉身,兩手插進了衣服口袋,裝好了那半截晶石帶走,留下了一道不疾不徐沉穩前行的背影。

  靜靜目送中的關小白忽喊道:“你車還在上面,左右是要上去,吃了飯再走吧,免得我娘他們要多想。”

  林淵停步,又轉身看著他,安靜著綻放出了笑容,“好!有點懷念伯母的廚藝,好久沒嘗過了。”

  等了關小白過來,兩人并肩離去的身影猶如當年,倉庫的大門又轟隆關上了……

  等他們回來,家里的飯菜差不多好了。

  正在擺盤的陶花當即招呼林淵快坐,林淵請她也坐。

  端了最后一樣菜上桌的關小青一臉笑嘻嘻,似乎心情大好,卻不知被關小白冷眼盯上了。

  待其放好菜,關小白立刻發作了,突起身一把揪住了關小青的頭發。

  “哥,你干嘛?你弄痛我了。”關小青怪叫連連。

  關小白將她扯到一旁,“年紀輕輕不學好,我讓你這個浪蹄子到處浪去!”操起一旁的笤帚就要收拾。

  陶花已經跑來扯住了兒子的胳膊,“你發什么瘋?”

  林淵歪個腦袋看著,笑著,有看熱鬧的嫌疑。

  之前勸歸勸,其實他也覺得小青這丫頭有必要被教訓教訓,否則哪天要是撞到哪個歹人手上去了,倒霉的是她自己。

  “娘,你別攔,你知不知道她之前干了什么好事?四處搔首弄姿,賣弄風騷,關家的臉都被她丟盡了……”關小白把從林淵那聽來的事給解讀了出來。

  陶花愣了一下,之后抬手便打,然而打的不是女兒,卻是兒子。

  關小白又不敢還手,被打的抱頭鼠竄到一旁,屋里有雞飛狗跳感。

  陶花兩手叉腰,怒斥關小白,“會不會說話?同事之間一起吃個飯,怎么就成了搔首弄姿、賣弄風騷?有你這樣的哥哥這樣說妹妹的嗎?是我叮囑你妹妹的,在秦氏遇到合適的、遇到好的,要主動一點,怎么,我教錯了不成,你是不是要連我也一起打?”
江西快3app 吉林快三 1zplay电竞比分网 电竞比分网直播 代购游戏赚钱吗 孕无痕这个项目赚钱吗 诚信彩票安卓 穷人用时间赚钱 2013中甲比分直播 微信赚钱到自己银行卡 卖牛仔裤赚钱吗 广东26选5 街机欢乐捕鱼 远征怎么反过来赚钱 德州棋牌麻将 山西11选5 正规星力9代捕鱼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