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萬法仙杖 » 正文
| 繁體版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戲參軍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鑒自明等流派弟子剛才躲過一劫,心知孔寒楓絕不肯善罷甘休,不管接下來斗法如何精彩,他們也不想看了。

  現如今,拍賣會的大部分修道者,心里想著要逃離這個是非之地,至于請神令歸誰,哪有活命重要?

  于是,鑒自明、邵五織、崖巖松和馬松等流派弟子,以及西門游、容齊賢等散修中的狠人,果斷離開拍賣會,想要離開這里,以免遭到殃及。

  但是,不少先行一步的修道者,驚恐發現走不出去了。

  原本通常的出路,此刻被黑幕階段,不管他們從哪個方向往外走,都不可避免遭到碰壁。

  甚至有人粗暴攻擊拍賣會建筑墻壁,同樣發現黑幕存在,仿佛他們被倒扣在某個黑罩內。

  “這是怎么回事?修竹供奉,你想要拉著大家一起死嗎?”

  立刻有人質問,他們首先想起這是拍賣會動手腳,企圖將他們困在當中。

  唐樓卻搖搖頭,“和我無關!”

  鑒自明神情凝重,試著切換攻擊手段,眼前黑幕紋絲不動,和邵五織、崖巖松等人交換眼神,“沒錯了,是地仙手段!”

  馬松和同伴大驚,“什么?地仙出手,為什么?”

  鑒自明沒說話,伸手指向孔寒楓。

  在場流派弟子當中,能有地仙護衛的,只有孔寒楓一人。

  “他這是要干什么,真要斬盡殺絕?”

  “難道他就不怕引發勾羅劍派,和我們流派的大戰嗎?”

  流派弟子們驚恐交加,別看先前孔寒楓惡跡斑斑,卻沒有今天這般驚天動地。

  且看拍賣會中,被困住的流派弟子不下十個,涉及五六個流派,甚至連定郡王都困在里面。

  如果真要被殺個精光,肯定是轟動全國的大案,勾羅劍派也不能像以前那般輕易壓下去。

  拍賣會場中,孔寒楓終于抓出殺手锏。

  這是一個滑稽的人偶,以硬木雕琢骨架,用綢布做成手腳衣裳,最醒目的是臉上佩戴面具,以濃墨重彩的油彩,畫上一個混雜了可笑、悲慘的表情,看上去頗為瘋狂。

  戲參軍-勾羅劍派的傀儡法寶,核心是無數元神碎片煉制而成,所以能使用勾羅劍派的大半劍術,出手凌厲無比,比活人更可怕。

  大煉師麥叔見狀,搖頭走到后方。

  孔寒楓捏著戲參軍,咬破指尖,朝著面具滴落三滴精血。

  精血落在面具上,如同墨汁墜落水池,瞬間幻化成各種形狀,最終定格成一幅活靈活現的面孔。

  “我尊敬的主人,對您的仆人有什么吩咐?”

  戲參軍發出聲音,竟是十歲孩童的稚嫩嗓音,語氣高低起伏充滿感情,根本不像僵硬的傀儡。

  孔寒楓點點頭,指向唐樓,“殺光這個人,還有現場所有的人。”

  戲參軍果斷回答,“好的,主人。現場所有人,也包括您嗎?”

  大煉師發現不對,怒聲喝罵,“放肆,對你的主人恭敬些!”

  戲參軍隨即道歉,“對不起,主人,我不能傷你,但是其他人就無所謂了。”

  話音剛落,戲參軍小手白光一閃,竟然多出一把玩具似的短劍,然后他微微轉頭,對著大煉師笑了。

  大煉師麥叔感到涼氣從心頭升起,還沒來得及開口,心口猛地刺痛,已經見到戲參軍的短劍多出一滴嫣紅鮮血。

  普通一聲,大煉師麥叔當場倒地,成為今日戲參軍出場的首個劍下亡魂。

  孔寒楓望著麥叔尸體,停留三個呼吸后,轉向戲參軍,“不要浪費時間,去殺光所有人。”

  戲參軍嘻嘻笑道,“餐前熱身而已,主人,你瞧好吧!”

  孔寒楓望著傀儡小人飛起,總算松了口氣,有三滴精血操縱核心,戲參軍暫時不會反噬。

  見到戲參軍飛起,鑒自明一眾人臉色煞白,這可是地仙級別的傀儡法寶,無論如何也擋不住。

  以他們流派弟子的身份,長輩也賜下一兩件保命底牌,可以發揮堪比地仙攻擊,卻是一次性的法寶,面對戲參軍這尊兇神,這些底牌只能將死亡稍稍拖延片刻。

  “孔寒楓,你小子不講究,殺人滅口到我頭上,咱倆小時候一起光屁股打過滾!”

  “拼了,老子也不是待宰的羔羊。”

  “六神隨行符,護我全身!”

  戲參軍風聲呼嘯趕到黑幕邊緣,笑嘻嘻的神情陡然一變,面具上表情切換成扭曲猙獰的丑惡面孔,“殺,殺,殺,統統殺光!”

  他微微抬手,一道劍光升起,落下時濺起大量殘肢斷臂,血腥氣彌漫四周,染得空氣都紅了。

  孔寒楓得意看向唐樓,“拍賣會死人了,你剛才說的話呢,現在都給我吃進去。”

  唐樓笑而不語,指向被殺的幾個修道者,原來他們已經打破拍賣會的墻壁,腳步已經到了外面,若非有黑幕擋著,恐怕早已逃之夭夭。

  孔寒楓沒有細看,落得個自找沒趣,臉色變差,喝令,“戲參軍,先殺此人。”

  戲參軍卻不停指揮了,小小身軀穿梭各地,劍光落下,不管是普通散修,還是流派弟子,都被切成一地碎塊。

  聽到孔寒楓發話,猙獰面具后方,傳來森寒的聲音,配合孩童般稚嫩的語氣,讓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再廢話,我先殺了你。”

  孔寒楓冷著臉,伸手掐住劍訣,對著心臟重重一點。

  戲參軍大殺四方的步伐就此停住,口中報出一聲孩童啼哭的叫聲,隨即臉上兇惡之氣退散,化作楚楚可憐的求饒神色“主人饒命,小奴不懂事,饒過我吧,讓我戴罪立功。”

  孔寒楓喝道,“你剛才殺我護從,也就罷了,如今卻不聽指揮,小心我以血刺心罰之術,讓你嘗嘗肉體凡胎的痛苦。”

  戲參軍越發可憐兮兮,“主人,主人,你看在我不懂事的份上,繞過我這次吧!人家還是小孩子!”

  孔寒楓卻不上當,戲參軍自從煉制以來,時至今日已有幾千年時光,看似稚嫩幼童,實則是歷經滄桑的老魔頭、老妖怪。

  “我再說一遍,你盡快完成任務,否則我絕不吝嗇責罰。”孔寒楓面對比他更加瘋狂的戲參軍,此刻卻嚴肅無比,他知道自己在走險棋,若不能壓服戲參軍,自身都有可能沒命。

  “遵命!”

  好在操縱之法仍舊有效,戲參軍懼怕責罰,恭敬從命。
江西快3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