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猛卒 » 正文
| 繁體版

第三百七十一章 微服私訪(上)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走出酒樓,張雷擔憂地問道:“老五,你怎么和元家結仇了?”

  郭宋輕描淡寫道:“其實也沒有什么,元宵打我未婚妻的主意,派府中武士來殺我,被我干掉兩個,后來我把刺客尸體扔進東宮,東宮以為有人行刺,后來查到尸體來源于元家,元家百口難辯,仇怨便結下了。”

  張雷半晌才豎起拇指道:“老五,我發覺你夠狠的,這一招殺人于無形,元家在二三十年內休想得到重用了。”

  郭宋搖搖頭,“并不是我狠,而是他們逼的,我武藝稍微差一點,被殺死的人就是我,既然元家想置我于死地,我為什么還要手下留情?”

  張雷嘆口氣道:“你說得對,在這些權貴眼中,殺我們就像殺一只螞蟻一樣,但我們卻不能動他們一絲一毫,和元家斗,老哥只能在財力上支持你,別的方面也幫不了你,你自己當心了。”

  “不需要你幫助!”

  郭宋微微笑道:“只要你自己好好保重,不要被我拖累,我就很高興了。”

  “還好吧!這些關隴貴族一個個驕傲無比,都自恃身份,一般也不屑打我這種小人物的主意,那種自掉身價的事情他們一般不會做。”

  “那就好,師兄別忘了后天下午去薛家,先送一張帖子。”

  “放心吧!我忘不了。”

  張雷向郭宋揮揮手,便獨自返回了聚寶閣。

  郭宋翻身上馬,帶著兩名隨從楊駿和趙秀向清虛宮而去。

  剛到清虛宮門口,見大門外停著兩輛馬車,站著二十幾名孔武有力地大漢。

  這時,大師兄李甘風慌慌張張跑了出來,低聲對郭宋道:“天子來了,在金身閣內,要見你呢,你快去吧!”

  郭宋連忙下馬,將韁繩扔給侍衛,快步向金身閣內走去。

  金身閣門口站著幾名侍衛,他們認識郭宋,便一擺手,讓郭宋上去。

  郭宋快步上了二樓,只見天子李適盤腿坐在蒲團上,默默注視著郭宋師父木道人的肉身金像。

  郭宋緩緩走上樓,李適輕輕嘆息道:“這就是我大唐名將王忠嗣,現在卻是金身天師,兩者很難聯系起來。”

  郭宋沉吟道:“我師父常說,王忠嗣天寶八年就死了,后來復活的是木真人,陛下,他是我師父木真人,不是王忠嗣。”

  李適微微笑了起來,“我其實明白你的意思。”

  “陛下是特地來見我師父?”郭宋又問道。

  “不是!我是想去西市看看,想請你陪我前去。”

  郭宋這才注意到李適居然穿了一身很平常的衣服,細白綢緞錦袍,腰束革帶,頭戴紗帽,看起來就是一個大戶人家公子,原來他是想微服私訪。

  郭宋欣然笑道:“我陪陛下去的話,這些侍衛就不用跟著了。”

  “那當然,他們在西市大門外等著就是了,就我們二人,你再帶兩個隨從。”

  “陛下和我騎馬去吧!”

  李適起身笑道:“你可以叫我李公子。”

  “遵命,李公子。”

  李適哈哈大笑,跟隨郭宋下樓去了。

  有侍衛牽來一匹馬,郭宋和李適翻身上馬,催馬緩緩向西市而去,楊駿和趙秀跟在他們身后,后面遠遠跟著兩輛馬車和大隊侍衛。

  “我一直在尋找母后,卻不知她的下落。”李適輕輕嘆息一聲。

  李適的母親就是李豫的發妻沈珍珠,安史之亂時失蹤,一直是個懸案,事實上,李豫后來在洛陽已經找到她了,但并沒有好好保護起來,洛陽再度失陷時,沈珍珠就徹底失蹤了。

  關于她的下落有很多說法,有人說她死于戰火,有人說她被亂軍或者回紇擄走了,有人說她出家做了尼姑。

  其實第三種可能性最大,丈夫又娶了崔氏為正妻,沒有她的位子了,她失望之極便出家為尼,從此遁入空門。

  至于被擄走,一旦叛軍或者回紇知道她的身份,肯定會用她來做文章,這種很好的政治資源,不會輕易浪費。

  死于戰火也不太可能,以她的姿色,一般會擄走而不會輕易殺掉。

  郭宋沉思片刻道:“我估計太后在空門的可能性比較大。”

  “我也是這樣認為,但母后不肯露面,我也無可奈何。”

  郭宋微微笑道:“其實辦法不是沒有,就看陛下會不會采用?”

  李適大喜,“什么辦法,郭都督請說!”

  “很簡單,陛下下旨,勒令天下所有的女尼姑和女道士還俗,太后就明白陛下在找她,一定會站出來制止陛下的行為。”

  李適呆了一下,半晌點點頭,“讓我考慮一下。”

  郭宋估計李適不會采用自己的建議,畢竟影響太大,他便不再多言,兩人轉上朱雀大道,李適又想到一件事,對郭宋道:“劍南節度使崔寧死了,你知道嗎?”

  郭宋一怔,“我一點不知,是什么時候的事情?”

  “前天上午,他被一支毒箭射中,據說是個女刺客,最后滿城搜捕也沒有抓住人。”

  郭宋心中一動,他忽然想起刺殺楊子琳那個女刺客,不就是用毒箭射殺了楊子琳的兒子嗎?

  “郭都督知道這個刺客?”李適察言觀色,他看出了郭宋神情有異。

  郭宋苦笑一聲道:“這個女刺客我真遇到了,騙了我一次!”

  郭宋便將郭宋那天晚上發生的情況簡單說了一遍,李適呵呵一笑,“郭都督憐香惜玉,可以理解!”

  “那接下來巴蜀怎么辦?”郭宋問道。

  “這也是我想請教你的,你剛從巴蜀回來,我想聽聽你的意見。”

  郭宋想了想道:“崔寧在蜀中十年,軍隊對他忠心耿耿,如果朝廷派新的節度使去巴蜀,必然會引發巴蜀內亂,我個人建議朝廷任命其弟崔寬為劍南節度使,他能穩住蜀中局面。”

  “崔寬這個人如何?”

  “這個人野心不大,性格溫和,人品也比較端正,深受蜀中文官愛戴,他一直擔任劍南節度使長史,對軍隊的控制力比較強。”

  郭宋也是聽薛勛談起過崔寬,其實他本人對崔寬也不是很熟悉。

  李適點點頭,韓滉也是極力推薦崔寬,看來此人可以考察后任用。

  不多時,一行人便來到西市。

  雖然是正月初一,西市內還有不少店鋪都開門營業,主要是涉及民生的店鋪,比如米鋪、肉鋪、茶鋪、酒鋪等等。

  侍衛們都留在西市大門外,郭宋陪同著李適進入西市,后面還跟著郭宋的兩名隨從,他們兩人負責牽馬跑腿之類,西市的客人比平時少一半,而且很安靜,沒有平時那種喧囂熱鬧的吆喝聲,但并不是生意冷清,幾乎每個店鋪都有客人,只是沒有平時多。

  這時,郭宋忽然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他用眼角余光向后望去,只見身后不遠處跟著一個灰色的身影,若隱若現,形如鬼魅,明明看見身影的存在,卻又不知他究竟長什么樣子。

  是竇仙來,郭宋心中立刻有了明悟,這個人依舊成了新帝的貼身護衛,看來他的武藝還真不是一般的厲害。

  “我們去那家米店看看!”

  民以食為天,李適首先關注的就是米鋪,這也是他今天出宮的主要目的,他問了好幾個人,每個人告訴他的米價都不一樣,所以他要親自來看一看。

  米鋪里只有幾個百姓在買米,和平時客滿為患相比,人確實少了很多,導致店里的伙計比客人還多。

  一名伙計剛要迎上來,卻被掌柜推到一邊,他看出兩名客人氣度不凡,不是一般的買米客人,生怕伙計無禮得罪人。

  “歡迎兩位公子光臨鄙店!”掌柜上前恭恭敬敬道。

  李適打量一下米鋪,只見擺放著數十只小竹筐,每一筐都裝滿了糧食,上面插著牌子,是今天的米價。

  這讓李適嚇了一跳,居然會有這么多種類的糧食,郭宋笑道:“五谷雜糧,光米就有很多品種,所以都一一分開,掌柜,這些都是出樣對吧!”

  “正是!每筐一斗,看中哪種,付錢后,伙計會從后面倉庫把糧食運過來。”

  李適這才明白,他點點頭,走到一筐白米前,他看見這筐米價最高,斗米八十文。

  “這是什么米,要賣八十文?”

  “回稟公子,這是蘇州米,天下最好的米,口感細膩糯香,湖州米也是這個價格。”

  李適得到消息,現在米價是斗米三十文,可這個蘇州貴了一倍多,他沉吟一下問道:“可有每斗三十文的米?”

  “沒有!最便宜的隴右粟米也是斗米五十文.......”

  掌柜一拍額頭,“我知道了,公子問的是小麥,小麥三十文一斗,算是我們最便宜的糧食。”

  郭宋在一旁問道:“這幾天有沒有調過價格?”

  “沒有呢!從去年十二月到今天,一直就是這個價格。”

  李適的臉色有點陰沉下來,他知道下面人是怎么糊弄自己了,用最便宜的小麥價格來冒充米價普遍的行情。
江西快3app 问道五行竞猜怎么赚钱 真人杭州麻将下载 186赚钱网 彩票直通车网址 打麻将带什么东西会赢 放牧养牛赚钱呢 迅盈网球比分板 哪些直播一小时赚钱多 北京pk10 赚钱花钱话语 四川金7乐 男的越丑更会赚钱吗 新疆时时彩 一手房和二手房哪个更赚钱 福建十一选五 亚马逊赚钱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