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貴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 正文
| 繁體版

第976章 狼群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總是可以想到了辦法的,天無絕人之路,上天讓他們活此處,便不可能輕易的便是放棄他們的性命。

  所以,沈清辭在等,也是在等著一個機會。

  這一日晚上,沈清辭已是累到了極點,她剛是躺下沒有多久,便已是睡著了。

  “嘰……”

  猛然的,年年從被窩里面怕了出來,就連小胡也是一樣,兩只小狐貍將自己的小身子縮在了一起,身上的毛也都是立著,嘴里也不斷的大聲叫著。

  沈清辭對于這種聲音再也熟悉不過,因為妙妙自小到大只要遇到了危險之時,便會是這樣樣子的,雖然說,小胡同年年不是貓,可是身為動物的本能,一直以來都是相通著的。

  外面出事了?

  沈清辭連忙穿好自己的衣服,然后將那把短刀拿在手中,不得不說,這真的是樣好東西,幫了她不少的忙。

  她拿著夜明珠出來,也是將千子塵給驚的坐了起來。

  出了什么事?千子塵也是莫名的感覺一陣冷風吹過,這是一種對于危險的本能感應,而他自小便是如此,這種姑且可以稱之預知感,也不知道救了他多少次,也只有這一次,它沒有準時的提醒他,所以才是讓他著了千子浩的道,以至他現在被困在這里,成了一只這大雪山中的困獸。

  而現在的這樣的感覺來了,那么便是危險來了。

  兩只狐貍將自己的小身子縮在了里面,都是快要將身上的毛給抖光了。

  沈清辭小心的從洞口望了過去,結果她竟是發現外面竟都是黑壓壓一片,好像還泛著綠色的光。

  這是狼,不對,是狼群!

  她的心不由的跳了幾下,手腳起初之時,也是發軟著的,撓是見過無數的大場面,可是此時,她還是被嚇住了。

  她將手放在自己的腰間,而后摸到自己一直掛在腰間的荷包,這才是抒出了一口氣。

  她閉上眼睛,不斷的調整著自己的呼吸,而此時,她的手心里面,不由的也是握出了一手的冷汗出來。

  “你帶著小胡年年進去!”

  她對著千子塵吩咐了一句。

  可是千子塵半天都是未有動作。

  “進去!”沈清辭再是一句,這一瞬間,她身上那種幾欲都是過于可怕的沉冷,也是讓千子塵不由的打了一下冷戰,連忙一把就抱住抖成了一團的小胡和年年。

  可是年年卻是在這時掙脫了他,也是跳到了地上,而后跑到沈清辭的腿邊,說什么也是不走。

  “你帶著小胡進去。”

  沈清辭現在沒有辦法顧著他們,目前為止,她還不知道外面到底有多少狼,這黑壓壓的一片,怕整是整個狼群都是過來了,而她在那些閑書上面也是看過關于狼群之事,說這些狼群都是有頭狼帶著,出動之時,通常都是成群結伙而行。

  沈清辭再是吐出一口氣,而后從自己荷包里倒出了一粒迷香珠,不行,好像不夠,他再是拿出了一粒,兩粒就萬無一失了。

  她一手抱起了年年,再是將它的小鼻子捂了起來,而年年現在到是一點也不怕,可能也是因為它曾今見過沈清辭用一顆藥,便是讓一只大老虎倒下的。

  而它可要比自己的狐貍娘勇敢多了,它的狐貍娘都是快要抖死了,而它到是好,正睜著一雙圓溜溜的眼睛,明顯的這就是在看熱鬧的,也是壓根就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東西,不要說一個它,哪怕是一百個它,狼家伸出爪子去,都能將它給踩成狐貍餅了。

  沈清辭小心的將自己的手伸出了洞口,而后捏碎了手中那粒迷香珠,而此時已是有狼走了過來。這些狼果然是十分狡詐,莫不成還會人性化的派探子過來,過來探查虛實的嗎?

  就在這時,沈清辭再是捏碎了一料,加著外面的風,也是令迷香珠的粉沫飄的到處都是,而后她便聽到外面傳來了砰砰的聲音,聲音有些多,所以她還是不清楚,將多少的狼給迷暈了。

  這些迷藥足可以讓它們連暈三個時辰左右,不夠她再是加。

  狼這種東西太過狡詐,所以沈清辭也不知道,是不是還有別的狼在等著她出去自投羅網。

  而現在離天亮不到一個時辰了,她就抱著年年在這里等著,其間也是不敢合一次眼,到是年年這只小的,果真還是初生的牛犢不怕虎,該吃就吃,該睡就睡。

  等到外面的天都是亮了,沈清辭這才是打起了精神,她又拿出了一顆迷香珠,將自己的手伸出去捏碎。

  給它們再是補補藥,她再等半個時辰左右,到時外面的天也是大亮了。

  沈清辭小心的拉開了簾子,便見地上竟是摔了一堆的狼,一個個也都是直挺秘的倒在那里不動,還真是紋絲未動。

  對了,她皺了一下眉,怎么將這這件事給忘記了,這不是別的地方,這是大雪山,而之于大雪山面言,此地的溫度是十分低的,若是他們呆在外面,一動不動的話,很快就會被凍死。

  而這些狼可是在外面被凍了一個多時辰的,不要說凍死,八成都是凍硬了。

  就在她還想是不是要出去之時,年年這個膽子大的,刺溜一下,就已是沖了出去,沈清辭想要將它給拉回來,也都是來不及了。

  就見那只膽肥的小狐貍,這只身上蹦蹦那個肚皮上跳跳的,沈清辭都是可以看清那些狼一只只都是躺在那里,就連肚皮也都是不動。

  “嘰嘰……”

  小狐貍對著山洞里面喊著,自己也是玩的不亦樂乎的。

  沈清辭這才是走了過去,外面風吹在她身上,十分的冷,她連忙將身上的披風裹的緊了一些,這也才是擋住外面的大風,可就算是如此,那些冷風也是無孔不入的,生生冷根根刺,都是吹的她的皮膚疼。

  就更不用說這些狼,已是成了冰狼。

  年年跑了過來,也是用嘴咬住了沈清辭的衣角,嘴里也是不斷嗚嗚在叫著。

  沈清辭單手抱起了它,小心的走到了一頭狼的身邊,她的手上還是拿著那把短刀,也是以備不時之需。

  她伸出腳踢了一下。

  這只果真的,凍硬了。

  她再是踢了另一只,這一只也是相同。

  都是凍成了這般,就算是想活也都是沒的活了。

  
江西快3app 单机捕鱼游戏机 开皮包公司卖什么赚钱 139彩票网网址 急赚钱按摩师包吃住单结 竞乐娱乐群 掌上热点app可以赚钱可靠吗 斗米软件真的能赚钱吗 内蒙古时时彩 无网络免费单机手机版打麻将 万通彩票游戏 淘宝分享宝贝赚钱 体彩6+1 金融帝国二 卖百货能赚钱吗 河南11选5 赚钱宝 硬盘座 任选9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