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系統創始人 » 正文
| 繁體版

第3章 嫌疑人紛紛鎖定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天庭是一個海納百川的機構,這個機構很大,沒有任何一個大千世界可以與之媲美。

  在天庭,是不管出身的。

  只要你能力足夠,就能揚名立萬,威震八方。

  黑風老妖,曾經就屬于聲名顯赫的一方妖王。

  她的本體是一個黑色鳳凰,出身自然是鳳凰一族,只是她觸犯了族規,經過了無邊煉獄的考驗,從血脈最為純正的金色鳳凰變成了黑色鳳凰。

  因為鳳凰一族不讓她繼續以鳳凰的名義招搖過市,黑風老妖自己也不想再和鳳凰一族染上任何關系,所以她自稱為黑風老妖,和鳳凰一脈完全割裂開來。

  只不過關系可以割裂,實力卻難以割裂。

  本命神通,再加上無邊煉獄的錘煉,這一切都讓黑風老妖即便在高手如云的天庭也能夠擁有一席之地。

  直到上一次仙魔大戰,天庭才意識到,黑風老妖其實是魔魂的四大天王之一。

  或許她也是被策反的。

  但這已經不重要了。

  黑色的火焰在天庭熊熊燃燒,一度成為了很多大羅的噩夢。

  這個噩夢已經消失很久,但在玲瓏仙子身上,居然有死灰復燃的趨勢。

  這不得不讓吳邪他們感到震驚。

  “剛才那個刺青,應該是黑風老妖的投影吧?”

  吳邪并沒有見過黑風老妖,無法做出準確的判斷,所以她只能求助于西王母和中央天帝。

  兩人卻都沒有立即說話。

  他們在消化各自的震驚。

  良久之后,西王母才開口:“不是黑風老妖的投影,但的確是黑風老妖的刺青。”

  “黑風老妖已經死了,這點我可以確認。”

  中央天帝開口,自然是一錘定音。

  吳邪不懷疑中央天帝的判斷,但她懷疑另外一件事:“敢問陛下,黑風老妖死在誰的手里?”

  “你不用懷疑,當年是東方天帝親自動的手。”

  吳邪聞言,確實不再懷疑。

  五方上帝中,中央天帝資格最老,現如今也是權勢最大的一位。

  但如果說論戰力的話,很多仙人都會投東方天帝一票。

  五方上帝當中,也唯有東方天帝是經歷過更迭的。

  第一任東方天帝死于久遠的仙魔大戰,此位置也就一直空缺。

  而后數千萬年,現任東方天帝一路崛起破境,從無阻礙,最終成為了史上最為年輕的天帝。

  同時也被譽為天庭第一戰神。

  無數的仙人都把東方天帝視為偶像,在真正的天帝輪回之前,天庭內部聲音更多的其實是更支持東方天帝的。

  只不過那時東方天帝的實力恐怕的確沒有中央天帝更強,吳邪相信女媧娘娘不會隨便做出決定。

  至于現在,那就不好說了。

  東方天帝的天賦,是公認的高出其他仙人包括其他仙帝一籌。

  黑風老妖再強,在東方天帝手中,也肯定討不了好。

  “如果是東方天帝親自動的手,那的確沒有什么可懷疑的。不過這件事情依舊和黑風老妖脫不了關系,很明顯,魔魂組織死灰復燃了。”

  “而且現在主事的應該是一個比普通大羅強上很多的存在,否則不會這么輕易的就能迷惑到同為大羅的玲瓏。”

  西王母做出了這個判斷之后,卻被中央天帝否決了。

  “娘娘,在背后設計這一切的人,實力未必需要很強。”

  “天帝何以教我?”

  “大羅的道心一般都是不可撼動的,但瑤池弟子總是能夠另辟蹊徑,不得不說,在道心一關上,和其他大羅有所區別。”

  中央天帝一席話,讓西王母的臉色有些不好看。

  但她并沒有打斷中央天帝。

  這點肚量,西王母還是有的。

  中央天帝也的確直抒了胸臆:“玲瓏仙子的實力在同層次的人當中已經算是不錯,但是她的缺點也很明顯,道心一直都一個缺口,只要被其他上仙利用,就很容易打開一個縫隙,趁虛而入。再借助一些外力和秘法,完全能夠做到影響玲瓏仙子一瞬間。”

  吳邪聽懂了中央天帝的意思。

  果然,姜的還是老的辣。

  這其中的門道,她還沒反應過來,中央天帝就已經看破了。

  的確,想要完全將一個大羅變成傀儡,是極為困難的,甚至可以說是不可能。

  除非是元始天尊女媧娘娘這個級別的親自動手。

  但即便是中央天帝,也不會懷疑天帝會為了這種事情親自設計玲瓏仙子。

  所以,那就只有第二種解釋。

  玲瓏仙子只是被控制了一瞬間。

  幕后設計者等于在玲瓏仙子的內心安了一個開關,等觸發這個開關的機關被打開,玲瓏仙子就會啟動隱藏好的設定,暴起殺人。

  她殺的是太孫,但能殺的不僅僅是太孫。

  在場三位都是心思敏捷的存在,他們很快就意識到,所謂的開關,就是那個刺青。

  吳邪瞇起了眼睛,淡淡道:“換成任何一個仙人,在看到玲瓏仙子的冰肌玉骨上有一塊刺青,應該都會開口發問的。”

  “那么問題就是,太孫要見玲瓏仙子,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偶然?”

  吳邪看向西王母,中央天帝也是。

  但他們的內心其實已經有了答案。

  這件事情,擺明了就是沖著開疆太孫設計的。

  能是偶然才是見了鬼了。

  西王母皺眉,再次啟動了瑤池。

  她已經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大羅的強大是毋庸置疑的,所以她從來不擔心瑤池會被大規模入侵。

  但如果只是短時間控制,即便是大羅,在面對一些特殊情景和法寶的情況下,也不一定不會中招。

  瑤池,應該不止是玲瓏仙子一人遭了毒手。

  果不其然,西王母再次啟動瑤池之后,仔細探查,很快就發現了不對勁。

  在太孫見玲瓏仙子之前,曾經見過瑤池的一個下位仙仆,她說了一句話:

  “玲瓏仙子是太孫殿下的未婚妻,太孫殿下可要善待玲瓏姐姐呢。”

  就是這句話,挑動了太孫的欲念。

  還有那壺酒。

  西王母目光如電,即便分處不同時空,她依舊看穿了一切。

  “那壺酒中混入了龍涎香。”

  神龍一族的寶貝。

  對于仙人來說,龍涎香沒有其他作用,唯一的功效就是助性。

  “**”的“性”。

  “那個下位女仙仆,也不對勁,她是被完全控制了。”

  中央天帝的眼眸古井無波,身上的氣勢也并無一絲外泄。

  但吳邪和西王母都不認為他真的有表現出來的這么淡定。

  畢竟,死的是他的孫子。

  而且,目前幾乎已經可以查實,這件事情就是魔魂在背后有組織有預謀設計的。

  “娘娘,這件事情我要一個真相。”中央天帝最終發話。

  西王母點頭:“太孫是在瑤池出的事,不管如何,我肯定會給陛下一個交代的。”

  “將玲瓏仙子交于我處理吧。”

  中央天帝這個請求,讓西王母有些遲疑。

  現在雖然查清了玲瓏仙子是被控制的,但畢竟是她手刃的太孫。

  西王母也擔心中央天帝會殺掉玲瓏仙子泄憤。

  偏偏根據天庭條例,她還沒有反對的理由。

  “娘娘放心,我還不至于遷怒一個女娃,我只是用她來釣出那些隱藏在幕后的黑手。”

  中央天帝的語氣一如既往的平靜,但是平靜之下,自有暗流洶涌:“總是要讓他們跳出來的,魔魂既然敢露面,就說明這件事情只是一個開始,后續還會有其他的動作。不引蛇出洞的話,就只能永遠被動接招,這不是我的風格。”

  無為而治的中央天帝,并不是表面上那樣淡然的。

  吳邪早就清楚,但她并不支持中央天帝的決定。

  “陛下,娘娘,將玲瓏仙子帶走的事情可以容后再議,目前還是將她留在瑤池更好。”

  “原因?”中央天帝開口問道。

  “瑤池目前已經被入侵了,娘娘需要借助玲瓏仙子的實力肅清瑤池內的內奸。”

  西王母聞言點頭:“這也是我的想法,還請天帝成全。”

  這個要求合情合理,中央天帝沒有理由不支持。

  他只是有些擔心。

  “娘娘,你有沒有想過,魔魂讓玲瓏仙子暴露的原因是什么?如果繼續把玲瓏仙子留在瑤池,會不會正好中了幕后設局者的心思?”

  西王母有想過。

  但她依舊要這么做。

  “據我估計,瑤池應該不是這一次風波的主要目標,只是被殃及了池魚。這一次魔魂的目標應該是我們天庭的年輕俊彥,他們在圖謀未來。當然,也可能這一切都只是掩護,掩護魔魂在策反某個舉足輕重的上仙。不管如何,我都不會讓瑤池出事。”

  見西王母的思維十分清晰,將前因后果也都分析的十分到位,中央天帝也就沒有了繼續堅持的理由。

  在這件事情上,他是受害者。

  可西王母也是,而且瑤池被入侵的程度恐怕比他想象的更嚴重。單論損失的話,他未必有西王母更大。

  所以盡管十分想興師問罪,但中央天帝還是保持了理智,知道找西王母興師問罪,絕對是最差的一步棋。

  只不過,在臨走之前,中央天帝還是留下了一句話,讓西王母十分頭疼。

  “既然娘娘堅持,我也不便多說。據我所知,玄天上仙已經在前往瑤池的路上了,不日應該就能抵達瑤池。另外,其他幾位也都已經啟程。我本想將整個麻煩接過來,現在只能勞煩娘娘了。”

  說完這段話,中央天帝就截斷了自己的投影。

  留下西王母,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吳邪知道西王母心情變差的原因。

  玄天上仙是北方天帝的太孫,不過卻是一個十分頑劣的性子,在天庭拈花惹草,留下了無數風流債。

  他的父親更是天庭著名的浪子,西王母對北方天帝一脈可以說沒有任何好感。

  只不過,這個玄天太孫和其他仙人不一樣。

  他的母親,是瑤池的仙子。

  也是瑤池歷史上唯一一個和其他女仙共享夫君的弟子。

  自從她做出這個決定后,瑤池就已經將她除名了。

  只不過,稍微知道一點內情的仙人都了解,玄天上仙的母親雖然已經被瑤池除名,可是當年的她在瑤池可是只差一步就成為了二公主。

  就算是大公主尊位,她也不是沒有資格一爭。

  只不過她被玄天的父親,那個著名的浪子壞了貞潔,主動放棄了繼承公主的尊位。

  在名義上,她是瑤池的恥辱。可實際上,瑤池并沒有后續的動作,畢竟她的夫君是北方天帝的后代,瑤池雖強,也不愿和北方天帝站在對立面。

  只是讓瑤池接受這種事情,也是絕對不可能的。

  所以這么多年來,瑤池和北方天帝一脈一直保持著井水不犯河水的狀態。

  沒想到會因為這件事情打破。

  而原因西王母閉著眼睛都能想到。

  玄天肯定是奔著玲瓏仙子來的,在外界,玄天本來就是玲瓏仙子眾多的追求者之一。

  “娘娘,如果你不方便出手的話,我可以把玄天攔在瑤池之外。”

  吳邪的主動請纓,被西王母拒絕了。

  “攔住了玄天,也攔不住其他的幾位。這件事情中固然少不了魔魂的影子,但真正的幕后主使,恐怕還是我們自己人。就是不清楚,是東南西北中哪一位。”

  吳邪敏銳的抓住了重點。

  “娘娘認為中央天帝也有嫌疑?”

  “天帝的手段我清楚,中央天帝的手段我也見過。不客氣的說,不是一個級別的。如果他們相爭,我相信中央天帝一定會死在下一次的仙魔大戰。”

  吳邪對于西王母的這個判斷并不意外。

  她只是意外,西王母居然會當著她的面將這種猜測說出來。

  “娘娘的意思是,中央天帝用自己孫子的命,來向天帝表明自己退讓的誠意。”

  “不是沒有這個可能,畢竟,中央天帝除了一個太孫之外,還有一個天孫殿下呢。而且,天孫殿下還是女媧娘娘的弟子。”

  “那有沒有可能是天孫殿下做的?”

  吳邪的這個問題,西王母無法證實。

  她只能讓吳邪自己去找答案。

  而吳維這個時候,正在和答案對話。

  這種小事情,按理來說他這個級別是不應該插手的。

  但他主動壞了這個規矩。

  因為魔魂這個組織,他看中了。
江西快3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