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九星毒奶 » 正文
| 繁體版

523 突變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江曉曾經無數次在腦海中想象,趙文龍和后明明的戰斗到底會是怎樣的火爆。

  而現在,這一場饕餮盛宴,讓江曉看的如癡如醉,大呼過癮。

  只見后明明射出了兩串黑羽箭,每串足有7支之多,橫跨綠茵場,對著趙文龍的頭顱和右腿,急速射去!

  而趙文龍卻是不慌不忙!

  只見他一個馬步向前,一記左勾拳、右勾拳,一句惹毛我的人有危險......

  呃,串詞了。

  趙文龍一襲白色長衫,一個馬步沖拳,一條咆哮的五爪金龍轟了出去!

  那金龍的身形無比巨大,無論是攻上方頭顱的箭矢、還是攻下方右腿的箭矢,統統都被張牙舞爪的巨龍掀翻了出去,爆裂當場。

  兩人就站在比賽開始的地方沒有移動過,而在綠茵場中圈的位置,已經是一片黑霧彌漫,爆裂聲陣陣轟響。

  后明明嘴角微揚,身著一襲白色的運動服,頭戴白色棒球帽,隨著她拉弓射箭,身體舒展開來,讓人看著賞心悅目。

  嗖!嗖!

  又是兩串黑羽箭矢飛出,直接沖進了黑霧之中,卻是突然兵分兩路,拐彎竟然能接近直角,一個向左上,一個向右下。

  這似乎是后明明的戰斗習慣問題,總是喜歡瞄著對方的右腿進攻。

  趙文龍一拳一只虎,一腳一條龍,將兩串黑羽箭安排的明明白白,別管黑羽箭之中夾雜著什么,統統被那金色的具象化龍虎給撕碎了。

  趙文龍輕易的解決了這兩串箭矢,開口道:“無謂的試探是沒有必要的。”

  后明明聞言,緩緩的放下了手中的弓箭。

  趙文龍卻也笑了,道:“你我競爭了四年,直到現在,恐怕世界上沒人能比我們了解彼此。”

  后明明冷哼一聲,道:“只關于戰斗。”

  趙文龍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他本身也沒說其他方面,只見他負手而立,道:“別說20分鐘,怕是2個小時都很難分出勝負。”

  后明明想了想,嘴角微微揚起,只見她突然拉弓射箭,向頭頂射去。

  “嗯?”趙文龍猛地一抬頭,卻發現一支赤紅色的箭矢懸掛在高空上,雖然沒有碰到鐵籠子的頂部,但那高度差不多也有20米了。

  后明明手中赤紅色的爆炸箭矢連射,趙文龍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一支赤紅色的爆炸箭,就足夠灑下一片轟炸箭雨了。

  而看后明明這個架勢,是要讓這綠茵場徹底爆炸!

  而趙文龍卻是沒有阻止后明明,而是高聲問道:“又要拼命嗎?”

  后明明搭弓射箭,哼了一聲:“怎么?想求饒認輸?”

  趙文龍弓著的身子緩緩站起,負手而立,一襲長衫隨風飛舞,道:“看命?”

  后明明停止了拉弓射箭,在高空中,已經掛了足足8支轟炸箭矢!

  后明明站直了身子,開口道:“你,看命。我,看實力。”

  趙文龍卻是笑了笑,仰頭看著高高懸掛的轟炸箭矢,道:“機會是一樣的。”

  后明明惡狠狠的將漆黑的弓箭摔在地上,仿佛一聲令下,天空中懸掛的八支箭矢,變化出了成百上千的箭矢,一場層層疊加的轟炸箭雨瞬間落了下來!

  轟隆隆......

  在一片火光之中,后明明高聲道:“只可能是我贏,就像上次那樣。”

  陣陣的爆炸聲,帶著沖天的火光,以及翻騰的氣浪,在這片綠茵場上徹底炸響。

  太他媽酷了!

  觀眾席上的眾人,紛紛站起了身子。

  兩個人之間的戰斗,竟然打出了毀天滅地的效果!

  這是戰斗?這簡直就是一場天災!

  翻騰的氣浪吹拂著趙文龍的一系長衫,吹散了他額前濃厚的劉海,露出了他那剛毅的面容。

  后明明一手壓低了帽檐,一動不動,也根本沒有使用任何防御類星技。

  兩人就這樣佇立在一片狂轟濫炸的箭雨之中,無人防御、無人退縮。

  拼的是命!是幸運!

  是勇氣!更是決心!

  誰都想不到,這兩位來自帝都星武的大神,竟然用這種“擲骰子”的方式解決戰斗。

  也許正如同兩人所說的那樣,兩人已經競爭了整整四年,對彼此都是知根知底,20分鐘,也許根本分不出勝負。

  而且聽后明明的意思,兩人并非像世人所認為的那樣,從來沒有戰斗過,聽得出來,兩人絕對有過交手,起碼有過一次!

  而且那次是后明明勝利了。

  “小皮。”突然間,江曉感覺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江曉正看著那激動人心的畫面,不由得微微皺眉,轉頭看去,卻發現是方星云。

  方星云將手機隱蔽的放進了江曉的衣兜里,開口道:“你姐找你,有急事。”

  江曉明顯愣了一下,一手伸入兜里,卻是沒有拿出來手機。

  在轟隆隆的爆炸聲中,江曉顧不得觀看這場聲勢浩大的比賽,一個閃爍,直接來到了一個工作人員面前。

  工作人員也是正在觀看著刺激的戰場,被眼前突然出現的人影嚇了一跳!

  “報告,我想上廁所。”江曉開口說道。

  工作人員:“......”

  你什么時候上廁所不好?非得現在去?這么精彩的比賽都不能讓你憋住嗎?

  哎,孩子還是太年輕,你看我這中年人,已經憋了兩個小時了,穩如老狗......

  雖然賽事方是強勢的一方,但是作為工作人員,對眼前的國家隊員也得好生照看著。

  工作人員無奈的點了點頭,帶著江曉向球員通道里走去。

  “我真的憋不住了,我閃爍過去好嗎?你去廁所找我,我保證不會出任何事情。”江曉不斷的跺著腳,開口說著。

  工作人員:“......”

  那可是鉑金星技!

  那可是瞬息移動!

  讓你用來閃現上廁所?

  好想一巴掌呼死這個小毒奶啊......

  江曉又急的直跺腳,一副憋壞了的模樣,隨著工作人員點頭,江曉的身子一閃,消失的無影無蹤。

  “怎么了?小江雪?”江曉急忙開口詢問道,“你出什么事了嗎?”

  “我沒事,放心。”韓江雪那清冷的聲線傳來,讓江曉大大的松了口氣。

  “二尾找你,給你打電話不通,她打到了我這里來,你給她回一個吧。”韓江雪開口說道。

  江曉微微一愣:“啊?”

  韓江雪:“啊什么啊,盡快給她回一個電話,她很嚴肅,應該是有事情找你。”

  “呃......”江曉急忙說道,“好的,我現在就給她回。”

  “小...小心一些。”韓江雪又補充了一句。

  “嗯。”江曉心中一暖,道,“你也是,等我比賽完,回酒店之后,再給你打電話,先掛了。”

  韓江雪:“嗯。”

  江曉掛了電話,憑借著記憶,撥打了一個號碼。

  電話接通,江曉急忙開口:“我,什么事。”

  他知道二尾的脾氣,如果江曉不說話,那么她可能等待幾秒鐘,就會直接掛斷電話。

  而電話那頭,傳來了二尾沙啞的聲線:“你在哪。”

  江曉回應道:“中原、許都市、人民體育場。我在這參加國家隊選拔賽呢,我已經進入四強啦。”

  電話那頭,二尾沉默半晌,緩緩的說了一句:“我需要你。”

  江曉:???

  二尾嘶啞的聲音繼續傳來:“我的逐光小隊需要你。”

  江曉抿了抿嘴,看了看廁所門外,這里當然看不到賽場,江曉這樣的動作,只是下意識的想要去望向那綠茵場地。

  他卻是沒有遲疑,沒有猶豫,默默的開口說道:“我去哪里找你。”

  二尾:“答應的很干脆。”

  江曉笑了笑,道:“你需要我,這就夠了。”

  電話那頭,沉默了數秒鐘之后,傳來了二尾的聲線:“等著,有人接你。”

  說著,二尾便掛斷了手機。

  江曉的心也提了起來,她說過,她會在世界的某個角落注視著他,看他在世界大賽的場地上耀武揚威。

  而現在,她卻是在世界的某一個角落,打來了求助電話。

  以兩人的私人關系,江曉不可能有任何猶豫。

  在這光怪陸離的世界上,江曉也就只有這么寥寥幾個至親至近的人,他不愿意自己的家人出現任何意外。

  師生、上下級、亦或是朋友。

  二尾一路陪伴江曉走來,耳提面命、諄諄教導,為他遮風擋雨、同他出生入死。

  “哎......”江曉深深的嘆了口氣,收起了手機,來到了洗手臺前,打開水龍頭,腦海里只剩下了一個想法:

  誰特么欺負我家大貓了!?

  懟死!

  ......

  二尾那巨大的身體,斜斜的依靠在墻壁上,收起了那小而沉重的黑色磚頭電話,仰頭看向了那漆黑的夜空。

  沒有星星,沒有月亮,甚至找不到半片云朵。

  這是就是一張漆黑的夜幕,除了黑色、一片虛無。

  沉思間,二尾隱隱聽到了吵鬧聲響。

  她微微皺眉,轉身推開了破爛的倉庫大門.

  “我們再幫你!幫你!我們在幫助你的國家!”一個手執唐刀的男子怒聲喝道!

  唐刀男子眼看著一個傷痕累累、半死不活的人被兩名軍人架著走出房間、進入倉庫大廳,唐刀男子滿腔的怒火終于爆發了,英俊的面龐竟然有些扭曲,拎著刀走了上去。
江西快3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