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女仙編號零九九 » 正文
| 繁體版

第一百八十章強行進階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沒有外力相助,能解除現在危機的方法只有進階了,凌九酒第一次慶幸自己是五靈根,若是其他靈根的話即便進階也容納不了這么多的靈氣,恐怕也只有五靈根才能把這些靈氣全都吸收了吧!

  凌九酒盤膝而坐,她迅速的進入了修煉的狀態,靈氣在她身上肆虐著,仿佛要摧毀她所有的經脈一般。

  李榮歡一直在注視著凌九酒,當凌九酒盤膝而坐的時候,李榮歡就明白凌九酒到底要做什么了。

  對于凌九酒的舉動,李榮歡覺得不能理解,在修真世界中,雖然也有女修自立自強修煉到高階的,但是大部分的女修卻還是選擇了依附于男人,畢竟和有捷徑可以走,哪個漂亮女人又愿意去選擇最艱險的那一條路呢?

  即便是如韓香那樣的女人不也是要依附于冥水魔君的嗎!自己完全可以幫凌九酒解除危機,這丫頭為啥非要冒險進階呢?她不知道這樣進階十分危險,說不準連姓名都要斷送進去了嗎?

  活該,死了也活該!

  李榮歡心中想著,他和凌九酒的關系不過是合作罷了,盡管他百般隱瞞,但祖父還是知道了凌九酒和易安尊者的關系。祖父已經在凌九酒身上打主意了,那之后他能在凌九酒身上得到了利益便很少了,凌九酒就算是死了,對他來說也沒太大的損失。

  想到此處李榮歡的目光便平靜了下來,他不會出手幫忙,也不會暗下黑手,他很好奇凌九酒到底會借此進階,還是會因為她的任性落了個神思道消的下場。

  凌九酒并不知道李榮歡心中所想,她現在正在認真梳理著靈氣,把那些靈氣漸漸融入筋脈。

  這個過程說起來容易,但做起來卻是十分困難的,強行把大量靈氣融入經脈很危險,稍有不慎便會把經脈弄斷,凌九酒必須小心翼翼,那種精細便如同在藕中往外抽藕絲一般。

  同樣,把靈氣融入經脈也是極為痛苦的,這種疼就好像正在被人抽筋拔骨,可是即便再疼她也不敢分心,她做的有條不紊,甚至李榮歡在她臉上看不到半點痛苦的神色。

  那些肆虐的靈氣就好像被貓弄亂了的麻線了一般,她必須抽絲剝繭,讓這些靈氣匯入筋脈,最后流轉進入丹田。若是旁人定然會因為這樣的繁瑣而心生焦躁,但是凌九酒卻是半點不耐煩的情緒也沒有,隨著她的梳理,她體內的靈氣也平靜了下來了,她的丹田越來越充盈,那漲的圓滾滾的肚子也慢慢的小了下去,漸漸的消失不見了。

  見此情景李榮歡眼中不由得露出了驚訝,他沒想到凌九酒竟然真的能把那些靈氣給化解了,而且還這樣的快。

  不僅李榮歡驚訝,便是一直坐在旁邊獨自下著棋的殷西元也把目光投了過來。

  這小丫頭到是有幾分意思!卻不知道最后能不能進階成功呢?

  凌九酒的肚子扁下去了,但是丹田卻是充盈的仿佛一個隨時都要破了的水囊一般,如今她要做的便是把這些靈氣壓縮,同時把丹田擴充變大。

  提升小境界不像提升大境界那般的困難,但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提升一個小境界的,一般情況下修士都會把身體調節到最好狀態,準備好靈丹作為輔助,然后一舉提升,這樣才最為穩妥。

  凌九酒這樣突發事件進階的也不少,當然,這也是危險系數最高的,可是相比于剛才梳理靈氣的危險程度,進階的危險就不夠看了。

  凌九酒深吸一口氣,她再接再厲,一舉開始沖擊那小關卡,她一遍一遍的擴充著經脈丹田,一點一點的把那些靈氣壓縮成濃郁的狀態。

  “呵呵呵、、竟然成了,雖然靈根差了些,但這丫頭心性天資卻都是一等一的,到也是個難得的啊!”殷西元捋著胡須,笑著說道。

  低階修士往往最看重的是靈根,但高階修士最看重的卻是心性和天資,單靈根修煉快,但這種修煉速度的優勢只有前期才能體現,等進入金丹期以后這種修煉上的差距便微乎其微了。

  因為前期修煉太過順利,單靈根的修士往往心高氣傲,心理脆弱,也就是所謂的逆商太低。反而是那些靈根并不是很好,修煉途中磨難重重,卻依然心性堅定,悟性過人的修士才能走到最后,因此高階修士中單靈根或者雙靈根的人很少,反而是三靈根四靈根的修士極多。

  殷西元起了愛才之心,他還沒徒弟呢,如今見到凌九酒如此心性,不由得有些喜歡了起來,要不就收這小丫頭做徒弟吧!

  凌九酒緩緩的張開了雙眼,順利的提升了小境界,這讓她心中也不由得有些高興了起來,眼中也露出了幾分喜意。

  殷西元見凌九酒醒了,便想開口宣布自己想收凌九酒為徒的事情,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他們旁邊的營帳的布簾忽然打開了,緊接著便有一個人旋風似得沖了出來,那人便如脫韁的野狗一般沖到了凌九酒面前,一把就把凌九酒給抱住了。

  “主人,主人,小歡歡好想你啊~!!!~~”

  那個人抱著凌九酒,膩膩歪歪的說道,一邊說還一邊在凌九酒的身上蹭來蹭去。

  怎么回事?這是什么鬼?

  凌九酒被這突如其來的一抱直接給弄懵了,她用力的掙扎著,但卻怎么也推不開抱著她的人。

  “老七,你干嘛啊!”李榮歡先是被這場面驚的愣住了,回過神來之后連忙上前拉拉扯著抱著凌九酒的李尋歡,試圖把他給拉開。

  沒錯,抱著凌九酒的人正是李尋歡,此時的李尋歡雙眼迷離,雙頰泛紅,他的頭不住的在凌九酒的身上臉上蹭啊蹭,如果給他安上個尾巴,那模樣就好像一只人形的薩摩犬一樣。

  “你特木的給我放手,老娘快被你給勒死了、、咳咳咳、、、”凌九酒滿臉通紅的喊道。

  凌九酒臉紅一半是因為勒的,一半是因為氣的,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一個男人就這么占她的便宜,吃她的豆腐,她不怒才怪呢!

  
江西快3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