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開天錄 » 正文
| 繁體版

第五百四十章 尸犼,旱魃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大方上人的注意力全放在了那顆小丸子上。

  胡圖卷起漫天黑浪席卷而來,他卻看都不正眼看一眼。左手的銀色燈盞表面一縷幽光旋轉,他面前的銀色火墻頓時向天空猛地一竄,化為一層薄薄的銀色光幕,將方圓數十里的山林籠罩在內。

  黑色浪潮呼嘯而來,重重沖擊著銀色光幕。

  銀色火苗在光幕上升騰,黑色浪潮沉重異常,沖得光幕劇烈震蕩。大股大股的黑水被銀色火焰燒成了蒸汽沖天而起,銀色光幕無比柔韌,任憑黑色浪潮沖刷,哪怕蕩起了大片漣漪,但是依舊堅韌、絲毫沒有破損的征兆。

  一聲巨響,一根金龍鞭從天而降,重重的抽打在銀色光幕上。光幕劇烈震動,這是胡圖的兄弟出手了。金龍鞭重重打下,一縷縷鋒利至極的寒芒猶如電芒,在銀色光幕上不斷的跳動穿刺。

  一縷銀火附著在金龍鞭上,火焰快速的順著金龍鞭擴散開去,金燦燦的金龍鞭頓時變成了一片銀色。

  一尊通體暗黃色的戊土神鼎懸浮在光罩上空,鼎口一道茫茫土氣呼嘯著落下,土氣中隱隱可見一座座大山虛影猶如下餃子一樣不斷砸落,直砸得光罩向下凹陷了下去,原本半球形的光罩,硬生生被壓成了肉餅狀。

  一塊形如令箭的丙火鑒沖天而起,在一枚靈木珠的陪伴下,靈木珠放出大片風雷裹著丙火鑒沖上了百里高空,然后丙火鑒急速的旋轉著,化為一根數里粗細,長達百里的火柱從天空重重墜落。

  一聲巨響,丙火鑒筆直的轟在了銀色光罩的正中位置。

  金木水火土,五行巨力合為一體,生克變化之間爆發出了無窮巨力,五色神光驟然合為一體,引動了高空風云變幻,一道道可怕的狂雷從天而降,重重的轟在了銀色光罩上。

  大方上人的身體微微顫抖了一下,他抬起頭來,看著頭頂瘋狂落下的狂雷,輕輕的搖了搖頭:“爾等螻蟻,且待本座稍稍回復……爾等,是給本座送寶物來的么?”

  銀色燈盞上火焰大盛,原本豆大的一點火光驟然爆發出萬丈光芒,一縷手指粗細的火焰沖起來數百丈高,猶如一根細細的光繩一頭撞入了幾乎崩潰的銀色光罩中。

  銀色光罩上光芒大盛,原本凹陷的光罩急速的回復,五件五行寶物發出低沉的轟鳴聲,被光罩一點點的硬頂著,身不由己的向天空升起。

  胡圖兄弟五個身體微微的哆嗦著,他們感受大了一股絕大的壓力襲來,逼得他們喘不過氣來,就連神胎都好似被大山碾壓,壓得他們眼前一片昏黑,好似隨時都會昏厥過去。

  銀色燈盞威能太強,胡圖兄弟五個對五件寶貝的祭煉只完成了一成不到,他們根本無法發揮五件寶貝的全部威能,哪怕五人聯手,依舊被銀色燈盞逼得狼狽不堪。

  令狐青青和胡老爺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令狐青青輕輕的咳嗽了一聲,自言自語的問道:“難不成,還要幾位長老親自出手么?”

  胡老爺耷拉著一張臉,看著令狐青青沒吭聲。

  他的修為不如令狐青青,也沒有至寶隨身,尤其是他的身份擺在這里,令狐青青的話分明不是對他說的,他連插嘴的勇氣都沒有。

  四個身形瘦削,雖然腰桿挺得筆直,但是面容蒼老,氣息中透著一絲虛弱之意的老人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令狐青青身邊。四個老人的身上有著一股奇異的陰寒之意,這陰寒氣息并非他們自身透出,而是他們身體表面攜帶的寒氣。

  這感覺就好像,四個老人原本被冰封在一口寒冰棺材里,他們剛剛從冰棺中走出來,外來的冰棺寒氣依舊附著在他們的身上。

  巫鐵的目光飛快的掃過這四個老人,他的念頭一動。

  遠處,銀色光罩突然被一縷黑白二色的靈光洞穿,一聲尖銳的怒嘯聲沖天而起,大方上人右手的七寶如意猛地向前揮出,將虛空打出了一個極大的窟窿。

  一聲巨響,黑白二氣在虛空中凝成了一個巨大的太極圖,七寶如意打在太極圖上,打得黑白二氣微微凹陷,但是并沒能將太極圖打破。

  陰陽道人大聲笑著,左手虛托著九龍棺,從銀色光罩被打破的缺口處竄了進去,一掌將那顆極小、極沉重的金色丸子抓在了手中。黑白二氣旋轉,小小的金色丸子‘咔嚓’一聲,被先天陰陽之力切成了兩片。

  “來,來,來,給你們好好的進補一番。”

  陰陽道人放聲大笑:“這丸子來路不正,尋常人使用不得,用了就是入了魔道。但是你們也并非正路子出身,使用這丸子,倒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九龍棺中一聲大吼傳來,一條頎長的、密布鱗片的手臂從九龍棺中探了出來,一把將半顆丸子抓了進去。

  與此同時,紅光閃爍,身披紅色宮裙的旱魃從九龍棺中飛身而出,一手搶過另外半顆丸子,然后一口吞了下去。‘轟’的一聲,丸子入口的一瞬間,旱魃身上沖出了滾滾赤炎,一股可怕的焦灼氣息透過銀色光罩,迅速席卷方圓萬里之地。

  萬里山林瞬間焦枯,花草樹木直接化為木炭,隨后崩塌成了飛灰。

  山林中的河流溝渠直接干涸,一滴水都沒剩下。

  原本水土豐美的土地變得焦枯,土地上裂開了一條條裂口,肥沃的土壤變成了焦土,河流溪谷中那些原本肥美的魚兒,直接在三五個呼吸間變成了魚干。

  “呵呵,呵呵,呵呵呵。”旱魃低沉的笑著,她突然反手一爪子向陰陽道人的心口挖了下來。

  陰陽道人微微一笑,輕聲說道:“頑皮!”

  黑白二色靈光驟然一閃,旱魃的身體就好像麻花一樣身不由己的扭曲著,體內傳來了刺耳的骨骼碎裂聲。旱魃發出凄厲的慘嗥聲,嘶聲尖叫起來:“老爺,奴婢知錯了。”

  陰陽道人笑著點了點頭,他輕聲笑道:“知錯就好,以后乖乖的,否則老爺還要懲罰你!”

  一聲低沉的吼聲傳來,九龍棺中,一條黑色人影沖出。

  黑色人影高有百丈上下,身軀形如狻猊,兩條腿極其粗壯,兩條手臂極其頎長,手臂幾乎比身軀還要長出一倍有余。這廝渾身密布著大大小小的黑鱗,鱗片縫隙中生出了無數的黑毛。

  這廝的頭顱形如龍馬,額頭上生出了一對兒龍角,滿口森森利齒,一張嘴就能噴出絲絲縷縷的高溫火焰。

  這是一頭犼。

  傳說中,以神龍為食物的犼。

  更重要的是,在某些神話傳說中,這是僵尸一族的最高形態。

  犼,就是僵尸一族至高無上的神靈。

  當然,犼也有實力的強弱不等,這頭通體黑鱗的犼放在太古神話時代,也不算是犼之一族的頂尖存在。但是放在當世,這廝有著神明境的實力,這就足夠碾壓八方、橫行無忌。

  “肉!”這頭尸犼猩紅的雙眸中兇光閃爍,他死死的盯著大方上人,嘶聲吼道:“本尊剛剛蘇醒……肉和血……美人,一起上,撕碎了他,分你三成!”

  旱魃冷哼了一聲,斜睨了尸犼一眼。

  這廝真個是貪婪成性,貪婪和兇殘已經融入了他的骨髓中。

  大方上人這等修為,他的血肉精氣何等珍貴,對尸犼和旱魃都有極大的好處。只是,大家聯手干掉大方上人,這尸犼只許諾給旱魃三成好處……

  “誰殺了他,誰多占。”旱魃冰冷的呵斥了一聲,身形一晃,通體烈焰燃燒的她突破銀色火光的阻撓,瞬間到了大方上人的面前,劈面一爪子抓向了大方上人的頭顱。

  “區區旱魃!”大方上人帶著一絲癲狂之意大聲怒吼:“焉敢奪我大藥?”

  右手七寶如意狠狠一擊打向了旱魃的爪子,大方上人厲聲喝道:“不過,將你們全部煉化,該本座的好處,依舊是本座的。”

  七寶如意蕩起漫天神光,一擊將旱魃的爪子打得扭曲變形,好些破碎的骨渣子扎破了皮肉透了出來。

  旱魃身體一晃,嘶聲尖叫著向后倒退了老遠。

  她身體劇烈的震蕩著,被陰陽道人打斷的骨頭,還有右手爪子上的傷勢都瞬間愈合,然后她再次化為殘影,狠狠的向大方上人沖去。

  胡圖等兄弟五個已經認出了陰陽道人,這家伙,正是前些日子不斷和他們搶奪寶貝的那個賊道人。

  不過,眼看陰陽道人和大方上人競爭,胡圖兄弟五個也不吭聲,只是催動五件寶貝,強行牽扯住了大方上人左手那盞銀色燈盞的威力。

  大方上人面前只有薄薄一層銀色火光保護,旱魃天生擅長操控火焰,尤其在孕化九龍棺的那座大島上,旱魃自身的邪氣已經被驅散一空,只留下了極陽極正的圣體法驅。

  銀色火焰極其霸道精純,卻對極陽極正、毫無邪氣的旱魃產生不了任何威脅。

  旱魃繞著大方上人就是一通猛攻,雙拳帶起漫天殘影,沉甸甸的轟了下去。

  大方上人也是好手段,任憑旱魃如何猛攻,他右手一支七寶如意連招帶打,如意落下,打得旱魃渾身骨骼寸寸碎裂,如果不是旱魃自身堅固異常,又有極強的恢復能力,他早就用七寶如意將旱魃打成了粉碎。

  所有人都看出來了,這支七寶如意威能無窮,但是大方上人似乎并不能完全掌控這支七寶如意。

  他和七寶如意之間,似乎還是隔了一層,有一層無形的膈膜,讓他無法碰觸七寶如意的核心。

  胡圖五人聯手壓制了銀色燈盞,旱魃和大方上人僵持在一起,身軀高大的尸犼在一旁窺伺了一陣,突然他身形一晃,化為一道黑色殘影,瞬間到了大方上人身后,一掌拍向了大方上人頭頂。

  “本座等你多時了。”大方上人一聲大笑,他舍掉了旱魃,右手驟然膨脹到數丈大小,七寶如意也隨之變化長大,然后一如意狠狠轟在了尸犼的手掌上。

  一聲巨響驚天動地,尸犼的爪子被硬生生轟碎,偌大的爪子炸成了一團黑霧氤氳,炸成一縷縷黑色氣箭朝著四周飛射。

  尸犼大吼怪叫,猛地轉身就跑。

  “往哪里跑?給本座,死!”大方上人目露兇光,右手猛地一揮,直接將七寶如意祭出,化為一道讓人無法直視的神光當頭朝著跑出了數十里地的尸犼砸了下去。

  陰陽道人笑了,他狂笑一聲,雙眸中噴出一黑一白兩道神光,光如巨龍,凌空纏繞飛馳,鎖定了飛出的七寶如意就是一旋。

  大方上人怪叫了一聲‘糟糕’,右手猛地一揮,朝著七寶如意招了一下手。

  如果七寶如意在大方上人手中,陰陽道人就算借助陰陽二氣瓶的力量,也不能如此輕松的將七寶如意搶下來。奈何大方上人并沒有真正的完全掌控七寶如意,更要命的他居然將七寶如意抖手打了出來,這簡直就是送肉上門,陰陽道人哪里還會客氣?

  “哈哈哈,多謝道友……貧道,去也!”陰陽道人仰天狂笑,他左手九龍棺噴出一道陰寒之氣,猛地鎖定了旱魃和尸犼的身軀,‘哧溜’一聲將兩人硬生生吸回了九龍棺。

  隨后陰陽道人張開嘴,陰陽二氣鎖死了七寶如意,拉著七寶如意猛地飛回他的嘴里,被他一口吞了下去。

  陰陽道人身體化為黑白二色靈光,‘呼’的一下直沖高空,一頭將上方的銀色光幕撞破了一大大窟窿,頃刻間沖起來上百里高,眼看著就要逃之夭夭。

  剛剛令狐青青身邊的四個氣息虛弱的老人中,兩名老人突然無聲無息的出現在陰陽道人的上方。

  “我令狐家的寶貝,不是這么好拿的。滾回去!”

  一名老人放聲大喝,他雙手持劍,一柄兩尺四寸長的青銅古劍在他手中蕩起了萬條劍影,帶著沉悶的破空聲朝著陰陽道人轟了下去。

  陰陽道人手中九龍棺內一聲驚天動地的怒吼傳來,兩條頎長的密布黑鱗的手臂猛地探出,連續三拳轟在了當頭落下的劍影上。

  萬條劍影將尸犼的手臂轟得遍體鱗傷,一條條劍痕深可及骨,大片黑血噴灑出來,在地面上化為一個方圓數百里的血腥湖泊。

  一聲巨響,一顆直徑千丈的赤紅色,密布著焦灼之意的火球從九龍棺中沖出,重重的轟在了兩個老人的身上。火球猛地炸開,頓時原本方圓萬里的焦土荒漠驟然擴張了十倍,饒是兩個老人修為通天,也被這顆火球炸得口吐鮮血,硬生生被炸飛了數百里遠。

  “姑奶奶的本命精血……”旱魃凄厲的叫聲從九龍棺中隱隱傳來:“剛剛那顆丸子九成的好處……老爺,你要賠我!”

  陰陽道人放聲大笑,黑白靈光閃爍,他已經跑得無影無蹤。

  被炸飛的兩個令狐家的長老再次吐血,他們齊聲怒吼,朝著大方上人狠狠一指:“拿下,拿下,那燈盞,再也不能放過!”
江西快3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