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正文
| 繁體版

第677章 新員工入職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小布的一只手被影子蠶食干凈,另一只手在笑臉男手里。

  剛才大戰發生以后,笑臉男就不見了蹤影,很可能是趁亂逃走了。

  “小布,你獲得了自己身體的大部分,現在能夠控制住那扇門了嗎?”陳歌很擔心荔灣鎮的門會繼續擴張下去。

  小布搖了搖頭,血跡在地上匯聚成了幾個字——門已經徹底失控,我只能減緩它擴張的速度,想要控制住它,除非找全我的身體。

  “那你現在能打開那扇門,送我們離開嗎?”小布是推門人,在陳歌看來這一點對方還是可以做到的。

  血液流淌,地面上出現了新的字跡:“可以,但我每天只能打開一分鐘的時間,那扇門一直被影子掌控,很多東西我還要慢慢摸索。”

  “一分鐘就足夠了。”陳歌心里清楚,小布沒辦法和自己一起離開,就算門楠一樣,她也需要留在門后鎮守這里。

  荔灣鎮的門已經失控,如果再沒有推門人守護,萬一被其他什么東西占據,今夜發生的事情很可能會重演。

  想清楚了這一點,陳歌也就沒有強求小布跟隨自己離開。

  看能是看出了陳歌的想法,地上的血跡又出現變化——你殺死了自己的影子,按照約定我會成為你新的影子,這一點我不會忘記,等我能完全控制住“門”以后,就去找你。

  小布的目光在陳歌和他身后的影子上徘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好的。”殺掉影子,然后讓小布成為陳歌的影子,這是陳歌父母計劃好的,但是現在事情出現了誰也沒有料想到的偏差。

  和性格懦弱便于掌控的小布比起來,張雅簡直就是另一個極端,讓她做影子,未來會發什么,誰也說不清楚。

  “對了,還有一件事,我想問問你。”陳歌忽然想起了一個問題:“怪談協會有三分之一的底蘊被藏在了荔灣鎮,你知道那些東西在哪里嗎?”

  小布再次搖頭,陳歌也沒有再去追問,不管是影子,還是高醫生,他們都是老狐貍,那些好東西肯定被隱藏的特別深。

  “高醫生此次過來,很可能也是為了怪談協會的底蘊,那個瘋子非常恐怖,估計還會再來。你在荔灣鎮,紅雨衣在冥樓,你倆都是我的朋友,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所以如果遇到危險,我希望你們能相互照應,也可以來西郊新世紀樂園找我。”處理完了小布這邊的事情,陳歌開始檢查自己的員工。

  在面對影子的時候,背包里的所有員工自發出手,現在他們個個身上帶傷,幸運的是除了許音,其他“人”都沒有被詛咒“感染”。

  “老白,剛才多謝了。”

  白秋林是個迷途知返的賭徒,外冷內熱,面對陳歌的感謝,他顯得不知所措,生前死后一共幾十年的時間,他還是第一次聽見有人對他說謝謝,這種被人需要的感覺其實也不錯。

  “我只是順手。”白秋林雙手插兜,似乎多說話就會吃虧一樣。

  “不管你是不是順手,這次如果沒有你,我們大家都要出事。”許音攔住了影子,白秋林帶著陳歌和背包離開,分工明確,其中有一環出了問題,現在站在這里的估計就變成影子,或者高醫生了。

  這次高強度的戰斗對白秋林來說也有好處,他心口被染紅的地方開始朝四周蔓延,熊青的力量已經能被他發揮出三成。

  衣角、褲子上也開始出現斑斑血跡,白秋林正在朝紅衣邁進。

  和許音相比,他就顯得很輕松了。

  他擁有熊青的心,不存在門檻,只要吞食掉足夠的厲鬼,就能成為紅衣。

  其實仔細清算下來,這次任務陳歌收獲頗豐。

  許音正式成為紅衣,白秋林成為半身紅衣,張雅吞掉了頂級紅衣暴食女鬼的心,現在又獲得了疑似紅衣之上的半顆心臟,等她再次蘇醒極有可能變得更加恐怖。

  員工們實力大都獲得增強,陳歌還“招收”到了一批新的員工,擁有特殊能力的稀有執念和厲鬼,還有一位被張雅感化的紅衣——無頭女鬼。

  最關鍵的是,陳歌獲得了小布和紅雨衣的友誼,未來恐怖屋可能還會新增兩位紅衣。

  “如果把我的鬼屋比作一個恐怖場景,那它現在的等級應該在三星和四星之間,甚至更要往四星靠近一些。”

  檢查過厲鬼員工后,陳歌又跑去尋找那幾個“活人員工”。

  恐怖屋想要做大,完全依靠厲鬼肯定不行,必須要有幾個活人員工。

  活人員工和厲鬼員工混雜在一切,也能帶給游客不一樣的感覺。

  陳歌在一樓找到了剪刀、醉漢和醫生,還有陷入昏迷的李政。

  “賈明呢?”陳歌對那個被影子寄居了數年的年輕人,還是比較在意的,他肯定知道很多關于影子的秘密。

  “你們打起來的時候,他拖著警察瘋狂朝樓下跑。我們看情況不對,也跟著他一起下了樓。”在影子使用全力讓鬼嬰出現的時候,剪刀和醉漢就恢復了自由,不過他倆身上還殘留有代表詛咒的黑色細線。

  陳歌撿起李政手腕上的手銬,也幸好李政當初為了防止賈明逃走,將他和自己的手拷在了一起,否則按照賈明的性格,他是絕對不會拖著李政一起逃走的。

  “那家伙拿走了鑰匙,跑的倒是挺快。”賈明和叫做北野的高中生逃走了,陳歌覺得自己有必要抓住他們,因為他們知道了很多不該知道的東西。

  心里這樣想,但陳歌自然不會當著其他活人的面說出來,他使用陰瞳檢查幾人的身體,發現幾人情況不容樂觀。

  他們的眼眸里有黑線浮動,就跟中了降頭一樣,看著非常嚇人。

  剪刀和醉漢還好,他們在飯店里喝了一些給紅衣厲鬼準備的血絲,身體出現了很微妙的變化,能明顯感覺到,他們的體溫維持在一個比較低的范圍。

  至于醫生的情況就比較糟糕了,詛咒和之前喝下的毒藥混雜在一起,他肌肉開始萎縮,雖然能夠勉強走動,但是卻仿佛老了十幾歲一樣。

  “咱們也算是共患難了,你們知道了很多關于我的事情,我也清楚了你們心底的秘密。現在你們身中詛咒,我不能不管。這樣吧,你們先住在我那里,等我幫你們徹底清除掉詛咒,調理好身體,再送你們離開。”陳歌很負責的說道。

  “你不用把責任攬在自己身上,進入荔灣鎮是我們的選擇,另外如果不是你,我們早就已經死了,你救了我們很多次,我們報答還來不及,怎么能再繼續麻煩你?”醉漢的酒早就醒了,他現在非常清醒。

  “詛咒不除掉,你們可能會有生命危險,大家一起經歷過生死,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你們被病痛折磨。”陳歌已經將所有員工收起,他拍了拍背包。

  “我們一直都是被你救助,現在還要住到你那麻煩你,良心實在過不去。”剪刀忽然開口:“這樣吧,如果你那邊有什么需要幫忙的事情,我們一定盡全力幫你!不要拒絕,這是我們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是啊,你幫我們解除影子的詛咒,等于說又救了我們一命!”醉漢和醫生也看向陳歌。

  “我是開鬼屋的,關鍵我那邊人手也夠,你們都看到了,我有最專業的‘演員’。”陳歌顯得有些為難。

  “可我們也不能在你那里白吃白住啊!至少讓我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吧!”

  醉漢他們都說到了這一步,陳歌也不好拒絕,只能“勉為其難”的答應下來:“行吧,不過話說在前面,你們來我鬼屋幫忙,工資我會照常給你們開,畢竟你們也要養家,也要生活,這是我唯一的要求,希望你們不要拒絕。”

  聽到陳歌的話,剪刀幾人感覺暖暖的,他們發自內心的感慨。

  “陳老板,真是個好人啊!”

  
江西快3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