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艾澤拉斯死亡軌跡 » 正文
| 繁體版

6.阿古斯.文明前線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尊貴的艾露恩,您還好嗎?”

  希利蘇斯的心之密室中,鉆石矮人穆拉丁一臉擔憂的站在那運轉的泰坦儀器前方,他低聲問到:

  “昨晚,我又一次聽到了從世界之核中傳來的聲音,是您感覺到世界的痛苦了嗎?”

  伴隨著穆拉丁的聲音在這密室中響起,一抹月紗一樣的光芒在那泰坦儀器上方懸停,艾露恩溫潤的聲音從光芒中傳來:

  “不,我的代言者,那并非痛苦。”

  “世界之核的裂痕確實有些微微的刺痛,但已經并不足以讓我畏懼。”

  世界之靈的語氣中帶著一絲如陽光般的晴朗,她用振奮的聲音對自己的代言說:

  “我已感覺到,每一日,這個被祛除了疾病的世界都在復原,我亦能清晰的感覺到世界的復蘇,文明,生靈的感知,萬物的夢境,從未如此清晰的呈現在我面前...我在復蘇,穆拉丁,不需擔憂。”

  “這...這便是極好的事情了。”

  原本有些憂心忡忡的代言者聽聞星靈的話語,便放下了內心的憂慮,他恭敬的站在世界之靈的幻影前方,他說:

  “那么您今日喚我前來,是有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去做嗎?”

  “是的,穆拉丁。”

  艾露恩的幻象點了點頭,在那看不清楚臉的月紗流轉中,她語氣嚴肅的說:

  “在昨夜,我聽到了來自世界之外的痛苦哀嚎,那是我的一位兄弟...”

  “另一位泰坦?”

  穆拉丁瞪大了眼睛,一時間,他聯想到了薩格拉斯,但那并不是。

  “是阿古斯!”

  世界之靈抬起頭,盡管心之密室位于大沙漠之下,但那厚重的大地和流沙阻擋不了艾露恩的目光,她能看到世界之外的群星,以及在艾澤拉斯世界外層軌道上的墨綠色星體,她說:

  “阿古斯世界的核心中,同樣沉睡著一名世界之靈,他已經成熟,但卻被黑暗泰坦的力量扭曲,無法得到真正的自由,我亦預見到了我的那些古老的兄弟,萬神殿的泰坦之魂,他們就在阿古斯的燃燒王座中。”

  “穆拉丁,去阿古斯,你將作為我意志的載體,進入那個被腐化的世界,我要見見沉睡的阿古斯,還有我的那些兄弟...”

  “沒問題,艾露恩閣下。”

  鉆石矮人沒有絲毫的猶豫,便點了點頭:

  “圣光軍團和德萊尼人已經在阿古斯世界建立了永久的前進基地,我立刻就出發,數天之后,我就能抵達那邪能的世界,但恕我直言,艾露恩閣下,如此貿然的與一名被腐蝕的泰坦交流,是很危險的事情,也許,也許您應該通知那位死亡的君主與您同行。”

  “不,他有他的事情要做。”

  艾露恩沉默了片刻,說到:

  “我也有我的命運要履行,去吧,穆拉丁,不要引起太多關注,獨自前往那個世界。”

  “好的,謹遵您的意志。”

  ————————————————————————

  穆拉丁說的前進基地,其實就是當初克羅庫恩平原上生活的克羅庫氏族的大本營,那是一個貫通惡魔克羅庫恩平原南部的大裂痕,有很多山洞與坑道,在此登陸的圣光軍團借助來自艾澤拉斯的資源,很快就在這里修筑了大型的基地。

  他們在瑪凱雷平原和安托蘭廢土也修建了前進基地,彼此之間依靠一種叫“圣光道標”的晶石傳送器互相鏈接。

  那是圣光之母澤拉留給圣光軍團最重要的遺產之一,用古代艾瑞達人的寶石魔法與圣光法術融合,來實現快速,迅捷的傳送,而圣光軍團和德萊尼人,也在艾澤拉斯世界的數座重要的城市里修筑了道標,同時在世界文明聯軍統帥部的幫助下,在整個艾澤拉斯范圍內,征召足夠優秀的戰士,來應對整個阿古斯世界的惡魔暴動。

  這些戰士被稱之為“先鋒軍”,大都是來自中立組織和數個大勢力的偵察兵以及一些來自民間的優秀冒險者。

  “唰”

  穿著盔甲,背負著戰錘,偽裝成先鋒軍戰士的穆拉丁從圣光道標里走了出來,在他身邊,第一次踏上阿古斯大地的先鋒軍新兵們彼此之間嘰嘰喳喳的討論著關于這個世界的一些消息,鉆石矮人不發一言的傾聽著,這些新兵們的交流內容,大都是一些無足輕重的小道消息。

  “唉,你們聽說了嗎?最幸運的冒險者強尼在瑪凱雷的執政官之座廢墟中找到了遠古寶藏,賣了一大筆錢,然后發達了!”

  “還有那個受傷的圣騎士馬庫斯,又又又和美麗的德萊尼醫師小姐姐發生了些讓人喜聞樂見的事,也不知道馬庫斯老師的下一本書什么時候發售,我可是忠實粉絲。”

  “我也想和小姐姐有故事!我也挖寶藏!啊,嫉妒和貧窮讓我充滿勇氣啊。”

  “嘿,菜鳥們,可別太樂觀了,前一段時間,倒霉蛋奧爾夫在行動里落入了惡魔的包圍,我聽說他的小隊死了十幾個人,最后還是依靠什么新式武器才得以生還的...我的意思是,這里很危險,所以最好管好你褲襠里的東西,否則你很快就用不到它了。”

  這些嘰嘰喳喳的消息讓穆拉丁忍不住撇了撇嘴,這些新兵蛋子總是幻想著戰爭的壯麗,卻忽視了戰爭的可怕,很多人都夢想成為新時代的傳奇,但說真的,100個人里,到戰爭結束之后,能活下來10個就不錯了。

  “不過,他們最后說的這個,應該是真的。”

  穆拉丁左右看了看,他悄悄的脫離了新兵的隊伍,一邊走向基地深處。

  聽說最近一段時間,聯邦、帝國和德萊尼人,都開發出了很多利用神秘的艾澤里特制作的新式武器,那些武器可能存在設計缺陷,但又因為威力巨大無法在艾澤拉斯進行最后測試,便干脆一股腦的被送到了阿古斯世界。

  艾澤里特的出現雖然在世界范圍內還算是機密,但在矮人的注視中,城墻上擺放的十幾門重炮上都閃耀著微弱的艾澤里特光芒,這就說明,這些重炮都曾發射過含有艾澤里特力量的炮彈,城墻上有來自聯邦的動力甲站在巡邏,他們手中的重型槍械上同樣有微弱的艾澤里特氣息,很顯然,這個世界已經被那些首領們當成了武器試驗場。

  反正這個世界已經毀的差不多了,到處都是廢土,到處都是惡魔,就算這些新武器真的出事,也不會造成太大的麻煩。

  “這里已經被徹底要塞化了,而他們看樣子,還打算繼續加固它。”

  鉆石矮人打量著眼前的基地,克羅庫氏族們居住的石洞周圍布滿了大型防御結界的符文片段,在基地前方還有用元素魔法制作出的厚重城墻,在這大坑道的周圍,甚至是穆拉丁腳下的大地深處,來自大地之環的薩滿們還在不斷的加固自然形成的山壁與山谷,在將這克羅庫恩的前進基地變得更加堅不可摧。

  在基地后方的山谷里,被薩滿們平整過的地面上停靠著數架新式偵查戰技,很多侏儒和地精匠師,正在那些鋼鐵制作的“大鳥”旁邊忙碌著,這些矮個子用古怪的機械,將一枚枚沉重的航彈裝入戰技的發射器中,那些蠻錘氏族的矮人飛行員們,則帶著護目鏡,穿著飛行夾克,坐在一邊喝著酒,聊著天。

  更遠的地方,在停機坪周圍,十幾輛涂裝成墨綠色的陸戰坦克停靠在那里,那些散發著寒風的炮口斜斜的指向天空,就像是一把把鋼鐵的利刃一樣,更多的陸戰坦克已經伴隨著先鋒軍的戰士們深入了三座大地的深處,繼續驅逐阿古斯大地游蕩的那些群龍無首的惡魔們。

  “這些可都是新式原油引擎驅動的坦克,看來他們真是下了血本了。”

  穆拉丁撇了撇嘴,作為一名正統的銅須矮人,他不怎么喜歡這些用原油做動力的鋼鐵巨獸,盡管在改“吃”油之后,陸戰坦克的功率更強,能搭載的武器也更多,但這依然無法打動頑固的矮人。

  “世界之靈在上,但只有使用蒸汽引擎的坦克才有靈魂!這些...這些只不過是徹徹底底的殺戮機器罷了。”

  鉆石矮人在內心里哼了一聲,他扭頭看向天空,來自艾澤拉斯的數艘星艦正懸浮在那里,在這個星系的陽光照射下,一道道巨大的影子投射在克羅庫恩的地面上,就像是懸浮于空中的山脈一樣,充滿了壓迫力,也讓克羅庫恩先鋒基地的氣氛變得肅殺而威嚴。

  雖然艾澤拉斯的航空兵們可能還沒能掌握星艦的真正戰術,但用于防御戰時,他們只需要學會打開護盾,并且用主炮瞄準惡魔們,最后發射就可以了,這很簡單。

  “只要不是惡魔艦隊傾巢來攻,這座基地在面對任何敵人的時候,優勢都很大。”

  矮人最后回頭看了看基地之外山谷中,那屬于新兵們的訓練場沒,以及那些正在接受訓練的先鋒軍新兵,然后就扭頭走入了基地的大廳中,那是位于地下的大坑道的大廳,和地面有螺旋形的階梯相連,充滿了一種隱秘戰爭的味道。

  前進基地的后勤人員和指揮官們就在這里辦公,一道道命令就是從這里發出,來指揮先鋒軍戰士們在阿古斯世界攻城掠地,這里還有面向冒險者的任務板,因為冒險者們總是習慣各做各的,很難和正規軍配合起來,因此先鋒軍指揮官們,便把這些冒險者們當成是斥候來使用。

  他們會發布一些面對普通冒險者的,簡單的偵察任務,或者是面對高階冒險者的,刺殺一些特定目標的懸賞任務,以及面對冒險者的團體任務,往往是去清理某個充滿惡魔的空間裂隙,或者干脆是讓冒險者們去摧毀一個惡魔們的營地。

  穆拉丁擠在傭兵大廳的人群中,在那些冒險者們嘈雜的喊聲中,他仔細的瀏覽著任務板上的任務,這些任務分門別類,大部分都是先鋒軍指揮部發布的,還有些來自克羅庫氏族的采集任務,以及一些來自圣光軍團的偵查和護送任務。

  大概是因為都要在危險的戰爭區域冒險的原因,這些任務的報酬都非常豐厚,除了大量金幣的酬謝之外,像是達拉然或者先鋒軍這樣財大氣粗的勢力,還會給予實物報酬,有的是魔法物品,有的是珍貴的魔法材料,還堅持在這片大地上的克羅庫氏族則會給一些本地生產的特殊補給,甚至會租賃或者售賣他們馴養的塔布羊。

  阿古斯世界數萬年的氣候和環境變化,讓從艾澤拉斯之外而來的代步工具,那些野獸們一時間很難適應,而且這里被邪能覆蓋的山地地形,也只有本地的塔布羊,才能載著冒險者們在惡魔的追擊中快速逃亡或者沖鋒,克羅庫氏族這一段時間通過售賣塔布羊,已經賺了很大一筆錢了。

  更讓穆拉丁感覺到驚訝的是,他在任務板上,居然還看到了幾個由虛靈的星界財團發布的任務。

  “繃帶人們居然也來摻和這個世界的事情了,這地方果然“有活力”。”

  作為世界之靈的代言者,穆拉丁自然知道虛靈這種來自異世界的生物,他還知道,在諾森德大陸的某些魔力富集的地方,就有虛靈們在活動,關于“虛靈商人”的傳言,這幾年更是在艾澤拉斯的冒險者群體中廣為流傳,這些繃帶人們會主動和艾澤拉斯人做交易,而他們想要得到的東西,也是五花八門,讓人有些摸不著頭腦。

  “算了,這也不關我的事。”

  穆拉丁將目光從那幾個虛靈發布的任務上移開,他仔細的搜尋著,最終抓起了一個前往安托蘭廢土的收集任務的紙條,代表著他接下了這個任務。

  其實如果可以,穆拉丁更希望不驚動任何人前往安托蘭廢土,那是距離阿古斯的三塊大陸中,距離世界之核最近的地方,但惡魔在安托蘭廢土占據著絕對的優勢,因此目前通往那邊的圣光道標只對先鋒軍和實力足夠的冒險者們開放。

  經過一系列簡單的實力認證之后,新鮮出爐的高階戰士拉奧夫,就騎著自己買來的塔布羊,溜溜達達的走入了通往安托蘭廢土的圣光道標,而在踏入道標前,矮人又看到了這位于地下的傳送大廳中,那幾個規模巨大的,通往恐痕裂隙、尼斯卡拉和克諾索斯,以及虛空神殿的群星門。

  時不時就有全副武裝的戰士們從那門里走出,或者進入那些位于群星中的世界,這一幕讓穆拉丁感覺到了一絲怪異,他感覺到,這里就像是另一個達拉然,但并非連接整個艾澤拉斯,而是連接著整片群星。

  當然,現在這里只有4道門,代表四個世界,但穆拉丁相信,只要艾澤拉斯頂過最后的決戰,那么遲早有一天,這里絕對會成為整個群星的文明圈核心,這里會有通往群星各個角落,通往無數個世界的傳送門...

  “啊,那該是多么美麗,多么偉大的場景啊。”

  矮人自言自語了一句,然后抓了抓塔布羊的韁繩,邁步走入了眼前的圣光道標之中。

  再美好,那也是未來的事情,現在,還是先把手頭的事情做好吧。
江西快3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