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無恥術士 » 正文
| 繁體版

第二百三十九章 星月門與先鋒艦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霍福德擁有自由出入哈爾賽宮的能力,所以沒有和徐楠一起。

  按照昨天的計劃,他會獨自去黃昏大廳,嘗試竊取《彌合書》。反正今日的黃昏大廳人來人往,會有很多煉金師過來旁聽這場辯論,到時候就算真的弄丟了彌合書,估計一時半會兒也不會懷疑神器頭子是內鬼。

  徐楠沿著三葉大廳側面的走廊,漫無目的地行走著。

  哈爾賽宮實在太大了。

  在解除封印之后,斯蒂芬桑并沒有充足的人手對每一個角落都進行檢查和監視,這就給了竊魂怪們很大的行動空間。

  畢竟這座宮殿的主人已經不在了,哪怕是安蘇麗也無法通過哈爾賽宮本身固定的魔法陣來掌控全局;相反的,他們還會因為哈爾賽宮獨有的各種法術設計而失去主場的優勢。

  以竊魂怪的潛入能力,如果不是撞上了徐楠,還真的很難被辨別出來。

  所以,為了防范萬一,執法隊還是準備了一大批活兔子。

  他們準備在必要的時候投放這批兔子,以此來打竊魂怪們一個措手不及。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阿凱的情報是正確的。

  “聽說黑窩島的竊魂怪,是姜學姐帶隊抓到的。”

  “她之前提到的在城外辦事,居然也是抓捕竊魂怪。”

  關于執法隊在城外行動的哪些部分,徐楠也只是看過了阿凱提供的卷宗部分——從描述上來看,經過還是蠻驚險的,差點有人被竊魂怪抓過去變成養料。

  難怪姜苑遲一直在斯蒂芬桑逗留,這種級別的敵人,確實非常傷腦筋。

  前方出現了一個拐彎。

  徐楠不由放慢了腳步。

  “那邊,就是黃昏大廳了吧。”

  “看樣子,湊熱鬧的煉金師不少。”

  他沖著通道的另外一邊眺望了一眼,依稀能看到很多人的身影。

  相比于已經進行了兩天的凈化儀式,對于大部分巫師來說,今日即將展開的辯論會才是重頭戲。

  大家都很期待那位匿名者的身份。

  “還真是多事之秋啊。死掉的海倫娜都能重新復活……嗯?”

  正值胡思亂想之際,徐楠忽然在余光里,看到了一個熟悉的面孔!

  那是一個偏胖的女性!

  她穿著一身非常標準的煉金師的制服,剛剛從黃昏大廳那邊走過來,腳步平穩,面帶微笑,看上去還蠻可親的。

  是米蘭達!

  徐楠的瞳孔微微一縮。

  當初在萵苣旅店的時候,他們并沒有抓住這位疑似高級竊魂怪的旅店老板。盡管阿凱事后派出了執法隊的精銳成員去搜尋,但米蘭達展現出了高超的反搜尋技巧,一點蹤跡都沒被找到。

  徐楠一度以為她已經離開斯蒂芬桑了。

  沒想到這里出現了!

  而且用的還是真容。

  “她是以煉金師的身份混進來的?”

  “這是要去哪兒?”

  徐楠不動聲色地從她身邊走過,并沒有太多遲疑,只是微微將下巴抬起了一定的角度。

  米蘭達顯然看到了他。

  她的眼里有驚訝也有遲疑。

  不過幾步路的時間,徐楠便聽到身后響起了那溫和而熟悉的聲音:

  “托馬斯?”

  徐楠沒有理她,反而加快了腳步,往通道深處走去。

  徐楠的反應反而令米蘭達更加遲疑了,只是他壓根就不給她太多的思考時間,眼看身影就要消失在陰影中。

  米蘭達還是一跺腳,跟了上去,和徐楠隔了半個身位的距離。

  徐楠心里冷笑,他也不說話,只是低頭猛走。

  米蘭達很有耐心,她似乎誤會了什么,一直跟著徐楠。

  徐楠就更不著急了,他的一舉一動都在執法隊的眼皮子底下,估計這會兒阿凱他們正在商量對策呢。

  他只需要故布疑陣,拖住米蘭達即可。

  等阿凱他們想好策略,需要自己做什么,去執行就是了。

  只是沒過多久,徐楠忽然感覺到自己背后少了什么似的。

  他猛地回頭一看——

  米蘭達,消失了!

  “她發現我了!”

  徐楠并不懊惱,只是有些可惜。

  “她是在哪里消失的?”

  不遠處,兩名暗中跟隨的執法隊隊員也跑了過來。

  他們有些疑惑地看著通道旁的一堵墻,輕輕地摸索了起來。

  “這里應該有暗門。”

  “剛剛那個女人就是從暗門里穿過去的。”

  “找到了!”

  一名巫師低低念咒,他的手按在了一個輕微凸起的顆粒上,倏然間,白光四射。

  一扇激光似的暗門在厚實的墻壁上顯露出來。

  “竊魂怪都比你們熟悉哈爾賽宮啊……”

  徐楠忍不住開口吐槽。

  “看起來米蘭達比你們預估的要機警的多。”

  現在看來,徐楠的偽裝似乎并沒有欺騙到這位高級竊魂怪,反而暴露了執法隊正在布置陷阱,等竊魂怪們上鉤的戲碼——

  米蘭達選擇了將計就計,表面上跟隨徐楠,其實隨時準備抽身離開。

  這完全打了個執法隊一個措手不及。

  估計沒人會猜到,竊魂怪會對哈爾賽宮如此了解。從米蘭達嫻熟的技巧來看,她應該不是第一次這么干了。

  難怪之前徐楠在黎明大廳看到的那個小姐姐,會消失的那么干凈!

  “小心陷阱。”

  徐楠提醒了一句。那兩名執法隊隊員點了點頭,他們迅速地做過了一個【陷阱測試】,確保無恙之后,才快步走了進去!

  徐楠似乎準備跟過去,然而在最后一刻,他忽然停下了腳步。

  他就站在原地,駐足良久,一直到暗門消失不見,他都沒有動。

  他好像突然進入了發呆模式。

  “嗯?”

  過了很久,空氣里才傳來一個嗤笑聲:“你比那些巫師都要警覺。”

  十步距離之外。

  空氣輕微扭曲,米蘭達微胖的身影悠然出現。

  “果然是假的。”徐楠輕輕嘆了一口氣:“你們竊魂怪還真的是很陰險啊。”

  米蘭達得意地笑道:

  “嚴格意義上來說,我們都是跟你們人類學的。”

  徐楠看著她的表情,略微有些好奇:

  “竊魂怪不應該是沒有什么情緒嗎?”

  “和上次見面相比,你的情緒好像多了很多……”

  徐楠一直開著超靈視界,對米蘭達的情況當然是了如指掌。

  雖然和正常人相比,仍然處于一個特別低的水平,但對于竊魂怪來說,她如今的情緒可稱得上是豐富了。

  是來自人類的身體在潛移默化地改變著她嗎?

  徐楠有些好奇。

  聽到這話,米蘭達仿佛被踩到尾巴的貓似的,表情變得緊張了起來。

  她假裝不在意地干笑道:

  “你就不關心你那兩個同伴的處境嗎?”

  徐楠點點頭:“看樣子那個暗門其實是個傳送門。”

  “他們現在怎么樣?”

  米蘭達冷笑道:

  “這是一個非常標準的星月門。”

  “至于你那兩個同伴嘛,當然是被我送到我們的母艦上了……相信你很快就會再見到他們了,哦不對,如果是你的話,應該沒有機會了。”

  徐楠“哦”了一聲,隨手就從褲襠里取出一個超時空遙控器,按下了引爆鍵。

  雖然聽不到聲響還是有點遺憾的,但他能腦補自己放置在那兩個充氣傀儡里的煉金炸彈在竊魂怪母艦上爆炸的場景。

  嗯,購置煉金炸彈的錢,記得要找阿凱報銷。

  嗯,記得要加價。

  “幸虧我多留了個心眼。”

  “竊魂怪怎么可能比巫師們更了解哈爾賽宮嘛!”

  徐楠發了個信號,通知阿凱準備收網。

  米蘭達卻沒有反應過來,她看不懂徐楠操作的意義,也沒想到那兩個被她拐到母艦上的“巫師”其實只是兩個充氣傀儡。

  但現場情況她還是清楚的。

  真正的執法隊成員出現了。

  他們一共有四個人,其中兩個人手里還提著兔子。

  “你們人類還真是自負又愚蠢呢。”

  米蘭達再次嘲弄道:

  “你以為我們是像你們那種明知有了弱點卻始終沒辦法補足的種族嗎?”

  徐楠提醒了一句:

  “我沒那么覺得,不過你倒是越來越像人類了。”

  “諸位,上吧,別留手,給我狠狠地揍。”

  說話間,那四名巫師就動手了!

  沖在最前頭的,居然是那兩只兔子,果然,遇到竊魂怪,兔子就好像變成了最兇猛的掠食者,絲毫不顧自身和對方的體型差距。

  “滾開!”米蘭達低喝一聲。

  她的手背上忽然蔓延出一種濃郁的黑紫色。

  她的指甲變得奇長,用力一抓,就將那兩只兔子給開膛破肚。

  看起來,竊魂怪們確實進化了。

  巫師們開始使用瞬發法術,試圖來禁錮米蘭達的行動。

  但米蘭達展現出的實力著實有些嚇人。

  她看上去好像完全豁免了低級的瞬發法術。

  臉盆大的火球和足以融化金屬的強酸箭打在她身上,竟然絲毫造不成影響。

  倒是禁錮類的法術能起到一些效果,但也非常有限!

  “她的身體……”

  “這是血脈融合?”

  徐楠皺著眉頭。

  他并沒有出手,而是選擇了觀察。

  此時此刻的米蘭達,已經和剛開始完全不一樣了。

  她的皮膚變成了紫黑色,脖子以下的部位長出了細密的鱗片。

  像是半人半蛇的怪物。

  這種情況是徐楠沒有預料到的。

  他之前也沒和竊魂怪戰斗過,托馬斯是被阿凱直接打暈帶走的,也沒米蘭達這么嚇人。

  “話說,阿凱呢?剛剛不是給他發信號了么?”

  徐楠心中,隱約有些不安。

  “你們看上去很驚訝。”

  “不妨告訴你們,在放逐的路上,我們成功地和另外一個種族達成了共生的協議,我們朝著完美的形態又更近了一步。”

  “這一次,這座懸浮的堡壘,再也阻擋不了我們的母艦了。”

  米蘭達一邊承受著巫師們高強度的法術攻擊,一邊往暗門的方向退了過去。

  執法隊的巫師們,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米蘭達居然能硬抗這些巫術,而且還當著徐楠的面豁免掉了許多變形法術,展現出了竊魂怪們少見的魔法抗性,這讓徐楠終于有些忍不住了。

  他要出手了。

  只是,就在這個時候,米蘭達的后背徹底靠在了紫色的暗門之上。

  原本熄滅掉的光門,再次亮起,光門的上方,甚至出現了一彎月亮的標志!

  “這是……竊魂怪的星月門!”

  “她要做什么?”

  徐楠猛地出手。

  要素飛刀。

  積蓄已久的欲望使徒的看門技巧終于發動,只是這一刻,似乎有些太遲了些。

  因為米蘭達背后的暗門里,已經傳來了一陣機械發動的聲音。

  一個尖銳的三角形艦頭,就這么出現在了石壁之上!

  那是,竊魂怪軍團的先鋒艦!

  ……

  森冷的隕石帶,一座座宛如太空堡壘般的艦隊正在集結。

  母艦的艦橋上,大量的生物嚴陣以待。

  這些生物有著不同的形態,有的像蟲子,有的像野獸,有的則是長著長長的翅膀。不過他們有著一個非常鮮明的共同點,那就是他們的身體,就是最強大的戰爭武器!

  “我們在進化之路上乘風破浪,終于即將抵達彼岸。”

  所有的生物心里,都響起這么一個聲音。

  “在漫長的放逐歲月里,我們終于找到了多元宇宙最契合我們靈魂的族群。讓我們向偉大的母巢致敬!”

  “蟲族的身體,竊魂怪的靈魂,超強的單兵能力再加上無與倫比的戰爭智慧……”

  “我們注定將一切踏平。”

  “去吧,今天的我們,必定會在多元宇宙的生物進化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竊魂怪們沒有感情,但承載他們靈魂的蟲族肉體,卻開始興奮了起來。

  虛空之中,一扇扇星月門被打開。

  一艘艘小型先鋒艦強行涌入。

  場面略微有些混亂,以至于讓人忽略了,有一艘先鋒艦還未進入星月門便自動爆炸了的信息。

  自爆的先鋒艦中,一道藍色的流光涌入了星月門中,迅速消失不見。

  ……

  啪!

  徐楠的手里,多了一個價值昂貴的偵察球。

  這本來是他為了追蹤竊魂怪而準備的東西,沒想到卻在這種情況下派上了用場。

  他迅速地查看了一下偵察球觀測到的情況,頓時瞳孔一縮!

  他那不好的預感居然成真了!

  阿凱的情報出了問題。

  今天,并不是竊魂怪軍團針對哈爾賽宮實行小規模襲擊的日子!

  而是……

  大規模的入侵!

  ……
江西快3app dnf2017利用拍卖行赚钱 棒球比分直播运彩即时比分 竞彩足球比分 学雪缘园比分 蓝宝石复刻赚钱 江苏快三 流动餐车卖什么赚钱 九州彩票游戏 梦幻西游手游赚钱门派 北单比分sp值开奖澳客 wnba比分结果 fg捕鸟达人 35即时比分 最新捕鱼平台登陆送金币捕鱼 做微信群代理怎么赚钱吗 688彩票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