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藍白社 » 正文
| 繁體版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人類:睜開了眼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絕望殺不死茍爺,他還在瘋狂地想辦法。

  可是,他真的束手無策。

  科龍死了、莉莉絲死了、徐寅死了、巴爾死了、瑞迪安死了,甚至連禽滑厘都死了。

  波羅就是要殺人誅心,在他心中,這是藍白社的解脫。

  不要再做無意義地堅持了,這是他的真心話。

  波羅成功了,他對墨窮最后的剖析,輕松瓦解了藍白社對于剩下四年的堅持。

  茍爺盡管永不言棄,可他無法給予大家信心,他拿不出一個策略。

  瘋狂持續了片刻,直到另一個人站了出來。

  亞當斯,他突然偷襲,殺死了羅炎。

  這個舉動,無疑更為瘋狂。

  羅炎是亞當斯最好的兄弟之一,上一次戰死,亞當斯就已經痛不欲生,沒想到此刻,亞當斯竟然親手殺死了被墨窮復活沒多久的羅炎。

  一下子,就讓剩下的社員愣住了,死死盯著亞當斯。

  “兄弟們,我不想死……”亞當斯咬牙道。

  “你在說什么!”茍爺第一時間回應。

  亞當斯連連退后,一直退到了波羅身前不遠處。

  他背對著波羅,沖著茍爺說道:“力量不如人,就只能在規則中盡量斡旋,這才是有希望的堅持。”

  “想死的,就讓他們戰死好了,我可以幫忙。不想死的,都跟我走,服從波羅的安排。”

  社員們驚呆道:“服從波羅?”

  “你在說什么啊!亞當斯!”姜龍是亞當斯的搭檔,他憤怒地沖上來拽住亞當斯。

  亞當斯道:“波羅,已經給了我們選擇。只有真正想要堅持的,才能在四年以后不死。因為這種人,可以成為藍白種子。”

  “女皇也不能殺死我們所有人,所謂藍白種子,便是要一代一代地堅持反抗著,而又根本威脅不到女皇的藍白社員。”

  “這是唯一活過四年的機會。對嗎?波羅。”

  亞當斯回過頭,看著波羅。

  波羅露出微笑。

  亞當斯神色哀傷地說道:“讓我活著吧,也許你認為,成為藍白種子,在你的監管與限制下,即便反抗,也沒有意義。”

  “但是我覺得有,哪怕成功的希望微乎其微,我也不放棄,也許我們這一代會無比的卑微,也許更下一代也毫無機會,但我會不斷地把這份傳承延續下去,不停地培養藍白社員,永不放棄。”

  “先要活著,才有希望。哪怕我們可能連收容物都很少接觸到,只能處理一些阿爾法、貝塔威脅的收容物,我也堅信,后人可以創造奇跡。”

  “你可能覺得我的堅持毫無希望,但我覺得有!一代一代永無止境,這本身就是希望。這還是你說的,波羅!”

  亞當斯跪伏下去,叩首道:“波羅,求你了,讓我做維持收容時代的藍白種子吧……我不想死……”

  女皇歪著頭道:“他求你誒……”

  波羅揉著女皇的頭發說道:“這是一名極度優秀的社員。可惜他似乎忘記了,我做過第五代社長……”

  “他說的都對,只藏了一個謊言。那就是,他不會把藍白社的信念傳遞下去。”

  “按照他的說法,確實他這一代會十分卑微,可他不會再相信后人能創造奇跡,因為我們肯定不會給他這個機會,所以他肯定不會真正地培養下一代社員。”

  “不需要一代代地傳遞,他只需要獲取我們的信任,甚至于已經設計好了一整套看似合理的培訓方式,然后讓我們的藍白種子,越來越變質,最后某一代,不被終極收容措施所承認。”

  “至此,他便完成了,收容時代的終結。”

  “啪啪啪……”女皇鼓掌說道:“你干嘛要拆穿他啊!”

  波羅嘆道:“為了他好。這家伙,親手殺死同伴,心里恐怕都快痛死了吧?”

  “波羅……”亞當斯抬頭,哀求地看著波羅。

  波羅盯著亞當斯道:“夠了,別掙扎了,放棄吧。”

  “哈哈哈哈!都死吧!”亞當斯似乎受不了這樣的絕望,癲狂地站起來,胡亂地向人群發出攻擊。

  女皇說道:“他好像瘋了。”

  波羅搖頭道:“不,這恰恰是韌性……他如果真瘋了,就該攻擊你。然而卻只把攻擊指向自己人,是因為他發現了,你只會選擇還手,他這樣你不會主動攻擊他。”

  亞當斯還在那癲狂,眼神渙散,連茍爺都拉不住他。

  然而波羅,只說了一句話,便讓他停下了。

  “我告訴你,我口中的藍白種子,到底是什么意思吧……石化……永久石化!這是已知的,對海莉最有利的,可以卡住終極收容措施的社員留種方式。”

  “越復雜的特性,其收容……對不起,是應對手法就可能越多……”

  “總之,所謂終極收容措施,站在收容物的角度,亦是有法可以鎮壓的……”

  “優秀的社員,請停止你的表演。”

  波羅說完第一句話時,亞當斯就停下了。

  什么算計都沒有意義了,永久石化,如那異次元的阿依一般。

  這個次元在還沒有藍白社的上古,就有收容物,不正是因為那塊石頭嘛……

  亞當斯所有的算計,被波羅幾句話破了個干干凈凈,事實上,亞當斯根本就沒有操作的余地。

  留幾塊社員石,其他社員四年以后都死,無解。除非這最后四年,突然機械降神一個更無解收容物,然后還自動認主某位社員。

  “不愧是五代啊。”亞當斯敬佩道,雖然在笑著,但卻忍不住流淚。

  波羅不認識亞當斯,但是現場很多社員都了解他,所以姜龍和茍爺,也都在配合亞當斯。

  但很無奈的是,根本沒有操作余地。

  烏云墨走了上來,拍了拍亞當斯的肩膀說道:“戰死吧……你已經盡力了。”

  亞當斯呆呆地看著烏云墨。

  烏云墨溫暖地笑道:“你不要臉了一輩子,但最后其實很想堂堂地戰死吧。”

  亞當斯默默地流淚,沒有說話。

  烏云墨直視波羅說道:“請選擇我吧,波羅大哥。”

  波羅是認識烏云墨的,聽到這話,便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還沒變過石頭呢,你需要的藍白種子,其實誰都可以吧。那就我吧!”烏云墨笑道。

  剩下的人,都是何等的聰明。

  時至今日,其實死亡才是解脫。被石化的人,未來還不知道會面對什么,也不知道還會背負哪些責任。

  一時間,剩下殘存的十來名社員,都不求死了,反而求活!選擇將戰死的‘名額’,留給別人。

  “石化我吧!”

  “還是石化我吧!”

  “烏云墨你都死過一次了,上次嚷嚷著自殺,現在怎么不死了?”

  眾人說著,突然茍爺吼道:“夠了!”

  茍爺說道:“對不起,亞當斯,你想戰死,去就是了。”

  “還有你們,無論是想承負怎樣的責任都可以。但是請你們在此之前,推舉我為藍白社長!”

  眾人一愣,藍白社已殘存無路。

  就剩下十來人,比當年二代時期還要凋零。

  在這種時局下,茍爺竟還要當社長。

  “你認真的?”烏云墨問道。

  茍爺說道:“我是收容部長,歐米伽社員,夜神骨闡道者,有沒有資格成為藍白社長?”

  眾人說道:“有!”

  茍爺卻是有這個資格,而且墨窮最后也托囑于他。

  “那么,請投票!”茍爺說道。

  毫無疑問,全票通過,總共就十來個人,沒有人會在這個時候質疑他。

  成為社長后,茍爺說道:“現在開始,你們退休了!”

  “……”眾人愕然。

  社員終身制,茍爺這話其實沒有效用,他們依舊是藍白社員。

  假裝的社長,假裝的開除,藍白社又不是沒玩過。

  茍爺看著亞當斯道:“你剛才給他磕了個頭,這個場子,自己去找回來!”

  烏云墨一笑,也說道:“亞當斯,干他!”

  姜龍說道:“亞當斯,別尼瑪死撐了,快滾。”

  大衛說道:“這沒你的事了,亞當斯!”

  眾人七嘴八舌著,鼓勵著亞當斯,鼓勵他放下所謂的責任感。

  大家好說歹說,直到夏恒說了一句:羅炎在等你呢。

  亞當斯才終于晃蕩著站起來,走向女皇。

  “波羅,記住我的名字,我叫亞當斯!老子是因為你入社的!”亞當斯說罷,身體遍布金燦燦的鎧甲,火力全開,仿佛一只閃電鳥,劈向波羅。

  女皇嗷嗚一口,亞當斯戰死。

  波羅木木然道:“我記住你了,亞當斯。”

  眼見剩下的人,個個爭著被石化,或是催促著同伴戰死。

  他很痛苦,那種被矛盾所無間折磨的感覺,讓他幾乎扭曲地崩潰。

  女皇能感受到,波羅已肝腸寸斷。

  “除了戰死和石化,就沒有人,想平靜地度過四年的時間嗎?”波羅知道自己說的是廢話。

  “血債至此,我心難寧。”茍爺說罷,走向女皇。

  眾人還以為他是全了當社長的夢想后,也打算戰死了。

  怎料,茍爺停在了女皇面前,什么也沒做。

  他對女皇說道:“據我所知,上次在這虛島,你說的是讓藍白社盡快有個新社長,期限到后,帶領藍白社與你決一生死。”

  “這是你為了解除波羅內心的枷鎖而做出的約定。”

  女皇沒有說話。

  然而茍爺又道:“最初這個社長你認為是科龍,可惜他不是……后來又認為是墨窮……但你們又說墨窮死了……”

  波羅忍不住說道:“墨窮是被尸體抹殺的。”

  茍爺說道:“無論他有沒有死,我已經是第八代藍白社長!現在只有我可以赴約。”

  “期限還有四年,女皇,我想跟你打個賭。”

  女皇這才來了興趣,問道:“什么?”

  “我賭你不能擊破我的鋼鐵意志。”茍爺輕蔑道。

  女皇頓時沒了興趣,什么玩意兒,她能瞬間破掉所謂鋼鐵意志。

  茍爺說道:“鋼鐵意志的特性,其實深度并不高,我知道女皇可以輕易地將其關閉,從信息層面擊破它。”

  “可是從功能上,無論以怎樣強大的痛苦沖擊,就不可能讓我放棄而崩潰。”

  女皇說道:“人類脆弱的心智,不堪一擊。”

  茍爺俯視著女皇說道:“就賭人類的命運如何?你可以對我施加任何超界限的痛苦,以及精神沖擊,我只要能堅持到四年以后,期滿之日,就算贏了。抹殺熵獸,歸還能量,從此之后,你再也不能傷害宇宙任何事物的一絲一毫,也不能干涉藍白社任何行為……”

  女皇笑道:“好啊。”

  她竟然干脆利落地答應了,茍爺甚至都沒說他輸了如何如何……

  波羅本想阻止,可女皇溫柔道:“我知道你很難受,因為他們,已經肝腸寸斷。波波,我給他這個機會,也是最后一次了,好嗎?”

  “你不必如此的。”波羅嘆道。

  “波羅,女皇都答應了!”茍爺凝聲道。

  波羅無語地看著茍爺,說道:“你以為我在害你?海莉答應的這么快,你知道意味著什么嗎?”

  茍爺當然知道,女皇有必勝的把握。

  就算不用絕對特性直接擊破鋼鐵意志,但以痛苦沖擊等形式,女皇也可以無限制地往上疊加,每一秒都以幾何倍數往上增。

  痛苦是沒有極限的,而人卻有極限。

  雖然鋼鐵意志,只要自己不放棄,就可以不被外物所摧毀心智,但該有的痛苦是一點也不少的。

  四年?只要四分鐘,女皇就可以把痛苦疊加到不可思議的程度,無法用人類的語言描述的地步。

  一邊可以不斷增殖痛苦沖擊,另一邊則靠堅韌的意志死撐,前者根本沒有輸的道理。

  但是茍爺沒有別的辦法了,任何力量對比,任何陰謀詭計都是沒用的。

  他只有這么簡單的直接的,粗莽陽謀,硬碰硬。

  “來吧……”

  “啊!”

  只第一秒,茍爺就痛吼倒地,手撐在地上,不住地發抖。

  隨后,痛苦逐步升級,若用函數表示,簡直就是一條直線地往上飆。

  才幾秒鐘,就超越了當初墨窮有生之蓮時所承受的最大痛苦。

  之后每一秒,都是一個質的變化。

  殘存的社員們,一點也不期盼這場賭斗,更沒有加油。

  茍爺打算用這種方式熬出一條生路來,所要承受的根本沒有辦法想象。

  而且,即便再怎么希望贏,大家也知道,其實茍爺必輸。

  時間一秒一秒地過去,茍爺始終在堅持。

  公孫悠抱著他,已經哭成淚人。她是藍白社強勢出了名的女社員,此刻也茫然無措,無助至極。

  在第四十秒時,茍爺還在堅持。

  但是公孫悠突然瞪大眼睛,倒地暴斃。

  烏云墨大驚失色,其他社員也頭皮發麻。

  悠姐是茍爺的靈魂伴侶,只要茍爺沒有忍住,就會把自身所收到的痛苦,也共享給悠姐。

  盡管這種感官傳輸,其實有個上限,相當于水管最粗也就能過那么多水而已。

  理論上,絕不可能把公孫悠瞬間痛死的。

  但是,這不是一般情況,女皇所施與的痛苦,乃是一種特性。該特性能擊破靈魂共享的水管上限,也可以碾壓社員們被復制的心靈堅壁特性,甚至于它本來也可以碾壓鋼鐵意志特性的深度。

  當然,說好不從信息層面強行攻破鋼鐵意志的,所以從深度的注釋中,女皇特意轉移走了‘反鋼鐵意志’的信息。

  使得這招什么都克,就是不克鋼鐵意志。讓茍爺此刻只能以鋼鐵意志外加自身純粹的堅持來抵擋。

  于是乎,僅僅四十秒,悠姐就被茍爺突然沒忍住的痛苦彈死了……

  悠姐是何等堅韌,此刻竟然一秒也沒堅持住,直接痛死,靈魂崩潰。

  其他人完全沒法想象,茍爺現在到底在忍耐著什么。

  一分鐘,十分鐘,五十分鐘……

  女皇驚訝道:“他的意志力一直在成長,哇,他有絕對適應吧?”

  她也只是說笑而已,茍爺并沒有絕對適應,這純粹是茍爺主觀上的天賦在適應著,讓茍爺不斷變得更加堅強。

  但是他提升的速度,乃是自然的意志鍛煉,頂多是天賦異稟,特別快而已,并不是絕對特性。

  而女皇則是絕對特性,可以讓痛苦不停地翻倍。

  波羅問道:“到什么地步了?”

  “唔,好難跟你說啊。反正四十秒鐘的時候,剛好和上次你那個叫科龍的朋友,所復活前承受的痛級相等。”女皇說道。

  波羅一怔,隨后眉頭緊皺。四十秒的時候,就已經堪比科龍上次的痛苦了?

  不斷痛苦翻倍下去,他竟然堅持到了五十多分鐘還沒放棄?

  看著茍爺猙獰扭曲的樣子,波羅搖搖頭,從袖子里取出一把骨刺劍,走上去,雙手握柄,想要了結茍爺。

  “要……認……輸……嗎?”茍爺看到了波羅的舉動,艱難道。

  “不要殺他,這樣我就輸了。”女皇說道。

  波羅說道:“失信吧。我不在乎的,快停下。”

  聽到這話,烏云墨等人已經心涼到了骨子里。別說必輸,就算退一萬步,茍爺能堅持四年,其實又能如何呢?

  “不要。”女皇堅定道。

  說罷,收走了波羅的骨刺劍,那是女皇身體的某個部位,而沒有這東西,波羅也破不了茍爺的防。

  波羅察覺到了女皇的認真,顯然女皇不想輸。

  稍微認真起來的女皇,親自開始篡改級數,而不是讓其自動翻倍了。

  茍爺明顯表現地時時刻刻都要崩潰,可卻始終也沒有放棄。

  時間就這樣,過去了四個小時。

  所有人,都在盯著茍爺,茍爺時而掙扎,時而咆哮,時而傾斜能量,猶如自爆,時而又動都不動一下。

  烏云墨、夏恒等殘存的社員,已經幾次想要沖上去解脫茍爺了。四年,開什么玩笑?

  但是看到茍爺自己都沒有放棄,他們實在沒有理由阻止這個男人。

  突然!

  茍爺猛地翻了個身,趴著不動了。

  波羅心說終于到極限了嗎?卻不料,下一秒,茍爺直接站了起來。

  他眼神清澈,扭曲的表情也平復下來,哈哈狂笑。

  波羅都懵了,心說這人難道真有絕對適應?這都還能笑出來的?

  “不對……”波羅想問女皇怎么回事,卻見女皇壓根沒有看茍爺。

  女皇的目光,注視在另一個方向。

  烏云墨等社員,這也是第一次見到,女皇面露難以置信的表情。

  他們順著方向看去,只見那里正是波羅歌的分身,其已不知何時,立了起來!

  并且!

  他睜開了眼。

  ……
江西快3app qq麻将下载安卓手机版 共享单车赚钱靠押金赚利息 山西十一选五 养殖业什么最赚钱农村养殖 万佳彩游戏 北京麻将馆手机版下载 顺丰彩票群 摩尔庄园在哪里赚钱 河南快赢481 文章投稿赚钱网不需付费下载文档 e族彩票苹果 谷歌广告网上赚钱揭秘 U宝娱乐网址 时间财富网加盟赚钱吗 广东快乐10分 农村开快递代收点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