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我是仙凡 » 正文
| 繁體版

607 孔靈VS青靈兒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孔靈目露寒光,踏出一步。

  剎那怒發沖冠,殺氣沖天。

  “鏘!”

  五階金色飛劍,劍芒出鞘,一抹千丈寒光似雪迸發。

  青丘圣女打著天子圣使的旗號,自以為可以在通天皇朝橫行無忌。他孔靈今日便要告訴她,想都別想。

  她縱然再強的后臺和謀算,當場斬殺了,以警告天下妖族,別妄圖在通天皇朝人族的地盤禍亂撒野。

  他再去向天子請罪。

  這天下是無窮無盡人族修士拱衛起來的天下。死一個狐族妖女,通天皇朝的天還塌不下來!

  瞬間,東城門風云變色,一道巍峨蒼茫的劍氣籠罩方圓百里,令無數修士心中恐懼和顫栗,劍意直指青丘圣女。

  孔靈的步伐并不快,但是每踏出一步,劍道氣勢都在猛漲,節節扶搖攀升,威力似乎無窮無盡。

  東城門所有元嬰老祖們看到這一幕,都是驚駭。

  北溟劍訣!

  北溟大陸第一大劍術!

  傳說中可以爆發出比正常高達五倍威力以上的劍訣,再配之以五階化神級飛劍,一劍斬出近乎半尊化神修士的殺傷力。

  孔靈悍然發動了他最強的天道劍術,不是在恐嚇、威懾,他是要真的當場誅殺青丘圣女,斬殺這妖女,以清君側。

  ...

  “孔靈要殺青丘圣女?!”

  “完了!大事不妙!”

  薛云山、李青峰等天闕七祖們,被孔靈那霸道至極的北溟劍勢所籠罩,小肚腿都在打顫,倉皇逃命。

  他們原本是滿懷希望,亢奮而來,指望著天子圣使能夠逼迫孔靈和韋震南老爺子,率眾老祖們出城圍剿蘇府,獲得一場前所未有的大勝!

  只要其中一位愿意出手,也足夠了。

  卻沒想,孔靈大人居然說翻臉就翻臉,不顧她的圣使身份,要在這圣靈城當眾斬殺“青丘妖女”。

  青丘圣女要是被斬殺了。

  就意味著孔靈和青丘狐部徹底翻臉,城外的青丘妖祖們也將成為孔靈的下一個誅殺目標。

  孔靈只怕會率城內的老祖們傾巢而出,助蘇府脫困,圍剿青丘狐部的妖祖。

  蘇塵老祖要是活著回來。

  他們天闕七祖,這些青丘圣女的跟班老祖們該怎么辦?

  是跟著被殺,還是跪地慟哭求饒?!

  ...

  青丘圣女青靈兒臉上難以置信。

  孔靈瘋了!

  膽敢擅自殺天子圣使,那是何等的蔑視天子之威,不怕牽連孔氏世家,被滿門抄斬嗎!

  她緊握天子玉佩,面色惶恐,飛身急退,想要逃離孔靈那北溟劍勢的追殺。

  硬碰硬交鋒,她絕非孔靈這位天下第一劍道老祖的對手,縱然是全力自保都是極難。

  她這一退。

  韋氏兄弟三杰就在她身后,自不敢去擋孔靈的鋒芒,紛紛跟著飛退。

  眾老祖們沒人敢去擋孔靈的劍,這一劍的威力太恐怖了。若敢去擋,死的就是他們。

  韋震南老爺子也不敢去擋。

  他們眼睜睜的看著,孔靈踏出了七七四十九步,劍勢節節暴漲到了極致,劍芒如烈日當空,積蓄起了恐怖的天道之力。

  “殺——!”

  孔靈一聲輕喝,金色飛劍遙遙一指。

  颼!

  一道足以劈開小半座天絕山脈的恐怖匹煉萬丈劍芒,從劍身上爆射而出,斬向被劍意死死鎖定的青丘圣女。

  這道劍芒無聲無息,卻摧枯拉朽一般,萬丈距離依然裂空而至。

  元嬰老祖若敢去硬擋,必死無疑!

  青靈兒拼命急逃,她渾身顫栗,妖力瘋狂注入手中天子玉佩,嬌喝一聲,“受、命、于、天,既、壽、永、昌!”

  這是天子信物,更是威力極強的五階化神級護身法器。

  八個金光燦燦的古符大字,立刻從這件五階化神級的大神通護身法器,爆發而出,護住她周圍。

  象征著通天皇朝天子至尊的威嚴,形成一層數十丈厚,不容侵犯的神圣光罩,將她團團護在其中。

  流光溢彩,金光璀璨。

  這是化神級的護體法罩,幾乎可以抵御絕大部分化神境界的殺傷力。

  “鐺~——!”

  轟!

  孔靈那道北溟劍勢,破空而來,兇悍的劈在青丘圣女的護體光罩上。

  青丘圣女悶哼一聲,被轟出千丈之外。

  護體光罩依然還在,卻是光芒黯淡許多,八個古符文字已經出現了一道道裂痕,再挨上一劍,便要碎裂。

  她掙扎著起來,噴出一口血來。她的妖力無多,不足以支撐她再挨上一劍。

  孔靈那驚鴻一劍,未能將她斬殺,卻將她震出了內傷。

  “快,天道、天恩、天威,你們護送圣使離開,圣使死不得!”

  韋震南老爺子急喝,趁著孔靈一劍力竭之際,連忙攔住孔靈。

  他并不在意青丘圣女死不死。

  但是絕不要死在圣靈州境內啊,他這圣靈侯可擔不起“天子圣使”死在境內的這個重大干系。

  韋氏三杰和天闕七祖們慌忙扶起青丘圣女,在眾侍女簇擁下,往城外急逃,去和青穹老族長等匯合,速速離開圣靈州。

  孔靈被韋震南攔住,見青丘圣女被韋氏三杰護送走,氣急道:“韋老弟,你糊涂啊!殺了青丘妖女,天下拍手稱快。事后我自去皇城向天子請罪,絕不連累爾等。”

  就算天子震怒之下,要問罪于他,朝廷眾臣們自會出手搭救。

  他大不了被革職查辦,在天牢大獄待上一些年。孔氏世家乃天下世家之首,根深蒂固,更不是天子想要鏟除就能鏟除的。

  朝廷公審的權力掌握在朝廷大臣們的手里,哪怕天子要定他的死罪,并非那么容易。只要找些理由,將此案拖個四五十年,天子逝世,新天子登基,他誅殺青丘圣女一案便不了了之。

  這也是他不懼誅殺天子圣使的原因。

  韋震南老爺子也明白這些道理,孔靈乃是朝臣領袖,有朝臣一派全力幫襯著,自然是不懼這妖女,甚至不懼天子降罪。

  但是他有他的苦衷。

  天子震怒降罪,會給圣靈州帶來滅頂之災。

  孔靈乃是皇城最強大的古老世家,底蘊非常人所能想象,不是本地老祖,哪怕被去了官職,拍拍屁股就走了。

  可是他們這些圣靈州的世家老祖走不了,可就倒霉了。

  他們這些地方上的世家在朝堂上并無權勢,只是地方上爵府豪門而已,全仰賴天子的照拂。他們這些老祖們倒霉了,可沒多少人給他們援手。

  韋震南苦聲勸道:“孔兄消消怒火,這青丘妖女自然是該死。但她現在是天子圣使,如圣駕親臨,萬萬殺不得。天子一怒,圣靈州橫尸遍野,不知多少人死于非命。”

  “迂腐!妖女不除,天下不安,圣靈州就能好過?!”

  孔靈氣的拂袖,不再理會韋震南,朝東城門附近驚呆了的眾多老祖們,喝道:“愿意隨老夫去誅殺青丘妖女,剿滅城外青丘妖部妖祖的,隨我來!”

  “大人有所差遣,敢不從命!”

  “大人都不懼那妖女,我等有何懼之!妖女禍亂朝廷,迷惑天子多年,在皇朝各地為惡。我等早就想誅殺她了。我等今日便追隨孔大人,誅殺妖女,以清君側。”

  頓時有數十名元嬰老祖站了出來,熱血沸騰,高呼。

  他們中有不少是孔靈的門生、親故,和孔靈、孔氏世家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平時眾老祖們懼那青丘狐部的勢力,知道青丘圣女在天子面前極其受寵,不敢和青丘狐部作對。

  哪怕青丘狐部橫行霸道,仗勢欺人,四處強取豪奪寶物,也沒人敢吭聲反抗,只能委曲求全。

  如今孔靈登高一呼,要誅殺妖女,眾老祖們血性一起,也顧不了那么多后果了。

  孔靈帶著一大群元嬰老祖們,殺氣騰騰的沖出了東城門,往青靈兒一行人消失的方向,疾追而去。

  “沖動,沖動啊!誅殺妖女,孔兄大可準備齊全,回到皇城之后再動手,為何要在圣靈州殺她!”

  只剩下韋震南老爺子氣的跺腳,徒呼奈何。

  “韋老爺子,孔大人已經動了手。不管圣使,這事無法善了,我等該如何是好?”

  “這事情太大了,我們根本管不了。還是明哲保身,別摻和進去吧!能躲多遠就躲多遠。”

  “圣使在我圣靈州遇襲,動手的還是州府之長孔靈大人,我們如何能置身事外?!”

  “城外青丘狐部和蘇府的眾老祖們,還在戰斗,勝負難料。城內又出了這檔事,這圣靈州的天要大變了。”

  和韋侯爵府親近的數十名老祖們面面相覷,憂心忡忡,長吁短嘆。

  這下出大事了。

  后果嚴重的難以想象。

  圣使要是被殺死在圣靈州,天子震怒,青丘狐部也不會善罷甘休。一場難以想象的大風暴,必會朝圣靈州席卷而來。皇朝陷入內亂之中。

  圣使若沒被殺死,結果也不會好多少。

  青丘圣女逃回皇城之后,肯定會向天子告御狀,一樣會震動天顏,對孔靈起殺心。

  朝廷上天子、妖女和朝臣們本來就爭斗激烈,出了這件事情,恐怕斗爭要白熱化。

  圣靈州府,更是亂成一鍋粥。

  這紛亂的局之中,也不知誰能笑到最后,成為最后的贏家。

  整個圣靈城的東城門附近,數十萬修士們看到這驚人的變故,都是難以置信,震驚的鴉雀無聲。

  哪怕是再遲鈍的底層修士,也知道這回是真的出大事了。
江西快3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