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牧神記 » 正文
| 繁體版

第一六九零章 延康江圣王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青帝,你可愿歸降延康?”

  江白圭困住青帝元神,立刻開口道:“你已經敗落,不降便死,降了便是功臣。”

  青帝在他天庭中四下游走,試圖脫困,喝道:“太初陛下對我有知遇之恩,此生難報,我此生只做太初之臣,誓死不降!”

  青帝肉身被地德元君公孫嬿死死克制,元神的戰力便比不上肉身了,落入江白圭的天庭中,始終逃不出去。

  只見江白圭的天庭極為古怪,不是任何一種先天大道煉就的天宮,這三十六天宮竟然是農林牧漁,商賈鑄造,刀槍劍戟等后天之道組成!

  江白圭走的道路,顯然是以力成道,但是又與經典的以力成道不同。

  經典以力成道,是如昊天帝、太初等人那般,修煉先天之道,煉就天宮、寶殿,登上凌霄,坐上帝座,烙印終極虛空,力成大羅。

  而江白圭的路子卻是后天大道與先天大道相輔相成,三十六天宮是后天之道,七十二寶殿是先天之道,而且完整齊備。

  這些大道,他從前雖有見過,但是修煉到如此高深境界的,他卻從未見過!

  無論他從哪里逃,都無法逃得出去!

  江白圭的后天大道與先天大道,共計有一百零八種,一百零八套帝座級別的功法,先天功法倒還好說,畢竟從龍漢至今,才智過人之輩修煉的大多都是先天大道,修成帝座的不在少數。

  從龍漢到現在,積累下來的先天帝座功法沒有一千也有八百,湊齊七十二寶殿應該不難。

  但是后天帝座功法那就少之又少了,從古至今,后天之道修成帝座,且名揚天下的,青帝只知道開皇一人而已。

  即便是聲名赫赫的牧天尊,修煉的也并非全都是后天之道,而且也未曾修煉到帝座境界。

  而江白圭的天宮,卻是后天之道形成的天宮,三十六天宮,三十六種后天帝座功法,想要成道,難度之高,無法想象!

  但江白圭卻已經將這條路走通,而今已經修煉到玉京境界。

  他的玉京城,與其他任何人的玉京城都不相同,青帝根本不曾見過,無論他闖到何處,都會被江白圭逼回!

  江白圭面色肅然,沉聲道:“青帝想以身報主,忠肝義膽,那么我成全你便是。”

  他突然撤去自己的三十六天宮七十二寶殿,青帝元神壓力一輕,正欲逃脫,卻見延康的衛國公、泰山王、天策上將等人率領大軍,將他團團困住!

  這三路延康大軍陣勢鋪開,陣圖祭起,將他連同他已經木化的肉身鎖住,奮力殺來。

  江白圭沉聲道:“圍而不殲,引東天大軍出關來救。”

  青帝心中一片冰涼,圍而不殲,這是要將他東天六十路軍侯統統引出,亂東天的陣營陣勢,壓東天大軍的軍心!

  任何一路大軍出關前來營救,必然會一頭扎入江白圭布置下來的陷阱,面臨的會是一場殲滅戰!

  被江白圭率領的延康軍隊以逸待勞,一舉殲滅!

  而他,則成為了江白圭殲滅東天數百萬神魔的誘餌!

  “東天的軍侯,一定要守住陣營,決不能來救我!”

  他竭盡所能,試圖破開圍困,然而身上的傷勢卻越來越多。他知道這是江白圭故意為之,以他這個主將的性命,換來破東天大軍的機會。

  然而他卻無法逃脫。

  “延康的國師,我要死了。”

  東帝青龍被諸多將士抬了過來,他與青帝一戰,油盡燈枯,即將魂飛魄散,氣若游絲道:“我算是立功了吧?牧天尊他會復活我么……”

  他眼中充滿希冀之色。

  江白圭搖頭道:“東帝,你還不能死。請藥王!”

  一個中年藥師率領幾個年輕的藥師走來,檢查東帝傷勢,道:“只要一口氣便能救活,把那匹馬牽來。”

  只見有將士牽來那匹龍馬,那龍馬竟然沒有死在東帝與青帝的一戰之中,而是與青帝所騎的那條龍一起逃了出去。

  東帝與青帝之戰,兩人都殺紅了眼,近戰交鋒的時候哪里還能顧得上坐騎?反倒被它們逃脫。

  那藥師伸出手,輕輕一捻,把東帝青龍的那道龍氣從龍馬體內捻出,那龍馬被抽出了龍氣,頓時又變回棗紅老馬,瘦骨嶙峋,一路拉稀。

  那藥師將這一道龍氣送入東帝青龍體內,讓他的傷勢稍微好了一些,幾位藥師上前,飛速為東帝治療。

  東帝死不了,但傷勢實在太重,一身修為所剩無幾,延康軍中的那些藥師下藥太猛,讓他痛得死去活來,嘶聲道:“你還不如讓我死了,再復活我來得痛快!”

  “天底下掌握了復生法術的人,屈指可數,我雖然是其中之一,但沒有這么強大的法力能夠復活閣下。”

  江白圭不緊不慢道:“復活你耗時太久,我也沒有這么多的時間耗在東帝的身上。你的這具肉身,乃是延康最強天工煉制而成,東帝神器僅此一個,也折損不得。我還需要你,你有大用,可以盡破東天,所以你無論如何都死不得。”

  那幾個軍中藥師不斷為他診治,東帝只覺自己魂魄上的傷勢也在不斷復原,但是實在太疼,當即咬緊滿口碎牙強行忍耐。

  他的目光落在那中年藥師臉上,微微一怔,只見此人俊美異常,乃是佼佼雄男子,有著無雙的容貌。但就是此人,下藥太猛,讓他生不如死!

  “閣下是?”東帝強忍傷痛,問道。

  那藥師微微一笑,讓東帝頓時自慚形穢,道:“殘老村藥師,人稱玉面毒王。國師,這條龍的傷勢已經不打緊了,我這些弟子可以應付。其他戰場還需要我。”

  國師江白圭不敢怠慢,躬身道:“師叔慢走。”

  那藥師飄然而去。

  “此人是牧天尊的九個師父之一。”

  江白圭目光看向東天陣營,向東帝道:“因此我稱他為師叔。東帝你可知道我千般算計,為何不讓你死?”

  東帝忍住劇痛,道:“東極天祖地,萬龍巢!還有,東天陣營中,我東極天的神龍!”

  江白圭笑道:“能夠活到現在的古神,都不是太蠢。衛國公,讓青帝的傷勢再重一些!”

  東天陣營中,六十路軍侯聚在一起,天江、東咸、西咸、天輻、騎官、車騎、陣車等各路大軍的首領,多是古神和半神,以東天的星斗星宿命名,是封侯的存在,個個強大無比。

  各路諸侯焦頭爛額,正在商議如何營救青帝,突然東咸星宿中的四尊古神起身,厲聲道:“青帝乃是主將,愛兵如子,他身陷重圍,豈可不救?你們不救,我們去救!”說罷,四尊古神點齊大軍,備好各種神兵重器,殺出城去!

  其他諸侯因為青帝久久不愿出戰,也頗有怨言,因此沒有阻攔。

  江白圭看到東天的陣營門戶大開,有四路大軍殺來,不緊不慢道:“青帝愛兵如子,待他麾下的將士極好,將臣感情深厚,他被困住,他的將士必然會違反他的命令,舍命來救。”

  東帝忍著傷痛,道:“延康的軍隊太少,很難將東天的神魔大軍統統斬殺。”

  江白圭臉色淡然,看著東咸四路神魔向這邊殺來,道:“延康兵力實在太少,我雖然是延康至高智慧,但想滅東天只怕死傷慘重,因此不得不全力施為。出兵,迎戰,圍而不殲!”

  他一聲令下,天空中頓時有一路延康大軍殺出,樓船大艦迎上東咸四路神魔。

  與此同時,東咸四路神魔大軍所在的海面下波濤洶涌,一艘艘水底戰艦破水而出!

  兩路大軍一個在上,一個在下,陣圖祭起,陣法運轉,將四路軍侯困住,一時間刀光劍影,血肉飛濺!

  江白圭眼中神光氤氳,在剎那間便判定東咸四路軍侯的陣法變化,不斷調整延康的兩路大軍的陣勢。

  他的三元神會訣調度整個戰場,統達戰場任何一個細微的角落,智慧之高,令人東帝也忘記了疼痛,看著他的目光充滿了恐懼。

  “神魔!”

  東帝難以壓制心中的恐懼,只覺江白圭的眼神中只有最純粹的理,這種理,并非是理智,而是道理的理,讓他不寒而栗,失聲道:“江白圭,你是最純粹的神魔,你擁有最強橫的神魔之心!”

  “你稱我的道心是神魔。我稱這種道心為內圣。”

  江白圭臉色淡然:“圣有所生,王有所成,皆原于一。內圣外王之道,察眾生之暗而不明,明我身之郁而不發,觀天下之人,各為其所欲焉,以自為方。存天理,控人欲,這便是我的圣人之道。而今,我已經近乎我的道也。”

  東帝身軀戰栗,心中的恐懼越來越強。江白圭說他的道是內圣外王之道,但是在東帝看來這就是神魔道心!

  道心中神魔共存,無論是道、天、理、人、欲、術、法、陣統統掌握在手的神魔之心!

  戰場中無論敵我,所有人的天理人欲盡在他的掌控之中,這樣的人,是圣人之心還是神魔之心,他很是懷疑!

  甚至,那匹棗紅老馬,也在江白圭的算計之中,正是老馬體內的那道龍氣吊住了東帝的一口氣,沒有讓他喪命!

  天理人欲,盡在掌控,這樣的人物何其可怕?

  “樵夫聞天閣不曾做到的事情,在他身上做到了,他比聞天閣更加可怕!這樣的人,不愧是至高智慧!”

  東帝打個冷戰:“他是圣王,延康江圣王!”

  東咸四路神魔被困,將士不斷死亡,江白圭控制兩路大軍不斷蠶食,以最小的代價蠶食這四路神魔大軍的有生力量,但是圍而不殲。

  青帝見狀,嘶聲道:“不必救我!死守陣營!”

  他的聲音根本無法傳出,然而此時卻有一排延康的神人越眾而出,口中發出的聲音竟然與他的聲音一模一樣:“不必救我!營救東咸!”

  這幾個神魔不過是雞鳴狗盜之徒,善于模仿他人聲音,然而卻讓青帝心中一片冰涼。

  這聲音傳到東天陣營,必然會引出更多的東天將士!

  這些將士出關,肯定會落入江白圭的埋伏!

  青帝奮力廝殺,厲聲道:“那并非是我的命令!不要出城!”

  那幾個雞鳴狗盜之徒同時高聲道:“聽我號令!西咸、天輻出征!”

  青帝一顆心沉了下來,只見西咸四部,天輻二部,從東天大營中殺出,前來搭救東咸四部神魔。

  江白圭突然調動陣法,先前他只是以最小代價消滅東咸四部神魔的有生力量,而現在則直接化作威力最強的殺陣!

  與此同時,又有一路延康大軍殺出,如同一把尖刀狠狠插入東咸四部神魔的大軍之中,圍剿,變成一場殲滅戰!

  在西咸四部天輻二部還未來得及沖殺上來之前,東咸四部的神魔便已經被殲滅了大半,剩下的殘軍被驅趕著沖向西咸和天輻六部大軍,一時間西咸天輻六部大軍陣勢大亂!

  “東天六十路軍侯,完了……”

  東帝心頭震撼無比,喃喃道:“東天的軍隊,會統統葬送在他的手中,難怪青帝遇到他,會始終死守大營,避而不戰。因為在江白圭面前不動則無過,一動便是破綻百出……”

  ————江白圭這樣的人物,現實中真的有嗎?宅豬:真有,但是沒有這么神話。
江西快3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