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大齡剩女之顧氏長媳 » 正文
| 繁體版

302(一更)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也真是夠可憐的。

  最重要的是,明明都這么慘了,還要裝的歲月靜好、人生幸福,不累嗎?

  他都替他累:“顧總有事?”他沒興趣陪他演。

  顧振書覺得大兒子還是太自卑,總是受錮于他的身份,如果再放開一點,稱呼上不要這么生疏就更好了。

  心也太軟,自己有能力,就要表現出來,現在憑白給了別人機會,想到這里不禁心有感慨的嘆了一口氣,語重心長的開口:“你呀,就是太見外,我對你和小玖一直是一視同仁的。”

  “……”顧成冷嘲熱諷都不想給他,思緒晃到了她剛才的眼淚,哭了?是豪門生活不如意,與顧君之吵架了?還是出了什么事?很難解決嗎?

  顧成想到顧君之的性格,他那位血緣上的弟弟,骨子里的冷漠不遜于任何人,沒有看在她懷孕的份上,收斂一下情緒?

  既然不愿意,又何必娶回去,還讓人懷孕了。

  顧振書還在滔滔不絕的說著。

  顧振書完全沒有放在心上,他的自說自話,聽聽就行了,難道還能當真。

  何況顧振書說一句一直擔心著他,就能輕易撫平所有的過錯,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這些天來你也辛苦了,你這個弟弟……”顧振書想說什么,又仿佛有無盡的壓力,但還是開口了:“向來不聽任何人的意見,人也偏激,雖然有點能力,但太過自負,當初你爺爺立遺囑的時候……”

  顧成勉強抬抬眼皮看他一眼,說這些做什么,給他一個天世嗎,拿來,他可以既往不咎他今天的虛偽:那個男人是你父親,顧君之、顧玖的爺爺,跟他沒有任何關系,不要胡亂攀附。

  “我就說也要考慮一下你。”

  說有什么用!直接用天世的所有權砸過來!

  她剛剛走后去做什么了?找顧君之去了?還是換了個地方繼續落寞,如果不是她別有目的求來的婚姻,她在這場懸殊的婚事中,不會有太多的發言權,剛才也是一樣,只能自己一個人悲傷。

  說不定現在,她在某個沒有人的角落里,維持著剛剛見到她的樣子,也是夠喪氣了,而且不太適合她,她給他的感覺,應該能更瀟灑一些。

  顧振書說完看向顧成,看著他還是像以前一樣,看不出心動與否的神色,不禁有些惱怒:“你呀,就是太看的開,你可比他還大呢——”

  所以呢……顧成覺得不能怪他用最大的惡意揣測顧振書,他說這些想達到什么目的,已經立好的遺囑,分配好的遺產,他又拿不出同等價值的東西,現在卻說這些,是還有他的一份嗎:“顧總想將手里的股份轉讓給我?”

  顧振書怔了一下,懷疑自己聽錯了。

  顧成看著他的神色,心中冷意更甚,既然不是,提這些是讓他知道自己‘錯過’了什么,然后呢,增加他心里的不滿,讓他活在本就不屬于他的失去中,反復覺得自己錯過了整個世界!?

  顧振書掩飾性的整理整理腿上的毯子,慈愛的說:“我的早晚是你的。”

  是啊:“宜早不宜晚。”顧成‘落魄’的看著自己的腳尖,將剛才看到的身影,學了十成十。不都是做出一副樣子嗎?當誰不會一樣。

  顧振書一時之間不知道怎么接腔,他……是被顧君之現在手里的權利刺激到了嗎:“你最近急著用錢?”

  顧成心中冷笑,看不到‘實物’的話,果然都是廢話。

  顧振書見他沒有開口,心有感慨:“你也不要心有抱怨,有什么困難跟我說,我對你和君之、小玖都一樣,如果天世在我這里,定然是你們三個平分。”嘆口氣:“可那是你爺爺的遺囑,你也不要心里有什么不平衡,不過你放心,以后我的股份,肯定是你和小玖平分的,只是可惜你爺爺沒有看到你的能力,如果你從小在他面前長大,他定然也會憐惜你的才學。”

  顧成收回‘做作’的表演,他想勾起自己與天世集團擦肩而過的可惜?

  “我看了你最近的表現,做的非常好,比以前還要好,是我限制了你的發展,你也多幫幫他,你們畢竟是兄弟,天世就是你們的,他定然不會虧待你——”

  顧成本不在意的思緒突然融會貫通,顧振書想讓自己對顧君之心存怨氣!即便不是也想讓他知道天世有他的一部分!在明知道遺囑不能改動的情況下,與他所天世是他的?

  是自己看起來像個傻子,還是他顧振書別有用心

  百分之七點五和百分之八十三的‘同等當家’關系!顧振書怎么開的了口!

  “如果當年我和你媽結婚……”

  還來……

  顧振書將腿上的毯子慢慢的扯平,手指有些輕微的彎曲,他突然將所有的話都‘積壓’在心底,不說了。

  這卻是顧成今天聽到的最無恥的話!男人移情別戀了身份更好、長的更漂亮的女人,現在卻談什么‘如果當年我和你媽結婚……’

  當他是愛幻想的小姑娘還是沒有判斷力的低幼兒!還是他不是男人,體會不了面對誘惑的感覺?

  “顧成?”

  “還有事嗎?”沒事他還有工作。

  顧振書看著他沒有任何變化的表情,不知道他聽見去了沒有,心里不禁為他榆木疙瘩的反應氣惱不已,怎么就生出這樣一個蠢貨!難道想給顧君之打一輩子工!

  “你先去忙,有事你一定要開口。”

  *

  顧成四下找了找,沒有看到郁初北,秘書辦也已經黑了燈,差不多都已經下班了。

  但還是向38樓走去。

  *

  林秘書將腳上的石膏固定好,疼痛的的部位又用使勁勒了勒,吃了兩片疼痛藥,向辦公室走去。

  顧振書看到他又進來,臉色頓時難看。

  “已經好多了,再說你身邊又沒有得用的人。”林秘書盡量神色如常。

  “你的腳你不清楚嗎。”

  “怎么也是廢了,難道我好好護理著就能恢復如初。”

  兩人都沉默了下來,這是既定的事實。

  最后還是林秘書先開口了:“顧總還是不要輕舉妄動……”

  那就看著他一步步蠶食掉他的心血!顧振書不服氣,那件事只是意外,是意外——

  *

  “郁秘書?郁秘書下班了,顧經理有什么需要幫忙的?”

  “謝謝。”顧成覺得自己果然不該上來。

  *

  “夏侯先生……”要不要處理一下顧經理的事,他對夫人的關注似乎太過了。

  夏侯執屹只覺得頭疼欲裂,處理什么,孤立顧夫人嗎?孤立了你去排遣夫人的寂寞?“不用……”讓夫人有點事情做,不用總想著他們不咋地的顧先生,至于和顧成產生感情后,想甩了他們顧先生,呵呵,不想活了嗎?

  或者幾個人相愛相殺后,同歸于盡!隨便,都死了大家也清凈。

  正好還人間以太平。

  夏侯執屹有氣無力的坐在車上:“回家,回家……”累的腦細胞都不愿意動一下,呼吸都變的吃力啊!

  ……

  翌日,郁初北和顧君之在天世集團大廳擦肩而過。

  顧君之乘坐私人電梯。

  郁初北走的普通員工通道。

  兩人誰也沒有看誰,也沒有說話,陌生的仿佛不認識。

  前臺有些詫異:“剛才是郁秘書吧……”

  “喝顧董……”發生什么事了嗎?

  *

  “郁姐早。”

  “早。”

  “郁秘書早。”

  “展姐早。”

  郁初北沒有去37樓。

  但也不執著于非要在原來的位置,選了靠近左邊的辦公桌,命人將座位搬過來,將昨天積壓的文件拿出來,像所有員工一樣,開始一天忙碌的的工作。
江西快3app 天语手机捕鱼达人 快乐飞艇 nba冠军赚钱最多的球队 球探体育比分 捕鸟达人电脑版下载 梦幻西游五开神器赚钱嘛 bet007网球比分 中央厨房赚钱不 三国麻将攻城 网络小说要多久才开始赚钱 乐乐内蒙古麻将下载 快乐10分 广告店怎么才能赚钱 长途贩运海鲜赚钱吗 好用的电竞比分app 问道工作室如何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