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掌歡 » 正文
| 繁體版

第381章 刺探敵情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盛三郎早在接到父親要帶著兩個堂兄進京的信時就想過這般情景,此刻面對盛二郎發自靈魂的質問,眼睛都不帶眨的。

  “咳咳,衣錦還鄉是早晚的事,現在不是在做準備么。”

  “準備了一身膘?”盛二郎毫不客氣揭穿。

  盛大郎則深深看了盛二舅一眼。

  二叔進京時,對祖母和二嬸說的話好像與三弟差不多……

  盛二郎也想到了。

  二叔離家時說天子腳下多繁華,看能不能尋到機會把家業做大,到時也好衣錦還鄉。

  可把祖母感動的啊,差點掉了眼淚。

  二叔的衣錦還鄉與三弟的衣錦還鄉該不會是一個衣錦還鄉吧?

  盛二舅拿眼風斜了兩個侄兒一眼,心道兩個臭小子肯定在胡思亂想。

  他和三郎能一樣嗎?

  駱大都督把盛二舅幾人送至大門口,握著盛二舅的手熱情道:“舅弟,明日還來啊。”

  盛二舅重重點頭:“一準兒來。”

  駱大都督看向由人扶著的蘇曜,歉然道:“真是對不住,都是駱府沒做好。”

  蘇曜雖覺丟了臉,面上還沉得住氣:“只是一場意外,大都督這樣說就折煞晚輩了。”

  “不,不,確實是駱府的錯。”駱大都督一側頭,“負雪——”

  一個粉雕玉琢的少年走過來,身后跟著一只大白鵝。

  本來一臉云淡風輕的蘇曜條件反射后退一步,臉色泛白。

  負雪對著蘇曜一躬身:“蘇公子,都是我的錯,是我沒有管好大白,您就原諒大白吧。”

  蘇曜快要維持不住溫潤如玉的形象了,艱難道:“我沒有與大白計較……小兄弟帶它走吧。”

  負雪露出喜悅的笑容:“多謝公子,公子真是個好人。”

  眼見少年牽著大白鵝走了,蘇曜那顆狂跳的心才穩當下來。

  盛二舅同情看了蘇曜一眼,對駱大都督道:“姐夫真的太客氣了,其實真不用道歉的……”

  看把蘇賢侄嚇的。

  “我心里過意不去。”駱大都督慚愧道。

  親自送著盛二舅等人上了馬車,駱大都督叮囑駱笙:“笙兒啊,以后還是把大白看好了,這次咬了那個蘇公子倒也罷了,要是咬了你二舅多不好。”

  駱笙語氣淡淡:“大白有分寸。”

  駱大都督嘴角微抽。

  這要不是自己閨女,一巴掌就呼過去了。

  一只鵝能有什么分寸?

  然而誰讓是親生的呢。

  駱大都督打量駱笙神情,琢磨出幾分意思:“笙兒啊,你現在不待見那個蘇曜?”

  駱笙笑笑:“父親不必留意他,要不是他今日過來,女兒都忘了他的模樣了。”

  駱大都督啞然失笑。

  是他想多了。

  盛三郎陪著盛二舅等人去了賃的住處。

  路上盛二郎向盛三郎打聽:“那個帶著大白鵝來賠禮的少年,是專門養鵝的?”

  “二哥你說負雪啊?那是表妹的面首,不過主要負責養大白。”

  幾人默了默。

  蘇曜想到對負雪喊的那聲小兄弟,臉色有些難看。

  許久后,盛二郎吐出一口濁氣:“表妹眼光還真好。”

  難怪一到金沙就盯上了蘇二弟。

  看一眼蘇曜,再想到負雪,盛二郎心情有些復雜。

  這么說,他以前那些擔心都是多余的,表妹應該瞧不上他們兄弟……

  這般一想,不但沒覺松了口氣,反而有些扎心。

  衛晗這邊也得到了盛二舅上門的消息。

  “主子您知道那個蘇曜吧?他也去了!”

  蘇曜?

  衛晗斂眉。

  石焱怕衛晗沒印象,忙提醒道:“就是駱姑娘在金沙時尋死覓活要嫁的那個男人。”

  衛晗看了石焱一眼,對這個說法十分不快。

  駱姑娘為了一個男人尋死覓活?

  他不信。

  “主子,您別不上心啊,卑職從紅豆嘴里打聽到的。”

  衛晗神情凝重起來。

  “主子,您還要繼續靜靜么?”

  衛晗喝了一口茶,把茶盞往茶幾上一放:“替我約駱姑娘出來。”

  駱笙從蔻兒口中得到衛晗約她見面的口信,以為是殺手組織的事有了眉目,欣然赴約。

  二人相見的地方是一間不起眼的小酒館。

  駱笙記得先前約在這里見面,還是開陽王為了請她幫忙求神醫出診的事。

  “千金坊那些人,問出來什么嗎?”駱笙才坐下,就問起來。

  “他們人數不多,個個身手出眾,那個朱管事是領頭人,這些殺手收錢殺人都聽他安排。從一名殺手口中審問出有一本賬冊,記載了近年來的交易信息。”

  “也就是說,找到這本賬冊就能知道進京路上買兇追殺我的人,還有買兇行刺流清縣令的人究竟是平栗,或是其他人?”

  衛晗頷首。

  “那本賬冊莫非在朱管事手里?”

  “如果沒有被銷毀,朱管事應該掌握著賬冊的下落。”

  駱笙聽得蹙眉。

  她留朱管事在身邊盯著,是因為朱管事是鎮南王府舊人,她想尋出關于鎮南王府的蛛絲馬跡。

  可要是搜查那本賬冊,便會打草驚蛇。

  衛晗語氣一轉:“從這些殺手口中得到的訊息雖不多,但我推測朱管事與某方勢力另有關聯。如今這些殺手全被控制,朱管事一時半會兒掀不起風浪,不如放長線釣大魚。”

  “王爺如何有這些推測?”

  “一名殺手供述他偶然見過朱管事與一人產生爭執,那人看起來身份在朱管事之上。”

  “若是這樣,那就等等看。倘若朱管事背后還有勢力,早晚會與他聯系。”駱笙垂眸,啜了一口茶。

  正事談過,衛晗輕咳一聲:“駱姑娘,聽說你外祖家來人了。”

  “嗯,我二舅帶著表兄們進京備考春闈。”

  “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駱姑娘盡管提。”

  駱笙淡淡一笑:“多謝王爺,不過科考這種事靠的還是自身才學,我們給予祝福就是了。”

  見駱笙談起這個話題態度冷淡,衛晗悄悄放下心來。

  這樣看的話,駱姑娘對那位蘇公子不怎么上心。

  那就專心喝茶吧。

  回到王府,石焱打聽了見面情形語氣沉重:“主子啊,駱姑娘這么喜新厭舊,您不得更擔心嗎?”

  衛晗不想再談這個令人心塞的話題,并把小侍衛趕了出去。
江西快3app 全番单机麻将 超市和饭堂哪更赚钱 幸运飞艇 南昌麻将算子全部 金龙彩票游戏 188足球比分快吗 2017年做啥可以赚钱 最新版本雷速体育下载视频 办什么样的辅导班最赚钱 中体育比分直播网 海王捕鱼逆变器 封天记怎么赚钱 代打王者赚钱软件 微信卖钱包赚钱吗 体球即时比分网电脑版 如何加盟电影院怎么赚钱吗